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藏人主张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这是一场藏人官民的公开对话。应当有利于支持藏人,研究藏人,甚至反对藏人,批评藏人等各方对了解藏人和认真去取舍是非,而且,也能够掂量达兰萨拉多年实践民主的好机会,因此,我依据达瓦代表的说明,将一一作出以下回应。
   
   1 「 提意見和攻擊是不同的概念,比如說"達賴喇嘛出買西藏"就不是提意見而是攻擊。再比如,如果你覺得在中文和藏文中也應該跟英文一樣使用藏人行政中央不好,說這樣有那些弊端等,那是提意見,而說"西藏政府已經被沒有了",就不是提意見,而是謊言加攻擊。而把這樣的信息說給境內藏人,會有什麼好處?」
   
   答:如何区分提意见,批评,人身攻击?应当无端指责属于人身攻击,达兰萨拉真的在乎有人对达赖喇嘛的人身攻击,那不是藏人之间提出的一些批评,而是中共政府以文夹枪带棒的攻击,至少我现在没有看到藏人公开写出"达赖喇嘛出卖西藏",(其实,流亡社区并不陌生所谓"出卖西藏"一词,曾诬蔑过包括十世班禅,理塘.阿塔,阿洛群赞,贡塘.慈乘等历史人物,至今达兰萨拉还没有公开道歉。)只看到过中共扬言所谓"达赖喇嘛出卖祖国利益"和"披着袈裟的狼"等的字眼,因此,达兰萨拉不应该把"批评"说成"攻击",
    比如,藏人中公开对达赖喇嘛提出批评者之一为著名学者嘉央诺布。
   
   大家一起参阅他写的"After the Dalai Lama"(后达赖喇嘛)中的几句话,"Yet, in truth, the
   absence of the Dalai Lama would not altogether be a bad thing for the
   Tibetan struggle...... The Dalai Lama's presence in Tibetan political
    life is somewhat like the giant Banyan tree, whose shade is pleasant
   but under which little grows. ... ... "(然而,谈及真相,达赖喇嘛的圆寂不会消弱藏人斗争... ...
   相反,达赖喇嘛的存在如同一棵大树,谁在乘凉那里是愉快的,可生长不了新的树木。... ...)
   
   还嘉央诺布先生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说,"...Who is speaking for them? And I don't think His
    Holiness is speaking for them. Neither is Richard Gere nor His
   Holiness, his friends out in the Wes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a very
   specific Tibet; they're talking about the monks and nuns. Yes, of
   course, we love the monks and nuns and we respect them. But, we are
    the ones who pay the taxes in the end. We are the ones who support the
   monasteries. You know, when the monasteries are attacked, we are ones
   who fight." ("...谁为他们(即藏人)说话?我不认为尊者代表他们说话。既不是理查德 *
   基尔也不是尊者,他和西方的朋友们正在谈论非常具体的西藏
    ;他们在谈论僧侣和尼姑。是的,我们爱僧人和尼姑,我们也尊重他们。但是,我们最终付税的人。我们是支持寺院的人。你知道嘛,当寺院被攻击时,我们又是战斗的人。)
   
   现在大家说一说,这些语句属于"攻击"还是"批评"?同时,依据嘉央诺布的文章,他多次请求采访达赖喇嘛,一直在拒绝,这又是为何?
   
   另外,达瓦代表所提出的"西藏政府已經被沒有了"而言,这句话的起因达兰萨拉突然间原来的"西藏流亡政府"的名称改变为"藏人行政中央",又大家已经接受也熟悉的"总理"改成"司政"(按藏语叫'司炯',意即'护政神',因为,'曲炯'是'护法神')。这等于接受了1959年中共政府单方面宣布的所谓"取消西藏地方政府的声明",因此,为何当初流亡?为何放弃所谓"十七条协议"?如此重大的历史事件面前,为何不允许藏人提出批评?真的是"歷史依據應該是現實存在的,不會因為讓了就不存在,也不會因為'不讓'就存在"
    ?
   
   其实,达兰萨拉已经步入"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之路,又准备死不悔改。幸亏《西藏主义》及时垫补了这个空缺,藏人并不担心未来。
   
   2「中共答不答應,那是他的選擇;我們要怎麼做,那是我們的選擇。是不是無望的結局,那是見仁見智的問題。至少我不認為是"無望的結局",至少我們可以和很多華人朋友討論西藏問題,就是這些的結果。至於其他"據藏人的看法",有些我不太聽得懂,比如第一條。第二條,
    我想說的是,沒有什麼內在的聯繫,彼此都是在做認為對自己最有利的選擇。第三條,主張獨立或反共之間不一定有內在的聯繫。八十年代成立的西藏共產黨也是主張西藏獨立的政黨。從西藏民族的角度而言,我們的鬥爭是尋求民族生存之戰,而不是反共的意識形態之戰。當然這不是說不能反共,而是說,我們應該弄清楚我們的目標是什麼,當然毫無疑問的,我們的理念和共產黨是衝突的,但我們現在進行的鬥爭是民族生存之戰,不是意識形態。不知道所謂"历史依据都让了"是什麼意思,歷史依據應該是現實存在的,不會因為讓了就不存在,也不會因為"不讓"就存在。第四、那不是對中共有興趣,而是對境內西藏人民的安樂和西藏民族的宗教文化、生態環境等關係西藏民族存亡絕續的東西有強烈的興趣,而這些都在中共的強占下,因此必須要和中共打交道。」
   
   答: "中共答不答應,那是他的選擇;我們要怎麼做,那是我們的選擇",既然如此通情达理,那么,藏人采取最悲壮的自焚方式抗议和呼唤"独立复国"是不是一种选择?为何达兰萨拉不敢或不原意说出这个选择的存在?
   
   (1)"只顾西方的商业利益,不瞧一眼藏人的挣扎",意即所谓为的"民族生存之战"是否一种迎合西方跟中国做生意和试图赚取大量钱财的新措施?不然美国议员罗何巴克致信洛桑森格先生时不会提出"如果美國的援助經費遭到誤用,甚至流進中共幹部或者博巴政治掮客的手裏,我一定會知道,而且一定會採取行動。"这位议员指的是否美国每年向达兰萨拉定期拔款的所谓"和谈经费"?
   
   (2)"中共已开展所谓'反自焚专项斗争运动',为何达兰萨拉同步进行'中共宪法框架之内名副其实的自治'运动?它有什么内在联系?"意即中共在藏区大张旗鼓地进行所谓"反自焚专项斗争",并逮捕和引诱多人,企图想证明所谓"幕后鼓励自焚"时,为何达兰萨拉依据所谓"中共宪法框架之内名副其实的自治"要求发动运动?如,幕后鼓励部分人士向"西藏青年大会"和"地区组织"施加压力取消"独立立场"等。
   
   (3)西藏人民所面临的生存危机的根源是谁?难道避开根源准备去"水中捞月"?
   
   (4)达兰萨拉不是没有追求追“中共这位美女”,但是,经过半个世纪的往来证明,人家不仅瞧不起,现在干脆就不要了。即使如此,藏人已经举起自己的理念在抗争。这是名副其实的反抗压迫之争,没有反抗,绝不会有生存。
   3「提醒你,議會全體一致通過決議,有關中藏和談的一切由達賴喇嘛做出決斷(大意)。後來,有人提出疑問時,由議會主導進行了討論,而且是無異議地贊成。這點我前面已經談了,就不重複。不知道你要的民主是什麼?」
   
   答:您已经说了"有人提出疑問時,由議會主導進行了討論,而且是無異議地贊成。",因此,我要的民主不是"先决策,后讨论",这里边权威因素大于实际民意。另外,议会全体一致通过决议,授权由达赖喇嘛决断藏中和谈,前提应该为"五点和平建议"和"斯德拉斯堡建议"为核心的"中道理论",然而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之内的自治"是个重大的政治方向转变,作为流亡藏人选出的代表们有权参与"先讨论,后决策"。同时,也需要征求西藏境内人民的意见,但是,达兰萨拉做过这些事吗?连后面向中共提交的备忘录解释都没有经过议会讨论。
   
   4「注意,不是忍讓,而是根據現實,在法律的範圍內做出選擇。因為如前所述,法律雖然會有很多問題,但卻也是唯一可以信任或依託的保障。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做為西藏人,推動法制化並以法律尋求保障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答:一般非暴力抗争的民族而言,的确是"根據現實,在法律的範圍內做出選擇",然而这个法是什么法?或是谁的法?如果不是国际公认的法或依据现代法的精神去寻求自我保护和自我挽救,仅仅依据集权专制的书面法律是危险的,比如,据中国法学家谈,中共有两部法律,一部是实际执行的;另一部是给外界看的。
   
   从中共法律的角度看,不谈整个藏民族,仅谈流亡藏人,达兰萨拉在近半个世纪的所作所为都是违法的,假如您们领袖级人物得到宽大处理的话,那么,我们这些草根民众怎么办?又如何去向中国人解释推迟或耽误中国民主化的副作用?
   
   5 「我談到的並不是指你,而是一些在歐美一直攻擊達賴喇嘛的那些人。我沒有聽過你攻擊達賴喇嘛,所以,應該是你誤會了。」
   
   答:既然您觉得误会,我也就不用多余的解释了。
   
   6 「驚訝,不等於"嚇"。而所以驚訝,是因為一個人、一個議員、而且是在議會中投票贊成過中間道路的議員,怎麼可以這樣明目張膽地曲解尊者的教導。如果如你所說的那樣,西藏將來出現更多這樣的議員,肯定不是西藏民族之福。」
   
   答:您应该详细地看一遍前议长嘎玛群培先生如何放弃支持"中道"的全过程,他没有否认之前议会中投票赞成"中道",而是说今后不支持"中道",这是问题的重点,但是,为何支持"中道"(确切地说"宪框版"或"桑东版")者不直接提出问题的重点,仅仅抓住次要的解释部分呢?
   
   这里不谈民主赋予嘎玛群培先生的权利,仅从藏人信仰的角度看,虽然有一部分信仰"上帝"的人,即使"上帝"是不允许质疑的,也不否定民主权利。何况藏人主流还是信仰"佛教"的,佛陀是怎样教导后人的?
    佛陀说:"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
   因此,佛教徒自古生活在允许质疑和否定的环境,使发扬光大,展现出不同于其它宗教的特色,所以嘎玛群培先生的此举没有超出现实和传统两方面,何来"惊讶"一词?
   
   7「我不想評論雪東。就境內而言,很多真正實踐"幸福是自由的结果,自由是勇气的结果"的西藏人在監獄中。而至少他是「自由」的,而且還是中共體制內的人。」
   
   答:这倒我有点惊讶,不是其它,如此不欣赏中共体制内藏人的一个团体,怎么还想搞起"中共宪法框架之内的自治"呢?可能找不到没有体制内藏人的自治区域?
   归根结底,不会互动的人或团体是唯我独尊心态的俘虏,历史应该不会赐予最终的祝福。这是其一。
   
   我写学懂,您写雪东,其实,指的是著名藏学家扎加先生,由于2010年出版的《藏区土鼠年和平革命》(原名'开天辟地',这是汉译版)一书而他被拘捕,现今处于监控下上班。为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