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20)]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20)

科學的學庸
   
   ——————————————————————————–
   
   大學之道 上篇

   
   大學之道 下篇
   
   附:一、大學章句
   
   附:二、大學古本
   
   附:三、王陽明大學問
   
   附:四、王陽明答羅整菴少宰書
   
   中庸要旨
   
   附:一、自勉四箴
   
   附:二、中庸章句
   
   政治的道理
   
   大 學 之 道 上篇
   
   ——————————————————————————–
   
   內容來源:卷六 專著
   
   隸屬章節:專著\科學的學庸
   
   版面原件:第1頁,第2頁,第3頁,第4頁,第5頁,第6頁,第7頁,第8頁,第9頁,第10頁,第11頁,第12頁,第13頁,第14頁,第15頁,第16頁,第17頁,第18頁,第19頁,第20頁,第21頁,第22頁,第23頁,第24頁,第25頁,第26頁
   
   〔第1頁〕
   
   中華民國二十三年九月十一日在廬山軍官團講
   中華民國四十八年十二月在臺北國防研究院訂正
   中華民國五十一年九月在陽明山第三次訂正
   中華民國五十二年八月在陽明山第四次訂正
   
   〔圖片〕
   
   〔第2頁〕
   
   總理在民族主義中,曾經提示我們中國固有的政治哲學之精微博大、高明切實,為外國的政治哲學家所不及。總理說:「中國古時有很好的政治哲學,我們以為歐洲的國家近來很進步;但是說到他們的新文化,還不如我們政治哲學的完全,中國有一段最有系統的政治哲學,在外國的政治家,還沒有見到、還沒有說得那樣清楚的,就是大學中庸所說的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那一段話,把一個人從內發揚到外,由一個人的內部做起,推到平天下止。像這樣精微開展的理論,無論外國甚麼哲學家都沒有見到,都沒有說出,這就是我們政治哲學的知識中獨有的寶貝,是應該保存的。」大學這部書,將一切做人做事的道理,都包羅無遺,發揮盡致。可說其是由內在的德性之修養,到外發的事業之完成,為一貫不斷進取開展的過程,乃是本末兼賅、惟精惟一、修己治人、明體達用之道。我們知道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大學一書,把個人的內在修省以及向外發揚的道理,發揮到了極致,可以說政治上基本的原理全在於此,我們現在所研究的軍事,不過是政治的一部份,因為實際上軍事是包括在政治範圍之內的,所以凡是軍人尤其是做了軍官的,必須研究政治哲學,瞭解政治原理,更加要深明我們本國發明最早的政治基本原理——即大學之道。過去一般軍事學校裏,向來都沒有將這些道理教授我們,現在一般普通教育,亦沒有注重這大學之道,乃是做人——做國民、尤其是做軍人最重要的學問,所以我們一般軍官,都不知道這個最重要的「以天地萬物為一體」的大學問,更不知道拿這個學問的道理來修養省察、身體力行,自然亦不知道遵循這個道理來教育部下、治理軍隊;如此,帶兵作戰以及從政理事,當然就不容易成功了。我國軍官如此不懂政治哲學,連這最重要的政治原理也莫明其〔第3頁〕妙,如何可以成為一個健全的軍官來望其建軍建國呢?我們中國軍隊之所以沒有進步,此即最大原因之一。因為做軍官沒有政治學問的基礎,對於軍國大事,就要宗旨不定,是非不明,人家說好,便跟?說好,人家說壞,便跟?說壞;只會跟人腳跟,隨聲附和,混混沌沌的過了一世,自己毫無處世做人的把握,亦無革命救國的定見,這種人可以說簡直沒有自立的人格,那裏還能做國家民族的干城?天地父母生了我們下來,便要做一個堂堂正正完善無缺的人,才有人生的意義,才能無忝所生!所以我們做一個人就要知道做人的道理,盡做人的本分,做一個軍官,更要知道做軍官的道理,盡做軍官的職責。可是現在不僅是一般軍人,就是一般學者,對於這些做人做事成功立業的大道理、大學問,沒有幾個人肯來切實重視,更無人能精研洞達,切己體察,而來竭力推行的,以致中國自古以來獨有的政治哲學這件寶貝,無人能夠認識,因此固有的民族精神和道德智能,也就隨之泯滅,國家危亡,如何可免?所以 總理曾說:「這種正心、誠意、修身、齊家的道理,本屬於道德之範圍,今天要把他放在智識範圍內來講,才是適當,我們祖宗對於這些道德上的工夫,從前雖然是做過了的,但是自民族精神失去了之後,這些智識的精神,當然也失去了。所以普通人讀書,雖然常用那一段話做口頭禪,但是都是習而不察,莫名其妙的。」以上 總理所說的這種毛病,是很普遍的,你們各位想必都讀過大學中庸,試問讀了之後,有幾個人能切實瞭解這裏面所講的道理和意義,這書對於我們人生,究竟有怎麼樣的關係?究竟有那幾件事,能夠切己體察,有得於心,而來實踐篤行,真正做到?如果我們讀過這書,只是費了很多的時間,而不能篤信力行,得不到一點讀書的實益,為國家社會來服務盡職,那讀書有什麼用?所以現在雖〔第4頁〕然讀書的人很多,而國家民族始終不能收到教育的功效,這是最可痛惜的一件事。我今天特將大學的道理親口講授給你們,如果你們從此都能徹底領悟,照這些道理,切己體察,力行勿懈,就可以創造新生命,成功一個完完全全的軍官,教好我們部下,治好我們軍隊,更推而至於影響全國國民,即可以創造整個國家民族的新生命,恢復我國過去漢唐時代在世界上最強盛最光榮的地位!這就是我今天要講大學的目的,亦即我對於大家最大的希望!
   大學第一篇,依照朱子所說,本篇乃是孔子之言,而由他的門人曾子所記述的,本書的前面,朱子還做了一篇很重要的序,大家應首先一讀。不僅讀大學要如此,我們隨便看什麼書,都要先看序文,因為序文的宗旨,都是要將他全書的內容,提要的說明與評論,我們看了序文,就可以得到全書的要領,明瞭正文的意義與精神之所在,由此再讀正文的時候,便格外易於理會,事半功倍,所以看書的要訣,就是先要看序文,把全書的要旨瞭解之後,再開始讀正文。你們看大學序言開宗明義第一句就是「大學之書,古之大學所以教人之法也」,這一句話,就將大學全書的意義與精神都道破了,我們就此可以知道這部書的性質,更是?重教育的方法,不只是講政治哲學而已。所以總理說,要把他當作知識範圍內來講才行。而我們做軍官的人,就是教人治人的人,無論就知識範圍的教育方法,或就道德範圍的政治哲學來說,都不可不懂這大學之道!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這三句話,朱子認為是大學之道的三個綱領,可是陽明謂此三者,乃是構成其大學之道的整個體系,而其內容乃是上下一貫,不能並列為三個綱領的。〔第5頁〕餘亦認為陽明的解釋,亦較朱子所說的合理而易解,但此三者雖是一貫而不可並列的,然其成分與功能,實有先後程序之分,雖不能並列為三個綱領,至少亦可說是構成大學之道的三個要則。這要則,就是天生蒸(眾也)民,有物有則之則,乃是人與生俱來的理則。只要大家明瞭此三個綱領,乃是三個要則,而且是體系一貫,其進行程序,本末始終,亦是徹上徹下有條不紊的,這樣就可在文字上免除咬文嚼字、再作無謂的紛爭了。至於「明德」的意義,天地父母生了我們下來,就有一種天賦靈明的德性(即陽明所謂天命之性,而自然靈昭不昧者也)。這就是「明德」,但是他有時不免為氣質所拘(朱註:人之氣質,有剛有柔,有高明,有沉潛,倘任其偏向發達,不加修省,必至影響及於本體)為物慾所蔽(朱註:一切聲色貨利、功名權位之外欲,亦足以掩蔽本性,使之馳騁迷途而忘返),漸漸失其靈明以至於泯滅,而一切驕奢淫佚、失德敗行的生活和惡習,乃從之而生。大學之道,第一就是要修明「明德」,以去人慾而存天理。亦可以說是要存天性而除物慾,要使此「明德」——「天性」保持其本體之純潔靈明,不為氣質所移,不為物慾所蔽,不為利害所誘,日益發揚光大,充實完善,此即謂之明其明德,這是修己工夫的第一步,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乃是構成大學之道的第一要則和程序,亦就是朱子所謂第一綱領。
   其次,所謂在「親民」,「親」這個字,有兩種解釋,程子釋「親者,新也」,故朱子在大學章句中,以「在親民」作「在新民」,解所謂「新民」者,即是使民眾能日新又新、進步不已的意思。所以本書第二章的釋義作為新民釋。而王陽明則照大學古本「在親民」的「親」字的原文意義,釋「親民」〔第6頁〕為親近民眾,乃本其一體之仁心,以感化民眾、革新國家與社會的意思。我們曉得:大學所講人生最大任務,莫過於治國平天下,我們明明德修身之後,便要推而廣之,將一般民眾一切腐舊的不良的不適於時代環境的思想、風習、生活都能剷除,使其造成一種新的思想、風習與生活,俾能與時代要求相適應,以確保其生存與發展,這就是古人所講「化民成俗」,亦即近來我們所推行的新生活運動之真正意義,必須如此,然後治平之功才有基礎,因此朱子釋「親」為「新」並沒有什麼錯誤。同時大家要曉得:王陽明是一個大哲學家,同時也是一個政治家與軍事家,他依照大學古本原文的「親民」釋為親近民眾。所謂「親吾之父,以及人之父……親吾之兄,以及人之兄」,此乃根據「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解說,亦有其深遠的意義,且有其古本原文充份的根據。因為新民必自親民開始,如果不親近民眾、深入民眾中間,我們自己雖有好的主義、思想、道德、言行、生活,亦無從傳授他們,感化他們,所以他不肯更改古本原義,仍要作為親民的解釋,也是很有道理的。不過正因新民非親民不可,而親民則為新民應有的前提,所以我們講新民便包括了親民,而單講親近,還不能包括革新的意思,因之我在此還是依照程朱的解釋易於瞭解,而且陽明亦說:「即以新民為親民,而曰明德為本,親民為末,其說亦未為不可。」可知他對以親民釋新民,亦並無反對之意。但他認為明德與親民,雖有本末可言,而並不能分為內外相對的兩物。以其明德親民本為互相關聯的一事,其內容乃是整體一貫,不可分列為二為三的。所以陽明又曰:「木之幹謂之本,木之梢謂之末,惟其一物也,方可謂之本末,若曰兩物,則既為兩物矣,又何可以言本末乎」「若知明明德以親其民,而親民以明其明德,則明德親民,焉〔第7頁〕可釋而為兩乎?」這實是陽明反對朱子以「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分而為三綱領之說的理由。而此亦即陽明發明此三者為一體而不可分的創意之作。在他的意思,以為此三者是脈絡一貫,乃是大學之道的一個總綱而不能分為三綱的。可是他亦並未有如此明白的提出來。大家還要瞭解,這亦就是朱王二派解釋大學不同的最大爭論之點所在,應該特加注意。但無論其如何解釋,我們認為親民與新民二者之意,並無重大差異,不必多所爭辯,因為我們親近民眾,必須要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漸磨之以仁義,教之引之,鼓之舞之,使能滌除一切污,使其智能、德性、精神、體魄、生活、行動,都能追上時代,日新又新的道理,乃是決無錯誤的。我們訓練軍隊尤其要如此,如果不能使部下的思想、習慣、生活、行動從根本上革新起來,成為一個現代軍人,那我們革命便永遠沒有成功的希望。現在我們一般革命黨員和革命軍人,究有幾個人能做到「明明德」的?究有幾個人更能盡到其親民與新民的責任呢?各位都是軍官,有許多是在民國元年前後就做了軍官的,到現在已有二十三年,就是從民國十三年做起,也有十年了,試問民元或民十三時代的你們,與現在的你們,有沒有兩樣呢?你們每個人在道德上、思想上、學術上、智能上、生活上,是否有新的進步呢?你們所統率的部下官兵,他們在精神上、學術技能上,又有什麼新的進步呢?我可以代答一句,大多數還是同從前一樣,沒有革新和進步,各個人還是像過去一樣的一個舊軍人,換句話說,就是一個自私自利、不學無術的腐敗軍人,他如做了高級軍官,亦就成了如過去北洋軍閥一樣的一個新軍閥而已。由此推而至於一般軍隊,從民元到現在止,也沒有兩樣,軍人的精神、品德、生活、學術、思想,不但沒有進步,而且只有退步!大家想一想,你們對部下曾經〔第8頁〕有些什麼新的思想、精神、技能、學術傳授給了他們呢?你們自己不能革新起來,自然也無法使部下革新起來,這是一定的道理,你們或許以為親民與新民的「民」字,是指「老百姓」,不是指軍人,這就是大錯了!各位要知道,中國古代民與兵是不分的,凡是一個國民,就都要當兵,所以古人所說「親民」,亦就是「親兵」的意思。至於今日所謂「良民是良兵的基礎,良兵是良民的模範」亦就是這個道理。所以我們「教民要如教兵,教兵就是教民」,其原則與方針是一貫的,因之軍官在軍隊中親其士兵,也就是大學「親民」之義。所謂「親兵」,就是要與部下親近,要視部下如子弟,要能愛護部下,就是要與部下共甘苦,同患難,又要能恩威並濟,賞罰嚴明,以教育部下,感化部下,使能日新其德之謂。我們在過去,因為軍官自己既不能新,當然亦就不能使其軍隊日新又新,一般國民,更加無法使他們建立新的品德、新的學術、新的生活和新的精神了,所以我們的革命,至今仍未能成功。這一段話,是講明親(新)民的意義和重要。總括一句,親(新)民是一種治人建國的基本工夫(齊家治國平天下),就是構成大學之道的第二要則和程序,亦就是朱子所謂第二綱領。而其第一要則(綱領)「明明德」與此第二要則(綱領)「親(新)民」的關係,可以說是體用合一而不可分的,故陽明曰:「明明德者,立其天地萬物一體之體也,親民者,達其天地萬物一體之用也,故明明德必在親民,而親民乃所以明其明德也。」關於此點,我認為陽明的解釋是正確的,可使讀者更易瞭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