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我也是党员(小说)]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也是党员(小说)

                    我也是党员

   

   被两个协警从小学门口押解到城北派出所,一路上的人都好奇的注目,景婆婆像真的做了贼,羞愧地垂着头。做姑娘的时候,景婆婆只看见公社里批斗四类分子,没想到,改革开放三十几年过去了,会轮到自己身上。

   景婆婆嘴里嘟哝着,反反复复地念叨着一句话,但声音像蚊子叫,谁也没有费心去理会她。再说,此时的两个协警,心思里想的是抓人,管他三七二十一,抓了人再说,反正保卫大会,总归不错。

   景婆婆被抓,就是刚才的事儿。刚才她站在小学校门口,被两个协警过来盘问。但两个协警态度不好,像狗腿子,看着就来气,景婆婆一时恼火,脾气上来,没有搭理他们。两个协警是小年轻,血气方刚。景婆婆最终被扭住了臂膀,像抓贼一样,被两个协警扭送到城北派出所。

   景婆婆活了五十几,还是第一次因为犯事,进派出所。心里委屈的慌,眼泪在眼眶里打滚。身子因为激动的缘故,还在微微打颤。但没办法,进了派出所,就是人家的天下,不老实也得老实。这个,景婆婆活了大半把年纪,她懂。

   一进派出所,景婆婆一点脾气也没有了。软瘫在椅子里。只是心里哗啦呼啦像打翻了后悔瓶,后悔止不住地流出来。刚才徐阿姨喊她麻将,她因为近段时间手气不好,临了还要接孙子,回绝了徐阿姨。中午小睡了一会,闲着无事,提早等在了小学校门口。进了派出所,景婆婆才醒悟,中央要开什么大会,这段时间角角落落都查得紧。

   景婆婆为自己的木知木觉,心里那个后悔啊。但一想,自己这面孔,像坏人吗。至于连我这个老太婆也大动干戈抓进来防范吗。虽然好人坏人脸上没写字,难道自己像上访户。但学校门口,又哪来上访户呢。各种想法,从景婆婆脑筋里闪过。脑袋瓜子有点乱哄哄的。各种零零碎碎的念头在脑子里你放唱罢我登场,走马灯似的轮番闪过。

   景婆婆被扔进了滞留室。门被关上了。滞留室内有不锈钢的隔离栏,从屋顶到水泥地的下面,很坚实,像是关押重犯用的。不过,景婆婆毕竟不是杀人放火,他们把她就关在外头。

   也没有人招呼她,景婆婆浑身发软,心里五味杂陈。也有些害怕。身子还在稍微发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像秋千一样在荡来荡去。不知哪儿冒出一阵一阵的头晕向自己袭来。景婆婆拍拍自己的额头,想把头晕从自己脑袋里拍掉。

   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平时利索的景婆婆今天嘴巴一直扭动着,没有人知道她在说什么,喃喃自语,她在用自己的方式抵御心里的恐惧。

   刚才,一脚跨进派出所门口的时候,景婆婆看见挂着誓死保卫大会的一条标语,突然间有一种自豪感急速膨胀,双脚一跳,大叫“我也是党员”。随着喊叫,身体不自觉地扭动了一下,差点挣脱掉被胖协警反绑的双手,胖协警狠狠地煽了一个嘴巴。

   在滞留室里,景婆婆摸了摸火辣辣的嘴巴,摸一会,又揉一会,摸一会,又揉一会,如此反反复复,渐渐的,眼前的东西一忽儿变大一忽儿变小,而且,看出去的东西,时不时在眼前旋转,景婆婆的目光有些呆滞。

   也不知隔了多久,胖协警进来,一把提起景婆婆,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起来。景婆婆被他粗鲁的动作吓得一惊,眼睛急速放大,瞪的像铜铃,惊恐地看着这个把自己提起来的小伙子。这时候的景婆婆,嘴巴还在唠唠叨叨。只是旁人也无心去仔细分析她在说啥。

   胖协警把他丢在一间标有“样品采集室”字样的小单间里。转身出去了。换进来一个警察,帅帅的,景婆婆心情一亮,感觉好受多了。

   帅警察嚼着口香糖,看来很和善。

   帅警察告诉她,自己是市局的警察,现在来为她做笔录,要求她如实回答。

   景婆婆点点头。

   帅警察问你在学校门口干什么。

   景婆婆想说,我是来接孙子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嘴巴里出来的话却变成了“我也是党员”。景婆婆想纠正自己的错误。连忙摇头。又忙不迭点点头。像个哑巴那样呜呜呜了几声。可是,接着说出口的,还是“我也是党员”。奇怪,明明心里有一重声音在告诉景婆婆,我是来接孙子的。可是,似乎“我也是党员”的声音在口腔里横冲直撞,把其他任何声音都压制下去了。“我也是党员”,景婆婆又一次脱口而出。景婆婆抬了抬眼,怕面对帅警察的质疑,惊恐地望望天花板,似乎头顶上有什么东西在操纵她的嘴巴。

   天花板上的灯亮的耀眼,景婆婆闭了闭眼睛。在这当儿,感觉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一丝风掠过封闭的窗户。景婆婆像是看见了大风大雨瓢泼而下打在自己坟头的情形。奇怪,自己还没死,至少现在还活着,怎么眼前会出现这种不可思议的联想。难道自己刚才中午睡得太踏实了,现在思维特别活跃,以至于浮想联翩?!

   不过,有一个事情是确确实实的,丰富的联想或多或少抵消掉了自己当下被盘问的恐惧。头顶上的天花板填充了她和警察之间的谈话间歇。

   帅警察又问你在学校门口干什么。景婆婆还想说,我是来接孙子的;可是,好像老天有意作祟,从嘴巴里出来的话,还是那句“我也是党员”。这已是第四遍了。帅警察明显露出了不耐烦。把笔录纸拿起来摔了一下。看到帅警察的动作,景婆婆感觉到自己的心猛烈地跳动了,头向后一仰,心脏往上蹦的时候,在上面碰到了什么阻挡,才又落了下去。

   景婆婆望着天花板,尽管她看起来昂着头,但那是装的,装出流鼻血的样子,但是内心里早已屈服。肚子里有无限委屈,只是憋着眼泪罢了。在各种情绪的碰撞下,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嘴巴在有意识地造反,今天下午的一切都乱套了。天花板的角落里,有一只蜘蛛正在结网,网快要完成了,正好把一个粽子区域封堵住。景婆婆的思绪很混乱,似乎又看见自己在焚尸炉里被焚烧的情形。景婆婆心头掠过一丝疑惧,自己似乎被什么不吉祥的东西控制着。

   景婆婆身上有了软软的虚弱感。

   今天真是晦气,沮丧感也随之袭来。

   她用昂头眼望天花板的方式,竭力控制着情绪风暴的爆发。但这在帅警察看起来,有点对着干的意思。

   帅警察嚼着口香糖,说你配合一下我的工作,如果你不配合,大家不好看。

   帅警察的警告里含有杀气。景婆婆知错地连连点头。双手合十,清了清嗓子,菩萨保佑菩萨保佑,配合配合。

   帅警察鄙夷地看了她一眼,整理了一下面孔,继续刚才的询问。

   你在学校门口干什么。

   景婆婆呆呆地盯住帅警察的面孔,看了足足有三分钟。这三分钟里,有自己的坟茔;有自己在焚尸炉里的情形;诡谲的是,还有自己在某张床上和某个男人翻滚的身影。男人的面孔一会是帅警察,一会是自己的老情人,可自己的老公却始终没有出现。

   景婆婆正在胡思乱想,帅警察的脸上,已经明显挂满了不耐烦。

   “我也是党员”。景婆婆脱口而出。

   而且,口气很硬。

   你神经搭错了。神经病!帅警察哗哗地把笔录纸撕掉,丢在了废纸篓里。

   景婆婆站起来,带着告饶哀求的神色。自己也弄不清楚,为什么今天的自己好像不是自己,自己把自己弄成了莫名其妙的自己。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正常,都乱套了。她声音里带着哭腔,说我可以回去拿党员证给你看。

   景婆婆伸出手,想抓住帅警察的衣服,哀求他,可抓了个空。景婆婆想跪下来,可是抬眼,帅警察不见了。景婆婆跪了个空。

   胖协警进来,恶狠狠煽了景婆婆两耳光。这次更厉害,景婆婆能感受到左右两边的脸,在急速地膨胀。

   景婆婆用双手护住两边的脸,左手摸用右手揉,但是,总觉得手不够用。疼痛像长了翅膀,不停地从自己的脸颊上飞起来。

   胖协警像阎罗门下的小鬼,又是一把把景婆婆拎起来,拎得景婆婆晕头转向。这时,景婆婆像已经灵魂出窍,木偶一样听任摆布。胖协警帮他左右两边和正面照了三张像,又为她采集了指纹和手印。当这些七个愣八个愣的动作做完,也不知是几点了。在派出所里,似乎每间房间都没有窗户,一进来,看见每间单间里,都是灯火通明。也看不见外面,更看不见外面的光。

   景婆婆在被折腾了一通之后,又被甩在一边,没人过问她。此时的景婆婆,嘴巴里的念叨,变成了念念有词,像是虔诚的佛婆在念佛。双目半开半合,嘴唇翕动,连贯而有节奏。“我也是党员我也是党员……”,景婆婆的念经声能从细微的嗡嗡声中传出来,从空气的震动中,我们才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更深露重了。四周一片寂静,在寂静中,景婆婆的念经声极具穿透力。从城北派出所经过的路人都能感觉到鼓膜的震动。

   

                            中华民国102年1月19日

(2013/05/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