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蔡楚作品选编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关于高智晟案的情况通报(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遭到中国政府秘密审判(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案件可能在今天或近几天内开庭宣判(图)
·陈光诚: 永不放弃——我的上诉(图)
·李喜阁(HIV):痛苦的上北京(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全家被押解出京(图)
·陈光诚 李劲松:刑事上诉补充意见(图)
·胡佳:郭飞雄案件将要进入起诉程序(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感染的特色(图)
·又见抗艾第一人高耀洁:我现在日子真难过(图)
·章诒和:我的声明和态度(图)
·胡佳: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先生实地人权观察邀请函(图)
·杨茂东涉嫌非法经营罪案律师意见书(图)
·章诒和:事态的变化和我不变的立场—兼告邬书林先生(图)
·维权画家严正学的故事(三)(图)
·浙江自由撰稿人力虹被控煽动颠覆政权案将闭门审理 (图)
·曾金燕:孤独老人高耀洁—致软禁中的高耀洁医生(图)
·流沙河先生谈中国古代的情人节(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8/2013
   
   
   

   
   
   
   作者: 余 杰
   
   
   
   
   
   习近平上台,象征着知青那一代人掌握权力。然而,当过知青,未必就意味着对毛时代的邪恶与黑暗产生深刻的批判精神,未必就意味着对农民的苦难与穷困就始终念兹在兹。很多当过知青的人,倒是深味厚黑学的原理,并一辈子生活在毛的阴影之下。习近平就是如此。知青本身是毛泽东暴政的受害者,可在最底层的农民面前,他们又成了加害者。比进入人体、让人痛彻心扉的血吸虫更可怕的,是毛主义的毒素。血吸虫危害人的肉体,毛主义蛀空人的灵魂。所谓毛主义,就是枪杆子加笔杆子、暴力加谎言。今天的中国虽号称“改革开放”,却仍靠这一原则运作。中国何时才能摆脱“人相食”的宿命呢?中国何时才能洗涤毛主义的毒素呢?
   
   
   
   
   
   
   
   习近平与普京私下交谈时,聊到当年苏共垮台,习脱口说出:“竟无一人是男儿!”普京答道:“知道原因吗?希特勒等灭了我们几百万人,列宁下令枪毙了地主富农,斯大林清洗和杀害了前苏共中央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及大部分苏军将领,剩下个叶利钦被解职退党,戈尔巴乔夫被停止职务。”习联想到中共搞的国内战争、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及六四大屠杀,自己父子也曾经多次被打成反革命被捕入狱,顿时语塞。
   
   普又谈到:听说贵国第一个敢于反对毛泽东搞“文革”的是北大女生林昭,在饿死三千万人的大饥荒时,第一个敢于敢去中南海门口拉横幅,直呼“打倒毛泽东!”“解散人民公社!”的是普通女工刘桂阳,在“中共九大”上第一个敢于不举手的是女人大代表陈少敏,在批斗会上高呼“中共极右路线的总根子是毛泽东!”的是女士张志新等等,历史证明她们是中国最优秀的女人。
   
   普京当着习的面签署了官员不公布财产一律免职的总统令,并反唇相讥道:“看来贵党男儿很多,可惜竟无一人是女儿!”
   ————网络笑话
   
   
   
   习近平对马列主义甘之如饴吗?
   
   
   近期的《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信仰的味道》的文章。说的是一九二零年,第一个翻译《共产党宣言》全文的学者陈望道,在翻译这篇马列经典时,母亲为之准备了一碟红糖和粽子,还在外面问他红糖够不够,他说:“够甜,够甜的了。”母亲收拾碟子时发现他没有蘸红糖,蘸的是墨汁。《人民日报》评论员感叹说:“这就是信仰的味道!”
   
   这篇评论可谓此地无银三百两。现在的共产党最缺的是信仰的力量。连习近平在谈及苏联解体、苏共垮台时,也不禁感叹说,竟无一人是男儿,不站出来拯救和捍卫党!习表面上是在说昔日的苏俄,其实是在说今天的中国。他每天阅读内参上怵目惊心的材料,比一般民众都更心知肚明:党已彻底败坏,无药可救。
   
   党已蜕变成一个无耻之尤的“窃国集团”。就连以正人君子、人民公仆自居的温家宝,也被《纽约时报》揭露出原来是如假包换的窃国大盗。当年,苏联共产党领导人勃列日涅夫跟老妈显摆,带着老妈参观全是高级跑车的车库。小户人家出身的老妈悄悄在儿子耳边说:“儿子呀,这些车确实很漂亮,但万一布尔什维克又来了怎么办?”今天共产党高官个个都像勃列日涅夫那样富可敌国,不过他们的老妈比勃列日涅夫的老妈聪明——温家宝老妈名下拥有上亿美元,却没有丝毫的不安。共产党官员十有八九都是“裸官”,将赃款和家人转移到海外,即便有一天无产者跑来“共产”也不怕。
   
   很多良知未泯的中共老人,直到晚年才幡然醒悟,有所谓“两头真”之说:早年加入共产党干革命是出于真诚的信仰,晚年黄粱梦醒、反戈一击也是出于真诚的信仰。不过,早年的选择,固然有可能是“真”的,但“真”并不意味着“善”,那些向希特勒致敬的德国百姓也是真诚的,真诚却走向了邪恶。
   
   翻译《共产党宣言》的陈望道,是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从潘多拉的盒子里放出来的是个魔鬼。从此,他淡出革命队伍,成了“脱党分子”。中共建政后,他又凭藉老资格和真学问当上复旦大学校长,可“文革”中亦难逃皮肉之苦。幸好年轻时候练过武功,才死里逃生。可见,即便作为信仰的共产主义,不仅不是救人的良药,反倒是害国的毒药。二十世纪,共产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实践,造成数以亿计生命的毁灭。从苏联、东欧到中国、柬埔寨,无不如此。
   
   有意思的是,陈望道当年自费翻译马列经典,如今红朝设置了庞大的衙门承担此任务,即中央编译局。前局长名为衣俊卿,名字有几分梨园或青楼的味道,堪比梅兰芳。副部级的衣局长有一群粉丝,名为“洗衣粉”,甚至为之设置了“衣俊卿吧”。女弟子们形容衣老师“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还有很多帖子称其为“衣帅”。
   
   “衣帅”不是绣花枕头,学问确实了得。据说写入十八大报告的“三个自信”(所谓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就是他在耗资几十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里挖掘出来的。本来衣俊卿已被习总看中,要高升为御前掌笔使,百密一疏,却被一个哀怨的女弟子贴在网上的一篇“情色小说”毁了锦绣前程。
   
   从陈望道到衣俊卿,堪称共产党人世纪“变脸”之大戏。习近平感叹两千万苏共党员中没有一个“男儿”,这句话亦是其“夫子自道”——满口马列主义,满肚男盗女娼的衣俊卿之流,当然不是“男儿”;但将女儿送到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国家念书的习近平,难道就是“男儿”吗?他让全党上下读马列主义,为何篇篇让女儿去学习资本主义的赚钱术?
   
   习近平“淡定”到几时?
   
   在全国人大会议上,谈及关于北京的雾霾天气时,习近平说,在问题面前急不得,用生活的淡定去面对这些问题。这句话是典型的“习式语言”。习近平使用时髦用语“淡定”,显得比语言干瘪苍白的胡锦涛要生动活泼。而“淡定”正是习近平在党内崛起的秘诀,“多磕头、少说话、不干事”,使得他成为党内各派系都能接受的人物。但是,像太极拳似的“淡定”的招数,能改变北京上空的阴霾吗?
   
   空气污染不仅是环保问题,更是政治和经济问题。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指出,中国在任何相关衡量标准上可能“永远”不会赶上美国。他说:“下一次你去中国,发现污浊的空气让你窒息时,要记住,让空气变污浊的东西也被认为对GDP有贡献。如果根据环境恶化和在永远不会被使用的项目上的过度投资对中国的GDP进行调整,那么中国GDP的规模会减少百分之三十至五十。”
   
   空气污染不仅是政治和经济问题,更是人命关天。长期以来,中共强词夺理说,“人权”就是“生存权”,他们將“人权”与“猪权”等量齐观;但是,即便这种说法成立,中国的环境污染却已经危及到民众的生命安全,让“生存权”摇摇欲坠。北京市卫生局日前对外发布消息,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监测数据显示,二零零一至二零一零年,北京市肺癌发病率增长了百分之五十六。全市新发癌症患者中有五分之一为肺癌患者。二零一零年,北京市户籍居民肺癌死亡率达十万分之四十八点九,居“众癌之首”。难怪网友文三娃在微博中讽刺说:“不信谣,不传谣,再过几年去化疗……”一周间,中国有多处因涉及PX项目而引发的环保焦虑。在周遭一层层叠加而出的浓酽焦虑映衬下,这句类民谣式咏叹显得绝望、凄凉而真切。
   
   空气污染也不仅仅是中国的内政,它正在演变为国际问题。中国的阴霾时不时飘到了一万公里以外太平彼岸的美国加州,让加州的空气质量急剧下降。加州“大盆地联合空气污染控制区”主任特德•谢德说:“这的确令人难以置信,但却是千真万确。”美国媒体在报道中,还转载了美国太空总署(NASA)网站的图片,证实了谢德的说法。
   
   在此情形之下,习近平倘若继续“淡定”下去,他的下场就会跟清末的“淡定总督”如出一辙。一八五七年底,两广总督叶名琛创造了一个军事史上的奇迹,他老人家“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一门心思地求神问卜,演唱空城计,结果英法联军轻易攻陷广州城,叶总督被俘虏——这是中国近代百年战争史中,唯一被外敌俘虏的封疆大吏。叶总督被英国人像运“猪仔”一样海运到加尔各答,因为水土不服,病死于异国。那么,更加淡定的习近平,下场会比叶名琛更好吗?
   
   习近平,你洗澡了吗?
   
   中共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开展党员“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习近平要求官员“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洗澡”之说,始于四十年代的延安整风。当时,《解放日报》发表了一篇由胡乔木撰写、经毛泽东修改的社论《教条与裤子》,批评某些领导干部和留苏知识分子说:“他们高叫道,大家要洗澡啊,大家要学习游泳啊,但是有些什么问题发生在他们的贵体下,他们总是不肯下水,总是不肯脱掉裤子。”
   
   于是,人人都在毛面前“脱裤子”,也就等于向毛宣示绝对效忠。“脱裤子”是一种中国式的纳粹举手礼。就连周恩来亦不例外: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及十二月一、二、三日,周恩来一连作了五天发言,痛陈自己的历史错误。周发言之前,毛先在开场白中说,党的整风是脱裤子,让党员赤身露体暴露;然后在同志们的帮助下洗澡,洗清身体内外不洁的污物;最后是擦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毛最后说:“现在,我们看恩来脱裤子吧。”
   
   中共夺取天下以后,将同样的方式运用到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中。当局考虑到没有经过整风的知识分子耳朵娇嫩,听不惯“脱裤子”的说法,因此委婉地改称为“洗澡”,相当于西洋人所谓的“洗脑”。钱钟书的夫人杨绛在小说《洗澡》中对此段经历有过描述:那些“被洗澡者”必须在公众场合,向领导、同事、学生交代自己的经历和思想,做自我检查和批判,由与会者进行帮助。
    
   为了让“澡”洗出效果,浴池经理们想出各种办法,演绎出一连串形象的比喻。比如,洗大盆、中盆还是小盆。“水”,指群众;“盆”,指会议。盆之大小,指会议之规模,参加者之多寡。职位高的,如校长、院长,洗“大盆”;职位低的,洗“小盆”;不大不小的,洗“中盆”。
   
   “洗澡”的效果与被洗者的心理承受力有关,心理承受力弱的人一下子就被“洗”死了——清华大学化学系主任高崇熙不堪大盆之洗,仰药而死,北京大学也有七个人自杀身亡。不过,此种烈度比起后来的“反右”和“文革”来,实在是毛毛雨而已。
   
   毛泽东自己是不洗澡的。其私人医生李志绥在回忆录中揭露说,自从毛迁入中南海以后,就再也没有洗过澡。毛觉得洗澡浪费时间,他的卫士每晚在他批公文、看书或闲谈时,用一条湿毛巾替他擦身。但是,毛却将“洗澡”变成一种“钝刀子杀人”的政治运动,让整个中国血雨腥风、哀鸿遍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