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悼念潘国平]
牧晨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念潘国平

   悼念潘国平

   惊悉潘国平逝世,不免唏嘘长叹:好友一生能几多?岁至黄昏,最鲜活的是记忆,而朋友便是这记忆的经络;失去一个朋友便如断了一条筋,也许并不疼痛得厉害,而那失控的麻痹感却很明显。好像两人对饮干杯,对方突然间消失不见,我手中的酒杯竟也自行滑落,那洒了一地的碎瓷和美酒,令人顿悟:这便是人生!

   潘国平比我略长几岁。我们都是“造反派”,被无数人诅咒、蔑视、仇恨至今,永世不得翻身。历史上许多定案都可能翻,但没人想为造反派平反,包括造反派自己。特别是像我这样,怨的是当年并非真造反,盼的是明天货真价实的造反、革命,把共产专制彻底埋葬!

   66年夏,“四清”的阴风接上文革的邪火,五行相克又五行相生,从纳粹褐衫队式的老红卫兵演变出义和拳式的造反派,其实都是专制政权的炮灰。“老红卫兵”是天生要当接班人的“红五类”,当年是因为“革命家庭被革命”而倒霉了几年,如今都是集财权于一身的红色贵族,他们当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不过是小试牛刀,他们登上权位后的“红色恐怖”才叫人刮目相看。而造反派则本来就在“另册”,“造反派里牛鬼蛇神多”,自古皆然。当年敢于反对四清工作队,简直就是反抗钦差大臣,有那胆子,是因为有皇上发的话撑着-------老毛一句“造反有理”,煽燃了夹杂着愚忠、投机、逆反、自信、孤傲等情绪的燎原烈火,在“拥毛灭资”的大旗下竟然“合法”地晃荡了两三年!

   潘国平和我都是“跳出来”反对四清工作队的“原四清积极分子”。直接的原因是见不得工作队和当权派对工人群众的压制胁迫,见不得“既得利益”圈子假公济私拉帮结派的风气,见不得那些身为干部的势力小人拿腔作势盛气凌人。潘国平和我谈起那段经历时,很感慨地说:“那时真是血气方刚,就爱打抱不平;领导找我谈话要我考虑别自毁前程,我只感到是对我的人格侮辱”。我问他当时“造反”是否考虑到可能倒霉,他承认没怎么去想过。我相信他讲的是真话,因为当年我也没想过后果。我在11月中离开工厂加入学徒造反军,之后厂里的造反派抄了医疗器械公司的“黑材料”,其中有一大袋是我的,据厂里造反派说,我的那一袋黑材料是上头准备判我死刑的。如果没有11月上海造反派的成功,我是可能会被杀,而潘国平则一定会被杀。我在泰国这么问过他,他没回答,他恐怕的确没想到过。

   那天我们在曼谷,他发现一个排档有毛蚶供应,特地来找我去那里晚餐。我开玩笑问他不怕甲肝?他说自己从来不忌口,也不讲究,只是喜欢一些习惯的家常小菜,比什么山珍海味都好。想想那些身为“国家干部”的日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享受,拿的还是厂里发的那点工资,不能乱花。即使在和谭元元相恋的过程中,吃穿用度都是很简朴的。

   说起他和谭元元,当年是一条很热门的小道消息,自然是批评的多,当然也是羡慕的多。可惜后来他身陷囹圄,谭元元受不了太大的压力,终于分手了。对此,潘国平想得很明白:无可怨、无可悔,有一段美好的经历,就该知足了。

   我们先后两次在曼谷相处,他忙着去各种店铺收些古董,并十分耐心地教我一些鉴别知识,他一再希望我和他搭档做古董生意,主要的理由就是:你没有经济实力是干不好民运的!可惜我怎么也搞不懂古董生意,倒是自己已经有点古董模样了。

   在巴尔迪摩他的家里,他搬出许多收藏品让我过目,其中有慈禧的画、康有为的字。但我相信他的特长是“三小件”:钢笔、手表、照相机。他收这些东西多数是从地摊以低价淘来的,每次去香港都能赚一笔,不多,但起码日子过得去了。他对古董生意也不是十分内行,只是掌握了一条准则:有赚钱的把握就做。这是性格决定的本领,我是学不会的。

   我们交往的日子不多,但他的洒脱给我很深的印象。04年,我和汪岷在纽约谈起成立民会的事,我打电话给潘国平,请他出山,他在电话里一口答应,并且很快开车过来商讨,我们三人随即敲定了大事。他两次去曼谷和我碰头,主要也是为中华民会的组织工作。他的立场很清楚:凡有利于民主之事,一概支持。从我所见他出席的多次会议来看,他是言行一致的;而且,他从来不争什么。

   严家祺先生评价潘国平:他坐了这么多年牢,实在太冤太过;但他一点也没有恨,一点也没有收回报偿的心态。的确,潘国平是很放得下的。记得以前碰到过几个他的“小兄弟”,说起当年,有的仗着潘司令的交情而犯法闯祸,连累了潘国平锒铛入狱却守口如瓶,让这几个捣蛋鬼逃过一劫,谈起这等事,无不盛赞“小潘是模子”!在上海,许多人赞赏潘国平讲义气,相比之下,王洪文的口碑就差远了。

   我从来没听潘国平自吹自擂,甚至他从未说过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他也不会背后说人短处,倒是常说起某人的优点。包括被万人诅咒的张春桥,潘国平是真诚地敬佩。至于他如此表态是否会遭到许多人的指责,他是不予考虑的。他的底线是:“实事求是”、“对得起良心”。

   本来是想与他合作干一番事业的,无奈他重病缠身,我们的联系也便中断多年了。得知他回上海,一直希望他恢复健康。待噩耗传来,方领悟到我们这批人,已是这把年纪,得什么病也都不是意外,哪天说走就走,只当前脚后脚,坦然行去便是,无非多说一句:兄弟走好!

(2013/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