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思考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思考中国]->[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思考中国
·快速平稳的完成社会转型应该把握的两个基本方面
·坚决的阻止在日本对二战罪行进行深刻反省之前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我的决定
·稳定,难道就是专制的稳定么?拓宽思路来想---兼答一位网友
·开放是中华民族走向现代的最有效方法
·从朱总理把奖金捐给清华大学说起
·踏着祖先的血泪和辉煌前行,走向社会大和解
·中国历史就是所谓好人与坏人斗争的循环死结
·毛泽东讲不破不立,我讲不立不破
·对两种官方话语的解读------一代,二代,三代,四代,,
·理性分析,吃透我们所处的时代
·改革开放步洋务运动后尘??
·在中国大陆播种民主自由宽容宪政法制的八种办法
·追忆和反思-苛求紫阳先生!!
·请将期望的眼光从胡温转向民间社会
·中国人权理事会让我大吃二惊
·中国的历史几千年来没有人,只有角色--尝试分析文革暴行产生的原因
·救亡压倒了启蒙? 不,这是懦夫的逻辑与思维!
·向往抗日战争时期的民族和解
·谁说中国没有自由!!!???
·杂谈- 香港直选反台独李登辉新台湾人大陆军费等
·民主自由与第一百只猴子并发症
·互联网和你我他
·我们的春天简介
·飘入心灵的片片思绪
·内忧是原因,外患是结果
·中国社会已经改变,谁也不可能开历史的倒车
·再说说李登辉
·两岸关系-统长独消的转折点来临??
·将大写的人字,植入中国人的内心深处
·解读中国威胁论之二---中国人也应该反思
·反对朝鲜古巴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胡锦涛
·亲爱的中国同胞恳请您们都作一个独立的思考者
·百年来中国改革失败的教训及今后的改革路径
·美国与中国相比,最大的优势是制度优势
·(修订版)反对朝古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创新社会论的胡锦涛
·现代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
·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是确立人权的中心地位
·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金钥匙
·马英九现象及大陆台湾香港民主发展的互动
·江泽民vs共和党,胡锦涛vs民主党??
·开放是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必然道路
·请让我们适应民主
·胡锦涛的三条思路
·信仰=心中的靠山??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公民
· 支持“冰点”提起行政诉讼
·我偏偏要做一个不窝里斗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转型的艰难
·呼吁执政当局理性对待维权人士
·开放和人权意识的普及,是中国平稳完成社会转型的基本道路
·我冷静我思考我读书我观察我奋斗
·选票是民众的授权信
·台湾在搞文革?笑话,还是好好反思自己(大陆)吧
·中国人权理事会应该向《人权观察》学习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教育,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之一,农村教育,很可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瓶颈
·论坛既是志同道合者聚会的店堂,也是持针缝相对观点者碰撞的福地
·支持孙不二先生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让我们不再默许不合理的执政行为
·怜悯他们,爱他们,启蒙他们,揭露他们
·一个民族要想强盛,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葛红兵先生的高论,使我忍不住又要说一说中日之间的问题
·人权观念的确立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
·董仲舒可能是中国人创新思维的第一杀手等几则思考
· 社会一切皆处于关系(联系)之中
·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在社会中的体现就是公平正义
·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可能更接近于真实
·西方反华势力到底反对中国的什么? 到底对中国造成什么具体的伤害?
·不结盟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坚持100年不动摇
·“你还有胆去中国吗”
·尝试分析日本法西斯南京大屠杀和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种族灭绝的思想基础
·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头等大事
·给美国政府提建议
·度奶粉事件反思
· 读史偶感
·历史的恩爱情仇
·中国人的愚笨与聪明
·关于人生的选择与修养的几点思考
·中日的恩怨了结方式
·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持之以恒,必能提升生命价值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并没有巩固下来
·人权理念的普及是抵御极权和防止文革悲剧的最有力武器
·试论核心价值观
· 等待中国政府给予民主自由的人是在守株待兔
·认清世界情势,精准定位中国,扬弃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现代中国新文化
·方舟子打假的方法极为平常, 大家都可以使用
·由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引发的一些思考
·刘晓波不应该成为领袖,他是中国的一个现代公民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
·龙应台: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
·非法拘禁陈光诚的山东地方临沂当局当事人似乎涉嫌犯了非法拘禁罪
·陈光诚能否成为中国的罗萨 帕克斯??!!!
·陈光诚才有点像中国反对党的样子
·真相--审判--忏悔--宽恕--民族和解
·温家宝和薄熙来都是人,都拥有做人的最低权利
·两岸官员的十大不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老朱弟子博客|编辑:2013-04-11|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本文所叙说的基本观点本人非常赞同,中国的事情,纷繁复杂,我同意中国的走向不取决于上层官员,而取决于大多数公民的普遍觉醒,有很多人在谈到台湾 的社会转型时,往往夸大蒋经国的作用,而忽视台湾反对派的作用,民众普遍人权意识觉醒,对台湾的社会转型起到了基本的作用。蒋经国只是对这个觉醒有基本的判断,顺应社会大势,而不是逆势而动,就算是一个伟人了。 美国黑人的民权运动的兴起和成功也是这样的,美国的种族隔离政策存在了很多年,只有到了上世纪60年代,美国黑人的权利意识觉醒之后,才能有马丁路德金,才能有罗萨 帕克斯,要是没有美国黑人权利意识觉醒的背景,罗萨 帕克斯不给白人乘客让座的行为,只能导致一顿暴打,或蹲几天监狱而已,由于美国社会坚固的人权底线,他们遭受的遭遇可能会比林昭好,但却绝对不会成为民权运动的导火线。所以,面对中国的社会转型大课题,我们不会寄希望于习李,我们不会随着习李说了些什么话而喜而悲,我们不会寄希望于几个开明的政客,我们不会寄希望于做了高官的幕僚,就可以运筹帷幄,大事可成。 我们必须踏踏实实做好民众的普遍觉醒的实实在在的工作,前进一点是一点,前进一分是一分。要不屈不挠,耐下性子,持续不断,做好受挫折的准备,求小得。 另外,我们需要修正一点,中国的政府,应该是全民的政府,不应该只是左派的政府,右派的政府,不应该只是保守派的政府,自由派的政府,我的意思是,在中国,尽管自由主义,人权理念的力量还很弱小,你也不要寄希望于官方对你的独家支持,而打击拥有别的思想的人的合法人权。官方对所有持有各种观点的人应该是平等的。持有自由思想的人不要因为政府曾经打压你们,而当你拥有政府支持的力量之后,你就怂恿政府的力量非法打压别的思想观点的人。我认为,左派也有基本的人权,左派也有不被删帖的权利,薄熙来也受到公正审判的权利。本文作者声称,封锁了乌有之乡的网站,解决了民粹主义的病灶,我觉得这样一个简单粗暴之举,不可能解决民粹主义的病灶。我还想指出一点,拥有自由主义思想的人不见得就是道德高尚,也不见得就是道德低下,不要觉得自己拥有自由的思想,拥有人权理念,你就拥有的道德的审判权,你尽管拥有自由思想,人权思想,你依然是一个人,你是一个有缺陷的人,你不一定是100%的正确,你依然需要与别人平等对话探讨,得出共识,才是正途。
    编者按2013 04 13
   
   十八大后,本来一度消沉的保守势力再次亢奋,司马南、张宏良等左派干将借着习近平“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等言论,试图误导中国再次向左转,刮起了一阵阵文革妖风。而本来因为薄熙来的倒台而一度兴奋的自由派,也纷纷表示灰心失望,认为有生之年中国实现民主自由无望。
   然而,历史的走向并不取决于上层官员,而是取决于大多数公民普遍的觉醒。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共党内的陈云、李先念、薄一波、彭真、王震、胡乔木、邓力群等左倾保守势力何其强大,而胡耀邦、赵紫阳等民主开明力量相比又是多么的弱小。然而整个社会的趋势,仍然是在朝经济私有化、政治民主化、社会自由化的大方向演进。虽然左风阵阵不断吹,但包括邓小平在内,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阻止民主化、自由化这个大趋势。其原因何在?正是因为每个公民个体的权利意识的萌发觉醒,他们自发地追求历史真相反对思想控制,自发地捍卫政治权利反对独裁专制,自发地谋求经济利益反对权力剥夺,十几亿公民的力量汇集起来,犹如水滴汇成大海,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影响这个历史洪流。
   
   现在很多海内外的民主人士总是乐于捕风捉影、观风测向,中央一有点蛛丝马迹(如顺便展出赵紫阳照片)就鼓动中央要平反六四了,一有点左倾的苗头又开始悲观失望唉声叹气,十几年的时间就在这种意淫中荒废掉了。借用国内自由主义大师朱学勤的话说,我们正确的策略应该是“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想一朝一夕解决问题实现民主是不可能的,但是多年的经验已经证明,通过在互联网上对一个个具体公共事件的关注讨论,借助民意的集中迸发,会极大地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例如中国海内外的自由民主人士多年坚持批判薄熙来,在薄熙来倒台前,通过互联网的传播,其违法乱纪、贪淫专制、复辟文革的丑恶行径已经是众人皆知,在海内外形成了推翻重庆模式的强大的舆论基础。在薄倒台过程中,无数的民主自由人士通过微博等新兴媒体揭露相关案件真相,为党内开明人士严惩薄熙来摇旗呐喊,最终促使薄熙来及全中国左倾保守集团的土崩瓦解,使中国渡过了危险时期。
   
   再诸如“孙志刚事件”、“杨佳事件”、“瓮安事件”、“钱云会事件”等等涉及普通公民权益的公共事件,我们民主自由人士通过积极参与其中,一方面积累了广泛的民意基础,另一方面普及了自由主义观念,更重要的是也沉重地打击了中共内部保守专制势力,迫使他们不得不放弃全面控制社会的打算,为公民自由社会的到来奠定了舆论、政治和制度基础。
   
   回顾自2003至2013年这十年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等新兴媒体发挥了先导前锋的作用,每一次中国向民主方向的进步,无不是通过互联网借助强大的民意基础得以推进。回顾历史展望未来,我们有充分的信心使我们所倡导的自由主义理念能够在互联网上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我们有充分的信心通过互联网舆论及思想传播,使受几千年专制之苦的中国人回归人类普世价值;我们有充分的信息使中共党内那些有一丝良知的人,最终都接受普世价值理念;我们有充分的信心,在十年左右,迎来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当然,在看到无数公民的主体性作用的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胡耀邦、赵紫阳等民主先驱为我们在中共体制内留下的开明民主派官员,发挥了巨大作用。没有他们,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将至少被推迟五十年。
   
   八九过后,中国一度摇摆。从1993年至2003年,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为龙头的南方报系为那十年里中国的市场化、自由化改革立下了汗马功劳,南方报系也在这段时间内真正奠定了自己传媒界、舆论界、思想家黄埔军校的地位。然而,中共保守力量从2003年开始发力,通过中宣部这个机关,对南方报系进行了一波波系统性打压和整顿,直到2013年,几乎已经将整个南方报系彻底阉割。
   
   然而,上帝在保佑中国,凯撒总有死期。也正是在2003年,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和技术开始普及大众,由于其时效性、开放性、高效性、隐秘性、便捷性都远远超过普通平面媒体,网络舆论已经成为整个中国思想舆论的中心,从2008年开始,所有的报纸、期刊、电视、广播几乎都受网络舆论影响,甚至跟着网络舆论走。随着中宣部对南方报系的打压,南方系的精英纷纷转阵新兴媒体。腾讯、新浪、网易、搜狐、百度、凤凰等门户网站的从业人员,尤其是主要把握内容方向的编辑权力,都在原南方报系员工手中,因此中国整个社会的舆论仍然是以自由主义理念占据主导地位。
   
   中宣部最终“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虽然他可以基本控制垄断传统媒体,但是新兴互联网的管理权力一直在国务院新闻办手中,中宣部一直无法插手。当互联网自90年代中期刚刚出现时,影响甚微,被认为是跟国际互联网密切相连的一种技术和媒体,因此从一开始就被划归国新办管辖。中宣部当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么个东西架空。
   
   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多年来一直是自由主义普世价值最积极的倡导者。网络舆论成为中国社会舆论的中心后,这意味着温家宝可以通过国务院新闻办的权力管理职能,对互联网上民主自由言论施加极大的保护作用,使之在中宣部保守势力的压力下茁壮成长。虽然一些敏感言论如六四问题仍然是禁区,但互联网依然代替了传统南方报系报刊仍然成为了传播自由主义理念的最大也更加有效率的平台。假如互联网管理权力像报刊领域一样被中宣部把控,这一切都是不可想象的。
   
   去看看腾讯网、网易、搜狐、新浪、凤凰等网站的时政版块及历史版块、历史专题,去看各大微博的时政和历史话题,我们就可以知道那些南方报系的前员工们正在新的阵地上兢兢业业地刨中共的祖坟。在各大门户网站上,以吴敬琏、张维迎、茅于轼、陈志武、贺卫方、徐友渔、朱学勤、杨奎松、沈志华等自由主义经济、政治、历史学者一直占着主导地位,那些老左、新左文人根本上不了正式版面。
   
   再比如,在互联网上可以经常看到揭露毛泽东独裁专制本质的文章和视频,例如高华的系列学术著作,胡星斗的网络文章、袁腾飞的网络视频,以及茅于轼《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之类的文章,这些揭露都十分大胆和彻底,完全掘掉了中共保守专制势力的命根子,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人的思想解放。虽然最后保守势力发力使某些文章被删除,但是几个月的时间里,文章已经得以迅速传播。
   
   再比如,09年10月,薄熙来在重庆的文革运动正在红红火火之时,姜维平的《刘峰岩下重庆,薄熙来被调查》一文被大陆诸多网站博客转载,流传甚广,打响了推翻薄熙来重庆堡垒的第一枪。一时间关注重庆的人无论左右都读到了此文章。很长一段时间,揭露薄熙来的文章在网络上铺天盖地。当时在任的中共25个政治局委员,恐怕目前也只有薄熙来享受到了这种“待遇”。这显然归功于国务院新闻办的“网开一面”。薄熙来倒台后,民间挺薄人士试图也如法炮制,制造了何挺、孙政才的表叔事件,妄图拿何挺、孙政才戴过几十块名表的图片兴师问罪,试图“围魏救赵”为薄熙来开脱罪责。可惜,他们的文章和微博一露面就被全面封杀,微博上“何挺”等名字完全成了被禁词,连左派网民自己看到的都很少,对何挺及孙政才没产生任何杀伤力。在互联网上,通过国务院新闻办的强大力量,左倾保守势力完全成了丧家之犬。
   
   国务院新闻办里具体负责网络管理职能的是5局(网络局),从2002年至2012年的7月份,李伍峰一直担任5局局长。2007年李伍峰赴美国哈佛大学政府学院高级管理项目培训班接受培训后,思想更加开放开明,回国后即开始整顿互联网上泛滥一时的左倾保守思想。2009年在温家宝的积极主张下,李伍峰已经决定要彻底关闭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替独裁思想辩护的网站,可惜受中共内部以薄熙来为代表保守势力的抵制而未能得逞。自薄熙来倒台后,2012年4月,那些嚣张一时蛊惑人心的极左网站终于被国务院新闻办顺利关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