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七、商品交换


   
   李嘉图说:“劳动是一切价值的基础,”(《李嘉图著作和通信集》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第一卷第一章15页)。这是正确的。但在政治经济学中,它只是一个在抽象意义上运用的概念,它并不能因此引起劳动成为唯一的标准价值尺度。从原始的简单交换开始,从古至今,一切交换都不是只在劳动量的衡量下进行的。如果是这样,那人们交换寻求的就不是财富,不是享用物,而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劳动耗费上的平衡。
   在现实生活中,购买商品的消费者,从来没有哪一位只关心商品中包含的劳动量,而忽视它的使用价值。人们正是看中商品的使用价值,才产生的购买愿望。只有对商品生产者或对商人来说,他们注重的才是商品的交换价值。正如亚当•斯密说的那样:“商人所考虑的只是货物的名义价值或其价格。”但是,这个名义价值或价格的后面,仍然是货物的使用价值。或者如西尼尔说的,是效用,是“可以直接或间接产生愉快或防止痛苦的能力。”(西尼尔《政治经济学大纲》商务印书馆1977年版第17页)。商品不具备这个能力,就不成其为商品。这个能力决定商品的成否,也决定商品的沉浮,即对商品的价值大小,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因为即使是商人,也只有从使用价值的大小,即物品的效用大小上,才能读出这个名义价值的物理量,从而求出交换价值的实际量,仅从商品中物化的劳动量上是读不出多少这个只谋求利得的量的。对于使用者来说,他们就更是只认为使用价值才是商品唯一可供满足的。

   这里使用了“唯一”这个词,并不是说使用价值的大小是决定交换价值的唯一因素,而是就它对消费者购买所起的作用。
   尽管购买者的欲求只是他交换到手的商品的使用价值,即物品的实际效用,但商品是一个人人都可平等选择、争取的事物。因此,除使用价值外,还有一个与劳动相关的因素对商品的交换价值产生影响,这就是我们前面说到的“商品价值”。现在我们就来看看这两个因素是如何决定商品交换的。首先我们看看使用价值。
   下面是我们借用前面的例子列举的几种使用价值不同时的情形:
   1)、斧与网帮助提高的劳动效率一样时,斧能使用15天,网能使用10天;
   2)、斧与网的使用耐久性一样时,斧能使工效提高2倍,网能使工效提高1倍;
   3)、斧能使工效提高2倍,网能使工效提高1倍,斧能使用10天,网能使用20天;
   4)、同样1把斧或1张网,劳动者A能用15天,劳动者B能用10天(近似于第一种情形)。或者,劳动者A用它能使工效提高2倍,劳动者B用它只能使工效提高1倍(近似于第2种情形)。这一点似乎是节外生枝的事,但从此处我们看到,比如像文化、体育、娱乐等等这类物品,如果是在一个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群体之中,其使用价值就会极小,甚而可能无任何使用价值。而这些物品如果在一个有一定发展的群体之中,就会显得极为重要,其使用价值就会显示出来,物的效用就可能得到充分发挥。
   只要我们能认识到,物在不同人手里确实具有不同的使用价值这一点,我们就可因人、因地、因时而异,选择适合的商品从事生产,让物发挥它的效用,而不是冲动、盲目地要求市场凭空承认自己的劳动,更不是由行政法规去强制市场凭空接受那些无效劳动。
   在第一种情形下,一把斧能用15天,一张网只能用10天,都要制作者耗用1天劳动时间,而购买者如自己制作时要耗用2天劳动时间。这样,斧的使用时间长,反而会因此使得它的交换价值降低。因为网用坏时斧还未用坏,制作斧的劳动者在网用坏后就会首先急着去找制网人交换。制网人因斧还未用坏不急于换斧,就会借此抬高网价。
   这是多么顺理成章可又是多么不合情理的事。即便按等量劳动相交换,一把斧也能理直气壮地换一张网。可上述不合理的现象却得到了这样一种理论的支持,并运用数学的精确计算把它说得煞有介事。
   这个理论说:因为较为耐用的工具价值转移较慢,较不耐用的工具价值转移较快。斧因为较为耐用,其价值每次就只有一小部分转移在鹿身上,而网因为较不耐用,其价值每次就会有更大的部分转移在鱼身上。
   这样,鹿肉的交换价值在这方面就会低于鱼肉的交换价值。这就必然使得石斧的交换价值也小于渔网的交换价值。因为人们很容易就想象得到,如果粮食的交换价值很低,农具的交换价值会高得了吗?农业机械化的步伐又快得了吗?
   这个理论如果用于企业对自身产品的经济分析和评价是合宜的,但要用在国家制度规定的产品价格管理上,对国民财富的增长将起着极大的阻碍作用。公有制经济从来就是把它作为各生产部门产品的主要定价依据的。
   当制斧人看到这一点并有可能这样做的时候,他就会只用0.8天时间制作一把只能用10天的斧交给制网人用以换网。那立即,他们的劳动又会不等量。
   当然,制斧人不一定非偷工减料。因为市场上不止一个制斧人与制网人,就会形成两个制斧人与三个制网人对立,用两把斧换三张网,使市场上网与斧的需求与供给平衡。
   这样变动后对商品价值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这时对制网人来说,1日劳动=2日劳动;对制斧人来说,0.8日劳动=2日劳动,1日劳动就等于2.5日劳动。这儿出现了不平衡,情况对制斧人有利。
   那大家都来制斧,比如形成3个制斧人与2个制网人对立。3个制斧人1天制3把斧能用3×15=45天,2个制网人1天制2张网只能用2×10=20天。那市场供求不平衡,又会乱了套。如要市场平衡,就只好用复杂劳动与简单劳动来搪塞,硬说制斧人的0.8日劳动应该等于制网人的1日劳动。于是问题得到了解决。而的确也存在复杂劳动与简单劳动的区别,这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也就得到了认可。
   事实上,任何有用物品在生产的难易程度与使用价值上都不是成正比例的。尽管世界上确实存在复杂劳动与简单劳动的区别,但这里的斧与网不同绝不是这种区别引起的,而是上述比例不同形成的。
   在这种情况下,显然制斧人占有天时地利之优。这种优越本来是使用价值使形成的,可人们都一概而论认为是劳动不一致形成的。加上一切价值都是由一定量劳动创造而来的认识,这就使人们容易产生一种错觉,认为劳动是衡量价值的标准尺度,商品的交换价值就以商品中通常所耗劳动量或必要劳动量相一致。
   可人们只要细心地留意一下就会看到,人们在市场上选择的并不是劳动,而是享用物。当人们购买准备付价时,并不是掂估该商品耗用了出卖者多少劳动,而是掂估该商品对自己有多大用处。
   在一个市场上,任何两件商品对立时,都会存在种种显豁的差别。只要两个持有人心甘情愿地交换,就必然都受益匪浅。但两人受益大小是很难绝对一致的。受益小的,也不一定是吃亏,因为可能是他没有或不能把换到手的商品使用价值像别人能做到的那样发挥到最大。
   如果他是能将该商品的使用价值发挥得最好的人,并且有相当的消费者都不如他,撇开商品价值这方面的影响,那他就是能出最高价格购买该商品的人。但该商品显然无法用这个最高价格在市场上立脚,它必须退让到一个能拥有必要的消费数量的价格线上。那这个能把该商品的使用价值发挥得最好的人就会占便宜,就像日本人在中东石油价格上占的便宜那样。
   所以我们说,使用价值在商品的交换关系中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
   第2种情形是,在斧与网的使用耐久性一样时,斧帮助提高的劳动效率比网高。
   这种情形最能左右它们协助生产的那类产品的相对价值。如斧帮助提高的劳动效率相对网帮助提高的劳动效率高,使猎物的捕获量比鱼的捕获量在同量劳动下增加较多,同量的猎物相对鱼的价值就会比过去降低,但总体的相对价值量却会上升(这一点我们在前面已讨论过,这里就不再赘述)。而不是像以往人们论证的那样:只要劳动量不变,各类商品之间总体的相对价值量就始终不变。
   斧与网的价值是通过它们协助生产的能供人们直接消费的那些产品的价值来决定的。因此,这些产品的相对价值发生变化,就必会使它们的相对价值也相应地发生变化。斧由于效用高,使用价值大,它协助生产的一定量产品的相对价值降低了,但总体的相对价值却必然会增大,它自身的价值也必然会在这个过程中增大。
   在这里,降低,是说明人类谋求生存所耗费的劳动在减少;增大,是对勤劳和智慧的报偿。
   如果斧帮助提高的劳动效率只是弥补了徒手劳动时的不足。比如在未使用工具前,徒手猎获的野味是平均1日2.5公斤,捕获的鱼是平均1日5公斤。当有了斧与网这两种工具后,使平均1日猎获的野味和捕获的鱼都同样是10公斤。在这种情形下,用斧帮助提高的工效较大,在其他因素都相同时,其与网的相对价值会如何表现呢?
   这种较为特殊的比较,只能说明未使用工具前,徒手捕猎的劳动收效低,一定量猎物的价值相对较大。但同量的野味和鱼用于充饥时其使用价值是相当的。野味只会因其稀少在口味追求者这一边能赢得较多的消费者。如在饥
   饿所迫到一定程度,人们就只会选择从事渔猎生产而顾不及野味了。而只有在使用工具使两种劳动的价值达到一定水平时,才会使两种劳动按比例进行。在这里,斧帮助提高的劳动效率相对网高,但它的价值效率相对网并不高。
   因此,在讨论劳动效率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价值效率的大小。价值效率大的,产生的使用价值就大,交换价值也必然大。我们在这里为说明商品使用价值举例的斧与网提高的劳动效率大小,也是在有价值效率区别的基础上才有意义。
   第3种情形从表面上看,斧能使工效提高2倍,但只能使用10天,网虽然只能使工效提高1倍,却能使用20天,它们似乎在工效与耐久性上使它们相抵了。因为如果两把斧依次使用和两张网同时使用时,正好可以相抵。
   其实不然,两把斧依次使用必然有一把暂时闲置,即意味着这一把用不着急于购入占用资金或不必在开始就用这样大的劳动预付。并且它是1人操纵。而两张网必须同时使用才能使工效提高两倍,即要由两人来操纵才能实现。这样斧与网的使用价值仍然不同。斧相对网即成为投资小,见效快,效用高的工具。尽管它们都是同样要用一天的劳动时间,分别由具有不同专长但智力一样的劳动者制造出来,仍然无法使它们平等地被市场接受。
   所以我们还得说,商品的使用价值在商品交换关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①
   第4种情形近似于第1和第2种情形,这里就不再多述。
   下面我们再看看商品价值是如何影响商品交换的。
   前面我们在讨论商品价值时提到了这样两个等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