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真相没搞清,先别急着批判]
研韬观察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新主任
·新疆采风行程表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相没搞清,先别急着批判

   毕研韬 环球时报 2013年4月26日
   
   有媒体25日刊文批评四川芦山县清仁乡副乡长杨成毅“撂挑子,把群众撂那了,置群众意见于不顾”,据报道,23日他所负责的村组发放救援物资时出现混乱,而他却不在现场,杨成毅也因其工作失误被就地免职。但后续的报道发现,事发当时,他是在其他组参与救灾,而且持续数天高负荷工作。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大家上来就批判,这类场景一再上演,充满情绪性的判断为何总是走在真相之前?
   
   传播学上的“选择性机制”认为,人们倾向于接触、理解和接受与自己的既有认知、兴趣、立场、利益相吻合的信息。譬如说,如果有人之前就听说地震灾区官员贪污善款,那么他下次接触到相关信息时就容易相信。同理,如果某人对官府极度不信任,那他就容易接触并相信不利于官府的消息。


   
   社会心理学上的“如愿式思考”认为,人们往往依据自己的好恶,而不是基于证据、理性和事实来思考和决策。很多人先有立场,再去寻找证据来支持自己的立场,知识分子亦不例外。所以美国舆论学大师沃尔特•李普曼说,我们往往是先有观点,才去看。
   
   类似的例子很多。去年有人发微博称,乌鲁木齐西大桥附近有尊雕塑,美化汉族对当地的统治,并配图片,引发热议。后来,我和新疆友人特意赶到西大桥寻找这尊雕像,但遍寻未果。实地调查显示,西大桥附近无此雕像。可谓有图未必是真相!近日被热炒的江苏泰州官员“下跪求饶事件”也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案例。消息和极富感染力的图片在网上传开后,不少网民及一些媒体纷纷加入“围剿”行列。但后来调查发现,事情远非那么简单。
   
   根据社会学的研究,当一方被视为充满敌意时,在观察者眼里,对方会以敌意的方式行事,不论他们是否这么做,所以,观察者就会以敌视还敌视。这就是所谓的“冲突螺旋”。当冲突的双方都持有这种意象时,就出现了“镜子意象的局面”:双方都视对方为恶魔,而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一旦双方处于这种状态,就很难在短期内消除。我国社会管治的当务之急是,努力化解官民矛盾,防止滑向“镜子意象的局面”。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指出,“不为受众接受的信息常被视为宣传或谣言。”公众的这种态度确立之后,该信源的任何信息都可能被视为宣传,遭到质疑和批判。所以,传播学者常说,“谁来说”比“说什么”重要。
   
   一般而言,偏见越深的人,你的劝说越会加深他的偏见,即“反效果”。强烈的情绪还会使人的思维高度偏见。所以,在政治传播上,市场细分是必要的,针对不同受众,要采取不同的传播策略。遗憾的是,中国仍在沿用半个世纪前的政治传播理念和模式。
   
   有人想当然地认为,说话者越少,信息控制就越容易;信息流量越小,管制成本就越低。事实并非如此。在特定时空内,信息流量过大或过小,都会损害社会稳定。都江堰工程的成功秘诀是“深淘滩,低作堰”,水流和信息流的控制异曲同工。
   
   如今,对信息的管控能力已成为衡量政府施政水平的首要指标。在信息海量化的今天,恰逢中国社会转型,各种矛盾叠加,社会情绪很容易喷发。政府亟须摒弃不合时宜的信息管治理念,认真学习并切实尊重信息传播规律。
   
   (作者是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
   
   原文链接:http://opinion.huanqiu.com/opinion_china/2013-04/3875124.html
(2013/04/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