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解读习李时代
    梁福庆
   
    有朋友说我的这个主题有点像水浒,我说你还可以尽性打发武松上山。


    我的意思较简单,不过是把复杂的国家概念简化到街面上来,做一个主题放到人人当中人人都可以要么这样看,要么进去瞧瞧有什么货色,要么就离开我的主题,用你自己的话重组更加生动的画面,带我去分享你的更为卓绝的才华和智慧。
   
    说来惭愧,我时常也做梦,可是醒来却一点也不记得了。说到梦,我从不当真。如果你说你夜里盗汗了,我会点点头,把脸上的表情收起来,做出一副难过的样子。但如果你反过来躲在语词的后面问我,我一定会当真,我会掐你的屁股,点你的痒痒处的笑穴,使其知道感觉。我是在说要用理智看待语言给出的在前提上的是什么。“中国梦”在前提上应该是个什么。
   
    “中国梦”在前提上应该是个什么?
   
    应该是“不”这个字,木这个字中间一竖不出头本意是被埋在土里的一段木头。如果“习李时代”的主题——中国梦,当且仅当一个标签的话,在前提上就是一个好东西。是我们当代政治不那么耀武扬威的进步。中国的百业待兴指日可待。公平正义都在平等的基础上各得其所,难道不正是这样的“梦”吗?
   
    对“幌子”文化的批判
   
    历史地讲来,中国历史从其一张头巾的“幌子”。由于前提的说法太多因而都死在了统治者的枪口下,统治者总是胜利者和历史的代言者。引用尼科洛·马基雅维里(Niccolò Machiavelli,1469-1527)《君主论》思想说明什么是“幌子”。《君主论》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明智的人总是追随伟大人物们走过的道路,并且效法那些最为卓越的人。如此一来,即使自己的能力不能与那些卓越人物们相提并论,但至少有几分形似。他的行事应该像聪明的弓箭手,在计划射击一个较远的目标时,清楚地知道弓箭所要达到的确切目标,但瞄准时总是指向一个比靶心高得多的点,这样做的目的当然不是希望让自己的弓箭射中那个高得多的点,而是瞄准时非得指向一个较高的点不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射中自己要达到的目标”。(第六章 论依靠自己的武力和能力获得的新君主国 上海三联书店 2008.1)
    一个较高的点含有太多的说法,假如这个“点”完全由“文化”装扮起来的一支旗杆,旗杆安装有一个上下滑轮系统以控制人们的知性度远近和大小多少,设一个标度,比如“小康”是一个这样的标度,那么,尼科洛·马基雅维里的“枪口理论”正合中国历史事实。中国历史几千年都是“文化”装扮起来的一支旗杆挂上去的“幌子”文化的历史,换句话说,梦的外部现实除了统治者可知和可支配的之外,是不可知的;相反,“梦”是可知的,可以通过“贯彻、夯实”变为可知物。把实践放进口袋里,然后挂在旗杆上,而人们的身体部分就绝不会有一个完整的“现实”,理智昏睡百年不醒的“中国”这块土壤就成了统治者最大的红利。
   
    习李时代的“中国梦”解读
   
    用什么方法解读“习李时代”,有一个重要的例子,就是不以身份装扮语言可以在适当的方面装扮一下。比如此次出访俄罗斯面会普京媒体的透露:当习近平说他们两人“很能谈得来,性格很相似”时,普京会心一笑。言语之中把一种东西装进去。是有意识的东西,是为了让外界知道,知道什么的目的。
    开店,开店要有货,有两件东西值得注意,一是言语去口号,二是赋予“梦”以物质性。用这两样东西开店,可以说是货真价实了。语言和言语的关系我们会看到与口号式历史序列的不同,与上届几位领导人的区别。回到了中共历史的起点其原点上语言和言语的关系,人与语言,具有了人的味道。这种味道的一条“暗影的边”出现了。也就是说,人的现实性一面决不能不在客观上。不能只露“边”。一半在明处的屁股。用语言哲学的角度看他就是这样。于是乎一个重启中国文化的时代,似乎可以当做时代的标志来看了,但是,“他”却在发生着改变,这已是客观事实。
   
    进而,我们来诠释一下他的言语的逻辑:“鞋子合不合适,穿了才知道”——动不动就谈改革,我不是出来了吗。
   
    人们会很失望的,学者更沮丧,经济学家吴敬琏每每遭措,仍不放弃,仍坚持一再呼吁重启改革,他遇到的对手是“梦”外部力量,“草鞋经济”的待遇。可想而知,改革委被搁置,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像被骗了。习近平、李克强他这样做,基于两面性,用洗脸盆形状的东西凸的一面和着凹的一面解释,是说他的话题尽量降低不被当靶子看,而他的作为更能够灵活一些,得到预期而设计的。另一面只和百姓交谈是他受益的方法,这样,他的袋子总是满满的。我想,《君主论》他是很熟了。
   
    所以中国梦开店,他用了一个东西的两面,拆开的两件作为物件构成我的要说的主题,并以此来解读什么才是“习李时代”,当然这只是开始,他也有可能被“盆子”吸进去,连脚也进去,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再来装扮一番,又装作圣人的样子。统治者们的通病都这样,其实,他什么也没做,只是思想而已。
   
    2013年4月1日
   
   
(2013/04/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