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紫电]->[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紫电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一文的争论答二马
·核畸变能—人类未来的能源
·日本式经营证明了东方文化的成功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五驳马克思主义
·人权--中国人的梦
·21世纪的黑幕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为和平祈祷--写在911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
·第三封建的兴起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讨伐马克思主义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6•4—19周年祭
·边际效用下的社会财富
·中国没有经济学
·谁在人权日践踏人权
·论人权是国家权利的渊源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就桑德施耐德教授等49位欧洲先生为张丹红辩护一役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中国公民向联合国请愿书
·贵州民间人权年活动纪要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贵州公民国际人权年活动纪要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
·致:“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
·经济与政治
·渴望自由 渴望人权
·文学的时代印迹
·为伊拉克人民欢呼
·权利回归——弱政府强国民
·也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
·就《五驳马克思主义》与马虻商榷之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一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二
·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反动本质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一、时代世界观
·四、商品
·五、商品交换
·六、剩余价值率
·七、良好的愿望
·封建驳正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扭曲的商品价值
·严冬下的中国人权
·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终结马克思主义绪论
·终结马克思主义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五
·终结马克思主义六
·终结马克思主义七
·终结马克思主义八
·终结马克思主义九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一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二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三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四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救市如何能凑效
·六•四诉求追忆
·化武攻击下,人类要向何处去?
·一党专制猛于虎
·产业协会宣言
·中国产业革命问答
·看不见的手被看见——商品价值说
·自由的力量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救市如何奏效
·核畸变能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蓝星末日
·马 虻 曲
·马克思主义强盗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终结马克思主义十五


   

十五、反人类的马克思主义


   
   要认识政治强制对人类社会的危害,今天人类的智力水平对此并不困难。至少,经验已经足够教育人们,专制造成的灾祸早已经是妇孺皆知。但对早期人类来说,政治强制的危害性却处于完全无知的状况。要在这种完全无知的状况下推行政治强制制度,反而是及其困难的。因为谁要是在那个时候站出来指着一群人说:你们大家从此以后都要服从我的领导,听从我的指挥。那人人都会面面相觑,不知其所云何物,最后都会窃笑着躲开这个疯子。

   但是以后的发展却不再是这样。社会协作的进程使得相互的依赖越来越深。这种发展越是在后期,越是有利于形成精神上或政治上的差别。而人们又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向一个危险的深渊滑下去。并且,这种差别一旦形成起来,它的发展几乎是无限的。一些人不仅想要比别人更富足、更光荣、更有权势,他们甚至还要别人都服从他们。而这些人一旦得逞,就会得寸进寸,只会越来越贪婪。这就是人类最初对政治强制的后果因为无知,逐步放任这些家伙而走上的歧途。
   它的形成或许有早期的族群相争不得不采取的权力集中参与。但是族群的争斗以至民族的争伐都不是政治社会的根源。我们甚至有理由否认财产私有制是导致人类社会产生奴役和压迫的原因,因为财产权显然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只有政治权才具有这种威力,才会有力量产生人相奴役的效果。因为一个富人如果要一个穷人服从他,就必须付出让这个穷人满意的代价才能做到,而一个强权者要任何人服从他,却不需要任何成本。
   因此,财产私有制并不是社会一切罪恶的根源,只有国家权力即政治权力私有制才是社会一切罪恶的根源。
   政治权利私有制正是这种性质,它将强权引入社会生活中,一部分人因此可以无需任何成本要求所有人服从他们。这种被迫服从只有在政治权力私有制下才能够做到,财产私有制是不可能做得到的。因为财产权的力量是不可能有效控制住一个人的。正是政治权力私有制导致人类历经了四千多年的苦难,这个苦难历程占去了大半个人类文明史。
   奴隶制社会是它的开端,它即是国家形成的开端,更是政治权力私有制的开端,国家的形成正是为了政治权力私有化和稳固化。
   以前人们把奴隶制度说成是财产私有制的产物,这是错误的。在奴隶制形成的很早以前,财产就是私有的,原始人就懂得坚决捍卫他们的个人财产所有权。无论这些财产与现代比较是那么不值一提。不过一把石斧,或简陋的棚舍等等而已。这些私有之物的持有欲望和决心并不影响他们在共同分享猎获物时表现出无私的精神和豁达的情怀。
   甚至包括动物也是坚决捍卫财产私有权的。老鼠的洞穴也是不容侵犯的,鸟雀的巢也各自有主,何况人焉。
   奴隶制的存在,是社会表现赋予的,它从来没有在明确的制度体系中确认过,只是用政治强制权坚持和认定奴役他人人身的合法性。显而易见,财产权是做不到这一步的,只有政治强制权无所不能。
   封建社会也是以政治权力私有为典型特征,它与奴隶制的区别,也只是它在社会伦理上更多地承认了人的尊严和人身自由权,在一定程度上不再坚持对他人人身的奴役。封建主继续坚持国家权力私有制,但放弃了使人为奴的特权。
   民主革命也是一个开端,或者应该说是一次回归。人们对导致人类几千年苦难的政治强制制度已经深恶痛绝。为避免人类再度陷入苦不堪言的政治强制中,民主主义以否定政治强制权,提出了天赋人权和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的主张。思想家们把人在自然界中的平等规则延续和伸展到了社会一切领域中。自然法权开始取代政治法权,律法取代了政法。因为人的本源一体,人人皆源于同一造物。
   自然的差别如体力、健康、性别、智慧、肤色、相貌等等远不足引起人在精神上、荣誉上和社会政治地位上的差别。而民族习俗和文化的、信仰的、贫富的、受教育程度的差别虽然与上述自然决定的差别不同,也绝不是政治差别的理由。用种族和阶级的差别作为政治和社会权利的划分等次,更是无稽之谈。
   但马克思主义却在坚持和强调这种差别,并用阶级划分扩大这些差别,以此剥夺其他阶级的政治权利和限制工农大众的政治平等权。民主主义的上述主张,在21世纪的今天仍然被马克思主义坚决否定,它在人类社会再一次超越自然法权之上,用政治权力提升阶级差别并以国家名义鼓动阶级斗争,在现代文明下公然鼓吹并直接建立政治权力私有制度。
   这是人类社会又一次政治权利的私有化过程,它的实现远比第一次要容易得多。
   人类第一次经历和接受政治专制的过程是及其困难和及其漫长、痛苦的。因为那时人们对专制还一无所知。到了马克思的时代和在今天,人们对专制已经形成了习惯,习惯得突然失去它会觉得不自在一样。以至于有人发出,“没有共产党的统治就会天下大乱,”这样的哀号。就像马克思谴责废奴运动时奴隶主放弃对奴隶的奴役,使奴隶们失去了主人照看而沦为自由劳动者那样的“混乱”和“悲惨”状况一样。
   今天的中国人就被马克思主义认定,一旦失去了他们的奴役,就会像当年的奴隶失去奴隶主奴役那样必然不知所措而天下大乱。
   这些用心险恶的家伙,将专制与社会规则混为一谈,把遵从社会规则说成是必须接受专制。
   人类一定要在自然形成的差别之外用社会制度制定种种差别吗?人类天然的差别难道还不足够?“社会”的本意原就是要抹平这些差别的。在民族之间刻意凸显习俗、信仰差别,挑起仇恨,制造争端,推行种族主义,是反人类的行为,为爱好和平的人们所不耻。而马克思主义远比种族主义更疯狂,它在人类社会公然挑起不同阶级之间的对抗,用阶级斗争理念将人类社会阶级化,在同一民族,同一文化,甚至同一家族中划分出不同成分。公开挑起阶级仇恨,宣扬阶级斗争和阶级压迫,宣扬国家权力私有制。它与种族主义并列更超越种族主义之上,是人类近代史上战乱不断,屠戮和暴力肆虐横行的两大根源。
   阶级或阶层的形成,与人类社会分工不能说毫无关系,人类由自然或先天形成的差异是自然的规则,按照孟德斯鸠的说法,是宇宙的规律。但人类社会经历的和现成的分工状态,即这种分工形式表现或决定的贫富差别,显然远远超过了自然决定的程度,也就是违背了宇宙的规律。这就是人类社会的强权政治导致的后果,它使一部分人的意志强制着社会其他群体的意志,直接产生了今天的社会畸形。
   无论马克思怎样指责过去社会的一切经历,在曾经的暴力中,人类社会的主流更多的是相互友爱和相互帮助。人类还没有那一种文化鼓动过暴力。是马克思主义在人类社会开暴力文化之先河,公开宣扬阶级斗争的固有性和不可调和性,宣扬阶级与阶级之间的争端从来是,也只能是用暴力、杀戮来解决。在他的理论谴责的不合理中,扩大和制造社会更深层的不合理。
   在马克思主义中,阶级斗争理论贯穿于他的整个理论体系中,是他的所谓“科学”的,有别于“空想”社会主义的精髓。马克思的全部理论就是围绕阶级斗争理论展开的。
   这是一个真正的“地狱入口处”。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多年诚实探讨的结果……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已经使他表达的资本、商品、生产、分配、交换……通通被他赶出了政治经济学的殿堂,进入到血腥的阶级斗争战场上,他成功地使世界处在了他“多年诚实探讨的……地狱入口处”。他使人类刻骨铭心地体验到,通向地狱的道路,除了良好的愿望外,还能用他的“诚实的探讨”来铺就。
   他从商品到资本,从生产关系到社会一切交往关系,从土地所有制到国家权力私有制,再到有产者和无产者亘古不变的敌对模式,结论一个阶级压迫一个阶级的人类社会必然性。
   应该说,阶级斗争理论才称得上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这个丑恶的理论贯穿在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从对物质认识,社会定性,历史发展,到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国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甚至到商品、交换、劳动、分配、资本和资本运用……总之,阶级斗争理论是马克思主义认识世间一切事物的准则和理论依据。
   马虏们宣扬的所谓“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与马克思的资本剥削和抽象劳动理论毫无关联。就连代表他理论顶峰的《资本论》,也处处充斥着意识形态表达的阶级剥削和压迫,充斥着他对资本家阶级刻骨的仇恨,其中根本就没有“唯物”的痕迹。他的理论只唯阶级斗争论。
   也只有阶级斗争理论才算得上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一部反人类的伪哲学。这个哲学规定人类社会从来就是阶级与阶级之间争斗的战场。它宣扬,无产阶级要想拥有自己的权利,就必须剥夺资产阶级和其他阶级的权利,他们要反抗和摆脱奴役,就必须奴役被推翻的奴役者。使奴役者被奴役,使剥夺者被剥夺。
   这种反人类的理论,是人类近代文明的一大污点。它在中国的推行,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灭顶之灾。
   人们不要以为马克思的主观愿望是为寻求社会公正,是为劳动大众鸣不平。他的庞大理论体系中,丝毫就没有保障劳动者基本权利的制度建构或点滴理论,倒有明确取缔劳动者唯一的劳动物权的完整理论。他虽然咒骂资本剥削,却设定了一个远比资本剥削更加凶残的奴役劳动者的社会制度。在这个社会制度中,社会垄断了个体的一切,专制垄断了社会的全部,个体完全从属于社会并直接从属于专制。文艺复兴凸显的个人政治权利和经济权利被完全否定,中华传统中的文与质的和谐更无立锥之地。
   一个竭尽全力鼓动强权政治,强迫文化、思想、经济一体化,生活方式统一化,完全无视个体意志自由,无视生命尊严和基本人权的疯狂者,将人类社会延续的全部历史,包括生产劳动史和传统的民俗、民风通通定格在阶级斗争的对抗中,定性为一个阶级压迫一个阶级的炼狱历程。
   但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暴力也并未给无产者们带来任何利益,无产阶级镇压的地主、富农、资本家是一方面,无产阶级自身也是一方面,劫夺了政权的马克思主义者很快就将强权的矛头指向无产阶级全部,并远比旧制度更加残暴地压榨他们。因为马克思主义是以劫夺为目的的。对资本的劫夺总会有限,对劳动的劫夺才是无限的,永不枯竭的。马克思主义远比种族主义对人类的危害更大,更邪恶。它推行的国家权力阶级政党私有制,比封建制和奴隶制推行的国家权力家族私有制对人类的危害更大。马克思主义是继奴隶主和封建主之后,在人类社会坚持国家权力私有制的三大恶魔之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