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蔡楚作品选编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组织发表罢课宣言,“占中”三子削发明誓抗争到底(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华逸士:夜捕铁流击碎“救党派”最后幻想
·康正果: 什么功?谁之罪?——《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1/2013
   
   
   


   
   
   作者: 王德邦
   
   
   
   
   
   中国如要开启政改,约制政治权力与张扬公民权利是一体两面、互不可缺的。而公布官员财产与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正是这限权反腐与落实宪法保障公民权利的基础性的核心内容。如果中共新领导集团是真诚实行政改,决心扼制腐败,那么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与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就是最好的切入点,也是民间对新领导集团政改的最好、最有力支持与呼应。一种如此真诚支持呼应反腐与政改的公民行动,今天居然遭到抓捕治罪的命运,那么中国新领导集团究竟要干什么?那些反腐与政改的言说究竟是真是假?通过10君子案就可以检验出来。
   
   
   
   
   
   
   
   4月17日晚上,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卫分局忽然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拘了民主维权人士赵常青与人权律师丁家喜。后来了解到,与赵常青他们前后一同被抓的还有北京公民王永红、孙含会、李蔚、齐月英等。而早前的3月31日,北京警方就以同样的涉嫌“非法集会罪”刑拘了到西单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与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张宝成、马新立、袁冬、侯欣等四人,其中侯欣在关押期间因心脏病突发入院抢救,后获取保候审出来。至此,北京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先后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拘了10位公民。从目前已经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10位公民均被指控参与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及要求全国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街头举牌活动。
   
   中共十八大以来,新的领导集团上台伊始就高调宣布要强力反腐并明确承诺要落实宪法保障公民权利。在十八大报告中明明地写着:“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是权力正确运行的重要保证。……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规范化,完善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司法公开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健全质询、问责、经济责任审计、引咎辞职、罢免等制度,加强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既然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那么依照国际所有在反腐与监督权力上成功有效的国家的经验,官员公布财产是最基本与必须的方法,是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起码要求。所以,十八大后,中国公民掀起呼吁官员公布财产的热情,正是基于对中共十八大所提出的“保障公民知情权、监督权、参与权,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政务公开及加强民主监督,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运行在阳光下”等承诺的赞同与呼应。
   
   今年4月19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先生在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也强调指出:“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关键是要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提高反腐败法律制度执行力,让法律制度刚性运行。 ”其中“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正是内涵着官员公布财产,公民有权监督权力?!
   
   可见,公民提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是民间呼应中共新领导集团反腐倡廉的举措。至于公民要求全国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那是中国民间与国际社会多年来不懈的诉求,也是顺应历史发展潮流,使中华民族尽早开启向现代文明转型的航程,以融入世界现代文明大潮的努力。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早在1998年中国政府就签署了,至今已过去15年,中国全国人大居然迟迟没有批准,甚至都没有拿到大会上讨论。如此行径是要否定中国政府不该签署这个国际公约,还是要欺骗天下,说中国公民不同意这个公约?无论是对政府签约的否定,或者假借人大的名义来意图欺瞒天下,现在中国公民公开站出来呼应政府签署公约并要求人大也批准公约,这是最准确而直接的公民表达,也是对人大假借民意推迟签署公约的控诉!
   
   中国宪法明确承诺“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而习近平先生在纪念宪法颁布30周年讲话中也强调指出:“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是宪法的核心内容,宪法是每个公民享有权利、履行义务的根本保证”,“只有保证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尊重和保障人权,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宪法才能深入人心,走入人民群众,宪法实施才能真正成为全体人民的自觉行动”,“ 我们要依法保障全体公民享有广泛的权利,保障公民的人身权、财产权、基本政治权利等各项权利不受侵犯,保证公民的经济、文化、社会等各方面权利得到落实,努力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保障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可见,公民敦促全国人大通过《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既是对政府签署公约的赞同,也是对习近平先生尊重宪法保障公民权利的响应,是完全践行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所以是合宪合法也符合习近平先生执政精神的。
   
   由上可知,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与敦促人大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目的、动机是正当的,是合法合理也合中央精神的。那么公民具体举牌表达的方式是否就违法呢?对此,我们可以看看律师们的意见。据代理赵常青、丁家喜、孙含会、袁冬、马新立等人案件的10名律师4月26日提交的《和平表达无罪——建议撤销丁家喜、赵常青等涉嫌非法集会罪一案的律师意见书》分析:当事人的行为不属于《集会游行示威法》及《刑法》非法集会意义上的集会;当事人的行为并未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当事人并未拒不服从解散命令。因此,律师的结论是“本案当事人的行为,属于单纯而正当的言论表达,并不构成《刑法》第296条规定的非法集会罪。”律师还认为:“呼吁政府官员公示财产,是言论自由的正当行使,公权力对这种正当行为的打压,不但无法吓阻人们的表达,反而会导致更多人质疑公权力的正当性。”最后律师们指出:“《集会游行示威法》第7条第1款和第9条第1款的规定,任由公安机关专断地决定是否批准公民的集会申请,已经构成对公民基本权利的剥夺,因而与宪法相抵触;公安机关或许不能以法律违宪为由拒不执行法律,但决不能变本加厉地滥用违宪的法律,肆意扩张对‘集会’的解释。”
   
   律师的意见说明了赵常青等10公民即使的确像警方指控的参与了上街举牌的活动(据目前了解的情况,事实上赵常青并没有直接参与西单街头举牌),那也根本不构成所谓的犯罪。如此看来,北京公民上街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与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目的、动机与行为上都不存在犯罪,在效果上不仅对社会没有造成任何危害,而且有利于激发公民关心国是的热情,消除社会冷漠病症,培育积极向上,承担社会责任,践行宪法权利的现代公民精神,是民间响应中央改革号召的正能量,是不仅无罪而且有功,不仅不该抓押,而且应该鼓励的。
   
   应该看到,自从中共十八大新的中央领导集团上台以来,民间对习近平先生接掌国玺怀抱诸多期待,希望他能将在维稳思维下泥足深陷的中国带出困局,步上实现“中国梦”的坦途。
   
   中国社会几十年来,尤其是八九六四屠杀后的近二十几年来,不受约制的强权肆虐,缺失社会公平正义的单方追求GDP的畸形的经济发展,滋养出强取豪夺的权贵集团,导致社会资源枯竭,环境毁坏,道德沦丧,价值崩溃,人心冷漠,人性扭曲,贫富分化,矛盾激化,自然危机、人性危机与社会危机纷至踏来,权贵的蛮横,贫弱的无助,使整个社会弥漫着失望乃至绝望的情绪,那每年数千万的上访民众,每年数十万起的群体事件及层出不穷、匪夷所思的屠童与毒物事件,无不警示着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濒临亡族灭祖、不堪为人的地步了。在如此亘古未见的危机面前,中华民族期待着能有新思路、新气象、新路径,以重启八九屠杀时中止的政改,使民族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习近平先生正是当此民族危难之际,承其父亲仁厚开明之荫,上台伊始亲民爱民的言行,及强力宣示反腐与政改之决心,温暖着人民久已冰凉的心,点燃着民族熄灭的希望,滋润着人们那干枯的心灵,使这个濒临死寂的民族萌发出丝丝生机。正是籍着这种解冻下的春蕾之气,北京赵常青等人率先站出,表达对新气象的呼应,表达对反腐与政改的支持。于是他们走上街头,以一个普遍公民所能想到与所能做到的形式来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与敦促人大批准公约。
   
   应该说中国今日要开启政改,约制政治权力与张扬公民权利是一体两面,互不可缺的。而公布官员财产与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正是这限权反腐与落实宪法保障公民权利的基础性的核心内容。如果中国新领导集团是真诚厉行政改,决心扼制腐败,那么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与敦促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就是最好的切入点,也是民间对新领导集团政改的最好、最有力支持与呼应。一种如此真诚支持呼应反腐与政改的公民行动,今天居然遭到抓捕治罪的命运,那么中国新领导集团究竟要干什么?那些反腐与政改的言说究竟是真是假?通过10君子案就可以检验出来。
   
   当然,抓捕赵常青等优秀公民不排除是权力集团中顽固反动势力的一次对民间呼应反腐与政改的镇压,以借机抹黑习李等新领导集团中改革力量,捆绑新的领导集团沿袭老路。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在赵常青等人被抓之初新领导集团中改革力量可能不知,但是在国内与国际舆论反响如此之大后,如果依然走到逮捕的程序,那么中央权力集团改革势力就再难以推托责任。如果是那样,新的中央领导集团反腐与政改的呼号的真实性就昭然若揭。所以,刑拘赵常青等人及其该案的最后走向,事实已经活生生地检验着中国反腐与政改的真伪。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013/05/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