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木末亭怀古]
槟郎文集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木末亭怀古

   
   
   
   
   


   木末亭怀古
     槟郎
   
     游罢雨花台东峰古迹,
     登此亭休憩,而心雷不能止,
     千古如白云苍狗般窜过。
     山高高不过山顶的树,
     木高高在木之末;
     人高能凭着专制的权势吗?
     成仁取义的舍身更可泣。
   
     一部血淋淋的人类史,
     氏姓集团民族的杀伐竞争。
     胜者王侯败者寇,钦定的史册
     总由最有权势者审订,
     但天道人心如公正流淌的
     时光,那些誓死的头颅
     如日月悬挂着光明。
   
     便有亭边的方孝孺墓
     提示着所有霸主:你的刀锋
     并不万能,节烈之士
     的意志和气节可碧血飞溅,
     但绝不会屈服。而浩气长存,
     对着滴血的屠刀说不,
     比一切有形的权势更强力。
   
     便有剖心处的杨邦乂
     和二忠祠里的老乡文天祥,
     用死亡碰卷异族征服者的刀锋,
     为人格的尊严作标尺。
     阿谀权势者的聪明得意
     便失去了分量,揽镜自照者
     高下便有了清晰的分辨。
   
     木末风高,我怀念三位
     以死亡验证权势者无能的先烈,
     感叹因为斯人稀少而伟大。
     虽然以身殉道,但构成
     脊梁的骨条经不起多摧残,
     民族如此,人类亦如此,
     因而不能放松对威权的质疑。
   
     金陵胜景,我在木末亭凭栏,
     无心赏雨花台春绿,却有
     扬子江和秦淮河的激情澎湃。
     天下烈士种子沁我心脾,
     延续着人类境界的一脉血气,
     便有贫贱的布衣书生
     甘愿与一切专制的寒光为敌。
     2013-5-4
(2013/05/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