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陈破空文集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4月15日,对波士顿而言,是一个重要日子,集中了爱国日、报税日、传统的马拉松周三大盛事。然而,今年的这一天,两声巨响,震惊了位于美国东北部的这座名城,也震惊了美国和世界。
   
   


   恐怖袭击,打不垮美国精神
   
   
   在马拉松的终点线附近,连续发生两起爆炸,硝烟腾空,人声尖叫。一场张扬和平与慈善的国际赛事,被蒙上暴力与血腥的烟尘。波士顿马拉松赛,举办近百年,享有盛誉。今年尤其壮观,吸引来自世界各国的运动员两万多人,围观民众五十多万人,恐怖分子选择在这个场合、这个时机生事,企图最大程度地制造伤亡、最大程度地制造影响。
   
   
   
   三人死亡,一百七十多人受伤,对恐怖分子而言,或许还未尽如其愿,但对于美国
   
   ,又添了一出悲剧、一道伤痕。更未令恐怖分子如愿的是,虽然遭到袭击,虽然感受震惊,但人们并没有一哄而散,不论运动员还是围观民众,大都留在原地,展开互救和互助。他们中,有的是医生,立即施展一技之长,救死扶伤;有的是退伍军人,立刻运用战争经验,救助伤患;有的来回奔跑,将伤者一个接一个地抱上救护车;有人抓紧拍摄,留下宝贵的破案线索……
   
   
   
   这是连环爆炸袭击,除了相距十秒的两起爆炸,事后,警方还发现了五个未爆装置,如果它们也都爆炸,必然造成更多死伤。然而,勇气和爱心压倒了一切,人们置生死于度外。美国毕竟是美国,一个成熟而坚挺的民主大国;波士顿毕竟是波士顿,一个历经战火与光荣的历史名城。
   
   
   
   为了安慰来自世界各地的马拉松选手,波士顿民众打开家门,提供他们食物、衣物、住宿、甚至交通费用;许多人慷慨解囊,响应募捐,为死难者家属和伤者献上关爱;许多人透过社交网站,及时发布信息、呼唤救助与支援。友爱,博爱,视人为己,是西方的传统、普及的宗教情怀,每一次灾难,都让世界见证遍布于美国社会的爱心,也见证美国精神。强大的美国精神,足以让美利坚在任何一场灾难的洗礼中,屹立不倒,并愈挫愈勇。
   
   
   
   神速破案,见证美国效率
   
   
   
   事发后,波士顿警方迅速展开破案。“九一一”之后,美国政府安设的监控摄像头,遍布全美。借助这张高科技的天罗地网,再加上民众的天罗地网——他们踊跃提供自己拍摄的现场视频,警方彻夜检析,案发两天后,4月18日,警方就锁定两名嫌疑人,并发布其影像。当晚,两名嫌疑人仓惶出逃,在麻省理工学院抢劫汽车,并射杀一名校警;警方赶往围捕,双方交火,凶犯向警察投掷爆炸物。交火中,一名警察受伤。两名嫌犯中,一号嫌犯受重伤,送医后不治身死,二号嫌犯驾车逃逸。
   
   
   
   随后,两名嫌犯的身份得以披露:是早年来自俄罗斯车臣地区的两兄弟,在与警方交火中伤重身死的,是26岁的哥哥塔梅尔兰;驾车逃走的是19岁的弟弟焦哈尔。兄弟俩显然受到极端宗教思想洗脑,决意与文明为敌。
   
   
   
   4月19日,波士顿警方对焦哈尔展开“史上最大规模”的围捕,目标锁定凶犯可能藏身的水镇。这一天,波士顿公共交通中断、所有学校关闭、居民被告诫留在家中,全城气氛紧张。傍晚,水镇一居民在自家后院发现船只附近有血迹,立即打电话报警。警方迅即赶到,团团包围这栋房屋,随后与凶犯焦哈尔驳火,直至焦哈尔伤重被擒。8点45分,警方宣布追捕结束,全案告破。波士顿民众涌上街头,欢呼,跳跃,拥抱,喜极而泣。总统奥巴马再上电视,赞扬警方和地方政府的杰出工作,再度慰问爆炸案遇难者家属和伤者,要求彻查凶犯作案动机。
   
   
   
   网络时代的中国人,更同情美国
   
   
   
   值得一提的是,爆炸案的三名遇难者中,有一名年仅二十三岁的中国女留学生吕立子,身前就读波士顿大学。而受伤者中,更有多国人士。这表明,在这个日益全球化的时代,恐怖主义让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任何个人都难以置身事外。这再度诠释美国建立全球反恐联盟的苦心,意在保卫地球村,而不仅仅是美国。
   
   
   
   在中国,代表民间声音的中国网民,绝大多数对美国和受害者寄予同情,有不少人甚至对十二年前发生“九一一”事件时自己所曾抱持的幸灾乐祸,真切忏悔。中国网民还对美国政府的迅速反应、警方的高效率破案、民间的爱心团结互助赞叹不已。尤其,美国总统亲自悼念遇难的中国留学生吕令子、波士顿大学成立“吕令子奖学金”,更令中国网民感动不已,感叹:这才是以人为本!
   
   
   
   这是“九一一”之后,近十二年间,美国遭遇的第一起得逞的恐怖攻击。而美国,一直是国际恐怖势力的头号攻击目标。相比之下,在过去十二年间,中国发生许多次由中国政府自己定义的“恐怖攻击”。仅2009年,广东韶关“六二六”事件、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死亡人数就以数百计,伤者更是不计其数。死伤枕藉,血流成渠。
   
   波士顿惊爆,也让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人真正见识了一个民主大国的风范,集透明度、高效率和民众支持于一体。这就是美国,一个受到民众监督与制衡的民选政府,
   
   在公开、透明的机制下高效运作;而人民的友爱心、向心力和和凝聚力,使整个国家融为强大的一体。相比之下,中国政府一再炫耀“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国“制度优势”, 黯然失色;所谓“制度自信”,也不攻自破。
   
   
   
   仍有极少数中国网民发出幸灾乐祸的声音,但与十二年前的“九一一”事件相比,这种极端声音已经大幅衰微,而且遭到更多中国网民的谴责。连官方的《中国青年报》都发表文章,题为“波士顿爆炸,部分中国人幸灾乐祸太极端。”谴责“极个别狭隘的民族主义者”的“极端杂音”。
   
   
   
   北京奢望,以恐怖主义牵制美国
   
   
   
   然而,更主流的官方媒体如《环球时报》、《解放军报》、及部分御用学者,却居然将波士顿爆炸案扯到美国重返亚洲的议题上,对美国予以暗讽和明劝。
   
   
   
   他们声言:波士顿遭到恐怖袭击的的原因,是奥巴马“改变了小布什政府时期以反恐为头号战略任务的做法”,重返亚太,“视中国为重要竞争对手。”他们认定:“奥巴马必定会对为了遏制中国而松懈了反恐感到后悔莫及。”他们盼望“爆炸事件可能会促使奥巴马重新调整亚太战略。”
   
   
   
   这类调子,让人感觉,中共喉舌及其御用学者,无论见识还是智商,都停留在小学水平。且不说,这次恐怖事件,并不具有明显的组织化,大致显示个别极端分子的个别行为;只说,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国际恐怖组织,早已遭受致命打击而溃不成军,多数首领包括本拉登在内被杀被擒,其残余势力,如四散游离的孤魂野鬼,已无法构成大规模杀伤力,根本不值得美国仍视其为头号大敌,仅仅动用无人机,就能将残余的恐怖首领格杀于万里之外,何须美国劳动大军亲征?
   
   
   
   北京的奇谈怪论,一则是缅怀美国反恐十年,中共伺机扩张、称霸亚洲的“风光十年”;二则是奢望美国战略重心再次回归反恐,让中共面临的国际围堵,不攻自解。这类调子,更反映了中共最高领导层心态,他们奢望,以恐怖主义牵制美国。中南海的奇思幻想,如食摇头丸者的恍惚和超现实。同时泄露,中南海对美国遭受的任何恐怖袭击,都从心底里感到舒坦,幸灾乐祸;进一步推论,如果一时间没有这类恐怖袭击发生,急于摆脱美国围堵、企图扳倒美国文明的中共集团,极可能铤而走险,与恐怖份子合谋,创新制造出恐怖攻击。对此,美国和国际社会不可不防。
   
   
(2013/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