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以前是容不得他人無理取鬧的,但這時,年紀已較大,容忍力較強,且對方是上司,只好儘量退讓。但退讓也有限度,當我察覺對方不斷變招,目的是要打沉我時,我唯有反擊。以前,我一直沉默不語,在我和他決裂那天,我記得對他說﹕「不是只有你寫我,我也可以寫你。」言罷,我轉身離開他的辦公室,並大力關上了門。所謂「你寫我、我寫你」的意思是,不光是你可以寫我的工作表現,我也可以寫你的工作表現。事實上,我們的部門是負責學生服務的,不少地方出現了問題,招致學生和教學人員的不滿。學生不止一次在飯堂和宿舍張貼大字報,表示憤怒。

   對於這個部門如何運作、對學生 -- 即服務對象 -- 的基本態度,如何使用和調撥資源,以及服務差的癥結所在,我知之甚詳,這當然和這個上司的領導有關。我和他拆面之後,對於他的口頭指責和文字批評,都毫不客氣地頂回去。而且我也善於連消帶打,透過駁斥而順帶點出他的問題和錯處。由於我也愈寫愈多,揭出他的瘡疤也愈來愈多,他最後也不敢主動攻擊我了。

   但此時是輪到我不肯罷休了,因為約滿離開已成事實,我也不須客氣了。在我在職的最後幾個月,是我反攻、追打他的時候。我每每拿著他寫的文件去找他,要他解釋不清楚、前後矛盾、出爾反爾之處。到最後幾次我去見他的時候,只見他手指微微顛動,顯示他心裡害怕。我發覺這人是庸才。

   三年期滿,是他向大學當局交下屬評語的時候,我自然惡評如潮。雖然他視我如眼中釘,但同事仍是不大公開地分批和我吃飯告別。有一位沒有出席的同事透過其他人帶給我一句話,便是本文題目﹕「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但是,我當時對這安慰人的老話沒有怎樣留意。我只是感到失望和頹喪。我想到我是這大學的開荒牛,(我到職時大學仍在籌備中) 每天早七晚七,勤勤懇懇,做事負責,卻不只沒有得到稱讚,還竟然落到這個下場。

   其次,我知道世界上壞人很多,卻想不到在我身邊出現。我工作上沒有錯失,(學生大字報所批評的服務沒有一項是在我的工作範圍內) 可是這個上司卻以不符他的要求而攆走我。這是陷害,因為我會因此而蒙受名譽、金錢和前途的重大損失。而事實上也確是這樣,因為我在香港已不能再找到相等待遇的工作了。我的移民,多多少少是這樣迫出來的。

   然而,吉人天相,移民之後,如我開頭所說的,我得了大福,要點如下﹕

   (一) 我移民到了美國一個最美麗的地方 -- 夏威夷,在那天氣好、空氣好、山好、水好、人情好的地方生活了差不多二十年﹔

   (二) 由於不須為生活奔忙,我有閑情讀了許多不同種類的書。透過多閱讀、多思考和多觀察,我的思想有所進益。我觀察了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富強的民主、自由國家,達成以下的看法和結論﹕民主除了保障人們的各種自由之外,還應促進和提高人們的公眾生活水平。(這裡的公眾生活指政府和公用事業的服務。) 中國如果有了民主自由的話,我敢說我們人民所享受到的公眾生活的方便和水平,必較美國為高。

   (三) 由於美國社會注重人們的醫療和健康,我和內子的身體狀況都有所改善。

   (四) 我在夏威夷最好的山區建了一個房子,有十年的時間我像「富人」一樣在那裡生活。後來我賣了房子,大大的賺了一筆,相當於我許多年的工作收入。

   得了這樣的大福,我是不是要感激那個陷害我的上司呢﹖當然不。當年我被他整的時候,心裡壓力很大,也很苦惱,完全說笑不淂。再說,這些福也要自強和努力才能夠掙回來,例如建屋便花去了我不少精力和心力。

   當年,我離開這所大學的時候,許多人都同情我,和關心我日後的生活。對他們,我真是萬分感激。因為他們的關心,給了我精神力量,讓我不致沉淪,也知悉公理仍然存在。因草此文,以釋他們的錦注。另外,對於不認識的朋友,特別是青年朋友,我要和他們分享一句話,便是﹕人,無論受到多大的挫折,都要自強不息。福,便是這樣得來的。

(2013/05/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