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中國“可控轉型”?]
张三一言
·評萬潤南的習近平比對蔣經國
·借官後代人頭保紅後代江山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習近平反貪腐之因由、手段、效果
·習黨貪腐,孔丹讚頌
·滋生貪腐的制度反貪腐,效果看今天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民主,寄希望於習近平!
·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
·批判抽離了憲政法治的民主
·試談人性 [+1]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人人生而平等+罌粟花理論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5版]
·無神論者與基教徒對話 [13短篇]
·項觀奇向共產黨要民主要權利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喜见美国裁定同性婚姻合宪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香港和臺灣可能獨立嗎?
·同性異性婚戀進階探析
·中共理論馬仔的一攻一保
·統戰=收買知識奴才
·革命,你從哪裡來?[四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習皇慣性反貪腐 紅朝恆性出貪腐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1]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中國夢=共黨夢
·統一不是普世價值+共黨統香港泛民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黨文化+反民粹冶煉偉光正 [2篇]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极权天下变幻马克思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共產黨政權沒有合法性(2篇)
·用謊言說出來的合法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可控轉型”?

   
   
   
   張三一言
   


   
   我不知道劉路是代表黨還是個人發言。我認為不論任何人任何黨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觀點和立場;不論是代表黨還是代表個人,都有發表其意見的權利,尤其是在自己黨發表意見,更是規定的權利。但是一個政黨及其領導成員發表的意見公開後,別人也有評議的權利。我就是根據這一權利評議劉路這次發言的一些觀點。
   
   劉路在中國社會民主黨三大上作了題為《改造共產黨,啟動中國社會轉型》的發言,其中提出這樣一些被中國精英廣泛重複的觀點。本文只是評論其中一個觀點。
   『中國的前途無非是兩個,一個是爆發大革命,社會陷入動盪和戰爭,再次重複一百年前血與火的歷史; 一個是實現可控轉型,在保持社會基本穩定的條件下,實現憲政民主,從而讓中國變成一個尊重普世價值、保障基本人權、社會公正、經濟繁榮的社會民主主義國家。』
   劉路此話錯在他所說的“中國的前途無非是兩個”。
   我認為,爆發動盪和戰爭大革命可能存在,而且可能性很大;(“可控轉型”則存疑)但是,並不是“無非是兩個”,而是還有其它多個,例如,非暴力革命和不可控的轉刑就是眾多可能中的兩個。
   劉路這段話基在一百或五十年前多少還能對應事實,還有些道理;到了今天基本上是違背事實,也沒有道理。只是中國的一些精英的偏愛重複它千萬遍而成為疑似真理,甚至就是真理。看來劉路是把它當作真理了。說它不能對應今天事實,是因為今天世界“非動盪和戰爭” 革命遠遠多於“動盪和戰爭”革命;蘇東波、就在眼前發生的中東波都是“慶典式的革命集會就能解決的”,是鐵證。在全世界都是非暴力革命為主流的今天政治現實中,拿今天極少出現,只是多存在於一百年前的事實作理據,作出革命必然“陷入動盪和戰爭”的推斷,明顯是錯。我不明白,作為民運人士的劉路為甚麼要自覺選擇盲於事實,推導出一個中國“不會是像某些宣傳家說的那樣搞一次慶典式的革命集會就能解決的”的悖理。
   我想指出的是“革命必定是暴力”論調在目前是為中共活命維穩的御用理論。民主人士唱此調,各觀實效是自動加入中共反民主合唱團,是給中共反民主維專制運動充當啦啦隊,為中共加油增力。
   請注意,我批評劉路的是“中國的前途無非是兩個,一個是爆發大革命,社會陷入動盪和戰爭,再次重複一百年前血與火的歷史”中的“無非”(即必定、必然)只有兩個前途,而不是否定有他所指出的前途(動盪和戰爭的革命)。
   其次,我很懷疑中國目前存在“可控轉型”。我的理由是中國目前找不到可控轉型者。可控轉型者必要條件是有控制全中國能力的人或實力集團。中共有這個能力,但絕無這個意願──請千萬不要忘記六不搞不走“邪路”的中共是“實現憲政民主,從而讓中國變成一個尊重普世價值、保障基本人權、社會公正、經濟繁榮的社會民主主義國家”的天敵。這樣的集團肯定不會有民主改革意願。中共之外,不論是國內民間還是國外普世價值都沒有“可控轉型”的力量。所以可控(民主)轉型並不存在。
   沒有“可控轉型”者,就沒有“實現可控轉型”的可能。“在保持社會基本穩定的條件下,實現憲政民主,從而讓中國變成一個尊重普世價值、保障基本人權、社會公正、經濟繁榮的社會民主主義國家”就是空談。
   要實現“可控轉型”,只有一條路可行:發展和壯大民間民主力量。力量壯大到可以影響中共、可以左右中共、可以控制中共之時,“可控轉型”就可以實現了。
   我認為“可控轉型”不現實,但是,“不可控轉型”倒是實實在在存在並運作中。所謂不可控轉型就是在沒有一個“控者”條件下,中共官實力與民實力、非正義與正義、世界主潮流與逆流嚐試性較量搏弈的互動。現今中國就是在這樣的互動中。在這個互動中,中共硬實力佔優,民間軟實力佔優;喉舌媒體輿論黨佔絕對優勢,口談網絡輿論民間佔絕對優勢…。
   縱橫觀探人類發展史,我約略看到,硬實力常在戰役上取勝,軟實力總會在戰略上取勝。所以,中共國官民相鬥爭,民是贏定了的一方。
   20130402
   【劉路政治觀點評論之01】
(2013/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