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曾节明文集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蛇年清明节,前中国“八九”民运广州发起人陈卫、于世文组织数十人在河北正定市公开祭吊“六四”死难者,公祭活动顺利完成。这是“六四”屠杀二十四周年来,中国大陆民间首次公祭“六四”活动。很明显,公祭活动受官方的默许 ,因为官方本可以轻而易举地阻止这次活动。
     这样的默许,不可能出自地方当局,因为中共政权迄今仍是一个高度集权的政权,稍微了解中共政权的人都知道,“六四”这根政治高压线,决不是地方官僚敢碰的,公祭“六四”这样敏感的政治事件如何处置,也不是地方当局决定得了的,若没有中南海的特别指示,脑满肠肥的地方官僚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默许此次公祭活动。
     民间公祭“六四”的活动,在江泽民时期和胡锦涛时期是不可想象的,尤其是胡锦涛时期,这样的活动若在胡时代搞,筹备召集活动就算逃过了编制十倍于江泽民时期的“国保”监控,公祭也不可能顺利展开,很可能几分钟就被公安、国保强制“和谐”。


     很显然,中共官方之所以破天荒地默许民间首次公祭“六四”活动,是因为习近平的特别指示。
     习近平默许民间公祭“六四”,释放出平反“六四”的进一步信号。
     明眼人不难看出:此次默许公祭“六四”的做法,与前学运分子罗茜就“六四”问题状告湖南省司法厅的事件一脉相承。“十八大”后,罗茜对湖南省司法厅提起行政诉讼,控告司法厅因其曾参与“六四”运动,拒发律师执照的歧视性做法。罗茜的控告意外地获得立案。今年元月,中共当局破天荒地为牵扯“六四”问题的这一事件开了听证会,湖南省司法厅厅长满脸怒容地亲自出马。当面回答罗茜质询,其不情愿、不得已的情绪写在脸上。听证会进行当中,数位异议、维权人士在司法厅大门口“平反六四”的标语,并发表演讲,严阵以待的公安、国保居然没有干预,这在“胡维稳”时代是不可想象的,胡时代谁若这样做,一般不出五分钟,当事人必被踹翻,扭上“依维克”了。
     罗茜于国内首提“六四”行政诉讼并获得立案,还得到一个形式上的听证会,这种破天荒的新气象,没有习近平的特别批示也是不可能的。
     接连默许“六四”活动,标志着习近平在向平反“六四”的方向接连迈开步伐。
   
     我坚信:习近平必在任内平反“六四”。习近平生父习仲勋,生前曾坚决反对邓小平“六四”开枪,邓小平恼羞成怒,让其凉快至死。与党性至上、六亲不认的胡锦涛大不同,习近平是个孝子,对其父感情很深,习近平于情于理,都决不可能认同“六四”屠杀。
     但是,由于“太子党”的出身局限性,习近平不可能否定中国共产党,因为否定了中共,也就否定了父亲的历史和自己的出身荣誉。因此,习近平会把“六四”屠杀归咎于邓小平、李鹏的“个人错误”,而与共产党相切割。
     因为保守顽固势力依然强大,习近平不太可能今年就平反“六四”,但会默许更多的民间祭吊活动。
     习近平上台以来,废劳教、制止打压、整肃媒体人、减轻对民运异议人士的迫害、逐步解禁“六四”...在习近平的主持下,中国政局正大体上地走向开明。
   
     有些人,尤其是以反共最坚决最彻底姿态自矜的海外民运右派,认为习近平比胡锦涛还左,习近平正在“向左转”,理由竟是:习近平首访国家选择俄国而非美国,还有就是一些风传的“内部讲话”。这种看法是站不住脚的,要准确评价一个政治人物,关键看他做了什么,而不是看他说了什么。胡锦涛高唱“和谐社会”,他的极权倒退维稳暴政可有一丝一毫的“和谐”味?温家宝四处卖唱“政改”、“普世价值”,他有推进政改的丝毫行动吗?
     俄国早非昔日苏联,访俄并不意味着“左转”,习近平访俄,明摆着是国家利益的考量远重于意识形态的考量;访美也不意味着“右转”,胡锦涛任上三次访美,是中国访美最多的常委,试问管理社会学朝鲜、经济上大搞国进民退的胡正日同志“右”在哪里?
     其实,判断中共领导人“左转”(倒退)还是“右倾”(开明),又一个屡试不爽的晴雨表和风向标,那就是对朝鲜的政策。一边倒的抗美援朝,反映出毛泽东的极左;而对朝鲜先后奉行的抛弃、疏离政策,则反映出邓小平、江泽民的“右倾”。
   
     胡锦涛当权时,中南海抛弃了邓、江疏离朝鲜的务实政策,挺朝挺成了一根筋,中共胡锦涛当局,甚至在“天安舰事件”和“延平岛事件”中,撕下调停的伪装,赤裸裸地再现“抗美援朝”的嘴脸,一度令中美关系濒临破裂。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为了为了笼络朝鲜,胡锦涛竟长期纵容朝鲜对中国东北贩毒,这种意识形态至上、视本民族利益如草芥的丑恶心理,即使在共产党的独裁者当中,也是罕见的。
     习近平上台后,大步地疏远了与朝鲜的关系,对朝外交日趋强硬,逐渐回归维护本国、本民族利益的立场:
     去年十二月朝鲜试射火箭,中国破天荒地对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朝鲜议案投赞成票;今年二月朝鲜第三次核爆,中国破天荒地召见朝鲜驻华大使以示抗议,并在安理会追加制裁议案中再投赞成票。朝鲜问题上,中国由胡时代的亲朝挺朝,大幅转向与美国合作,这在十多年来还是第一次。
     资深异议记者赵岩透露:习近平上台后,下令停止了对朝鲜的石油输送,对朝粮食援助也大幅削减,这在胡锦涛时期是从来没有过的,目前中朝关系已跌落低谷。
     事实表明:朝鲜问题上,习近平已经抛弃了胡锦涛的僵硬倒退路线;习近平的对朝新政,反映出他决不是一个“向左转”的领导人。
   
   
     在习近平治下中国的逐渐开明化,为中国和平宪政转型带来了新的机遇和希望。在此种新形势下,刘路提出的“改造共产党”,就有了可行性。因为要“改造共产党”,离不开共产党当权者的主动变化,现在以习近平、王岐山为代表的中南海开明派已开始主动改良。
     我并不主张无条件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在胡锦涛当权时期,我十二分地赞同革命——我当时是多么盼望伍凡总统、草庵高参的军中铁杆“军中声音”能够率部起义啊!一举攻占中南海,一夜之间翻天覆地,把胡锦涛、李鹏等人统统送上审判台!
     为何彼时支持革命?因为胡锦涛当权,中南海没有改变的任何可能。
     现在形势变了,既然有望不通过革命达成目标,当然不宜优先选择革命。立志消灭共产党的民运右翼,切不可低估革命的代价和风险。现在的中国,不比上世纪八十年代,现在民运右派在国内,基本上丧失了群众基础和动员能力,现在一旦爆发革命,必然是左派的红色革命,由此带来的红色恐怖,必导致大批无辜者被送上断头台。当今中国这样一个仇恨巨大的社会爆发革命,法国大革命恐怖再现决非危言耸听!王希哲先生比我更早地看清了这一点。
     搞民运的目的,应该中国和中国人更好的明天;任何为了中国更好的民运人士,都不可能在和平演变机会尚存的情况下,优先追求风险和代价都难以估量的革命。
   
     现在中共顽固派头子胡锦涛所控制的文宣系统,正采取释放谣言、捆绑捧杀彭丽媛的手法,企图阻止习近平、王岐山改良,进而制造事端,在“十九大”复辟其极权倒退统治,这个当头,民运异议人士一定要汲取八九“六四”的教训,切不可跟着中共顽固派及其海外统战势力的步调起舞。
   
     中国“八九”民运的最大教训就是盲动,一哄而上、一哄而散,“见好就上,见坏就溜”:一伙既无实力、又无经验、更无章法的学运领袖,在中共顽固派的刻意刺激拨弄下,发了疯地狂飙疾进、奋进激进、得寸进尺决不妥协,捂住眼睛无视磨刀霍霍的越战集团军,眼睛望天地指挥大众冲锋陷阵绝食静坐,对手握重兵的邓小平,大有“誓与恶鬼争高下,不向妖魔让寸分”的你死我活气概...及至枪声欲响未响之际,一看老邓动了真格,一个个如受惊黄雀般地逃得踪影全无,抛下千人万众的队伍去送死....以致于陈云、李鹏类正中下怀、嘿然冷笑。这帮人哪个开明搞哪个,及至把赵紫阳闹下台,把比赵紫阳专制十倍的江泽民闹上了台,则舒服了、没辙了;及至比江泽民更专制胡锦涛上了台,则和平了、冷静了、理性了、耐心了......
     历史惊人的相似,如今一大帮在胡锦涛滴水不漏的高压“和谐”下比闭着眼睛吟唱“胡温新政”、浮想联翩的人,眼见习近平比胡锦涛开明得多——黄文勋街上举牌“打倒共产党”竟才拘留十天,不由得摩拳擦掌、群情激昂起来,一边唾沫四溅大骂“习不如胡”,一边反倒要策动法国式的大革命了。
     提请一切真心为中国好的民运异议人士注意,最好远离这样的刁民。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兼文宣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3年四月七日下午于春暖纽约州
(2013/04/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