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小说】 那女人]
罗列
· 困惑中想说的话
·[原创小说] 给一个故事添一个结尾
·初恋
·拥抱
·母亲节那晚的梦
·逃跑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小说】 那女人

罗列

    我现在讨厌单位那女人,尽管她长得皮肤白皙身材小巧玲珑,我觉得她总爱显摆,太能风骚。一次,主管到我们办公室来视察,她立刻显出媚笑,“哎呀,高局,我昨天在天桥看到你家孩子了,长得越来越帅气……快毕业了吧?有对象了吗?”局长笑笑,随口答了一句,“明年就毕业,也不知道处对象!”她立刻说,“我倒是有一个人选,长得也可以,家庭条件也很好的……”大家只是客气地对局长打了一下招呼!

    办公室总共才十多人,监控器坏了那段时间,大家说话自然也就放肆些,臧否人物评价是非的的语句增多,谁知这些话在开大会时,被领导一五一十地引用出来,在会上遭穿的李姓哥们回到办公室,很感情地骂了出来,“马勒戈壁的,哪个骚逼嘴那么贱,到处嘚嘚……”大家私下聊时,怀疑是她传闲话,因为新的领导上任时,她经常到领导办公室串门,已被新来的书记任命为组织委员,新来的头来我们单位前,就是以爱和女人睡觉著名的,尽管那都是传说,但我们的态度大都是宁可信其有,李姓哥们在酒桌上评价这女人,“岁数大些,要不肯定能和咱们头睡上!”李姓哥们答道,“就看她能不能把头那活整硬,睡怎么不可以哪?即舒服身体,又捞到实惠,爱睡就睡罢,何况头儿现在妻子又不常在身旁!”

    先前我对这女人的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大家在单位外没有窃听危险议论她时我甚至还替她辩解,谁愿意和谁睡就和谁睡吧,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你们别酸葡萄了,要分清义和团和义勇军强奸与通奸的区别!女人令我反感时她已经升为局长助理,今年秋天我买了一件皮夹克,可能因为我平时很少换衣服,那天上午一办公室人在屋里,她冒蒙来到我跟前问我,“小罗,你的夹克是革的还是皮的?”我看她没有玩笑的意思,脸上一热,觉得身上的夹克真的变成革的了,便假装不好意思地解释,“可能……可能是——革的吧,我也……我也不太清楚!我媳妇买的——”最后还是李姓哥们荤嗑替我解了围,“王姐,这衣服就像女人,女人睡的人物高,比如睡薄熙来、胡锦涛之类的,那她层次就高,如果只睡一个单位的头,或者卯大劲睡咱们这个小城市里的市长,那她层次肯定不如和薄熙来胡锦涛睡过的女人!”大家哈哈大笑,连她也禁不住乐。李姓哥们又看着我补充道,“你说是吧?罗哥,这衣服会变,穿到胡锦涛身上,肯定是皮的,穿到老农民身上,肯定是革的,至于穿到你身上吗?皮的也是革的!”事后办公室凌姐逗我,“人都是看衣帽取人的,看你平时穿衣服不注意!换一件衣物被降值了吧?”我笑笑,心里骂道,这傻逼女人,平时看着挺聪明的,这次怎么来的是哪出啊?!

    冬天来临时,这女人又往上升了一格,已在我们局当督评办主任兼管党务的副书记,她到别的地方办公去了,局长再也没有在职工大会上愤愤不平地引用我们办公室里的私人谈话,我们办公室渐渐消停下来,不过她也时不时到我们办公室来,炫耀炫耀自己新买的衣服和化妆品之类的,她给新来的年轻女同事说,“哎呀!这都是我家你姐夫给买的,她每次出差我都告诉他,吃好住好,别舍不得花钱,千万不用给我买东西,我啥都不缺!……可她每次给都不空手,非得给我买……”有个二十多岁新分配到这里的小姑娘也很会说话,“啊!王姐,你真有福气!我姐夫对你那么好……”女人的幸福在脸上饱绽,“哎呀哎呀!你将来一定比我还有福气!有对象了吗?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你姐夫单位新来个小伙,家里不是一般的有钱,那天我让你姐夫问问……”小姑娘笑笑,满脸都是感激,“王姐就是热心,在家我妈就常告诉我,交人就交王姐这样热心的人,我妈还还担心我自己找不到对象呢?下次我回家就告诉她,有王姐这样的人在,我肯定不再找不到对象的,就让她放心!”

    一天下午下班,碰到原来的邻居老周头,我看他走的很慢自己也无事,便推着自行车和他边走边聊,他问我你们单位的谁谁离婚那么长时间又找了没有,我惊讶地问他谁呀?他说就是他现在的邻居老王家的三丫头,现在是你们单位当书记的那个。我说不能吧,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他说怎么不可能,她妈昨天在我们家还说离了快两年了,她原先的丈夫疑心太大,说她和你们单位的领导不清不白!她丈夫现在在北海又找了一个,她妈说不能让她再等了!听了老周头的话,我对她更加佩服,感觉她真的很能演!她早晨还在单位给女同事抱怨,她丈夫在北海单位很忙,很长时间回不来,她想请假去她丈夫那里看看哪!她想使同事感到她永远很幸福!

    挨近年末,单位照例很忙,领导让我们早早去处理杂事,并且强调,这段时间要特别注意,不要在办公室玩游戏闲唠嗑之类,上面可能会微服私访,单位里督评办要加强到办公室巡视的次数,千万不要在年末给局长上眼药,要不谁面子上也不好看!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到齐了,这女人也风风火火地跑到我们办公室,“哎呀!我着急着忙的打车来!头还没顾得上梳哪!我在你们办公室梳梳头!”我习惯性的往办公室挂大镜子的地方看看,见她从手提包里掏出木梳,这次让我看到难忘的一幕:由于她两手忙着在上面梳头,一举胳膊上衣由于太短露出一段腰身,那白白的肚皮虽然耀眼但已耷拉出赘肉!我连忙怕别人发现我似的将视线挪走。真险!如果被上面微服私访的拍下这一幕,我可就不好解释了!我感到很滞涩,睃嗼了一下周围同事的反应,这时我看到那个很会来事的小女同事笑着走向那个女人,“哎呀!王姐,你看这段日子把你忙的,——快!我这里有眉笔!你稍微化一下吧!”

    哦!单位还真有意思,我看到女人后面的女人……

    ——初稿于2013年2月8日

   (说明:那次往《博讯》贴这篇小说时,很长时间未显示,我贴了另一篇文章,然后再看上次这个小说,仍然是另一篇文章的内容,现在再把这篇《那女人》贴一遍,13年4月26日,我找到了原因,登陆《博讯》发文章时见有这样的文字——书名或栏目:罗列

   

    朋友您好:2013年4月19日,黑客捣乱,删除了一些博客内容。我们恢复了多数,但15-19日之间一些博文无法恢复。如果您的文章有丢失,而您有备份,请重新发布。十分感谢您的理解。我们一直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并可能会更换程序)

(2013/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