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丁育心炉长的位置巩固之后,他便向政府干部建议,抽调一些刑期长的,有一定文化基础的年青犯人到炉前组学习技术,以保证今后车间生产不再出现技术断档的情形。这一建议得到刘大队长的支持。八大队有个年轻犯人叫李宝玉,罪名是杀人罪,判无期徒刑。李宝玉犯罪时年龄才十二岁,刚开始时在龙江省少年管教所服刑,十八岁后才从少管所转监来到革志监狱的。这个李宝玉聪明伶俐,丁育心来到八大队后,他经常围在丁育心身边丁哥丁哥地叫着,深得丁育心的喜欢,利用这个时机,丁育心把李宝玉从配沙组调到炉前组,做了丁育心收的第一个徒弟。此后又陆续从大队的其他工种调来几名犯人,炉前组一半人换成了新犯人。丁育心之所以向干部提出这样建议,其实完全是为排除异已,达到培养自己嫡系的目的。果然新调到炉前组的犯人,都对丁育心这个炉长惟命是从,丁育心在八大队再不是孤掌难鸣,他有了自己的一帮铁哥们。
      监狱内犯人间的勾心斗角,也和官场大同小异,不玩弄伎俩,不消除异已,不网罗培植自己的嫡系,就将会如履薄冰,不能一劳永逸。但“老保守”教给的秘诀是必须奉行的,丁育心在自己还身着褚衣时,看家的本领是绝不肯轻易示人的,即便对最忠实于他的李宝玉也不能例外。
      当上炉长以后,丁育心也获得了红底胸牌,他也可以独自进出二门,在监舍和厂区各车间自由活动了。活动范围大了,丁育心心里藏有的欲望就强盛起来,他曾多次借故到位于大门附近的七大队去观察,但是大门盘查很严格,别说是戴红牌的犯人,就是戴白袖标的大杂工,也得由干部带领才可以出入。这期间革志监狱还真的发生了两起越狱事件,一起是一个犯人乘人不注意跳进一辆来监狱厕所掏大粪的卫生车里,被粪车拉出监狱大门,可是他也没有逃出多远,就带着一身尚不及洗掉的粪便被追捕回来。另一起越狱事件有点离奇,越狱者是监狱卫生院的一名当护士的年轻犯人,此人长相就特像女性,所以才被选到监狱卫生院当了护士。他用一条花被面精心缝制成一套连衣裙,又让家人在接见时悄悄夹带进来一副假发,他精心化妆打扮一番,扮成了一个美女,出大门时他朝把守大门的武警妩媚一笑,武警竟没有盘查他,他就堂而皇之地从男监大门走出去了。尽管他也没有逃出二十四小时,他在革志火车站候车时被监狱的追捕队抓回来了。这两起越狱事件发生后,监狱对犯人的监管更严格了,但也没有禁绝犯人继续企图越狱。

      一九七七年秋天,在美女事件发生不久,革志监狱三大队一名叫李君的年轻犯人,在上夜班之机从车间里溜出来,乘着当天夜里下着暴雨,他带一把钢钎,钻进警戒线,竟胆大妄为地把大墙凿出一个脸盆大的窟窿来,可是他刚刚钻出去,几只手电筒的光束就直射在他的身上,紧接着,几只冲锋枪同时开火,把李君的胸膛打得就像个筛子似的。
      第二天早上,李君的尸体被拖到监狱的二门处示众,所有出工的犯人都必须从这具被冲锋枪打得像筛子样的尸体旁经过,中午和晚上收工依然如此,李君的尸体一连在二门处示众了三天,等到第四天时,尸体都发出了一股恶臭气味,才被移走埋掉。
      这残酷的一幕确实有震慑力,此后的一段时间里,革志监狱再没有发生越狱事件。丁育心此时也真正理解了杜羽珩说的那句话:“小伙子,不用琢磨,在这里就是给你一双翅膀,你也是飞不过子弹的。”
      其实李君刚开始凿墙时,岗楼上的武警就发现了,只不过是没有立即制止。因为监狱此时正需要一个有震慑力的典型,李君是自己撞到枪口上来的。
      通过这一事件,丁育心意识到,自己心中的欲望必须先深藏起来,贸然地铤而走险,只能落得和李君一样下场。要想实现欲望,必须继续创造条件,最起码,要先混到一个大杂工的白袖标。
       在八大队戴大杂工袖标的有两个犯人,一个是大队宣鼓刘克水,另一个是站道组的组长陈嘘云。熟悉历史的人知道,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是国民党的王牌军,五大主力中的主力,是蒋介石嫡系中的嫡系。而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五十七旅少将旅长陈嘘云将军,就是眼下担任革志监狱八大队站道组组长的陈嘘云。
       陈嘘云是在解放战争时期的孟良崮战役被俘的,他由号令千军万马的将军变成了褚衣在身的囚犯,其地位的落差,常常能透视出人性的光点。
      陈嘘云是个标准的军人,他从黄埔军校第九期毕业之后,一直追随国民党少壮派精英张灵甫将军南征北战,战功卓著,颇受蒋总裁赏识。每次出征前到总统官邸辞行,蒋总裁都设宴款待,席间,有中国第一夫人之称的宋美龄都要满斟美酒,亲手捧给出征的将士,慰勉的话语言犹在耳,令陈嘘云久久萦怀。
      陈嘘云虽然身为囚犯,其良好的军人素质不改。东北的天气寒冷,数九寒天都达到零下三十几度,但陈嘘云一年四季用冷水洗脸搓身,坚持跑步煅炼,行动严格规范。他曾担任过监狱犯人领工员,清点人数,带队操炼,一如在黄埔军校的风范,他喊口号“一、二、一”的节奏感极富感染力,曾被监狱树立为样版。在龙江省革志监狱,陈嘘云虽然不是军衔最高的战犯,可他在国民党军旅中的嫡系位置,使他无可替代地成了在押的国民党军政人员的领袖人物。革志监狱的老历反,一提起陈嘘云都肃然起敬,视为自己的楷模和典范。陈嘘云行为坦荡、豁达,他常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有令则行,有禁则止才有战斗力。”他在监改造期间与政府干部对话时,总保持着立正肃立的姿式,长期养成的习惯成了他的行为规则,即是与犯人组长和大杂工犯人对话,也用这种立正,挺胸昂首,目不邪视的姿式,答话的声音如金声玉振,朗朗上口,承诺的事情雷厉风行,绝不阳奉阴违,口是心非。
      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红日》就是以孟良崮战役为素材摄制的。《红日》这部电影也曾到监狱里放映过,影片中饰演陈嘘云的演员在外形上还真的与陈嘘云有几分相似。在监羁押的犯人看电影都集中在监内的教育室,每月难得的两三次,所以犯人们视看电影都好像过盛大的节日。教育室的场地没有座椅,犯人都自带马达子,按中队序列坐好。政府干部并没有禁止陈嘘云去看《红日》,所以陈嘘云也能通过影片去重睹二十几年前一身戎装的自己。
      那次,监内放映电影《红日》,丁育心有意坐在了陈嘘云的身边,他关注的并不是电影里的场景,他特别想知道,做为亲历此战役的陈嘘云将军看这部影片时的表情如何?
      教育室里演电影的光线很暗,只有偶尔银幕上出现强光的场景,才能看清楚身边的人的面部表情。因为丁育心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旁边的陈嘘云身上,所以才有了最细微的观察。当电影演到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将军威逼下属军官们要杀身成仁,为党国效忠时,丁育心看清了,旁边的陈嘘云眼睛盯着银幕,冷如铁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他脸上的肌肉在那一刻禁不住在微微地抖动。丁育心领悟到,此刻陈嘘云的心里绝对像海潮澎湃,像瀑布悬倾。看过这场电影后,乘一个无人的机会,丁育心悄声问陈嘘云:“陈老,电影里演的场景都绝对真实吗?”(因为丁育心一向尊敬陈嘘云,一贯称唤他为陈老)陈嘘云知道丁育心是政治犯,所以他也就没有回避丁育心的探问。
      陈嘘云笑了,说出一段意味深长,但极端深刻的话。
      他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才是艺术嘛。艺术的真实并不等于历史的真实。历史的真实是国民党失败了。败军之将,何以言勇?你说对吗?”
      陈老说完这句话还点了丁育心鼻子一下。
      有一天晚饭后,丁育心悄步进入站道组的房间,当时房间里只有陈嘘云一个人,他呆呆地坐在桌子前在看一样东西。丁育心进屋来他竟没有发觉,那是丁育心第一次见到陈嘘云眼里噙着两颗硕大的泪珠。
      丁育心轻声唤道:“陈老,您怎么了?”
      陈嘘云回头见是丁育心,便用手揩掉眼里的泪花说:“我今天是怎么了?倒变得儿女情长了呢?”
      丁育心侧目一望,只见陈老的手里捧着一张已经发黄了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位长相端庄的年轻妇女怀抱着一个婴儿。
      他想,这照片上的母子一定是陈将军的妻子和孩子,便随口说道:“壮士忠肝犹慕恋,英雄赤胆亦柔肠嘛。”
      陈嘘云叹口气说:“唉!都快三十年了,我真是愧对他们母子啊!”
      丁育心不忍再去触动陈将军的伤怀,便悄声退出了他的小屋。
      在革志监狱里,当时还管押着好几位国民党战犯。国民党青年军江淅支队支队长景洋可谓是一个特殊的典型。景洋是黄埔军校第十期毕业生。按照校龄论资排辈,他应该是担任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的林彪的同期同学。时代风云变幻,两同学背道而驰,一个声威显赫,曾是共和国的副统帅;另一位却沉渣堕底,在新中国的监狱里关押了二十多年。
      景洋在解放战争中期被俘的,开始是随军关押,1948年才转送到龙江省第一监狱。当时龙江省第一监狱还设在龙江的第二大城市齐齐哈尔市。文革中监狱搬迁,由龙江省第一监狱和第九劳改支队合并,再加上龙江省女监,三个单位并在一起,创建了革志监狱。景洋也由齐市迁解到荒凉的三肇平原。
      景洋是革志监狱的劳改积极分子,年年都受到政府的表彰和奖励。他认罪态度好,在狱中表现积极,对自己的行为规范得很严格,从未有过违规违纪的事例,曾被革志监狱树立为劳改标兵。
      他最突出的表现是精读毛选四卷。毛选四卷他能从头到尾一字不错地背诵如流,许多犯人亲眼目睹过他背诵毛选四卷的精彩表演。那是在监狱教育室里举行的背诵毛选四卷的表演大会,景洋的表演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他不须按秩序从头背起,而是随着提问人的要求任意指出一篇,他都能倒背如流。
      他背诵《为人民服务》一篇,用他特有的江淅语调,从头背起,“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逗号)所以,(逗号)如果我们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句号)……”通篇背出,竟连一个标点都不遗漏,真是大神奇了!
      当时全场悄静无声,全监几千名犯人聆受到的是一次超凡的记忆表演。当时景洋已是快六十岁的老人了,一个老人有如此强健的记忆,这真叫人感到惊奇。二十几岁的丁育心自恃自己有超人的记忆力,那时,毛选四卷是要求“天天读”的,即是监狱也不例外。熟能生巧,丁育心那时只能达到别人随意念一段,他就能准确地报出是在那篇文章中的,可景洋这位快六十岁了的老人,他的记忆能达到随你念出那一段,他能准确地说出这一段是在那个页面上的。可见这些年他精读毛选,下了多大的功夫。监狱树立他为犯人学毛选的榜样,是名符其实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