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张成觉文集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今年大陸“兩會”剛剛落下帷幕,傳媒關注的與會明星中,有一位陳思思,是十二屆政協委員。筆者錯以為乃半世紀前的“長城三公主”之一、電影 <三笑>主角秋香飾演者。豈知大謬不然。該員為現任二炮文工團副團長,師級大校。而同名同姓的香港影星則生於1938年12月28日,比前者年長整整38歲,2007年10月7日香消玉殞。
   
   記得陳思思的港人,大概對當年“新中國”的一些著名影星也不陌生。這裡從1962年“出爐”的22大明星講起,發思古之幽情,以饗讀者。
   
   話說五十一年前,全國各城市的電影院和工人文化宮裏,人們突然看到大廳裏懸掛著22位電影演員的大幅照片,按所屬四大廠的順序是:


   
   北京電影製片廠7人:崔嵬,謝添,陳強,張平,于洋,于藍,謝芳;
   上海電影製片廠7人:趙丹,孫道臨,白楊,張瑞芳,秦怡,上官雲珠,王丹鳳,祝希娟
   長春電影製片廠4人:李亞林,龐學勤,張圓,金迪;
   八一電影製片廠3人:王心剛,田華,王曉棠。
   
   
   據說這是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公司印製並通知各地懸掛的。名單和排序內情如何,
   至今已難考證。現時健在者僅11位。其中與本港關係最密切者當推王丹鳳。
   
   王丹鳳原名王玉鳳,1925年8月23日生於上海,祖籍浙江寧波。她拍的第一部
   影片是桑弧編劇,朱石麟導演的《靈與肉》。朱石麟認為王玉鳳這個名字不夠
   藝術,缺乏號召力,便為之易名王丹鳳,取“丹鳳朝陽”之意。
   
   主要參演影片:《民族的火花》(1946)、《青青河草邊》(1947)、《瓊樓恨》(1949)、《錦繡天堂》(1949)、《夜來風雨聲》(1949)、《彩鳳雙飛》(1951)、《家》(1956)、《海魂》(1957)、《護士日記》(1957)、《春滿人間》(1959)、《女理發師》(1962)、《桃花扇》(1963)、《兒子、孫子和種子》(1978)、《玉色蝴蝶》(1981)。
   
   陶金導演的《護士日記》,講的是上海護校學生簡素華不顧男友反對,畢業後來到北方某工地醫務站。她忘我工作受到好評,工區主任高昌平漸漸愛上她。醫務站工作蒸蒸日上。簡的男友強迫她與他一起返滬。簡斷然與之分手,和高昌平繼續率領群眾積極工作。王丹鳳飾演主角簡素華,形象真切動人。她還親自演唱片中插曲《小燕子》,其歌詞是: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來這裡 我問燕子為啥來 燕子說這裡的春天最美麗
   小燕子 告訴你 今年這裡更美麗 我們蓋起了大工廠 裝上了新機器 歡迎你長期住在這裡
   
   影片上映後,該曲不脛而走,流布至今。
   
   此前她在《家》中飾演鳴鳳,較好的表現了這個封建大家庭中的丫環倔強的性格。
   在《海魂》中飾演的侍女,同樣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剛烈角色,但帶有海員父
   親豪邁的基因,跟趙丹那一幕對手戲頗為扣人心弦。
   
   在根據同名滑稽劇改編、丁然導演的《女理發師》中,王丹鳳主演女理發師華家芳。這部喜劇影片很受觀眾歡迎,而她的喜劇表演才能也使人耳目一新。
   十年動亂期間,王丹鳳備受摧殘,藝術年華虛度!粉碎“四人幫”之後,她有機會重上銀幕,卻發覺自己幾乎不會演戲了!為了藝術,她以一切“從頭學起,從頭做起”的精神迎難而上,終於煥發出新的光輝。
   她“從小就喜歡電影”,1941年進入電影公司時已經立志下終身從事電影事業。1947年開始來到香港拍戲,直到1951年柳和清和她共諧連理才離港到滬,進入上影工作。改革開放後,一對恩愛夫妻又申請去港經營餐館。
   雖然退出銀幕,定居香江,她仍懷念電影界中的故舊,與李麗華、陳雲裳、夏夢、龔秋霞等名伶時相往還。1985年,她夫婦倆應美國總統里根邀請出席其就職典禮,還特地訪問了在美的三十年代中國電影皇后胡蝶,一起合影留念。
   到1980年息影之時,王丹鳳在銀幕上共塑造了54個藝術形象,其高產在大陸電影圈內無人能及。而她16歲踏入銀海,60歲下海經商,於業界也是絕無僅有。現時,伉儷傾情澆灌“功德林”,研創了幾百種素食配菜,揚名香江飲食界,此堪稱王丹鳳別種成功和輝煌。
   
   如果說王丹鳳是滬上名伶中的幸運之星,那麼上官雲珠便是紅顏薄命的典型。
   
   上官云珠
   
   上官云珠
   
   
   
   上官雲珠(1922-1968)江蘇江陰人,原名韋均犖、韋亞君,1941年,在藝華影業公司拍攝其處女作《玫瑰飄零》,似乎預示了她最終的命運。而“上官雲珠”的藝名,則是著名導演卜萬蒼專門為她取的,當時她主演新片《王老虎搶親》。1947年成為她人生和藝術道路上重要的樞紐。
   在《一江春水向東流》中,她是滿身珠光寶氣的“漢奸夫人”何文艷;在《萬家燈火》中成了傳統型的賢淑主婦又蘭;《希望在人間》中是堅定沉著的教授夫人、婦科醫生陶靜寰;在《烏鴉與麻雀》中變做忍辱負重的華太太,這些銀幕形象有口皆碑。尤其《烏鴉與麻雀》中的出色表演,使之在文化部1949-1955年優秀影片評獎中榮獲個人一等獎。
   1955年在《南島風雲》中,她一改以往銀幕上的“交際花”、“闊太太”形象,演活了一個英姿颯爽老練果敢的女遊擊隊長。其後《早春二月》中的寡婦文嫂、《舞台姐妹》中的商水花再見光彩。擔任譯制片配音演員,以及詩歌朗誦,無不迭創佳績。
   
   
   1956年1月10日,她接到陳毅市長手書“上官雲珠同志,請您來一趟”的字條,到中蘇友好大廈“面聖”。
   此前,因受丈夫程述堯牽連,她被翻來復去查個沒完。在陪同跳舞時,她向毛訴說了心中的委屈。未幾,她主演了《小白旗的風波》,並隨中國電影代表團出訪捷克。原已被廠裡列入“右派”名單,也一下成為“保護對象”。
   誰料正是聖眷之隆埋下了文革時期的殺機。12年後,自1968年9月起,江青直接操縱的“上官雲珠專案組”和林彪秘密成立的“上官雲珠特別專案組”,相繼逼迫她寫出交待材料,詳述與毛及其它首長在一起的情況。她搜肚刮腸,實在寫不出令“專案組”滿意的東西。
   1968年11月22日,她又被提審。審訊人員猛搧耳光,拳腳交加,折磨她兩個多小時後,將其踢出門外,並下最後通牒:次日必須交代,否則後果自負。
   翌日凌晨3時,上官雲珠自樓上縱身一躍告別紅塵。
   她先後有四段婚姻:1936年與當地富家二少爺張大炎結婚,生一子張其堅。1943年離婚後先後與姚克(生一女姚耀)、程述堯(生一子韋然)、賀路結婚。而最終斷送她的是“偉大領袖”的恩寵!
   上官雲珠1995年獲中國電影世紀獎最佳女演員獎,當屬蓋棺論定。
(2013/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