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张成觉文集
·“信心之旅”的败笔
·是“不卑不亢”还是得意忘形?——评温家宝谈中法关系
·文革沉渣再泛起 老谱袭用非偶然——读高尔泰《三个文本共与析》
·天生丽质 在劫难逃——读《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随感
·阅时文有感(三题)
·时事三题
·自有春蕾凌霜雪——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报告的审议
·歧路岂必通罗马?——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匪夷所思的“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变脸岂非“表错情”
·皇储习近平的旧曲与新声
·戈扬的理想和时代的悲剧--有感于《送戈扬》
·道德缺失始于何时--与嵇伟女士商榷
·鞭辟入里 发人深省--读《三十年后论长短》有感
·“笑脸最多的地方是中国”
·给地震灾民一个说法
·美国牌的期望值---希拉莉访华有感
·真假民主 一目了然
·“博导”华衮下的“小”——读萧默博客有感
·谈“六四”何必兜圈?
·五星紅旗“四小星”代表誰?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震撼人心还是忽悠公众?——评温家宝几个“最精彩的回答”
·香江何幸有金、梁
·汶川何日现“黑墙”?
·“万马齐喑究可哀”
·从餐桌看中美两军软实力
·2020年非香港末日
·游美欧诗补遗
·2020年非香港末日
·让六四真相大白于天下
·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陈一谔的胡言与余杰的演讲
·“满招损,谦受益”
·成龙还是成虫?
·评论“六.四”岂容满口雌黄?
·悼泽波
·首鼠两端语无伦次——评曾鈺成的“六四”观
·“大风浪”源自何处?——从萧乾回忆录看57反右
·“豆腐渣”.“草泥马”.中南海
·缘何《秋雨再含泪》?
·龚澎和朱启平的友谊
·六四之忆
·揭开“一二.九”运动爆发的真相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这是一段不应遗忘的历史 ---异化与人道主义的论战漫话
·被“革命”吃掉的赤子周扬 --异化与人道主义论战漫话(续一)
·胡乔木三气周扬——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二)
·“白衣秀士”胡乔木及其“小诗” ---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三)
·胡乔木不懂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四)
·“邓大人”何尝服膺马克思?/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战漫话(续五)
·“不向霸王让半分”的王若水——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六)
·六四屠城的思想渊源——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反思
·一个幸存者内敛的锋芒——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七)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如虹正气挫鼎新——人道主义与异化论争漫话(续八)
·从邓小平的离婚说起
·一位知识人执着的探索——人道主义与异化问题论争漫话(续九)
·“六十年不变”的思考
·谁会入侵北韩?---与邱震海先生商榷
·台湾版“占士邦”唐柱国虎口脱险--中华传记文学“群英会”散记(之一)
·三十“不变”六十年--读《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感恩桑梓话香江
·“万里谈话”與《零八憲章》——評《執政黨要建立基本的政治倫理》
·“能文能武”万伯翱——中华传记文学(香港)国际研讨会散记(之二)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迷雾重重
·新疆问题评论的盲点
·“必须吃人的道理”——中共建政六十周年感言
·“秦政”岂由“反右”始?——中共建政六十年之思考(一)
·从“西域”、“东土”到新疆
·湘女.“大葱”与“鸭子”
·“王恩茂是好书记”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二)
·王乐泉的面孔——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三)
·鞠躬尽瘁宋汉良——新疆历任一把手(之四)
·“命途多舛”叹汪锋——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五)
·新疆历任一把手(之一)
·神州不亮港台亮 扬眉海外耀门庭——读龙应台新著有感
·我所认识的林希翎
·从“和谐社会”到“和谐世界”
·“历史解读”宜真实有据
·“党军”亟需归人民
·零九“十.一”有感
·且别高兴得太早
·洗脑---中共恶行之最
·中共曾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革命党”吗?
·中共何曾真正实行多党合作?——与丁学良教授商榷
·毛是什么样的“理想主义者”?——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二)
·“伟光正”把人变成虫——田华亮相的联想
·毛“反修防修”和批“走资派”有“积极意义”吗?——与周良霄先生商榷
·弄清史实当为首务——与张博树博士商榷(之三)
·如何看待中共建政60年?——读杜光先生新作有感(之一)
·信口开河之风不可长
·奥巴马得奖太早了吗?
·汉维喋血谁之罪?
·白毛女嫁给黄世仁?
·论史宜细不宜粗——评《“共和”60年——关于几个基本问题的梳理(上)》
·中共建政前后30年“水火不容”吗?——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中共并无为57“右派”平反——澄清一个以讹传讹的提法
·保姆陪睡起风波
·“黄世仁”话题之炒作亟应停止
·为57右派“改正”的历史背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今年大陸“兩會”剛剛落下帷幕,傳媒關注的與會明星中,有一位陳思思,是十二屆政協委員。筆者錯以為乃半世紀前的“長城三公主”之一、電影 <三笑>主角秋香飾演者。豈知大謬不然。該員為現任二炮文工團副團長,師級大校。而同名同姓的香港影星則生於1938年12月28日,比前者年長整整38歲,2007年10月7日香消玉殞。
   
   記得陳思思的港人,大概對當年“新中國”的一些著名影星也不陌生。這裡從1962年“出爐”的22大明星講起,發思古之幽情,以饗讀者。
   
   話說五十一年前,全國各城市的電影院和工人文化宮裏,人們突然看到大廳裏懸掛著22位電影演員的大幅照片,按所屬四大廠的順序是:


   
   北京電影製片廠7人:崔嵬,謝添,陳強,張平,于洋,于藍,謝芳;
   上海電影製片廠7人:趙丹,孫道臨,白楊,張瑞芳,秦怡,上官雲珠,王丹鳳,祝希娟
   長春電影製片廠4人:李亞林,龐學勤,張圓,金迪;
   八一電影製片廠3人:王心剛,田華,王曉棠。
   
   
   據說這是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公司印製並通知各地懸掛的。名單和排序內情如何,
   至今已難考證。現時健在者僅11位。其中與本港關係最密切者當推王丹鳳。
   
   王丹鳳原名王玉鳳,1925年8月23日生於上海,祖籍浙江寧波。她拍的第一部
   影片是桑弧編劇,朱石麟導演的《靈與肉》。朱石麟認為王玉鳳這個名字不夠
   藝術,缺乏號召力,便為之易名王丹鳳,取“丹鳳朝陽”之意。
   
   主要參演影片:《民族的火花》(1946)、《青青河草邊》(1947)、《瓊樓恨》(1949)、《錦繡天堂》(1949)、《夜來風雨聲》(1949)、《彩鳳雙飛》(1951)、《家》(1956)、《海魂》(1957)、《護士日記》(1957)、《春滿人間》(1959)、《女理發師》(1962)、《桃花扇》(1963)、《兒子、孫子和種子》(1978)、《玉色蝴蝶》(1981)。
   
   陶金導演的《護士日記》,講的是上海護校學生簡素華不顧男友反對,畢業後來到北方某工地醫務站。她忘我工作受到好評,工區主任高昌平漸漸愛上她。醫務站工作蒸蒸日上。簡的男友強迫她與他一起返滬。簡斷然與之分手,和高昌平繼續率領群眾積極工作。王丹鳳飾演主角簡素華,形象真切動人。她還親自演唱片中插曲《小燕子》,其歌詞是: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來這裡 我問燕子為啥來 燕子說這裡的春天最美麗
   小燕子 告訴你 今年這裡更美麗 我們蓋起了大工廠 裝上了新機器 歡迎你長期住在這裡
   
   影片上映後,該曲不脛而走,流布至今。
   
   此前她在《家》中飾演鳴鳳,較好的表現了這個封建大家庭中的丫環倔強的性格。
   在《海魂》中飾演的侍女,同樣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剛烈角色,但帶有海員父
   親豪邁的基因,跟趙丹那一幕對手戲頗為扣人心弦。
   
   在根據同名滑稽劇改編、丁然導演的《女理發師》中,王丹鳳主演女理發師華家芳。這部喜劇影片很受觀眾歡迎,而她的喜劇表演才能也使人耳目一新。
   十年動亂期間,王丹鳳備受摧殘,藝術年華虛度!粉碎“四人幫”之後,她有機會重上銀幕,卻發覺自己幾乎不會演戲了!為了藝術,她以一切“從頭學起,從頭做起”的精神迎難而上,終於煥發出新的光輝。
   她“從小就喜歡電影”,1941年進入電影公司時已經立志下終身從事電影事業。1947年開始來到香港拍戲,直到1951年柳和清和她共諧連理才離港到滬,進入上影工作。改革開放後,一對恩愛夫妻又申請去港經營餐館。
   雖然退出銀幕,定居香江,她仍懷念電影界中的故舊,與李麗華、陳雲裳、夏夢、龔秋霞等名伶時相往還。1985年,她夫婦倆應美國總統里根邀請出席其就職典禮,還特地訪問了在美的三十年代中國電影皇后胡蝶,一起合影留念。
   到1980年息影之時,王丹鳳在銀幕上共塑造了54個藝術形象,其高產在大陸電影圈內無人能及。而她16歲踏入銀海,60歲下海經商,於業界也是絕無僅有。現時,伉儷傾情澆灌“功德林”,研創了幾百種素食配菜,揚名香江飲食界,此堪稱王丹鳳別種成功和輝煌。
   
   如果說王丹鳳是滬上名伶中的幸運之星,那麼上官雲珠便是紅顏薄命的典型。
   
   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
   
   
   
   上官雲珠(1922-1968)江蘇江陰人,原名韋均犖、韋亞君,1941年,在藝華影業公司拍攝其處女作《玫瑰飄零》,似乎預示了她最終的命運。而“上官雲珠”的藝名,則是著名導演卜萬蒼專門為她取的,當時她主演新片《王老虎搶親》。1947年成為她人生和藝術道路上重要的樞紐。
   在《一江春水向東流》中,她是滿身珠光寶氣的“漢奸夫人”何文艷;在《萬家燈火》中成了傳統型的賢淑主婦又蘭;《希望在人間》中是堅定沉著的教授夫人、婦科醫生陶靜寰;在《烏鴉與麻雀》中變做忍辱負重的華太太,這些銀幕形象有口皆碑。尤其《烏鴉與麻雀》中的出色表演,使之在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評獎中榮獲個人一等獎。
   1955年在《南島風雲》中,她一改以往銀幕上的“交際花”、“闊太太”形象,演活了一個英姿颯爽老練果敢的女遊擊隊長。其後《早春二月》中的寡婦文嫂、《舞台姐妹》中的商水花再見光彩。擔任譯制片配音演員,以及詩歌朗誦,無不迭創佳績。
   
   
   1956年1月10日,她接到陳毅市長手書“上官雲珠同志,請您來一趟”的字條,到中蘇友好大廈“面聖”。
   此前,因受丈夫程述堯牽連,她被翻來復去查個沒完。在陪同跳舞時,她向毛訴說了心中的委屈。未幾,她主演了《小白旗的風波》,並隨中國電影代表團出訪捷克。原已被廠裡列入“右派”名單,也一下成為“保護對象”。
   誰料正是聖眷之隆埋下了文革時期的殺機。12年後,自1968年9月起,江青直接操縱的“上官雲珠專案組”和林彪秘密成立的“上官雲珠特別專案組”,相繼逼迫她寫出交待材料,詳述與毛及其它首長在一起的情況。她搜肚刮腸,實在寫不出令“專案組”滿意的東西。
   1968年11月22日,她又被提審。審訊人員猛搧耳光,拳腳交加,折磨她兩個多小時後,將其踢出門外,並下最後通牒:次日必須交代,否則後果自負。
   翌日凌晨3時,上官雲珠自樓上縱身一躍告別紅塵。
   她先後有四段婚姻:1936年與當地富家二少爺張大炎結婚,生一子張其堅。1943年離婚後先後與姚克(生一女姚耀)、程述堯(生一子韋然)、賀路結婚。而最終斷送她的是“偉大領袖”的恩寵!
   上官雲珠1995年獲中國電影世紀獎最佳女演員獎,當屬蓋棺論定。
(2013/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