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6)]
拈花时评
·文摘:论舆论与自由
·永远都是肮脏的政治
·无耻之尤,网络真相
·引文并评:从假奶粉到肠道病:阜阳吸取教训了吗?
·数千年治乱怪圈,我们能走出来吗?
·受执法人员教育后这些人怎么都死于心脏病
·总理说,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文摘并评论:希望小学483名学生全部存活 愿创出更多此类奇迹
·文摘并评论:汉龙小学无人死亡背后
·看都江堰当地领导如何向家宝总理撒谎
·茅于轼: 纳粹都不如
·浅谈当局的灾害信息处理手法
·专制的成本与民主的红利
·震灾背后的心碎-摘自攀峰搏海博客
·网友帖的文章-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
·质疑余狗儒《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摘自搜狐新闻-解密档案揭露美俄残忍试验 用犯人试验精神武器
·[再反思再问责] 严惩失职渎职玩忽职守的官们!-摘自571工程的博客
·lianhuaxiaofo版-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绵竹死难孩子家长讨说法引发冲突
·引用并评论:北京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对中国股市的精辟分析
·先富起来的wen氏家族-转帖自“生命在于运动”博客
·狗官欺人太甚,民众愤而起义
·执政党是伟大的吗?
·时事拉杂谈
·山西杀人犯胡文海的最后一段话(绝对牛逼)!!!
·“冷处理”与谎言-执政当局玩的政治手法
·依靠,故放纵-论执政当局对待公务员
·孙中山《走向共和》演讲全文
·前赴后继裸死在汽车内的现象-没日没夜地工作,真是党的好干部啊,建议追认为烈士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上)
·中国会发生经济危机吗?(下)
·"裸官”何其多
·中央党校周天勇博士: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我的政治主张
·吃人的制度,催生吃人的ZF,催生吃人的裆
·美仑美奂的开幕式背后
·一名刑警队长的血泪控诉[转贴]
·刘翔的退赛与真实的体育
·从运动员年龄问题谈社会诚信问题
·文摘并评论:合肥前市委副书记夫妻受审时曝官场潜规则,法官居然阻止
·上 海 高 層 禁 公 審   法 院 背 黑 鍋
·天子腳下腐敗 中紀委看不見
·財產來源不明罪
·官員申報財產 雷聲大雨點小
·最牛夜總會 公安來祝賀
·中宣部新闻局原局长钟沛璋:2008忧思录
·当代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吗?
·成 功 奧 運 背 後 還 有 甚 麼 代 價 ?
·文摘并评论:敦促李长江辞职书
·奸商貪官斬不盡 食品毒禍何時了
·田文華,世上最歹毒的母親!
·医学博士警告:三聚氰胺奶粉恶果绝非仅仅是结石
·文摘并评论:老 百 姓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文摘并评论:光 拉 地 方 領 導 難 平 民 憤
·文摘并评论:时代周刊《毒奶粉激怒中国》
·文摘并评论: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文摘并评论:问责风暴波及全国 大批政府公职人员被免职
·文摘并评论:孩子们白白吃了一个月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我們沒有見過如此大規格毒害嬰兒的事件!
·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文摘并评论:关于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神七载人航天飞行创下多项第一
·评中国权力结构的失衡
·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文摘三篇并评论: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文摘并评论:干部年轻化腐败低龄化
·文摘并评论: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文摘并评论: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
·文摘并评论:梦里回到袁世凯时代
·各位朋友如何能够找到我
·文摘并评论:土地流转还是风水流转
·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文摘并评论:一位四川警校学员的困惑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共娼裆在野党时期言论精选!
·文摘并评论:胡 佳 得 人 權 獎 實 至 名 歸
·文摘: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6)

第三節 自由與法治觀念之養成問題
   
   ——————————————————————————–
   
   內容來源:卷四 專著

   
   隸屬章節:專著\中國之命運\ 第六章 革命建國的根本問題
   
   版面原件:第114頁,第115頁,第116頁,第117頁,第118頁
   
   〔第113頁〕
   在改造社會風氣的時候,我們必須徹底改造國民對於法律和自由二個觀念。
   
   合群是人類的天性。個人離開了人群,便沒有生存的方法,所以自有人類以來,個人就是生於群,長於群,沒有一天可以絕對離群而孤立,所以群的生命,為個人的生命所寄托。群有發展,個人纔能夠得到發展。在人群的裏面,個人與個人之間,個體與全體之間,自然有其共守的規則,而後群的生命纔可以維持和發展。這種規則,在一方面是道德,在另一方面就是法律。人群的組織,由家族而宗族,由宗族而民族,所包容的人口愈多,則道德與法律亦相隨而益密。其維持道德的信仰者,為社會的公論。其執行法律的制裁者,為管理眾人之事的政府。
   我們中國的政治哲學對於道德與法律的關係,講求得最為詳明。中國的政治哲學主張道德與法律兼 〔第114頁〕用,不過有先後之分。賈誼說:「禮禁未然之前,法施已然之後。」董仲舒說:「先德而後刑。」都是說道德先於法律,卻並不專談道德而捨棄法律。至於我們 國父的三民主義,對於這個問題更有精深的研究。要知道三民主義是淵源於中國正統的道德觀念的。簡單的說:「利他」是革命的本務,「仁愛」是救世的基本,利他和救世的極則,無過於「天下為公」。三民主義就是以「天下為公」的思想為改造社會的基本法則,與實行革命的最高理想。然而,三民主義的實行,則必依於法律。在軍政時期,我們要行軍法之治;在訓政時期,我們要行約法之治;在憲政時期,我們要行憲法之治。由此可知三民主義的政治,是本之於道德,而行之以法律的。
   我們中國的政治哲學,對於人治與法治的關係,也有詳明的分析。孟子說國家要有「法守」,要有「法家弼士」,又說「徒法不能以自行」。這就是說國家沒有法律,便不能夠治理,不過法律的施行,仍然是存乎其人。王荊公所謂「制而用之存乎法,推而行之存乎人」,張居正所謂「行法在人」,也都是這個意思。我國的國民革命,是要建設中國為法治國家,不過其本源則在於國民的心力。所以 國父說:「常人有言,中國四萬萬人實等於一片散沙。今欲聚此四萬萬散沙而成為一機體結合之法治國家,其道惟何?則必從宣誓以發其正心誠意之端,而後修齊治平之望可幾。」又說:「國家之所以成立,不外乎國民之合成心力。其統治國家之權力,與夫左右此統治權力之人,亦常存乎國民合成心力為之主宰而綱維之。」由此可知國民革命是集合國民的心力,以建設法治的國家,並且是以國民的心力厲行法治的。
   
   〔第115頁〕
   
   我們中國的政治哲學,對於情理與法的關係,尤為注重。中國的政治哲學以為情理必依於法治而後可以得其公平。所以諸葛武侯說:「法行而後知恩。」又說:「吾心如秤,不可為人作輕重。」中國的政治哲學,又以為法律必本乎情理而後可以合於實用。所以呂新吾說:「法者,本天理人情而定之。」又說:「法者,體其必至之情。」我們的三民主義,是會通情理法三者而並重的。我在「三民主義之體系及其實行程序」一文裏面說:「我們人類所以異於一切動物與高於一切動物的原因,而且能夠不斷的自求進步,不斷的進化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人類有感情,有法紀,而且又有理性的緣故。感情、法紀、理性這三種東西是維繫人類生存,促進人類進化,所缺一不可的。我們通常論一件事,總說是情理法三者俱當,而後纔算是圓滿。依照三民主義,就民族方面說:人類感情中最值得重視的一種感情是民族感情;因為民族天然力所造成的,所以團結民族,就要靠人類天然具有的情感。就民權來說:人類組織的最良法紀是全民政治——即民權主義政治;要規定各個國民的義務和權利,就全靠法治和紀律來作平準的標尺。就民生來說:「人類生活中最合理的方式,是一切人民經濟平等,無相壓迫搾取之事,而且要使社會大多數利益相調和,能夠真正做到『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的地步;這不能專靠感情,亦不能完全依靠法律,而必訴之於判別是非利害之理性。所以我說,民族主義本乎情,民權主義本乎法,民生主義本乎理。我們以提高民族感情,求得民族獨立;以確立法治,為實行民權的基礎;再以公平劃一的條理,調劑公私經濟的盈虛,以解決民生問題,如此情、理、法三者皆能釐然得當。所以三民主義比其他主義完備,而且比其他主義偉大悠久,亦比其他任何主義容易實行,亦就在此。」由此可知三民主 〔第116頁〕義是情、理、法並重而各得其宜的。總括以上所說,我們知道有些學者,以為中國的政治哲學重禮治,主人治,而反對法治,是一種誤解。我們又可以知道法治在三民主義裏面是有重要的地位,有重大的功用的。
   自不平等條約訂立以後,中國的學術思想界失去了自信心,只知道附和盲從外國的學說。於是有一些人士,援引歐洲十八九世紀的學說,來破壞我們國民的法治觀念。他們看見了盧梭所謂「天賦人權」的言論,便主張中國的革命,和歐洲十八九世紀的革命一樣,要爭「自由」。殊不知盧梭的學說,並不合於歷史的事實。 國父指示我們:「就歷史上進化的道理說,人權不是天生出來的,是時勢和潮流所造就出來的。故推到進化的歷史上,並沒有盧梭所說的那種人權事實。這就是盧梭的言論,沒有歷史的根據。」盧梭的學說既沒有歷史的根據,其所以流行於十八九世紀的歐洲,成為歐洲人民為「自由」而戰爭的指導理論,是「因為當時歐洲的君主專制發達到了極點,……人民久受了那樣殘酷的專制,深感不自由的痛苦。所以他們唯一的方法,就是要奮鬥去爭『自由』,解除那種痛苦,一聽到有人說『自由』,便很歡迎。」返觀我們中國歷史的政治,大抵對人民取寬大的態度,人民納了糧之外,幾乎與官吏沒有關係。「中國人民老早就有了很大的『自由』,不須去爭。」所以 國父說中國革命的目的與歐洲革命的目的相反。「歐洲從前因為太沒有『自由』,所以要革命去爭『自由』。我們是因為『自由』太多,沒有團體,沒有抵抗力,成了一片散沙,所以受外國帝國主義的侵略。……要抵抗外國壓迫,就要打破『個人的自由』,結成很堅固的團體,像把士敏土參加到散沙裏頭,結成一塊堅固石頭一樣。」換 〔第117頁〕句話說,我們中華民族要結成堅固石頭一樣的國防的組織體,則個人不能享有像一片散沙一樣的「自由」,是不待言的。更詳細一點說:我們中國在戰爭時要取得最後的勝利,必須建立民族的國防體;在戰後要與世界上獨立自由國家共同保障世界的永久和平,求得人類的自由解放,亦必須有同樣堅強的組織。所以就國家與個人的關係上說,無論在戰時或在戰後,一片散沙一樣的「個人自由」是不能存在的。
   更就個人與個人的關係上說,自由與法治是不可分的。我們中國是四萬萬五千萬國民共同組織的國家。我們的國家要求四萬萬五千萬個國民之中,每一個國民都有「自由」。所以必須規定每一個人「自由」的限界,不許他為了他一個人的「自由」而去侵犯別人的「自由」。這種自由,纔是真正的自由。這種自由觀念,我們建國時代,必須積極的養成,纔可使我們每一個國民,都能享受他自由的權利。所以「自由」必須在法定的限界之內,方是「自由」。若出了法定的界限之外,便是放縱恣肆。人人如可以放縱恣肆,必至於強欺弱,眾暴寡。人人謹守法定的限界,始可以達到人人都有「自由」的境域。要人人都有「自由」的國家,纔可以說是「法治」的國家。所以法治國家決不許國民有放縱恣肆,強欺弱,眾暴寡的現象。由此可知自己破壞國家的法律,而要求國家的法律保護,自己不守法律,而批評國家不崇法治,都是不合理的言論。這種言論,只有混淆國民對於法治的觀念,助長國民不守法律的風氣,如不徹底糾正,則法治國家的建設,是不能成功的。
   世界上最放縱恣肆的人,要算「吉蒲賽」人了。大家知道「吉蒲賽」人的自由,不過是放蕩,不過是流浪。他們內部沒有法律,他們對外也不能結成團體,以自保他的安全。所以他們成為世界上最低下 〔第118頁〕最墮落的一群,到處受人唾棄,受人欺侮。我們中國國民斷不可一面自陷於「吉蒲賽」人的自由行徑,而一面還高談現代化,法治化。要知道國家是祖宗百代的遺產,民族是子孫萬世的根基。抗戰是神聖的工作,建國是莊嚴的事業。我們絕對不應當存一點玩忽的觀念,有一點兒戲的行動,而必須以神聖莊嚴的心理來接受法令,以自主自動的思想來執行法令。我們怎樣還可以自比於「吉蒲賽」人?
   
   近百年來,我們中國不尚法治的觀念所以養成,不守法律的風氣所以傳佈,租界與外國駐兵區域以及封建割據的存在,為其重要的原因。租界駐兵區域為中國法律的力量所不及,一般人士在那裏面,可以放縱恣肆於本國法律範圍之外,對於國家作違法犯紀的言論和行為。相沿既久,養成了一種消極則不負責任,積極則破壞法治的習慣,流行於國民之間,猶不自覺其非;不獨不以為非,而且自以為是。封建的割據,更使法治的觀念與守法的風氣,蕩然無存,一般軍閥政客,以擁甲倒乙為事業,以朝秦暮楚為生涯,不獨不知法治為何物,亦且以毀法亂紀為光榮。在這種情形之下,法治的觀念如何可以養成?守法的風氣如何可以造就?
   現在,不平等條約既已撤廢,租界與外國駐兵區域不復存在,封建割據亦早歸沒落了。我們國民必須痛自反省,互相督勵,以守法為道德,以負責為光榮,不以個人的利益,妨害國家的公益;不以個人的「自由」,侵犯別人的「自由」。要求「自由」,必先瞭解「自由」的本質;崇尚法治,必先修養法治的習慣。我四萬萬五千萬國民,人人必須養成此種自由與法治的觀念,纔能把國家建設為法治的國家,進而建設為堅強的國防組織體,以與世界上獨立自由的各國,共同負起世界和平,人類解放的責任。
   
   第七章 中國革命建國的動脈及
   其命運決定的關頭
   
   ——————————————————————————–
   
   內容來源:卷四 專著
   
   隸屬章節:專著\中國之命運
   
   版面原件:第119頁,第120頁,第121頁,第122頁,第123頁,第124頁,第125頁,第126頁,第127頁,第128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