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终结马克思主义]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我的维权路一)
·丧尽天良的共产党官员
·讨伐马克思主义
·贵州民间人权捍卫者呼吁全国人民响应《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结马克思主义


绪论


   
   谎言无论怎样粉饰,也不难识破,但如果用暴力威胁,谎言立即就会成真理。马克思远比戈贝尔老道,戈贝尔靠千遍万遍反复折磨人的耳膜,使谎言逐渐变成真理,马克思却挥舞暴力的魔杖,使谎言立即成真理。
   但谎言永远是谎言,暴力威胁下,反抗永远不会停止。揭开谎言,让它见太阳,马克思主义早该寿终正寝。

   马克思主义恐怖下的中国,马虏们把马克思主义谎言分成三个部分,一个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另一个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再另一个是马克思的所谓科学共产主义理论。三个部分依靠暴力挟持,形成一个整体。
   其实,马克思主义只有两个部分,一个是马克思主义暴力统治方式,另一个是马克思主义强制经济方式。
   马虏们所称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将黑格尔和费尔巴哈的部分理论相互嫁接、拼凑而成的产物。他的所谓辩证唯物主义,对事物认识、定性采取的纯粹是事物外貌、外形表象的复述。只坚持、停留在形器存在的一般现象上。这种认识是感性阶段的,远未触及事物的原理、本质,因此与哲学并不入流。
   将“唯物主义”加上“辩证”的前缀,就像在面包上抹黄油一样,只是让调料改变一下主体的味道,如何能在哲学上创建出新的、独到的思辨逻辑?无论是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还是他的“唯物辩证法”,两种货色反复翻炒,并不见有新奇之处。他从黑格尔那里捡来并贴上他的标签的辩证法,不过是在哲学的门槛外对事物诡辩的技巧,算不上什么高明之法。马虏们之所以竭尽全力推崇马克思的辩证法,是因为按照马克思的辩证法逻辑,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指黑道百。他们大肆宣扬:事物都是对立统一的,所谓黑中有白,白中有黑。
   而马克思的所谓“历史唯物主义”,不过是宿命论的新演绎。如果直接表述为“历史宿命论”,当会更加贴切。他以此结论历史上发生的一切和将要发生的一切都是必然要发生的,是客观的,不可避免的,任何主观努力和任何力量要想改变都是徒劳的。
   他据此宣称他的阶级共产主义也是必然要实现的,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改变和阻挡的。可他却又鼓吹要用暴力才能实现“共产主义”,贬斥欧文、圣西门等人用社会改良的方式实现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只是空想,是不可能实现的。这种前后矛盾,充满杀气的理论,在暴力强制推行下,不知残害了多少贤良。
   据说马克思有一顶哲学博士的帽子,经济学倒是个业余水平。但看来,两方面他都一样蹩脚。
   马克思的所谓科学共产主义,不过是暴力共产主义而已。他自己就是这样定义他的共产主义的,阐明只有运用暴力才能实现共产主义,只有专政才能实现无产阶级永久统治,坚持暴力方式才是科学的,不使用暴力,共产主义就只是空想。
   在提出一系列暴力主张和形成他的整个暴力理论过程中,马克思始终将他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相伴其中。依他看来,暴力才可以,或者是唯一可以改变历史的方法。但暴力很血腥,马克思在做文章时,还是选择使用“历史唯物主义”这个词,这样要显得“温文尔雅”一点。
   论述历史可以温文尔雅一点,但做历史,马克思却坚持必须暴力。这是魔鬼教植根在他灵魂深处的不灭印记。否则,他就不会如此推崇暴力,并把它称为是,实现共产主义的唯一方法。“科学共产主义”,就是由此得名。
   在这里,决定历史的,变成了“暴力”,而不是“物质”。“历史唯物主义”在这里也应该称为“历史唯暴力主义”,因为在他的理论中,是暴力在决定和形成历史,形成和决定“科学共产主义”这一历史事件或事物,而不再是所谓“物质”了。
   他的暴力理论不仅用在无产阶级建政过程,更用在无产阶级统治的全过程。以他的《共产党宣言》为核心的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理论,就构成马克思主义的统治方式,非无产阶级以及非无产阶级先锋队成员,都将被强制在无产阶级专政的统治下。
   暴力决定论被马克思推向了极端,物质决定论早被他扔在了脑后。这就是那个自称“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马克思。
   与马克思的暴力方式相比,历代暴君的杀戮只是小儿科,马克思主义统治推行近百年来,已经有超过一亿人惨死在他的笔下。而法西斯的权力意志,也只是权力狂中的小小儿科而已;二战时期被消灭的三个法西斯加起来,也抵不上一个马克思。文明社会在二战时期最大的错误,就是为了消灭法西斯而联合马克思主义。如果不是这样,人类就不会遭受这么多痛苦和战乱!
   以暴力夺取政权和维护、巩固政权只是一方面,以暴力抢夺他人财产是马克思主义更凶残的一面。这一面,就构成马克思主义经济方式的基础。
   财产从何而来?资本从何而来?劫夺天下有产者的一切,就是马克思主义经济方式的“原始积累”过程。以这个过程为开端,马克思通过对政治经济学的否定,建立起他的意识形态强权经济理论和强制经济方式。
   这是政治专制在经济领域的扩张,是过去的封建帝王认可民间一定自由度的领域,是民间经济活动和社会交往的基本空间,也是社会经济运动和国家繁荣的基础。而《资本论》却超越旧专制,公开阐述推行强制经济方式的理由和原理,并直接规定强制经济方式。完成了自古以来一切强权政治无法完成的对社会经济活动的全面控制。《资本论》因此成为马虏们实现一切恶念的魔咒,是这些家伙称颂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典。
   其实,马克思自己也不承认他的相关理论是“政治经济学”。他直接宣称他的理论是:“政治经济学批判”。马虏们如此称颂,即违背他们祖师爷的意愿,也是对政治经济学的玷污。
   《资本论》表现的,是经济强权意志,是纯粹意识形态。其中浩繁冗长的篇幅,只论说产业革命在消除政治强权下建立的自主资本和自主劳动形成的经济活动中的“剥削方式”和“剥削过程”。其中虽然有大量的政治经济学名词充斥,却没有丝毫政治经济学的意味。马克思只将人类社会在近代以政治平等权确立的自主生产方式下的生产关系和商品交往、经济运动过程,描绘成剥削、压迫、欺诈、盘剥的关系、方式和过程。
   这个过程描述,并不是以社会现存的不平等为根据,而是以政治的,经济的,特别是生产方式的产业革命转变为根据,他要彻底瓦解产业革命建立的政治秩序和经济秩序,并从社会生存根基上清除人类文明的全部积淀。
   商品,这个文明社会形成的纽带和发源点,就成了马克思颠覆人类文明的起始点。
   马克思的《资本论》开篇就直达商品原子深处,从一片麻布,一夸特小麦,牵扯出他编造的“资本主义”整个生产体系,牵扯出近代社会在产业革命下建立的生产关系中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压迫”。
   马克思显然无意于政治经济学,但他意识到商品的力量非凡。不但资本的形成、运用,以及整个社会经济运动是商品原子的运动推动的,连整个人类社会的建构都是仰仗商品的力量。扭曲商品,重新用意识形态定义价值,从根基上撼动人类社会建构,彻底否定人类文明,才能使他的劫夺式共产王国建立起来。“商品”于是就成了马克思攻击整个自主资本和自主劳动相结合的生产方式和分配规则的第一靶。
   他嘲笑、挖苦政治经济学“庸俗”,就在于政治经济学看不见更发现不了商品形式下的“诈骗”迷局。以往的交换之所以不公平和混乱不堪、锱铢必较,就是因为社会没有坚持等价劳动相交换的原则,或者在“故意”偏离这一原则。
   商品在购买者心中如何评价,是自觉、自然决定的,劳动者之间的劳动成果交换,是基于自身对交换物的价值认识和评价。政治经济学对商品交换价值一般表现的研究、探讨,只是对交换的自然规律和规则的认识和总结。从来没有谁要妄图规定它。在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理论中,曾经对劳动在商品交换中的作用,和决定交换的比例关系做了大量研究,他们仅仅是对价值存在进行梳理,是客观的研究。他们更有大量关于商品效用即使用价值对决定商品交换的认同。特别是以西尼尔为代表的务实学派,更是直接以商品使用价值来决定交换。他们的研究只立足于现实生活,是对自然存在的认识和理论总结。
   从来没有政治人或经济学人要妄图规定商品,强制价值,只有共产党人会这样做,其根源就是马克思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是他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政治经济学对社会经济规律、规则的研究和阐释,变成了意识形态对政治规定经济的说教。
   通过对商品的价值扭曲,马克思将劳动进行分解,通过对具体劳动创造物价值的否定,马克思将劳动者的具体劳动形成的创造物权抽离出劳动者本身,将它抽象、凝结成“集体权利”,并将抽象劳动的绝对权利树立起来。一种“价值权利意志”在《资本论》中形成。他以抽象劳动的名义,更以资本从来就不应该享有劳动成果的名义,将全部劳动成果以社会和国家的名义一概没收。
   不要以为《资本论》只在责难资本,不要以为马克思有多么同情劳动者。他咒骂资本剥削劳动,不过是为了否定资本家享有劳动成果的权利,他从来就没有表示过要把这个权利交还给劳动者。相反,他要连同劳动者的劳动形成的创造物权一起,也通过抽象化一并剥夺,收归在他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手中。劳动者在他的口号中得到的那个“整个世界”,只是虚拟的,抽象的。
   从劳动到商品,再到交换价值;从交换到货币,再到资本;从资本连接到生产,再从生产劳动到价值增殖。然后从中挖掘出资本剥削的“根源”。马克思像巫师用魔法使对象变形一样,用他的剩余价值理论将劳动生产率变形成吸血魔鬼。就像善良的唐僧被妖魔施法变化成吃人猛虎一样,生产率被马克思施法变化成了嗜血恶魔。
   马克思自鸣得意地公开狂叫:剩余价值率是他的“伟大发明”,是工人遭受资本家剥削的准确表现,剩余价值率即生产率越高,劳动者的处境就越悲惨。
   这种狂叫伴随马虏们疯狂的暴力驱赶,导致一个多世纪来,不明就里的劳苦大众把他们一生的不幸,归咎在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咒语渲染下的资本剥削上,而被马克思变形为“剩余价值率”的原形本身,却是决定一国人民福祉的社会劳动生产率。
   从商品的价值扭曲,到劳动者对自身劳动创造物的具体物权被没收;从生产率的妖魔化,到资本家对资本的运用权和生产资料以“国有化”名义被剥夺,《资本论》完成了对产业革命建立的民主宪政秩序和自主生产方式的彻底否定和颠覆。随着生产资料被“公有”,和劳动者对自身劳动力价值的主张、评判权被取消,马克思主义经济方式背靠其暴力统治方式,在盘剥力和压榨程度上,不仅超越了他咒骂的资本主义,更超越了过去一切封建经济方式和奴隶主经济方式。而它的经济方式,却是人类整个生产史中生产效率的最低形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