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藏人主张
·中共精神大分裂
·作家袁紅冰批老K終將泡沫化
·拯救上帝—宇宙真理的終點是心斓钠瘘c
·1
·全球马格尼斯基人权问责法实施展望
·中共进入军民不融合之年
·與高貴的旎陮υ� ——爲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序
·袁红冰新作《酒书九章》问世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富商郭文贵:“受习近平委托与达赖喇嘛见面”
·中共间谍海外铺网
·秦伟平专访郭文贵关于尊者达赖喇嘛话题文字实录
·郭文貴爆料對中共十九大的影響
·中共對香港、台灣的四大招數:貪控、色控、錢控、滲透
·中共创建“墙内版”线上百科
·中國千萬官員,無官不貪,無吏不腐
·「中國夢」與「命運共同體」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台灣的命運或有歷史的偶然,重要的是,要如何面對未來
·「中國標準」下的「人類大劫難」
·台灣應該如何看待「郭文貴現象」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上)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劉曉波: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如果統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贵效应的另一面:山雨欲来一条船
·刘晓波: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下)
·郭文貴自言:爆料與劉曉波事件「一定有關係」
·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我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博語部的專訪
   
   2013年05月11日 《台灣懸鉤子博客》
   

   
   自由亞洲電台博語部的記者對我的採訪,我談到中間道路的失敗,博民族想要自立,擺脫歷史悲劇命運的心情,以及中共統治。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連結之一。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連結之二。 (圖片上這位濃眉大眼的年輕人,是今年2月19日在阿壩洲若爾蓋焚身抗議的索南達傑。)
   
   
   
   1) 一般的自杀和自焚在本质上有什么不同?
   
   自焚,作為一種政治運動,它表達的是人民對統治者最沉默、最徹底的抗議。這一點是全世界各地的自焚現象的共通點,不論是在突尼西亞、台灣還是圖伯特,我們都可以看到,自焚者所求的,乃是突顯體制不公,並且以犧牲自己的生命的方式,表達最高形式的抗議。
   
   另一方面,自殺的人,有可能是心理罹患了疾病,如憂鬱症或者沮喪(depression),或者覺得活下去也沒有什麼希望,例如許多曾經參與戰爭的人,退伍後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因為強烈的無力感而產生恐懼與無助的心理,有些人以自殺了結此生,或者曾經認真考慮自殺,比方說在一次世界大戰、越戰、伊拉克戰爭以後,許多退伍軍人就表現出這樣的心理症狀。
   
   當然,另外一種情況是,自殺者亦可能是表達不合作與抗議。比方說中華人民共和國過去進行政治運動如整風與文革時,有些人在巨大的壓力之下,選擇以自殺來表達拒絕合作的心情。
   
   雖然自殺有時候可能是一種政治抗議,然而世界上的自焚運動,卻絕大多數屬於政治運動,它常常在政府、公權力、軍警對人民進行迫害之時發生,自焚者往往是很有自覺地選擇以這種方式來表達他對生命以及行動哲學的詮釋。
   
   自焚者選擇作出這種抗議行動的時候,往往經過非常清楚的思辨,他會非常清楚自己的犠牲對於周圍的人會帶來什麼樣的痛苦,也非常清楚媒體不見得會做出有利、正面的報導,然而即使有這些負面的東西,經過評估,他仍然認為犠牲自己寶貴的生命,若可以求得眾生的利益,喚醒整個民族的決心與良知,表達對統治者的不滿,還是值得的話,也許就會勇敢地去做了。
   
   2) 藏人为何选择自焚来表达对中共殖民当局现行西藏政策的不满?
   
   博巴為什麼一開始會作出這樣的選擇,其詳情我們仍然不是很清楚。然而2009年自焚的格爾登寺僧人札白,他是在中共軍警的面前做出這樣的動作,這是非常清楚的政治抗議。
   
   考慮到圖伯特沒有自由的媒體(不管是報紙廣播還是電視,都由中共一手掌握),沒有民主的機構(民主國家裏,國會議員的功能,就是為民喉舌,監督執政者,為施政把關。在目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謂的政協委員,只不過是政府花錢收買並且利用的工具,跟民意沒有關係),對於政策沒有表達不滿的任何空間,如上街遊行抗議,在街頭貼大字報,在2008年的全圖伯特大起義之後,中共在圖伯特全力進行維穩、嚴打,也都變成不可能的行為,那麼也許自焚就是能表達出博巴對統治者不滿,呼求民族自立與自主的唯一行動而已。
   
   3) 西藏流亡政府为首的国际社会把藏人自焚称为“无可奈何”,您对此有何评论?
   
   國際社會會稱之為「無可奈何」,那是因為流亡政府這麼形容的緣故,因為國際社會很自然地把流亡當局視為圖伯特全體人民的代表。
   
   流亡當局有必要重新理解自焚者的心情,尤其必須面對境內的老百姓的抗議行動,要提出真正的關懷與思考。
   
   圖伯特人民不是「無可奈何」,而是經過中共五十年的統治,依然感到心焦與悲憤,他們表達的是圖伯特歷史發展的悲劇命運,以及他們希望能夠當家作主,不再任人宰割心情,他們希望博民族能夠自己決定自己的前途,我認為這才是圖伯特人民,不論僧俗,不論男女老幼,前仆後繼以自焚表達抗議的原因。
   
   假如流亡當局無法認清楚這一點。假如無法正確傳達圖伯特老百姓的心聲,我想流亡政府可以說是unfit for purpose,不應該再自稱可以代表圖伯特的人民,應該就地解散,改為印度、美國、瑞士國家的公民即可。
   
   4) 原则上1959年和1989年,以及2008年藏人的抗议运动都以失败告终,再加上西藏流亡政府所表现的是无望的妥协,还有多年的藏中和谈没能谈出任何具有一点意义的结果,这些可能是藏人产生无助和绝望的心理和最终走向自焚道路的深层原因,绝望中的藏人把希望和命运都寄托在了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以您的观察,当务之急,西藏流亡政府最需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這一點我前面已經說明,我認為自焚者並不是絕望,也不是無可奈何,他們是對現行體制感到莫大的悲憤,對於外來統治者(中共)不但反對,而且感到鄙夷,所以採取行動抗議。我認為自焚行動跟藏中會談失敗沒有任何關係。更有可能,境內博巴非常清楚地看到許多人抗議以後的下場,體認到必須升高抗爭,才能喚醒重視。他們念茲在茲者,乃是圖伯特的現狀。
   
   「西藏流亡政府」必須要趕快認清楚這麼多年在境外累積的東西,特別是中間道路政策走到今天,反而跟圖伯特老百姓的心情與心願更加脫節,不但沒辦法代表他們,反而扭曲了他們真正的聲音,把他們追求圖伯特國家的心願、追求民族自立、追求自己決定自己命運、不再受人宰制的渴望,化為烏有。
   
   流亡當局的官員,甚至聲稱自焚者只不過是宗教上的需求無法獲得滿足才自焚,這是對自焚者的侮辱與不敬,也對不起世世代代的圖伯特人民,不管是過去的祖先還是未來的子孫。
   
   所有流亡政府的政治人物都必須反躬自省,自己在圖伯特境外尸位素餐,拿美國政府的援助金等等,究竟是為了什麼。
   
   我想,假如流亡政府再不反省的話,如我前面所說,流亡政府也沒有存在的必要,可以解散,把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援助的款項歸還。未來的圖伯特必須靠境內的博巴,以及境外少數清醒的人,想辦法突破困境並且尋求解決之道。
   
   
   5) 境内藏人面对中共殖民当局的高压政策时表现出永不低头的毅然决心和即便是生命都能奉献的勇气,自从2009年格尔德寺僧人札贝第一次自焚抗议至今,藏族人一个接着一个,轰轰烈烈地展开抗议运动时,流亡藏人缩手缩脚,哑口无言,智穷力乏,每当发生藏人自焚运动之后,所能表达的是“同情”,“祈祷超度”,然后就是“新闻发布会”来应付,您对此有什么评论?
   
   
   我想我很能夠同情境外博巴的這種反應。然而就自焚的行為而言,境外的抗議才是自焚行動的濫觴,1998年4月27日自焚的圖丹歐珠先生才是為了博民族而自焚犠牲的第一人。我想請問,1998年的當時,流亡博巴是否也縮手縮腳、啞口無言、智窮力乏?假如不是,那麼流亡博巴真的需要反躬自省,當時與現在有什麼不同。
   
   假如是,那麼流亡當局真的需要趕快Grow Up,誠實面對問題。時勢是不會等人的,必須趕快掌握局面,勇敢面對吾土吾民,另闢蹊徑,想出解決的方法。
   
   流亡當局目前爭取中國知識分子的方針,需要經過調整,流亡當局必須認識到,確實有一群人有可能在中國境內具體地幫助博巴,這群人就是中國的維權律師,特別是多年來曾經爭取言論自由的律師。這些人的專業知識是達蘭薩拉非常缺乏的。因此如何透過管道爭取到這些人的協助,應該是當務之急。其他中國知識分子若是對自焚潮也是縮手縮腳、啞口無言、智窮力乏,那麼就沒有爭取的必要。
   
   另外,還有著名的中國知識分子主張實施村莊自治,以作為實踐中間道路的第一步。他的主張漏洞百出,明顯故意誤導流亡博巴,甚至有說謊之嫌──比方說,在他的〈不自焚,能怎麼做〉一文之中,他絕口不提中國的村莊自治是「兩委」共治,中國農村裏面,除了村民委員會之外,還有黨委,村民委員會必須服從黨委。他的文章裏面只提村民選出的村民委員會,絕口不提必須經過共產黨決定的黨委。這是明顯的誤導與欺騙。
   
   另外,村委會選舉也不是像他所說的那麼容易,只要村民堅持即可,首先,參選的人必須經過共產黨的同意,不經過黨同意、核可的人是沒辦法出馬競選的。中國大陸的村莊選舉的前例之中,的確曾經有非經過黨同意出來競選的人,甚至也得到高票,眼看就要當選了,中共就下令停止計票,硬是不讓他當選。
   
   所以中國大陸的村莊選舉實施這麼多年,中國村莊真的就有了民主了嗎?農村的村委會可以主張非共產主義的其他思想與作法嗎?我想這些答案都是否定的。
   
   他還提到一堆有了村莊自治就可以做到的事情,例如針對宗教與人權的維權,事實上是沒有辦法做到,而且與事實不符。中國村莊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村委會能夠突破中共設下的框框條條,只能乖乖遵照黨委、上級行政機構的指示辦事,這是非常明顯的事實。
   
   提出這種主張者,可能別有居心,我認為流亡當局,以及所有的圖伯特支持者都應該特別小心警覺。
   
   另外,流亡當局合作的對象,還必須考慮從世界其他地方取經,特別是反抗專制政權的異議人士,不論是突尼西亞、埃及、捷克或者是台灣,跟反對人士合作,研擬如何反抗專制政權、突破媒體封鎖等等策略,可能才可以真正幫助流亡社會未來的政治前途,以及助境內博巴一臂之力。
   
   
   6) 藏人自焚的原因,大家一致认为是中共现行的对藏高压政策,那么,回过头来看, 是否需要重新考虑西藏流亡政府制定和长期实施的现行政策?
   
   我的意見請見上兩題。
   
   
   7) 自焚的藏人中大部分以书面和口头的形式留有遗嘱,还有自焚者大多数燃身后在烈火中高喊口号,遗嘱和口号里提出的种多诉求我们可以归纳为两点:1)让达赖喇嘛回西藏;2)西藏自由。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把以上这两点看成是整个藏人的诉求?
   
   讓達賴喇嘛回西藏,與西藏自由,這兩者都是非常清楚的,第一個表達的是對目前統治圖伯特的中共非常不滿意,尤其,最近幾年,達賴喇嘛已經成為中共全力攻擊詆譭的人物,不但在文宣裏面對他的侮辱與鄙夷,甚至還對博民族進行洗腦教育,強制進行思想改造,愛國主義教育等等。所以,博巴呼求達賴喇嘛回到圖伯特來,無疑是對於中共的反抗。
   
   西藏自由的口號代表圖伯特目前就是沒有自由,所以才需要呼求。
   
   我想,這兩點確實是具有典型性質,確實能代表博民族反對外來政權,希望自己當家作主,不再受到奴役,嚮往自由的心情。
   
   
   8) 目前最棘手的问题是停止自焚和继续自焚的问题,现在正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即停也不是不停也不是,按照您的观点,停还是不停,不停结果会怎样?停又怎么个停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