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陈维健文集
·一帽不如一帽的访美
·光明的总理和黑夜的盲人
·阿扁有种向美国说不
·文革中国人心中永远的噩梦
·“六四”沉淀后的反省
·中共改革已死 左转路线失败
·腐败是中共维持政权的最后招数
·坚持改革就是坚持腐败
·一个政党和一个盲人的较量
·向北京奥运说“不”!
·为自由而失去自由的战士朱虞夫
·教育产业化导致教育的欺诈
·人头税和暂住证
·青藏铁路划剖了西藏的胸膛
·中共的后台金家的导弹
·千古永恒的佛天慈地---西藏的现状和未来
·中国的改革不妨看一下左邻右舍
·从阿扁喊退党扁嫂喊离婚看台湾的民主
·布什面对中国劳工的冷血谎言
·民族主义是绑架民众的元凶
·党决不能指挥枪
·文明的抗争和暴力的镇压
·共产党的宗教战争
·从陈、高两位维权人士被抓看中共政权的黑社会化
·国在山河破,天府成龟田
·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温家宝)拒绝民主的宣言
·去世三十年老毛阴魂不散
·莫将人民当敌人
·江文选腐败的交易
·倒扁-民主社会的民主运动
·生命之河成死亡之水
·中共反腐斗争与腐败无关
·人文奥运美丽的谎言
·在政治正确下的金家核弹
·冰山封不住的谎言(评藏人被射杀)
·冰山上的雪莲 德协麦朵──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一
·雪山雄鹰才旦加-西藏逃亡者的证词之二
·山穷水尽洞庭湖
·刘建超是哪家的发言人?
·大陆人士投奔台湾的悲剧
·从南水北调看中共朝令夕改
·不爱人权爱狗权
·丑陋的中国公费旅游遭遇廉洁的外国政府
·肩扛道义 笔讲道理--评胡平新书《数人头好过砍人头》
·天下无道遂使清官遭灭门
·北京人权展无人权
·胡锦涛为何下令禁止杀狗
·中国圣诞节里的无耻无聊无畏
2007年文章
·民主是个好东西之叶公好龙
·教育产业化和就地正法
·党国无道 天下已乱蜀更乱
·中国政府对官员荒唐的警告
·大国崛起和新殖民思想
·情系曼久嘎追拉
·中共对台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
·马英九民主时代的悲剧英雄
·胡锦涛听克林顿老婆的话
·一个思想超越者的悲情和佛心
·境外媒体自由采访背后的故事
·“物权法”还是“掠夺法”
·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阿扁的一个呼吁二个作法
·诛连九族卷土重来
·专制指挥民主的中西关系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
·陈维健:“行政大西藏和文化大西藏”的补充
·泯灭英雄的时代
·“国际歌”的声音又在中国大地响起
·熔化血躯的钢水背后的国企改制
·不许调戏妇女到不许包养情人
·渔阳鼙鼓动地来
·封殺沉默偷渡不了「六四」屠殺的罪責
·陳維健:太湖美美在太湖水
·陳維健:「不要奧運要人權」農民的心聲
·陳維健:中原「黑窯」誰之罪
·陳維健:黑窯事件將成為中國人性復甦的起點
·陳維健:中國一個討薪被打被殺的黑社會
·五十年血淚澆心史不能忘記
·迷倒眾生的達賴喇嘛---記達賴喇嘛2007年6月訪問紐西蘭
·陈维健:佛罗伦萨永不殒落的人性光辉
·
·冲破黑暗人权圣火在雅典燃燃升起
·法国媒体追踪“不要奥运要人权”
·携万人签名潘晴前往国际大赦总部
· 东京日本人权活动家将全力支持"人权圣火"
·亚太人权基金会07年度颁奖典礼在悉尼纽省议会大厦举行
·悉尼海德公园呈现中国民众的苦难呈现中共暴政的罪恶
·中国海外民运人士与国际大赦澳洲分部成员座谈交流
·澳洲绿党党魁布朗与中国海外异见人士座谈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对胡温政权的认识,人们几乎用了十年,到了任期行将结束之时,才给他下了结论,三个字“不作为”。这一方面归于胡锦涛的不动声色,二方面在于温家宝大谈普世价值,虽然十年未见行,但人们总是存有幻想,寄 于希望,直到十年退居权力舞台之时,人们才大梦初醒。习近平与胡温不同,上台不屑半年即能作出结论,四个字“倒行逆施”。
   习接掌政权 后,一是“民族复兴”这是没有实质性的空泛之谈。二是“中国梦”,同样言之无物,三是“竟无一个是男儿”,四是“三个自信”, 这二条反映个人情绪。五是“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这五非同小可,要为毛树碑立传了,虽逻辑混乱到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六是“新三反”,七是“七不讲”,这“新三反”“七不讲”是钳制思想,封杀舆论,万马齐喑的白色恐怖执政手段。从“民族复兴”到“七不讲”仅半年时间,执政方向与执政手段都已昭然若揭,斩杀了人们对他的任何幻想。
   如果说胡锦涛执政时代由吴邦国提出的“五不搞”,还仅仅是共产党本身的执政守则,而习近平的“七不讲”,从内容不但多了二条,性质上也从共产党自守原则,发展到白色恐怖。“五不搞”共产党不搞,但党内党外都可以讲,温家宝就讲了十年,虽然言而无行,赢得了一个影帝之称。中央编译局的副局长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也很盛行。民间也可以讲,大学讲堂,各种名头不一的研讨会,维权运动虽然非常惨烈,但还是可以公开打出普世价值的旗号,维护自己的权利。胡温十年,虽然没有推行宪政,但宣传普世价值还有一定的空间。习“七条”不能搞,还不能讲。
   胡锦涛不进不退,是聪明的做法,可以明哲保身,既保自己也保党。习近平向后倒,向后退,则非常危险。习近平提出“三个自信”,是针对自己倒退到毛时代的政治方针来说的,提出自信,显然底气不足,有自信的人不会提自信。习近平一为自己打气,二为党内同伴打气。毛时代是一个杀人如麻,饿殍遍野,运动不断,人人自危的时代,相信党内没有一个人愿意回到毛时代,毛时代的干部个个都是,一只只随时可以被毛灭杀的狗,按林彪的说法就是“今天坐上宾,明日阶下囚”,连官至国家主席的刘少奇都不能幸免。而现在不同,干部个个都 是小朝庭,人人都是太上皇。谁愿意跟着习近平到毛时代去?真想回到毛时代去的,恐怕只有习近平一个人而已。那些“毛左”,“毛粪”有当别论,他们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愚蠢无知,不过是几只粪苍蝇罢了。


   据说习近平下乡时身带几箱书,不知有否其事,如有其事,也不知道箱子里装了一些什么书。他在访问俄罗斯时说他最欢喜读“钢铁是这样炼成的”,从中大至可以知道他的读书水平。稍微眼见高一点总要看“战争与和平”这类俄罗斯名著。当年干部子弟中传阅“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不知他看过没有,他应该有机会看到,如果他看过这本揭露斯大林残暴统治的书,想必不会说出“竟无一个是男儿”的话来。如果不为尊者讳的话,习近平当是一个庸禄不学无能,性情枯燥无味,感情相当麻木的人,否则他不会想到去捧置他父亲于死地毛的这双臭脚。从习近平思维,性情,行为来看,到是一个标准的红卫兵,红卫兵的特点是思维简单,逻辑混乱,无知无畏,今日忽然皇袍加身,只能是红卫兵治国。红卫兵治国,国将不国,天下大乱。
   习近平要做“男儿”是不读书带来的无知,他不知道苏联解体为何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直到现在也没有人为这个庞大的共产帝国的崩溃惋惜。现在有心人要给习近平补补课。拿出九二年俄罗斯拍摄的一部讲述苏共的影片“契卡”放到了网上,流传甚广。契卡的血腥残忍是超极限的,影片的每一个镜头都会折磨你的神经,电影一遍又一遍地出现杀人枪毙的场景,在地下室,那些被脱光衣裳的男女老少走到墙边,一批一批地被枪杀,然后赤裸 的尸体被头朝下吊到地面,扔上卡车拖走。历史上搞屠杀当然不是苏共首创,但在屠杀时,让被屠杀者脱光衣裳,是对人最后尊严的凌辱,说明屠杀者已异化为非人类的恶魔。契卡活生生的制造了一个人类的屠宰场,这样的杀戮,最后连刽子手也受不了发了疯。那些被枪杀的是什么人呢,仅仅是前朝的旧人员与贵族,知识份子,神职人员或那些不满政权的工人农民,这就是共产革命,共产政权完全成为一只嗜血的野兽。“契卡”是俄罗斯自己拍的,不是海外敌对势力对他的造谣污蔑。对于“契卡”习近平可能还停留在“列宁在一九一八”中捷尔任斯基这个契卡英雄式的领导人身上。如果习近平没有看过“契卡”这部片子,应该去看看,看完了是不是还说得出“竟无一个是男儿”这样的话,如果依然如故,那么习近平与影片中那个冷血的契卡领导人也相去不远了。
   习近平因对苏共的无知,造成“竟无一个是男儿”之叹,那么他亲身经历的文革,父辈在毛手里遭受斯大林式的清洗与迫害,其血腥残酷也足够认识到这个政权的残酷野蛮了。习近平父亲习仲勋与刘子丹,高岗三人为陕北红军创史人,救了中央红军毛的一命 ,结果刘子丹被 整肃,高岗被自杀,习仲勋被下狱,所有陕甘边区的干部无一幸免,这样的残酷习近平竟能无动于衷,还心心念念要为毛树碑立传,走毛路,其心是何其的变态。
   习近平倒行逆驰,比胡锦涛守着不动难度要大的多,社会已经开放,要回也回不去,如同孩子出生了就回不到娘肚子里去一样。毛时代是一个封闭的社会,人们对外界一无所知,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任何信息都不可能挡在大墙之外。这次朝鲜绑架中国渔船,索价60万,中国媒体封锁不报,船老板通过网络呼吁,把船员的照片贴到网上,才为国人所知,外交部迫不得已才说话。在网络时代,每一个人都是一新闻发言人。毛时代不听话的人可以关起门来枪毙,外界不知道,知道了也不怕,因为那个时候中国是孤立生存于世的。现在做不到了。习的胆量最多也就是把人关起来,这里关人,外面的舆论就来了,虽然可以不当一会事,但终究千夫所指,也影响外交来往。而对当事者来说关就关了,过几年可以出来再干,关起来也能成为大英雄,艾未未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还有陈光诚最后被美国接走。习近平说“七不讲”,人们就是不买账,偏要讲,看你怎么样的人现在是越来越多了。自由派知识份子讲,维权律师讲,网民讲,冤民也讲。最近张千帆等三位著名的“公知”在北京一家书屋以讲“旧制度与大革命”为名,开腔讲“七不讲”之所讲,讲宪政,讲民主,讲普世价值,听者云集,即使这样针锋相对的行为,习近平也不敢下手,这是为何?是仁慈,还是胆小,都 不是,是时代不同了。不象毛时代,写一篇日记表示对共产党不满 ,就拿来枪毙了。习近平只要不杀人,就回不到毛时代,毛时代是靠杀人杀出来 的。
   从历史上来看,倒退的结果必然引发革命。清未慈禧虽镇压了“百日维新”,如同邓小平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一样,镇压后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开放。慈禧死载沣摄政情况就不同了。载沣忠厚,但不学无术,见识短浅,是一位庸碌的皇族子弟。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根本无能料理国政,上台伊始就开始全面倒退,加强皇室权力,成立皇族内阁,收回咨议局议员议政权,连袁世凯都被革职养病。引起汉族官员的极大的愤懑,令立宪派绝望,结果不到三年就把清皇朝给弄没了。盘点今日习近平与载沣何其的相似,共产党的江山也必将亡在他的手上。
   习近平周围的那些人,要为主子好,就不要一唯地顺着他的杆往上爬,象社科院的李慎明那样,美化毛泽东时代到了不顾血淋淋事实的程度。这个人我看不会好死,因为毛时代千千万万的冤魂不会放过他。还有那个“人大”法学教授杨晓青,弄出个什么宪政是资产阶级的,不适合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这样狗屁不通的文章,不但辱没学者的身份,还害了主子。还有那个堕落到认毛贼为“国父”的博士刘小枫,真是人要无耻起来天也没办法。更有“解放军报”那个孙临平在“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的文章中竟然发飚说:“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这种说法不但违背了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且与邪教与恐怖主义相去不远了。这些殚思竭虑,助桀为虐者,必无好下场。网上有人说:要么宪政,要么断头台,请准备一条道 走到黑的诸公们,晚上好好地寻思寻思。
   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让那些怀抱希望,苦口婆心劝说当政者的自由派知识份子,深感无奈绝望,他们那种“为伊弄得人消瘦,衣带渐宽总不悔”之情令人动容。但已经利令智昏,病入膏肓的权贵来说,是对牛弹琴,牛不入耳,听烦了,一脚 把你踩死。其实悲观绝望都来自于对共产党抱有希望,如果不对共产党抱有希望,就不会产生悲观绝望的情绪。事实上民间的底层民众,从来都没有对共产党这帮人抱有希望过。共产党有无好人,有,胡耀邦、赵紫阳都 是好人,但在恶制度中好人又能怎么样,能够洁身自保已是不容易了。共产党前三十年,后三十年,不管如何改头换面,都是同样的一伙强盗,强盗的儿子,孙子都是强盗。只有革命,才能斩断他们的强盗行径。而革命并非总是洪水猛 兽,革命并非总是导致新的专制,革命也并非社会转型代价最大的方式。“辛亥革命”就是历史上流血最小,代价最少的一场革命。
   民主宪政是人类共同的价值,习近平公开与民主宪政为敌,只能让中共政权死得更快,更彻底。佛教说心能转境,当中国大地上,大多数人都在心念民主宪政之时,中国的民主宪政就一定到来。
(2013/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