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说“玩”种种]
半空堂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娘的绝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張大千和孟小冬
·李志绥和熊丸
·寫王若望先生的一件小事
·一封張大千的長信和墨荷
·開苞今昔談
·不能忘記齊如山先生
·蟬園公父子小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玩”种种

   

   

   ——王亚法

   人生在世吃喝玩乐,“玩”字占据第三,可谓了得。不过要把“玩”字说透,恐怕不是我秃笔所能。

   我这里所说的“玩”,只是将青少年时代所见所闻的稗史,中年时代所思所疑的感受,以及老年时所悟所叹的唏嘘,说说而已。

   我老将已至,“奔七”之人,记忆中听到的第一首歌,是《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不久韩战开始,学校又教唱《打败美帝野心狼》……唱歌是玩,至今悟来,不知是我在玩音乐,还是有人利用音乐在玩我。

   到了小学高年级,学校动员我们拣废铜烂铁,说是小学生也要参与大跃进,老师给了指标,不拣满十斤废铜烂铁,教室墙上的指标表上,粘不了红五星,只能吃黑三角,于是我们一帮小朋友,玩起砸铁门,拆钢窗的游戏,完不成指标,只好去街边的小厂偷盗废铁块,用以充数。至今悟来,不知是学校教唆学生偷盗,还是孩子们禀赋不善,天生“性恶”。

   上中学时,正是发育年龄,自然灾害来了,我们这辈“长在红旗下,泡在糖水里”(当时对新中国少年儿童的赞词)的“祖国花朵”,饿得眼睛发花,这时老师叫我们培养小球藻,说那劳什子的东西有营养,能充饥,于是同学们每人捧着一个大口瓶子,看着一群游动的绿色藻类,望瓶充饥。个别家境贫困的不良同学,结伴去食品店偷盗充饥,至今悟来,这个政权是否在逼良为盗,当今社会偷盗成风,是否是当初种下的因子?

   稍长,文革开始,我辈受《人民日报》的挑唆,玩“停课闹革命”的游戏,于是乎扔掉书本,上街玩抢砸焚书,揪斗无辜,回家玩揭发父母,自残骨肉,一时间玩得天昏地暗……至今悟来,我辈群氓,愚昧者居多,奸猾者不少,愚昧者,深受其害,执迷不悟,奸猾者,混迹官场,玩弄乾坤,世道沦落至此,均是“幼而失教”之故,斗胆责问,究竟谁是罪魁!

   自从矮个子号召“改革开放”以来,全国玩起了经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于是有权的玩权,无权的玩刁,一时间,贪官公然玩贿,奸商放胆玩假,玩玩玩,玩出中国几千年未见之怪诞,玩出一个“和谐盛世”……

   可喜老天给咱们留下了十几亿“……是真正的英雄”的“人民”,这群“创造历史的动力”的“人民”,是深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好黎庶,是视“弑君弑父”为十恶不赦的好良民,强权叫他扭秧歌,他就扭秧歌;强权叫他唱红歌,他就唱红歌;强权叫他与反动父母划清界线,他马上就揭发;强权叫他与右派的丈夫离婚,他立即签字;倘若强权在斗争地主的宣判会上喝问:“地主该不该枪毙啊!”,毋庸置疑,“人民”肯定会三呼:“要!要!要!”

   上面说的是一九四九年以后,人民政府玩人民的事,然而也有人民玩人民政府的趣闻:我的一位朋友,青年画家,穷极无聊时,玩画公交月票,还玩画全国粮票,结果当然是倒了霉;当年我们全家也玩过人民政府,那年头时不时要填政审表,我家没有党员,于是家父授意我们玩一玩,每次将一房八竿子打不着远方表亲填写在上面,以资荣耀;文革时,家父做人不成,变了牛鬼,单位每天强令要他交一篇思想汇报。圣命难违,于是我也玩了一把——到“上海星火日夜商店”的墙上去抄录别人的“认罪书”,代父捉刀。当时大字报墙前人头挤挤,像我这样玩得人还真位数不少,可见天下有不少人民,是在玩人民政府的……

   一切向钱看后,人民玩人民政府的手法也“与时俱进”了,就拆迁来说,住旧房的人民,为了多分面积,把三朋四友的户口迁进来,先是户籍警不允,经过交涉,最后户籍警的亲戚也挤进一分,好事大家实惠,这是“警民一家人”,人民共同玩人民政府的新玩法。

   除了上面闻名的玩法外,还有一种野蛮的玩法——报复社会的心理失衡者,到幼儿园和小学门口杀戮无辜学童。笔者在成都,看见某小学的门口贴着一张布告,口气谦卑委婉,大意是:孩子们是无辜的,请大侠高抬贵手云云。笔者看了,忍俊不禁,想起老人家“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的惊世壮语。无产阶级坐了龙廷果然天翻地覆:黄世仁要跪着向杨白劳讨债;知识分子要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无赖懒汉的子女出身好,书香人家的后代是狗崽子;梅兰芳的戏剧是封资修,赵本山的“小热昏”是群众喜闻乐见……这种颠颠倒倒的玩法,肉食者们不知想过没有,你们的子孙会如何的感激你们,给历史留下如此多的宝贵笑料?

   继续说玩法吧。

   还有一种玩法,也是玩政府的,可称玩得天衣无缝,鬼神惊叹:某奸

   商为了贿赂贪官三百万,明晃晃的银子,奸商不敢明送,贪官不敢明拿,于是奸商陪同贪官夫人,去古董店,花三百元买了只旧瓷瓶,并开好发票,然后贪官夫人将瓷瓶送入拍卖行,奸商雇了几人,在拍卖场上相互哄抢,拍到三百多万方止。本是一笔赃款,通过一个“玩”字,平安地落进贪官口袋,袋袋平安,一旦东窗事发,贪官夫人说是捡了一个漏,有发票为据,天衣无缝,一个“玩”字,岂不妙哉。

   上面是红三代的“先进性”玩法,有智慧,滴水不漏,不像他们的爷爷红一代,为了并吞天下,抢劫财富,从掠夺土地开始,枪杀地主——继而以工商业改造的名义,抢劫资本家的财产——直到文革普遍抄家,那么血腥;也不像他们的老爸红二代,动用公器,严刑逼财,那么嚣张。他们有红色血统,是一群精谙“闷声不响大发财”的贵族。

   说尽玩法,可借用革命样板戏《红色娘子军》的一句唱词来赞叹:“君玩民来民玩君,军民如水一家人……”

   眼睁睁看着几十年来,偌大一个国家,被这群玩客玩得江河污染,人心涣散,道德沦丧,文化颓残,打开网络,尽管屏蔽如铜墙铁壁,可依然是人民骂声不绝,奇怪的是,食肉者们竟然会两豆塞耳,不闻雷声……

   眼看“现实”的行将玩完,接着要来玩“虚无“的了——虚无的是什么?

    ——做梦

   上世纪八十年代,人民政府曾经说过一句宽慰人民的话:“恶梦醒来是早晨”。可是人民做了三十年的噩梦,醒来依然阴霾重重,没见到阳光明媚的早晨。反倒是那句民间俚语说得准:“辛辛苦苦几十年,一觉睡到解放前”。也应了读小学时被灌输的,共产党革命烈士欧阳立安的诗词:“天下洋楼什么人造,什么人住洋楼哈哈笑?天下洋楼我们造,资本家住洋楼哈哈笑。”

    最近据说有人又要玩梦了,这下玩的是“强国梦”。

   强国岂能是梦,强国是中华民族誓死奋斗的目标,是实实在在的目标,绝不是温柔的梦境。更不是痴人说梦,抑或是同床异梦,甚至是南柯一梦。

   反证玩梦是不用花钱的,玩砸了,还可以玩新的。咱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里有的是法宝——

   “三十六计”、“孙子兵法”、“法家宝典”……

   

   二〇一三年五月十九日

   

   

   

   

   

   

   

(2013/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