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与方山]
槟郎文集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与方山

   槟郎与方山
     11小教 马艳
   
     五月一日,刚起床打开电脑。进入槟郎博客,槟郎已发出一首《方山记事》的博文。说来正巧,本就打算写一篇槟郎与方山的文章的。这五月的一早就见得槟郎的方山之作,也更坚定了我将“槟郎与方山”作为文题的决心。
     进入槟郎博客的时候,顺便看了一下相册。当然本是想看看掌管着槟郎每日饮食的至高无上的女皇的,没想相册中仅有四张,且皆为槟郎自己,遗憾之情不免充斥心头。相册里的槟郎平凡而朴素,若单看面相,定不敢断定正是这么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男人写了上百万字让读者动情的作品。我开始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槟郎在我心中的形象,若说是“慈祥”与“温和”,断然又觉得“慈祥”过于衰迈乏力了,而他不但叫人感觉到无惧、可亲,还有一种很内敛的力量蕴含其中,预备着在课堂中能够给你以期望和能够兑现的光明。


     至于“温和”,他毫无疑问是和蔼的,对于学生,他从未提过过分要求,上课若能认真听讲固然很好,若不能,只要不影响他人,槟郎亦可作如是观。但我又觉得“温和”似乎太单纯平淡了一些,面对这个研究古今中外诗歌的老师你能得到不一样的哲学和生命的启迪。
     槟郎是个朴素而真实的平民诗人。他既有李白的高傲,那“啸三分剑气”的豁达,又有着杜甫的悲天悯人之情。但他更是他自己,张扬着独特的人生阅历和性情。
     他愿意将生活中的事物以其最真实的形态表现出来,于是我们读到方山,读到大学城的樱花甚至读到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就连平淡无奇的“神策门”在他的诗中都显得神秘万分。是的,这就是诗人,诗人的本质就是浪漫。
     即便是人到中年,槟郎依旧是个多产诗人,江郎有才尽的一天,但槟郎不会才尽。讲台上,他意气风发地讲着现代诗歌,也讲当代诗人的诗,到激情澎湃时若有学生与他应和,他竟能在台上手舞足蹈起来。我想,槟郎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正义的歌颂,对于命运的审视,全都寓于诗中。
     提到江宁大学城的方山,我想槟郎对于方山的感情不可谓不深。于我而言,方山和任何一座山一样,只是一座山;但对于槟郎,方山必然是他常年创作的不竭源泉。时而真实时而玄幻,时而活泼俊朗时而浅唱低吟,在方山面前,槟郎是哪个谦谦君子,为她容,为她妆。
     于是我们在槟郎的《方山仙子》中,看见一个逆着时光生长的槟郎,他爱方山,以其年轻的心脏,但同时他也赞赏妖娆的同行方山女郎,并以“仙子”称之。谁能阻挡对美的追求,谁又愿意被时代抛弃?虽借“衰老着的教鞭”自嘲,但心境却年轻地胜过任何同龄人。还有《满族女孩的榛子》,也提到他与女学生同爬方山的欢游。
     我开始不知道方山究竟以怎样的形态去吸引着槟郎一次又一次乐此不疲的观赏,为那一山黄叶飞,还是伊人同留醉?《初冬的方山》证实了我的想法,这槟郎,既是饱学之才,亦是多情书生。《女学生姐姐出嫁》里,可能是文学虚构,槟郎的一个女学生的姐姐作为一名小贩被迫害,自杀未遂而在方山定林寺削发为尼。《诗人槟郎之墓》里,他甚至设想了死后有衣冠冢在这座山上,被他的粉丝向往,又终被强拆的浪潮抹去。《方山问答》里,他与古老的火山的灵魂对话。《方山记事》里,槟郎在方山东坡上躬耕陇亩,“出校园,进菜园”, 犹如现代陶渊明。
     槟郎给方山做了太多的诗,甚至亲自为方山创造了神话。《我在方山迷路》好似刘晨阮肇的故事,槟郎也在迷路的方山峡谷里巧遇洞中仙府里的小四妹。《槟郎前生为僧》,是在方山顶上的海慧寺。《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方山千秋岭上》和《千秋岭论道》三篇都与洞玄观和东吴时代的道教天师葛玄有关,1800年前前生的槟郎是他的弟子,有着漂亮的小师妹陪着一道修行。槟郎生性好游,足迹几乎遍布南京大大小小所有的名胜古迹,但他最爱的是他工作的校园附近的方山。
     提到方山,也不能不提附近的扬子江和秦淮河,方山正在它们的夹角里。在方山上遥望扬子江、秦淮河定然是别有一番滋味,不然槟郎绝不会三番五次登方山来遥望白练一般飘逸的扬子江,和绸带一般的秦淮河,扬子江连通着他的故乡安徽巢湖,秦淮河畔有他现在工作的单位和住家,它们以其独特之美绽现在诗人面前。
     岁月长河永久奔腾不息,诗人情怀如同日月萃其精华,然而三生轮回,何以为居?槟郎必将选择方山,终日与绿林、青鸟为伴,若得一红颜,永生为好,便不枉行此这一遭。
     槟郎诗篇众多,除了有关方山的作品外,他还有其它生活诗、思乡诗、怀古诗,时政诗等。作为一个诗人,槟郎的感性胜于理性,他敏感于时事,但不热衷政治,特别厌恶贪污腐败,所以有《熊氏牌锄头赞》、《哀悼同胞张如琼》等的愤激;所以处处行侠仗义的“杨佳小妹”在他的诗文中应运而生,如同黑色旋风一般,扫荡人间一切不公平与不公正,刺杀黑暗的恶魔,为百姓洗冤,为槟郎抚慰内心的愤懑。
     当然,纵使给他一个“诗人”的头衔,他也只是个平凡人,过着平凡人的生活,需为一家人的生活奔波劳碌于各个教室讲台之间。正是有了柴米油盐的生活,诗人的世界才显得有血有肉,与我们无异,也少了一份距离感重而多了几分师生间的亲密。他不求富贵闻达,作诗不汲于发表,而是拿来与我们共赏,品其雅俗。诗人的情怀可纳百川,可立千仞,可扬万世。
     转眼间,槟郎的选修课程就要结束了,不知道该如何回味这些日子和他的相处。是该如君子一般淡淡交之即可,还是如同孔子与七十二贤德之生间的浓血之情。总之,这些于我并不重要,与其说槟郎给予我们知识,不如说他给了我们思考生活和追求梦想的动力。
     抬头,看见方山,或许此时槟郎正在去寻找他那不竭的灵感的山路上。
     2013-05-04
(2013/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