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方山道姑]
槟郎文集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方山道姑

   
   
   
   方山道姑
     槟郎


   
     很久以前的月亮,
     照在方山峡谷的草棚上,
     贫穷樵夫埋葬久病的妻子,
     女儿哭晕在坟堆旁。
     像娘一样美的少女啊,
     哪个小伙有福娶入洞房?
   
     隔沟猎户有个青年,
     百兽难逃他一手好钢鞭,
     早已心仪了山里的金凤凰,
     捧来最好的猎物订姻缘。
     从此月儿在云影里羞伸头,
     王善和凤妹松树下缠绵。
   
     一天父亲正在砍柴,
     一群迷了路的人问过来,
     一个阔公子带着家仆,
     游玩火山口后口渴难捱。
     善良的山民乐于助人,
     樵夫热情地领到家里招待。
   
     女儿麻利地烧开水,
     场院的石桌上添加水杯。
     毒蛇向救它的农夫喷出毒液,
     为富不仁是阔人通例?
     第二天便有乡长登门耍横,
     衙内索要山野花做妾侍。
   
     遭拒的小太岁气势汹汹,
     一群走狗冲进深山里抢婚。
     王善将歹人揍得落荒而逃,
     却被抓进江宁县牢死于酷刑。
     躲了白天的凤妹悄悄回家,
     月光下的父亲磨亮刀锋。
   
     官兵与家奴的混合队伍,
     悄悄逼近握紧柴刀的樵夫,
     父亲寡不敌众地倒进血泊,
     女儿从屋后门逃进山谷。
     追捕者离得越来越近,
     连月儿也焦急得钻进云雾。
   
     突然眼前出现洞玄观,
     凤妹慌不择路地往里钻。
     待到官二代带着打手临近,
     一声怒喝:王善在此!
     忽然跳出个挥鞭的金甲武士,
     瞬间便将暴徒打得稀巴烂。
   
     秦淮河水幽幽地流连,
     春来秋去多少年的方山。
     樵家女成了洞玄观的道姑,
     多情地守护着灵官殿,
     月亮窥见王善走下神龛,
     帅哥和美女又在两情缱绻。
     2013-5-21
(2013/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