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21)]
拈花时评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21)

附錄一 大 學 章 句
   
   ——————————————————————————–
   
   內容來源:卷六 專著

   
   隸屬章節:專著\科學的學庸
   
   版面原件:第43頁,第44頁,第45頁,第46頁,第47頁,第48頁,第49頁,第50頁,第51頁,第52頁,第53頁,第54頁
   
   〔第43頁〕
   
   序
   大學之書,古之大學所以教人之法也,蓋自天降生民,則既莫不與之以仁義禮智之性矣。然其氣質之稟,或不能齊,是以不能皆有以知其性之所有而全之也,一有聰明睿智能盡其性者,出於其間,則天必命之以為億兆之君師,使之治而教之,以復其性,此伏羲神農黃帝堯舜,所以繼天立極,而司徒之職,典樂之官所由設也,三代之隆,其法寖備,然後王宮國都以及閭巷,莫不有學,人生八歲,則自王公以下,至於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學,而教之以灑掃應對進退之節,禮樂射御書數之文,及其十有五年,則自天子之元子眾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嫡子與凡民之俊秀,皆入大學,而教之以窮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此又學校之教,大小之節,所以分也,夫以學校之設,其廣如此,教之之術,其次第節目之詳又如此,而其所以為教,則又皆本之八君躬行心得之餘,不待求之民生日用彝倫之外,是以當世之人,無不學,其學焉者,無不有以知其性分之所固有,職分之所當為,而各俛焉以盡其力,此古昔盛時,所以治隆於上,俗美於下,而非後世之所能及也,及周之衰,賢聖之君不作,學校之政不修,教化陵夷,風俗頹〔第44頁〕敗,時則有若孔子之聖而不得君師之位,以行其政教,於是獨取先王之法,誦而傳之,以詔後世,若曲禮少儀內則弟子職諸篇,固小學之支流餘裔,而此篇者,則因小學之成功,以著大學之明法,外有以極其規模之大,而內有以盡其節目之詳者也,三千之徒,蓋莫不聞其說,而曾氏之傳,獨得其宗,於是作為傳義以發其意,及孟子沒,而其傳泯焉,則其書雖存而知者鮮矣,自是以來,俗儒記誦詞章之習,其功倍於小學,而無用異端虛無寂滅之,教其高過於大學而無實,其他權謀術數,一切以就功名之說,與夫百家眾技之流,所以惑世誣民,充塞仁義者,又紛然雜出乎其間,使其君子不幸而不得聞大道之要,其小人不幸而不得蒙至治之澤,晦盲否塞,反覆沈痼,以及五季之衰,而壞亂極矣,天運循環,無往不復,宋德隆盛,治教休明,於是河南程氏兩夫子出,而有以接乎孟氏之傳,實始尊信此篇而表章之,既又為之次其簡編,發其歸趣,然後古者大學教人之法,聖經賢傳之指,粲然復明於世,雖以熹之不敏,亦幸私淑而與有聞焉,顧其為書,猶頗放失,是以忘其固陋,釆而輯之,間亦竊附己意,補其闕略,以俟後之君子,極知僭踰無所逃罪,然於國家化民成俗之意,學者修己治人之方,則未必無小補雲,淳熙己酉二月甲子,新安朱熹序。
   
   〔第45頁〕
   
   大學章句大,舊音泰,今讀如字。
   子程子曰,大學孔氏之遺書,而初學入德之門也,於今可見古人為學次第者,獨賴此篇之存,而論孟次之,學者必由是而學焉,則庶乎其不差矣。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程子曰,親,當作新,○大學者,大人之學也,明,明之也,明德者,人之所得乎天,而虛靈不昧,以具眾理而應萬事者也,但為氣稟所拘,人欲所蔽,則有時而昏,然其本體之明,則有未嘗息者,故學者當因其所發而遂明之,以復其初也,新者,革其舊之謂也,言既自明其明德,又當推以及人,使之亦有以去其舊染之污也,止者,必至於是而不遷之意,至善,則事理當然之極也,言明明德新民,皆當止於至善之地而不遷,蓋必其有以盡夫天理之極,而無一毫人欲之私也,此三者大學之綱領也。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後與後同,後仿此,○止者,所當止之地,即至善之所在也,知之,則志有定向,靜,謂心不妄動,安,謂所處而安,慮,謂慮事精詳,得,謂得其所止。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明德為本,新民為末,知止為始,能得為終,本始所先,末終所後,此結上文兩節之意。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治平聲,後倣此,○明明德於天下者,使天下之人,皆有以明其明德也,心者,身之所主也,誠,實也,意者,心之所發也,實其心之所發,欲其必自慊而無自欺也,致,推極也,知,猶識也,推極吾之知識,欲其所知無不盡也,格,至也,物,猶事也,窮至事物之理,欲其極處無不到也,此八者,大學之條目也。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第46頁〕治,國治而後天下平。治去聲,後倣此,○物格者,物理之極處無不到也,知至者,吾心之所知無不盡也,知既盡,則意可得而實矣,意既實,則心可得而正矣,修身以上,明明德之事也,齊家以下,新民之事也,物格知止,則知所至矣,意誠以下,則皆得所止之序也。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壹是,一切也,正心以上,皆所以修身也,齊家以下,則舉此而錯之耳。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本,謂身也,所厚,謂家也,此兩節,結上文兩節之意。
   右經一章,蓋孔子之言,而曾子述之,凡二百五字。其傳十章,則曾子之意,而門人記之也,舊本頗有錯簡,今因程子所定,而更考經文,別為序次,如左。凡千五百四十六字,○凡傳文,雜引經傳,若無統紀,然文理接續,血脈貫通,深淺始終,至為精密,熟讀詳味,久當見之,今不盡釋也。
   
   康誥曰,克明德。康誥,周書,克,能也。大甲曰,顧諟天之明命,大,讀作泰,醍,古是字○大甲,商書,顧,謂常目在之也,醍,猶此也,或曰審也,天之明命,即天之所以與我,而我之所以為德者也,常目在之,則無時不明矣。帝典曰,克明峻德。峻,書作俊○帝典,堯典,虞書,峻,大也。皆自明也。結所引書,皆言自明己德之意。
   右傳之首章,釋明明德。此通下三章,至止於信,舊本誤在沒世不忘之下。
   湯之盤銘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盤,沐浴之盤也,銘,名其器以自警之辭也,苟,誠也,湯以人之洗濯其心以去惡,如沐浴其身以去垢,故銘其盤,言誠能一日,有以滌其舊染之污而自新,則當因其已新者而日日新之又日新之,不可略有閒斷也。康誥曰,作新民,鼓之舞之之為作,言振起其自新之民也。詩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詩,大雅文王之篇,言周國雖舊,至於文王能新其德以及於民,而始受天命也。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自新新民,皆欲止於至善也。
   
   〔第47頁〕
   
   史傳之二章,釋新民。
   詩雲,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詩,商頌玄鳥之篇,邦畿,王者之都也,止,居也,言物各有所當止之處也。詩雲,緡蠻黃鳥,止於丘隅,子曰,於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鳥乎,緡,詩作綿,○,詩小雅緡蠻之篇,緡蠻,鳥聲,丘隅,嶺蔚之處,子曰以下,孔子說詩之辭,言人當知所當止之處也。詩雲,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為人君,止於仁,為人臣,止於敬,為人子,止於孝,為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止於信。於緝之於音烏,○詩,文王之篇,穆穆,深遠之意,於,歎美辭,緝,繼續也,熙,光明也,敬止,言其無不敬而安所止也,引此而言聖人之止,無非至善,五者,乃其目之大者也,學者於此,究其精微之蘊,而又推類以盡其餘,則於天下之事,皆有以知其所止而無疑矣。詩雲,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如切如磋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兮者,恂慄也,赫兮喧兮者,威儀也,有斐君子,終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澳,於六反,菉詩作綠,猗葉韻音阿,@下版反,諠詩作咺,諠詩作諼,並,況晚反,恂,鄭氏讀作峻,○詩衛風淇澳之篇,淇,水名,澳,隈也,猗猗,美盛貌,興也,斐文貌,切以刀鋸,琢以椎鑒,皆裁物使成形質也,磋以鑢鐋,磨以沙石,皆治物使其滑澤也,治骨角者,既切而復磋也,治玉石者,即琢而復磨之,皆言其治之有緒,而益致其精也,瑟,嚴密之貌,@,武毅之貌,赫喧,宣著盛大之貌,諠,忘也,道,言也,學,謂講習討論之事,自修者,省察克治之功,恂慄,戰懼也,威,可畏也,儀,可像也,引詩而釋之,以明明德者之止於至善,道學自修,言其所以得之之由,恂慄威儀,言其德容表裏之盛,卒乃指其實而歎美之也。詩雲,於戲,前王不忘,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此以沒世不忘也。於戲音嗚呼,樂音洛,○詩,周頌烈文之篇,於戲,歎辭,前王,謂文王也,君子,謂其後賢後王,小人,謂後居也,此言前王所以新民者止於〔第48頁〕至善,能使天下後世無一物不得其所,所以既沒世而人思慕之,愈久而不忘也,此兩節,詠嘆淫泆,其味深長當熟玩之。
   右傳之三章,釋止於至善。此章內,自引淇澳詩以下,舊本誤在誠意章下。
   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無情者,不得盡其辭,大畏民志,此謂知本。猶人,不異於人也,情,實也,引夫子之言,而言聖人能使無實之人,不敢盡其虛誕之辭,蓋我之明德既明,自然有以畏服民之心志,故訟不待聽而自無也,觀於此言,可以知本末之先後矣。
   右傳之四章,釋本末。此章舊本,誤在止於信下。
   此謂知本,程子曰,衍文也此謂知之至也,此句之下,別有闕文,此特其結語耳。
   右傳之五章,蓋釋格物致知之義,而今亡矣。此章舊本通下章,誤在經文之下。閒嘗竊取程子之意,以補之,曰,所謂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窮其理也,蓋人心之靈,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於理有未窮,故其知有不盡也,是以大學始教,必使學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窮之,以求至乎其極,至於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貫通焉,則眾物之表裏精粗無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矣,此謂物格,此謂知之至也。
   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惡好上字皆去聲,謙讀為慊,苦劫反,○誠其意者,自修之首也,毋者,禁止之辭,自欺雲者,知為善以去惡而心之所發有未實也,慊,快也,足也,獨者,人所不知而己所獨知之地也,言欲自修者,知為善以去其惡,則當實用其力,而禁止其自欺,使其惡惡則如惡惡臭,好善則如好好色,皆務決去,而求必得之,以自快足於己,不可徒苟且以徇外而為人也,然其實與不實,蓋有他人所不及知而己獨知之者,故必謹之於此,以審〔第49頁〕其幾焉。小人閒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 子而後厭然,揜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閒音閑,厭鄭氏讀為黶,○閒居,獨處也,厭然,消沮閉藏之貌,此言小人陰為不善,而陽欲揜之,則是非不知善之當為與惡之當去也,但不能實用其力以至此耳,然欲揜其惡而卒不可揜,欲詐為善而卒不可詐,則亦何益之有哉,此君子所以重以為戒,而必謹其獨也。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引此以明上文之意,言雖幽獨之中,而其善惡之不可揜如此,可畏之甚也。富潤屋,德潤身,心廣體胖,故君子必誠其意。胖步丹反,安舒也,言富則能潤屋矣,德則能潤身矣,故,○胖,心無愧怍,則廣大寬平,而體常舒泰,德之潤身者然也,蓋善之實於中而形於外者如此,故又言此以結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