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事功 (上)]
点滴人生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事功 (上)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在上一篇《上司緣》裡,提到可能我的性格不為上司喜,所以沒有上司緣。後來我再想一下,我性格上還有一點可能也不是受上司歡迎的,這便是敢言。我這人本是屬於沉默一類,但有想法的時候,我是不畏懼地說出來的。例如在學校教書的時候,學校有些措施有問題,許多老師在私下的場合都有怨言,可是在開會的時候卻不敢發聲。在這些時候,我往往禁不住自己說出問題或提出建議。

   當然,在這些場合裡,我都是語調溫和,就事論事,不會攻擊任何人。我只有一個目的,便是把事情弄好。可是,聽在校長、主任的耳中,他們卻可能不認為如此,而以為我生事。由於我沒有做錯什麼,上司對於我,只能敢怒而不敢言。他們自然對我的印象不佳,由是不會親近我和提拔我。

   我由於沒有上司的「照顧」,自然在事業上不能有成。試想,你長時間只負責某些固定的工作,無論你做得怎樣好,也只是局限在一個小範圍而已。

   我題目「事功」的意思,是三不朽中「立德」、「立言」和「立功」中的立功,即是事業有成,可以影響很大部份的人,讓他們得到好處。但是想想,我許多年都教書,來來去去都是教一群小朋友,連主任、校長也不是,也沒有份作出什麼政策,有何功業可言﹖自然,做個主任、校長,也說不上有什麼功業,只是影響較一個普通教師為大而已,而我的距離更是遙遠。

   後來,我轉了工,先後到一所大學的教育系和一個很大型的職業教育機構做事。這兩者的服務對象屬於全社會,是可以讓我創些業績的。但可惜我在它們做工的時間都很短,前者是四年,後者是三年。離開前者的原因是,我的工作是合約性質的,而且是固定合約性質,不走不行。後者本是長約,而且我已過了試用期,可以長做下去。但是因為有另外一所大學向我招手,我因大學的社會聲譽和學術地位都較高,而且以為自由性較大,遂轉過去了。誰知不多久,便發生了我在《上司緣》中所提到的和上司「兵戎相見」,打起筆墨官司來的慘烈事件。

   我自問是有能力的人,是可以立些功業的,但終歸沒有。我細想,除了上司的因素外,也有我自己的原因。

   我1995年移民美國,當時只不過五十歲左右而已,仍屬精壯時期,是可以開拓點什麼的。第一年,我在某社會機構做義工,主要幫助不識英文的華人申請各種社會福利,或陪他們往見醫生做翻譯。一年之後,我停止了。這有幾個原因,其中之一是我認為有些人不值得幫。這些人一開口說話,便知他們說謊騙福利。其次,他(她)們有些人對你的義務工作,並不心存感激,反而有些極端的例子,認為你要多謝他(她)們,因為有他(她)們的存在,你才有工作可做。(他(她)們不太意識到,我是義務的。) 我覺得這些人不值得可憐,於是一年後便終止我的義務工作了。(上)

(2013/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