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王巨文集
·被梦魇追逐的人(英文版)
·钻到镜子里去的人(小说)
·你知道那个世界有多冷吗
·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花殇
·《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旅美日志(2):阳光下的旧金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我是一条虫,一条只会爬行的虫子。卡夫卡笔下的格里高尔•萨姆沙算是幸运,他虽然也变成了一条虫子,但是一只有坚硬盔甲的大甲虫,盔甲下还藏着一对翅膀,也许它曾经还飞翔过呢,而且,它外面的盔甲也能抵挡苹果的重击,而我完全是一个无翅无甲的软体动物,既不曾飞翔过,也没有盔甲护身,如果一只苹果飞来,我会被砸得稀巴烂。我的处境可想而知,我四处躲藏,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生活在恐惧中。
   格里高尔•萨姆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甲虫。而我是怎么变成一条爬虫的呢?在我的记忆深处,我觉得我生来就是一条爬虫。确实,我记得我小时候只会爬行。随着不断的发育,我试图站起来,想直立行走的时候,一个声音大声喝道:“不许你站立起来!”随之,一只蛮横而有力的大掌又把我摁爬下了。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开始独立思考:我为什么只能爬行而不能直立行走呢?这时,还是那个声音喝斥道:“不许思考!”于是,我又被常年“洗脑”,直到我心甘情愿地认为自己就是条爬虫,并以自己是条听话的爬虫而自豪。
   我虽然是条虫子,但也有生存和追求幸福的欲望。当我离开父母,开始独立生活的时候,我在那个高高在上的声音许给我的地方挖了一个小洞。那是一块古老而广袤的疆域。疆土虽幅员辽阔,因生活着众多的各式各样的虫子,仍拥挤不堪。我小心翼翼地挖着,不敢越雷池一步。尽管如此,我旁边的邻居还不时地过来,不是说我多占了他们的地方,就是说我吵闹了他们,甚至乘我不注意,还偷拿我的一些东西——我生活在一堆蛆虫里。
   谢天谢地,尽管如此,我还是把洞挖好了。它虽然简陋窄小,但毕竟是我自己的独立空间,是我的安身之所。为此,我兴奋了好长时间,还把它精心布置了一番。我有了居所,便开始外出找工作。我既没有当官的亲友可去攀附,也没有大把的钱财可去贿赂,可想而知,在我受尽了白眼和冷遇,碰了无数次钉子后,不得不接受了一份没人愿意干的活——清洁工。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当我有了居所和工作,我开始想成个家了。我想,娶妻生子,传宗接代,是我的天职。但我貌不出众,语不惊人,且自己的小洞又这么寒酸。当我千呼万唤,好不容易把心仪已久的姑娘领回来,她们一看我这寒酸样儿,拍拍屁股都跑了。我身只影单地苦熬了几年,后来时来运转,认识了一位不嫌弃我的姑娘,最终修成正果,喜结良缘。人们说,她长得很丑,因为她背上背着个“锅”儿。然而,在我看来,她是天下第一大美女。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背着个锅,那晚上怎睡觉呢?”

   “一定很搞笑。”
   我听见邻居们在悄悄地议论。
   我不理会他们。他们哪里晓得,正因为有了那“锅”儿,我们的夜生活充满了无穷的乐趣。这是我们夫妻的隐私,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自从有了爱妻,我的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几个月后,我们便有了爱情的结晶——我爱人怀孕了。这让我更加欣喜异常。我每天高兴地哼着小曲,手舞足蹈,让那些爱嚼舌根的邻居们看着就忌妒。然而,我没高兴多久,便堕入了悲痛的深渊。
   俗话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当我的妻子快要临盆时,我把她送进了医院。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与医院打交道。平时,我看到那些白衣天使们,感到她们是那么的圣洁!她们可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啊。我一看到她们便心生敬意。然而,当我正面与她们接触时,那美好的形象立即化为泡影。
   我先是排队挂号。那些有关系的人,不停地插队挂号我就不说了。当我好不容易排上队,对方说,我的押金不够,不能住院。我说,我的妻子快要生产了,你先让她住进院,我再取钱补上押金。那位白衣天使却冷酷地拒绝了我的请求。我只能扔下疼痛难忍的妻子,跑回去东挪西借,好不容易揍够了押金,妻子才得已住院。我想,这回没问题了,万事大吉了。谁知第二天,他们告知我,我妻子的胎位不正,无法顺利生产,需做剖腹产手术,那点押金远远不够。这下我傻眼了。我到哪再去弄钱去呢?我出去跑了一天,没有借到多少钱,当晚上我回到医院时,我的妻子已被撵出了病房,独自躺在医院过道的长椅上,痛得死去活来。我想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不可能见死不救。我长跪 在地上,哀求大夫们救救母子。可那些白衣天使们不停从我们身边走过,一个个像僵尸一般无动于衷。
   最后,我的妻子挣扎着扭动了几下身躯,便静静地躺在医院的长椅上,不动了。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了一条僵硬的死虫。
   我两眼失神地从长椅上把她抱起,走过长长的挤满病人的过道。那些白衣天使们不时从我身边闪过,此是我看见他们像是看见了魔鬼。没错,魔鬼就是天使变的。我抱着爱妻的尸体离开救死扶伤的医院,恨不得把整个医院炸掉。我回到自己的洞穴里,把爱妻放回到她经常睡卧的地方。我就是从这里抱起她去医院的,现在我又让她躺回在这个地方了。只是当时她能说会笑,而现在却一动不动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相信她活着,相信她只是睡着了,总有一天会醒来,有说有笑地和我打情骂俏的。就这样,我仍和她生活在一起,尽管她长睡不醒。
   先生,我只是条虫子,一条微不足道的爬虫。所以,我的故事没人感兴趣,媒体热衷于聚焦的是政要们的冠冕堂皇,明星们的娇柔造作,而我们这些小小的爬虫们再大再多的苦难也无人问津。偶尔,我们有幸也能在电视上露露脸,只是作为陪衬,作为领导访贫问寒的对象,或是为领导歌功颂德说几句好上加好的话。先生,你是我遇到的真正关注我们草根生活的第一人。感谢你听完了我的故事,并且把它记录成文字。再次谢谢!
   
   
   他镇日坐在破旧的沙发里,枯黑的手指夹着根雪白的烟卷,无神的双眼望向街门,高耸的两耳倾听着街外的动静。烟卷像高香一样自燃着,长长的灰烬不时掉在衣襟或裤腿上,衣襟和裤腿上有许多烧灼的小洞孔,如同虫蛀一般。他一心倾听着街门外的大千世界,对这些无知无觉。
   “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没有。”
   “我听得大门有响动,快去看看。”
   老伴儿放下手中的活,嘴里像是埋怨似的嘟哝着,摸索着出去。不一会儿,又独自回来。
   “是谁来了?”
   “没人,是风。”
   他们每天不知这样要重复多少遍。多少年了,自从他从书记的职位上退休后,那原本络绎不绝的拜访者越来越少,很快便绝迹了。他似乎不习惯这种寂寥,一直在期待着人们的到访。在孤寂而漫长的等待中,他会情不自禁地陷入对过去的回忆中。不知为什么,他总是想起那个遥远的午日,第一次看见小孙时的情景。那时的他正当壮年,权倾一方。他去视察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在村口遇到一个少年,这少年穿得破衣烂衫,背着一大捆猪草,正向村里走去。他让司机把车停下来。那少年见他走来,也停住了步,站在路边。这时他才看清这少年人脸堂还算周正,眼睛不大,却闪着机灵。
   “小鬼,你叫什么名字?”
   “……龙。”
   “今年多大了?”
   “十六。”
   “家住哪里?”
   少年用手指了指村头的一处住宅。那是一处破旧的土窑洞,围着一段低矮的院墙,没有街门,只有一个豁口供人进出。
   “走,带我们到你家看看去。”
   院子里,一位头发蓬乱的老妇人正在喂猪。
   “奶奶,有客人来了。”
   老妇人从猪栏边直起身,眯起老花的眼睛看着来客。随行秘书上前介绍道:“老大娘,市委王书记来看望您了。”
   “老人家,您好哇。”他上前握住老人的手。
   “是书记?怪不得我今早一起来,眼皮总是跳个不停,原来有贵客要来。”
   “您身体还好?”
   “托您的福,硬朗着呢。”
   “家里都有什么人?”
   “唉,说来命苦。”老妇人叹口气,“老伴儿因给抗日队伍八路军送粮,被日本鬼子杀害了。农业学大寨那年,儿子儿媳在村里修水库,又双双被塌坊压死了,现在只剩下这个小孙子了……”
   老妇人用干枯的手抹了几下满是皱纹的眼角。
   “老人家,你们家为革命做出了贡献,有什么难处,尽管说。”
   “我这么一大把年纪,无所谓了。我只是担心这个孩子,哪一天我撒手离去,他独自一人怎么过……”
   老妇人又唏嘘起来。
   “老人家,不用担心。让他先当我的公务员好了。”
   “那……那太好了。”老妇人破涕为笑,“龙儿要吃皇粮了。龙儿,快,快给大恩人磕头。”
   老妇人拉住少年的手,要跪下给他叩头。他赶忙阻止。
   “老人家,快起来,我们共产党可不行这一套。”
   “我们老百姓有您这样好的父母官,是天大的福气。怎么也得领我们几个响头。”
   老妇人不由分说,硬是与孙子一起,跪在满是猪屎的地上,给他磕着响头。他看着那个少年,脑袋像捣蒜锤似的撞击着地面,地上尘土飞溅,还磕出一个坑来。
   “王书记,您是我的再生父母。”少年一边磕头,一边激动地嘟囔着,“这辈子给您做牛做马,我也报答不完您的大恩……”
   后来,这句话他不知听了多少遍。这位小孙在他身边工作期间,他为他转了干,送他到市委党校进修,安排他到基层担任职务锻炼,一步步培养他走上领导岗位。就在离休前,他还把他又提升了一级,从区长变为区委书记。
   “王书记,您是我的再生父母……”
   “小孙,是你吗?”
   他坐在沙发里,嘟囔着。
   “你跟谁说话呢?”
   老伴儿从里屋出来,站在门边问他。
   “你去看看,好像有人敲门。”
   老伴儿出去,又回来。
   “不是人,是风。”
   
   
   “奶奶,我曾听您说,我爷爷是抽大烟抽死的,我爹妈是夜里偷水库的鱼,双双淹死的。您怎么又说是我爷爷被日本人杀害了?我爹妈修水库塌方压死的呢?”
   “傻孩子,说真话王书记会给你安排工作?要学会说假话说大话说空话说好话,共产党的官最爱听好话了。”
   “我明白了。”
   “要记住,谁当官你就跟谁,谁官大你就听谁的,要眼睛向上看,不要往下看,下面的老百姓虽多,但屁用都不顶。共产党的天下是当官的说了算,记牢了,要认官不认人,这样你就能步步高升……明白吗?”
   “奶奶,我懂了。”
   
   
   你看了看门眉上贴着的那道稍稍褪色的纸符,拿起门环叩击了几下。他等了一会,院子便响起轻盈的脚步声。
   “谁?”
   “我。”
   一阵吱吱吜吜地响动,随着大门的开启,那张娇美的面庞便出现在你的眼前。
   “你在家。”
   “我在家呀。”
   “上次我来看你,你不在家。”
   “你来过一次了?”
   “是的。是上个星期日。”
   “噢,我可能有事出去了。”
   你感到她的话语里有一种冷漠与疏离感。
   “原来是这样。”
   穿过庭院时,你看着她的背影。你觉得她的背影也有一种陌生感。你还嗅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原来没有闻到过的奇异的香味。这种香味让你的眼睛变得迷离起来。你顾不上更多的思考,只是急于想弄明白,这屋子里是坐着一位老人呢,还是躺着一个婴儿。你跟着她走进屋里时,再一次看到那位老人坐在那张安乐椅里,仿佛他一直就在那里,不曾动过。
   “年轻人,我知道你还会来的。”
   “老爷爷好!”
   你礼貌地问候了一声,但把目光急于投向她。
   “你的孩子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