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牧晨
·新年怀旧
·也谈林彪
·“一月风暴”的夺权与巴黎公社之梦
·游吴哥
·曼谷的雨季
·中元
·幻觉
·评洛杉矶画家撤展
·六四,血的祭奠
·我们常听说的“中国特色”是什么?
·浪游曲(旧作选录)#1
·维权运动观察
·涛声依旧------致李国涛
·浪游曲(选录#2)
·浪游曲(旧作选录#3)
·说神
·浪游曲(选录#4)
·浪游曲(旧作选录#5)
·春归曲(1--6)
·春归曲(7----12)
·春归曲(13—18)
·唤回春天
·春归曲(19---24#)
·2008随想
·云 颂
·宋公遇难九十五周年祭
·遥祭刘文辉烈士牺牲四十一周年(校订稿)
·哀悼张志新
·旧金山.清明节祭
·中正吟
·叹申酉
·黄花岗之歌
·圣女祭日咏
·陌生的父亲
·兰秀铭
·女侠祭
·2008年, 纪念几十周年的回忆.
·2008年的结论
·2009年清明祭文
·四月廿九深夜.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靈道(下)靈道修為(二)

   四十四。命

   命,命運,天命,指事情已預先註定的進程,特指生死、貧富和一切遭遇。世人多有無奈之遇,常嘆命該如此、命中註定、命不可知。

   命的概念,局限於人由生到死的期間內。人一死,就沒命了。所以人關注的是生的價值。如果生活得幸福,就期望長生不死。如果生活只有痛苦,就會感到生不如死,實在無法忍受了,就會做出冒死拼命之舉,或因此而死,或者自殺。也有的人並不想死,但以僥倖之心賭上性命冒險犯難,俗稱玩命。更多人因意外災禍而死,叫做死於非命。可見,命的本義,是指值得珍惜的生命時光。

   道家最重視生命,以達觀知命的態度,奉行無為,於生死無憂無喜,認為生命來於自然,死了又復歸自然,生死不過是事物的轉化,此之謂“物化”;比較各家對生命的認識,道教似乎最為虛妄。但是,如果掀開其面紗,觀其本真,會發現道教的人生哲學其真諦就是:永恆的,執著的追求,充滿著一種對束縛和控制人類的自然力與社會不平的抗爭精神,即:精神上不懼死亡,行動上抗拒死亡。

   日本吉田昭治說:“人出於對生的慾望而求助於醫學,出於對死的恐懼而信奉宗教。”道教的產生,就與人對於死亡的恐懼有直接的關係。在道教開始的初期(119---185),即自道教有組織的傳播,到黃巾太平道起義的六十七年,全國重大疫病流行不斷、連年戰亂,人口自5000萬銳減至1716萬。道教就是在這種生之維艱與死之恐懼的歷史時期產生並發展起來,企圖以宗教的慈善精神,來回答和解決人生的生死問題,並望建立一個“太平世界”:“不殺不害,不嫉不妒,不淫不盜,不貪不欲,不憎不恨;言無華綺,口無惡聲,齊同慈愛,異骨成親;國安民豐,欣樂太平。”(《度人經》)

   其後,道教追求長生不老,構築了龐大的神仙體系,宣揚人經過修煉可以成仙,永遠不死。其精要,在於倡導“皈依自然”和“性命雙修”。道教吸取了道家祖師爺老子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天道觀,提出了“三皈五戒”,即“皈依道,皈依經,皈依師”;“五戒”則是“戒違真,戒殺生,戒偷盜,戒邪淫,戒妄語”。 “三皈”中最重要的思想是“皈依道”,即“皈依自然”。因此,道家倡導“自然清靜”、“無為而無不為”、一切“依乎天理”、“因其固然”、“安時處順”這種“皈依自然”的人生觀,就成了道教“修性”的理論根據,道教稱它為“性功”,即心性的修煉。 “性功”就是道教的人生之最高修養境界,是精神的解脫,思想的自由,也就是道教對人生在與自然支配法則(人必須死亡)相對抗中的一種自我調節,使他們能夠坦然面對死亡,將死亡看作人生回歸自然的一種“物化”(事物相互轉化)的必然。

   莊子的生死觀就非常地超脫,曠達。他認為一切無非自然,人也是自然之一分子;人從自然中來,最後仍須回到自然中去。按後來的科學分析:人體只不過是三十多種元素的組合,死去以後,三十多種元素回歸到大地上,仍然是這三十多種元素;地球​​不因一個人的死去而減輕質量,也不因地上多了一個死人而增大質量,這也就是物質不滅和轉化定律。

   莊子的妻子死了,他的師弟惠子去弔唁。惠子看見莊子正蹲坐在地上敲擊瓦盆唱歌。惠子責之曰:“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莊子回答:“察其始而本無生,非徒無生也,而本無形;非徒無形也,而本無氣。”莊子論述了人的生死只是“氣”的聚散,如同四時的運行;死,就是靜靜的安息。痛哭,就是不懂得生死運行的道理。莊子對自己的死亡也看得非常透徹。莊子所以能勘破生死,即在於把人的肉體同芻狗一樣,看成是天地間自然生長的“物”。道教吸取道家的生死觀,倡“去物慾,簡塵事”,“知生之有分,不務分之所無”;倡知足常樂,認為一切身外之物都是“情慾之餘好,非益生之良藥”;必須“處物而心不染,處動而神不散”;我心不動,萬物不入,利欲泯滅,見素抱朴,便可與自然成為一體。這種自然觀,要求人們須有高度的“心性”修煉,此即道教之“性功”。

   但道教又不同於道家。道教認為人生短暫,必須抓住現實,把握現在,好好的活著,並儘最大的努力,讓自己活得長久,盡情享受人生的樂處。因此,道教追求長生不老,長生不死。而怎樣才能長生呢?道教杜撰了一個神仙世界,認為只要成了仙,就可以永遠不死。因此,提倡煉丹。開始是“外丹”,在鼎爐裡烈火多次燒煉,稱為“九轉仙丹”。唐代以後又時行“內丹”,即服氣,存思,入定,甚至閉關靜修一百天,三百天,日日氣功,辟穀,再輔以“外丹”,以為如此即便不能成仙,也能長壽。這就是所謂“外煉形體筋骨皮”的“命功”,即延長生命之功。

   儒與佛都只講修“性”,儒講“复性盡性”,佛講“明心見性”。道教卻講“心性”和“形體”兩者都要修煉,即靈與肉,性與命兼修,這就是所謂“性命雙修”。道家是對中國文化以至世界文化產生過並仍然產生著重要影響的學術派別。心性問題亦是中國哲學之一主要問題。道家心性論是與儒家、佛教心性論迥然相異的中國心性論的第三種形態。

   道家之一切理論無不是圍繞道而展開的。道既是生物之原,亦是成物之本,亦是天地萬物之本性,亦是人安身立命之根據,亦是君王治國安邦之根本方略。 "道法自然",道之本性即是自然而無為。道是道家心性論之基礎和根據,可以說,道家心性論不過是其道論之自然延伸。由道而德、而性。道之本性為自然。人既源於道,道之性亦即人之性,所以,人之本性亦是自然。由道而性,進而至於心。如果說,性是指人之先天的、本然的方面,那麼,心則是指人之後天的、實然的方面。人之性必顯於人之心,由人之心,亦可見出人之性。人性本自然、自在而自由。由推崇自然,道家強調"虛心";由推崇自由,道家強調"遊心"。由道而德、而性、而心,進而至於情。性、心、情三者既有聯繫又有區別。性是指人之先天本性,突出者為人之先天性因素;心是指人之內在精神,突出者為人之為人的主體性因素;情是指人之主觀情感,突出者為我之為我的情緒感受。有性、有心、有情,故而之為性命。道家所追求的人生,即自然、自在而自由的人生。

   有人生,即有人之命。道家對人之命運,持一種自然的無可奈何的態度。所以如此,因為只有以這樣一種態度來對待一切,才能保守心靈之寧靜、淡泊與自由。有人,即有人之生死。道家對於生死,持一種純自然的態度。與道教方術之求長生不同,道家學說並不追求長生,道家只追求自由而自在地活著。

   心性論必然涉及到修養。致虛守靜是道家修養論之主旨。老子首倡致虛守靜,莊子則將致虛守靜具體化為"心齋"與"坐忘",並進而將致虛守靜提升至本體論的高度,而標舉"齊物"。如此,由道而性、而心、而情、而人,進而至於命,至於生死,至於修養,其中心思想即是精神之自由。追求精神自由,從消極無奈的聽天由命進至積極達觀的樂天知命,實乃道家心性論之根本所在。自然、自在而自由,和諧、和睦而和適,這就是道家心性論的基本內容。

   至於道教煉“命”的方術,是否能延年益壽還難下定論。在早期,許多人為“丹藥”所誤,如唐代就有六個皇帝死於所謂“仙丹”,連英明如唐太宗最後也死於丹藥,只活了五十二歲。可是,幾乎在同一時期,道士兼醫藥學家孫思邈卻活了一百歲。一般認為,由“內丹”法的發明和運用,至如氣功,拳法和各種運動,對於人類的健康和生命的延長是有一定作用的。道教之積極的生存觀,使人們看到生命的可貴及延年益壽的可能與前景,人們自然會從心底服膺它那反抗自然力對人的“異化”的“抗命”精神。

   傳統的機械論認為宇宙初始時因已確定,而相應的果自然就限定了。從星體的運行到人類的思想感情,莫不受各種物理、化學規律的製約。一切都源於宇宙形成之初的初始條件。因此人的命運實際上也是確定的。但現代的量子力學認為未來是不可預測的,也不承認嚴格的因果律。什麼都出於偶然。故而,命運是不可預知的。

   傳統的機械理論、神秘學、其他玄學,都缺乏統計學裡趨勢學概念。由社會統計的概念啟發,一個人的命運是由家庭、個性與特質、先天資質、婚姻、可掌握之資源、努力與專注之事來決定,而婚姻對決定女性命運之因素很大。道教命理學也有相似的概率數學特點。

   世界各國哲學家和思想家亦對命運有不同看法。早在两千年前,古希臘與中國古代的思想家已對命運有所立言。如儒家相信命運的存在,故此孔子曾提出“義命分立”,他曾以恢復周禮為例,指出即使他再努力要求諸侯尊重周禮,但受到客觀環境影響,他的使命依是無法完成的。因此可知,儒家相信命運的存在。反之,墨家和法家否認命運的存在,認為人的貧與富、幸福與否,是靠其個人努力來決定的,天沒有決定命運的能力。

   老子認為天道是自然存在的,但常因自然宇宙環境變易,不可預測。人應順道而行,而不該反其道,人的命運亦如是也。依老子《道德經》而言,人對命運的禍福迷惑已久,命運中禍與福之所以相依變化,就如人性的正邪與善惡改變無常。既然如此,我們就應該斷絕邪念惡行而除禍根;修德行善而增福份。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其無正也。正復為奇,善復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溪。”“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故吉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胡不勉而行之?”總結道教對命運的觀點即:禍之根,在於本身的邪知惡念;福之本,在於本身的修德行善。禍福有命,命在自身。

   玄學的命運觀點與道教相近:靈歲運,即先天八字運,是個人行為、言語、心念與情緒的宿世果報。個人的陰陽靈歲運之數量不等,無陽多定成或陰多定敗之理。但可理解為多運多修、能者多勞或好事多磨。 “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帶有此運,不表示已行此運。行此運否?行先天陽運?或陰運?決定於身、口、意。帶有陰陽之運為自然之道,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合、前後相隨。先天在命,無法自選先天命;但後天運在己,可自選行陰或行陽之運。不須驚怕先天命中帶有多種或某種陰歲運;皆因能強化陽歲運的便是陰歲運,不同的人生經驗、經歷、領悟、體會,方有不一般的成就。反者,能弱化陽歲運的也是陰歲運,一切強弱、相生、相剋之變化,造化於個人修行之道。總結玄學對命運的觀點為:三分先天命,七分後天修。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愛拼才會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