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中共因应1980年代学生运动史料类编
[主页]->[析世鉴]->[中共因应1980年代学生运动史料类编]->[1989年6月10日公安部《情况摘报》增刊〔89〕第222期]
中共因应1980年代学生运动史料类编
析世鑑
SINCE 2004
「道不同,不相爲謀。」
謝絕「六四檔案」之類網站轉發
本欄目國際網路首發史料!
不开放就发展不起来。我们本钱少,但可以利用开放,利用劳动力,搞税收,利用地皮得点钱,带动发展其它行业,增加财政收入,获得益处。
邓小平同志
同李鹏、姚依林同志谈话要点
(1989年5月31日)
我跟美国人讲,中国的最高利益就是稳定。只要有利于中国稳定的就是好事。四个坚持任何时候我都没有让过步,人民民主专政不能丢。但是对于专政可以少讲,或只做不讲。美国人骂娘,造谣,没什么了不起。
邓小平同志
同杨尚昆、万里、江泽民、李鹏、乔石、
姚依林、宋平、李瑞环同志谈话要点
(1989年6月16日)
所谓反革命暴乱,是大规模的群众对腐败政府的反抗。……你的哥哥是在向群众开枪后,由于子弹打光了被群众打死的,他是该死的,屠杀人民的人应该有这样的下场。事件中有三千多人被打死,他们的血不会白流,屠杀人民的人将成为千古罪人。历史将会公正地评价这个事件。你们被视为烈士的家属,若干年后你们全家将受到历史的无情审判,崔国政只会在历史上留下千载骂名。你们难道不是贪污腐败造成国家落后的受害者吗?社会主义制度只造成了中国经济的落后,为维护这样的统治而屠杀人民而最终被人民宣判死刑值得吗?
辽宁省锦州市致
中共「烈士」崔国政家属匿名信
(1989年6月)
学生要求我们承认他们是民主爱国运动,承认他们的组织是合法的,我们退一步行不行呢?我看好多同志对这个问题是有疑问的。这个问题我们是反复考虑过的,如果退一步,中国的反对党就公开出现了。一些妄图推翻我们的人民共和国的人也可能不是打算一个步骤完成的,也可能是几个步骤。我们如果退一步,就是要承认他们的组织,就是承认他们在一些地方的夺权,我们就自己搞垮了我们自己的一部分党组织,中国就开始有公开的、合法的反对派了。如果退一步,就是开始走上了波兰的道路。波兰、匈牙利的道路都是逼出来的,是一而再、再而三退的必然结果。所以,这一步退不退,是我们党、我们国家变不变颜色的关键性的一步,决定性的一步。当然并不是退一步,我们国家就会立刻垮台,而是向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向走了一步。他们下一步就会跟着来了。所以,我们反复研究,这一步不能退,绝不能退。这个问题不是所有的同志都有清醒的认识的。在学习中,对这个问题一定要使我们的同志搞清楚。我们绝不能走波兰、匈牙利的道路,那样的道路是美国杜勒斯在五十年代就设想的,就是使共产主义国家走上渐变的道路。几十年来帝国主义的设想并没有改变,他与我们讲合作,与我们讲友好,目的不仅仅是赚钱,而且要改变我们国家的性质,把我们改变成资本主义的国家。我们有一些学生和一些知识分子受西方资产阶级的影响,确确实实是想建立一个西方式的资产阶级共和国,我们的干部中可能也有人有这样的思想。即使他们胜利了,能不能建立成一个同英美等并驾齐驱的西方式的资产阶级的共和国?据我看,那只是幻想,最后只能是变成一个依附于某个帝国主义、某个大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国。因为中国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没有社会主义制度,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独立的的国家存在于世界。
姚依林同志的讲话(1989年6月13日)
……在学生闹事风潮中,有的人公开反对四项基本原则,辱骂党和国家领导人。南京大学等校学生游行时,有人:高喊“打倒一党专制”,“结束毛泽东的暴政”等口号。安徽中国科技大学的一张大字报宣称:“现在的政府是封建专制的政府,我们只有用暴力推翻残暴独裁的寡头政治。”上海有人叫喊“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赶出中国思想理论舞台”,“为推翻共产暴政而斗争”。
……湖南原非法刊物《共大报》和《理想通讯》成员张京生,把“美国之音”广播的学潮消息,连夜刻印了几百张传单,到湖南大学、湖南师大、中南工大散发,对在市政府门前静坐的学生说:“你们这些大学生是中国的民族之星,共产党不但误了一代文化人,而且误了三代人。”“毛泽东是中国的暴君。”“我们的国家是官僚当政的国家,每个工厂的工会都是反动的。”“要准备组织第三股政治力量,用不流血的方式推翻现在的政权。”
公安部: 近期高等学校部分学生闹事风潮情况综述
【1987年1月】
◆◆◆ 中共因應1986-1987學生運動史料類編 ◆◆◆
◆◆ 綜 述 ◆◆
·公安部: 近期高等学校部分学生闹事风潮情况综述【1987年1月】
·公安部: 在处理少数学生闹事中广大公安干警旗帜鲜明忠于职守【1987年1月
◆◆ 地方措置 ◆◆
◆ 天津 ◆
·天津市政府向闹事学生宣布的几点意见
◆ 南京 ◆
·张耀华市长赞扬南京市公安机关处理学生闹事的工作做得好【1987年1月】
◆◆◆ 中共因應1988學生運動史料類編 ◆◆◆
◆◆ 河海大學「一二·二四」事件 ◆◆
·国家教育委员会: 关于南京河海大学“一二·二四”事件的经过及处理情况
·国家教育委员会: 关于结合河海大学“12·24”事件向学生进行一次教育的通
北京学生的绝食行动,极易引起群众同情,学生又要求教师及其他各界表态、支持。因此,最好从一开始就加以劝阻,或从一开始就设法使其与群众分开。否则,一旦蔓延,放弃绝食的人就会受到很大的压力,会使我们被动。在其不放弃绝食时,也要做到不使人数增加。
国家教委:
关于各地学生进京情况的通报
(1989年5月17日)
要加强舆论导向工作。各新闻单位要揭露极少数人的阴谋活动,反映社会各界要求制止动乱、反对破坏正常秩序的呼声。要十分注意舆论的社会效果,不要公开报道不利于社会稳定的内容。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
关于尽快恢复正常秩序的通知
(1989年5月31日)
在金融工作方面,今年上半年的情況是好的,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转入了投放,今年到现在仍然处于回笼货币的状态。当然,我们目前也有困难,主要是国际上对我们施加压力,香港大量到中资银行去挤兑,国内在形势最紧张的时候也出现了群众挤提人民币的情况,但不严重,很快就缓和下来了。目前在香港、新加坡向中资银行挤兌的情况也开始缓和。中国银行将尽全力来维持信誉,顶住这股浪潮。当然,这也给我们造成了一定的困难。所以我们要继续做好增加储蓄、回笼货币的工作。
…对外来的压力,我们一定要顶住。这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六十年代我们就遇到过一次。这一次的规模不会太大,时间也不会太长。外交上出现这种情况,与我们的宣传舆论在相当长的时期没有占上风有很大的关系,现在国际上盛传我们血洗了天安门,死了多少人,这些谣言冲击了整个世界。袁木同志在和记者的谈话中已经披露了事实真相。到现在为止,全部死亡人数仍然没有超过三百人。还伤了一部分人,其中解放军占大多数。将来对受伤的市民要做具体分析,可能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歹徒,围观的老百姓有误伤的,但是少数。经过调查分析,事情真相是会大白于天下的。我们的舆论在讲反革命暴乱分子时只讲一些社会渣滓,回避了学生。我想应该实事求是,我们说广大学生育爱国热情,这完全应当肯定。但有极少数学生,参加反革命暴乱,搞打砸抢烧杀,那就是歹徒,这一点应当毫不含糊,学生同样不允许违法。事件完全平息之后,我们可以做一个分析,从中看出参加暴乱的究竟是些什么人。我们现在知道的是一个大致的情况,搞暴乱的主要是没有改造好的刑满释放分子和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社会渣滓。有些同志说,上海的办法不是很好吗?就是把工人组织起来支持武装干警,把动乱平息下去。北京也曾想这么做,他们准备了十几万人的工人纠察队,但那时的气候已经不允许我们的工人纠察队发挥作用,不得已我们才动用了军队。在其他城市,我们组织工人纠察队、动用公安干警和武警就行了,就可以控制局势,这是一条很好的经验。(姚依林同志:北京的局势压住了,下边就好办了。)依林同志讲得很对,全国看北京,北京反革命暴乱分子的气焰被人民解放军打下去了,外地不用军队也就可以控制局势。
李鹏同志的讲话(1989年6月13日)
北京这次不靠人民解放军,我们这个首都是难保的。有些民主党派的负责人对我讲,北京要象上海那样不就好了吗?我在民主党派的座谈会上说,北京是不得已才用了军队, 因为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已危在旦夕。上海后来用了十万工人就平息了事态,这是因为北京平息了暴乱,如果北京不平息,上海再动员二十万工人也解决不了问题。对这一点,我们要清醒。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时我们没有准备,没有催泪弹、橡皮子弹、高压水龙头,现在回过头来看,需要有这些东西。比如京、津、沪,还有其他省会城市,民警、武警的力量要加强,要舍得拿点钱搞一些非杀伤性武器。这叫做有备无患,拿钱保平安。
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就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共产党要领导民主党派,不能平起平坐。在中国,绝不能实行西方那样的多党制,搞什么反对党。这一条,我们党的各级组织,我们的各级领导,必须搞清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89年6月10日公安部《情况摘报》增刊〔89〕第222期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公 告

◆ 本數位史料屬於「析世鑑·乙編: 中共禍華史料類編」內容。

◆ 因「析世鑑」製作羣人力與時間有限,「析世鑑·乙編」所收數位史料,校對亦難一一盡善,魯魚亥豕或不能免。故我們忠告有任何形式寫作目的的讀者——特別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或原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後歸化其他國者,若台端欲直接引用「析世鑑·乙編」數位史料內容,應在使用前審慎核對相關文字的原載體文本;若台端無法核對有關文本的原載體內容,而要直接引用由我們發佈的數位文本,則應列出引用內容來自「析世鑑」或標明採用內容的國際網路位址,以免自誤誤人!

◆ 凡原文字符等內容存在明顯訛誤、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羣採用「【 】」內加校對文字方式,隨原文句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要瞭解關於「析世鑑」數位史料的問世與發展、選材與分類等更多背景資訊,可至:

http://blog.boxun.com/hero/xsj2/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若以收集史料的視角論,西元1989年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編印、收錄有彼時學生運動大量資訊的「內部刊物」《情況摘報(增刊)》,無疑是研究中共政權——特別是中共情治單位或謂「政法系統」——因應當年學生運動的必讀基本史料之一。

    爲使有意了解或有志研究1989年中共地區學生運動真相者,可以更便利地使用此一史料,「析世鑑」製作羣不但完成了遴選自1989年4月至7月該刊中與學生運動相關各期內容的數位化,也編制了該刊與學生運動相關各期內容的標題存目與內容提要,以方便我們的讀者據之索驥。需要的讀者,可至「彰往察來」討論區(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forum/bbs.pl?id=zwkl)查找《公安部<情況摘報(增刊)>1989年學生運動史料存目與提要》一文。

◆ 析世鑑 SINCE 2004 ◆

   

秘 密

情 况 摘 报

增刊〔89〕第222期

公 安 部 总 值 班 室 1989年6月10日

    ~~~~~~~~~~~~~~~~~~~~~~~~~~~~~~~~~

六月九日北京动态

    一、群众纷纷检举打砸抢烧的暴徒

    八个区的举报中心和市公安局共接到报电话七十二个,有的举报殴打解放军、烧砸汽车、进行反动演讲煽动的反革命暴徒,有的举报枪支弹药。

    二、出现一些反标和反动传单

    清华大学发现几份署名“中国保卫人权同盟”,题为“告全国人民书”的反动传单,诬蔑“六月三日在北京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党内出了叛徒,军内了叛徒,中央发生了反革命军事政变,罪魁祸首是△△△、△△”,说(他们)“打着邓小平同志的旗号招摇撞骗”,煽动“尚能自由活动的十三届中央委员、七届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赶赴广东,成立临时中央政府,领导全国人民平息这场反革命武装政变”,“各大军区、各军兵种开赴北京平叛”。另外还发现几种造谣、诬蔑、煽动的反动传单。

    三、交通干警全部上岗执勤

    八个戒严区共上固定岗二百一十五处,巡逻岗三十八处,参加执勤的干警共六百八十二名。远郊十个区县的交通民警从六日起已坚持上岗执勤。各主要街道的路障已基本清除,城区已有十九条公共电、汽车线路恢复运营,其中有六条线路全线通车,市内交通已基本恢复。

    四、公安机关和戒严部队继续缉捕暴徒

    从八日晚八时开始,公安机关和戒严部队密切配合,在全市范围内主动出击,巡逻盘查可疑人,追查堵截反革命暴徒。截至九日上午八时,共抓获进行打、砸、抢、烧的暴徒和各种违法犯罪分子八十七人。其中本市的五十五名,外地来京的三十二名。内有大学生十九名。

   

◆ 全文完 ◆

    以上《六月九日北京動態》,原文簡體中文,製作祖本爲西元1989年6月10日公安部《情况摘报》增刊〔89〕第222期同名内容,是由「析世鑑」製作羣完成數位化處理,網際網路首發「析世鑑」:

http://blog.boxun.com/hero/xsj.shtml

◆ 析世鑑 SINCE 2004 ◆

讀者若要發表對◆析世鑑◆收錄內容或相關時段史事的觀感、心得乃至對製作疏失等方面的指正等,◆析世鑑◆製作羣建議您使用◆ 彰往察來 ◆討論區:

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 /forum/bbs.pl?id=zwkl

(2013/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