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文集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12汉语言 陆孟文
   
     网络文学,指以互联网为展示平台和传播媒介的文学作品,其中,以网络原创作品为主。而“槟郎文学”,正是这样的文学,由槟郎个人所独立创作,拒绝官方的主流文学收编,拒绝纸质文学媒体的诱惑,只漂浮在网络上安身立命,向大众展示其独特的写作文本,蕴含着不为世俗所推崇的叛逆,诗歌、散文,质朴细腻却又不失俏皮风情。
     第一次接触网络文学也是因为这位传奇的老师。起初听到他的自称“槟郎”,第一反应是“槟榔”,心说:还有人起这般奇怪的名字吗?后来听他解释:“槟郎的郎,是郎君的郎,是真男人的意思!”全班乐翻了,这可不是一般课堂所能见到的。他不似其他老师一般严谨刻板,单看他微胖的身材,平凡朴实的长相,鼻梁上架着两个斯文的玻璃片儿,笑起来有些可爱傻气,却怎么也不会和那些风情万种的诗文联系在一起。


     刚开始欣赏他的一些诗,不解其意。好像是一些男女交往的言情故事,感到不可信的同时还觉得难以理解,不懂为何他能写出这些不同寻常甚至带有艳丽色彩的诗。但看多了他的作品,便渐渐深入进去,也不再如初时那般觉得浅显枯燥,相反,他的诗,让我感受到了温柔细腻,处处充满温情的回忆。我渐渐喜欢上听他解读他的诗,许多首诗的背后都藏匿了一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或凄美,或甜蜜,或苦苦暗恋,或缱绻暧昧;俏皮中带有一些挑逗,似是记起某漂亮美眉曾和自己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但回忆里又暗含一丝喟叹,忧伤中又有甜蜜。如他的《南京神策门抒情》、《少时放牛西山上》、《春到梅龙湖边》、《江州上的丫头妹》、《学士服的风采》、《江宁解溪河桥上》、《爱满亭边有座桥》等。在《女神的小城》里:“我执子手,与子偕老,却不得不忍受暂时的别离,因为太阳已在旸谷备车”,“太阳”指他的儿子,“旸谷备车”指因怀孕回娘家,夫妻暂时别离,一个在南京工作,一个回皖南的小城,充满了夫妻深情。
     我还记得他玩笑地说起自己出家的一次经历:他在老家的大学读书时,有次单是委托同学交了一首最后一句是“佛家山水胜唐篇”的仿古诗给班主任,便离开巢湖,跑到南京栖霞寺出家去了。最后在校方“三天不归校就要开除”的期限中及时回来了,出家未遂。后来还写了诗《栖霞问佛》、《大学时的一次出家》。二十五年后他已在南京工作,又去栖霞山怀旧,写了两首诗《重游栖霞寺》、《住步桃花扇亭》。当时我听了除了觉得好笑,更多的是讶然的——该是什么样的俗世纷扰让一个人有了这不愿容于世的念头,看破红尘,执意丢下世俗的纷纷,一心追求至善至美的境界?哦,或许是某一刻,他顿悟了红尘是非,看淡了世俗情爱,可庙里的法师却说他红缘未了,不得清净。于是乎,这世上,重又有了一位传奇的人物,以出世之心作入世之事,孜孜不倦地向他的莘莘学子们畅谈他的世界,他的生活,他的爱,他的痛……
     我所认识的这位独一无二的槟郎,尤爱写诗,网络上有他的上千首诗歌!旧有的诗文已经编成了《槟郎诗文总集》六卷,网上可搜索下载。有次他谈到他喜爱的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佛教和道教,说他并不是为宗教而宗教,“对我来说,文学就是我的一切,其它都是我文学的资料!”他的不少诗以南京地方名胜古迹为题材,即使诗歌信手拈来,也要不时地外出取景取材。从江宁大学城的方山,到江心洲、玄武湖、鸡鸣寺、紫金山、牛首山、祖堂山、将军山、燕子矶、扫叶楼、利涉桥……这些诗有《扫叶楼怀念龚贤》、《将军山怀念岳飞》、《利涉桥怀念吴敬梓》、《祖堂山怀念法融》、《春游琵琶湖》、《莫愁湖东堤》等。
     他是安徽巢湖人,人近中年时才落户南京。近到南京,远到韩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在韩国的一年半,他写的文章多是放言不惮的批判性杂文,对一些国家和社会存在的问题愤懑难平,于是乎慷慨激昂下大笔一挥,众多深刻尖锐的批评就此横空出世,震惊国际华文网络。2003年,他还因为撰写多篇杂文时评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受到美国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成功的越洋电话采访;后来又因为反对日本“入常”,接受过法国费加罗报记者米伟文和助手梅莉的南京现场采访。我还替他捏了一把汗哩,在韩国大田的一所大学外教结束回国后,母国无法接受他跳脱出轨的思想,对他进行打压,他也只得弃文从诗来应对。这样的结果无不让人感到遗憾,但他如此个性飞扬、“惊心动魄”的人生经历,更加是让人佩服的!
     他的诗太多,接下来,再谈谈让我印象深刻的其中两首:《槟郎地狱行》和新作《方山道姑》。2010年5月18日他写有题为《槟郎地狱行》的诗歌。这是为数不多的人知道的一个幻想奇特的杰作,因为它太过隐秘,以致常人所无法理解;它没有被世人所津津乐道,因为在他人眼里看来或许不值一提。但它着实吸引了我。我不知道这首诗的背景是什么,诗人当时的心境是什么,想法又是什么,但只一句:“你少拍我马屁,浮名!写诗为命的我根本不稀罕”,就深深震撼了我。这又让我想到了一次无意中在贴吧里看到他的著名散文《我常常准备着自杀》中的一句话:“我对这个弱肉强食,笑贫不笑娼的社会还有什么留念呢?我对这个阔人们的世界无所留念,我生存着只能遭受屈辱……坟上立个碑,碑文是:这是个贫贱者,他战斗过,但生不逢时。”言辞犀利尖锐,充满了批判性。
     虽然我们的槟郎老师似乎如此“看不开”,但对待如今这个世故的社会,那种渴望置身虚名之外、看淡浮华俗尘的精神和思想却是显见的,并且绝不是消极的隐逸,而是积极反抗的大隐士。我不敢说我也有如此淡泊名利的思想,但有时候真真是觉得人的一生如此短暂,争名逐利大半辈子,难免不能免俗,谁又能真正出淤泥而不染呢?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像槟郎老师那样,做一个死去的梦,梦里,没有喝下那孟婆的苦药,在下辈子,重新做人,想必再世为人,心境自会清明许多,断不会再被世俗的所谓名利遮盖了双眼。
     写这篇文章之时,最后欣赏到的便是槟郎老师的这首新作《方山道姑》,于是趁热打铁,写写感慨。我们这位老师似乎偏爱江宁大学城边的方山,从之前的《方山仙子》、《初冬的方山》等诗中,便能清晰看出他爱方山。听他说方山的神,方山的奇,好奇之余我也爬过两次方山,仅仅是爬山而已。第一次的感觉是累!对缺乏运动的我来说,一口气爬上山已是极限,哪还有心情欣赏美景;第二次,有了之前的经验,沿途一路欣赏风景到了山顶。但在我眼中的方山,不过是空气清新、景色优美罢了,绝不会想到方山有着那么多的神奇传说,更不会想到曾经有一个道姑,在山里的洞玄观深情地守护着救过自己的神灵、名为王善的金甲武士。
     在槟郎老师的《方山道姑》中,道姑原是方山峡谷里一户贫穷樵夫的美丽女儿,名为凤妹,与一名为王善的青年猎户相爱。可惜天不从人愿,凤妹被一个为富不仁的官二代小太岁看上、索为妾室。“王善将歹人揍得落荒而逃,却被抓进江宁县牢死于酷刑”,“父亲寡不敌众倒进血泊”,一时间至亲至爱之人都离自己而去,凤妹彷徨无助下逃进山谷,钻进了洞玄观,为名也叫王善的灵官殿的金甲武士所救。从此,樵家女化为道姑,痴情守护灵官殿。猎户王善与神灵王善究竟是什么关系?老师说有两种可能:一是两个王善没有关系;二是猎户王善冤死后化为洞玄观灵官殿中的金甲武士王灵官。道教寺庙的第一个大殿便是灵官殿,主神为道教护法神王善王灵官,是个手执钢鞭的金甲武士。
     对于老师的两种说法,我更愿意相信后者:那金甲武士王善便是猎户青年王善的化身,在诗歌结尾会在月光下走下神龛,然后“帅哥和美女又在两情缱绻”。说不感动是骗人的,现在的男欢女爱都太过现实,掺杂了太多物质的东西,像凤妹王善这般执着深情的爱情,着实少见,因为少见,也更为珍贵,让人不觉铭记于心。其实,我也猜想这个王善就是我们的槟郎老师吗?化作金甲武士,破除险阻,最后与心里的那个凤妹缱绻相依。何其美哉!别看槟郎老师平时笑嘻嘻地在诗歌里写着他的“风流韵事”,但我想真正看淡是不可能的,还是法师有先见之明,一语道破曰“红尘未了”,将他撵下凡去,继续忍着这凡尘俗世。
     槟郎老师的诗很多,好诗更是不少,在这里我只谈及点点,当然不能说明什么,终究也只是皮毛。但我想好诗是永远也不会落于俗套、被人遗忘的,老师的诗如此率真直露、充满真情实感、浪漫热情、细腻感人,真真是极好的。槟郎文学,槟郎的诗,诗情歌爱。
     2013-5-23
(2013/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