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谎言与偏见]
姜维平文集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谎言与偏见

谎言和偏见
   
   姜维平
   
   自从《前哨》杂志刊出两篇有关薄谷纪录片的文章后,很多读者非常有兴趣地打电话或来访谈及这一历史事件记实性报道的问题,有的人坚信谷开来杀人一案,只是认为法院判得太轻;有的质疑司法程序问题和事实的公正,认为谷开来是被薄的政敌诬陷的,我向来认为不同观点的差异和争执是正常的,但英国电视台播出的题为《中国谋杀迷案》的新闻纪录片,因为与我有一定的关系,所以,作为一个生长在大连,与薄谷夫妇都有过接触的记者,有条件,也有必要把他们多年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的真相告诉人们。

   
   毫无疑问,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不是偶然的,都是平时累积的结果,都是思想性格的体现,所以,我没有看到谷开来杀人的直接证据,但我坚信安徽法院对她的判决是公正的,中共的内斗可能影响了案件某些方面的进度,但公诉人指控的事实基本上是清楚的,薄熙来枉法追诉,排斥异己,谷开来贪污受贿,肆无忌惮,他们犯下这样的大罪,一点也不令我感到奇怪,而英国制片人的这部纪录片,则是尽显了西方某些敌视中国势力的偏见,现仅就英国4频道海外特别报道栏目的有关内容提要,我指出其荒谬之处,以飨读者。
   
   从“简介”看到了什么?
   
   不论是书籍还是电视片,内容提要都非常重要,好的概括就如同画龙点睛,一下子可以抓住读者的眼球,英国制片人做到了这一点,但并非是“好”的概括,只是“巧”的概括,而且很合西方人的猎奇口味,一来中国的专制政权缺乏新闻事实的透明性,使读者雾里看花;二来,英国商人去重庆掏金而死亡,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和兴趣;三是发表与官媒不同的看法,谎称客观公正,可以标新立异,颠覆法院的判决;所以,用《中国谋杀迷案》为题是一招妙棋,但我认为,如同一个人穿了一件漂亮的衣服,遮挡了真实的肉体,表面上的华丽,并不能展示内心的美丽,我从“简介”中就能随手找到许多破绽。
   
   据一位身在英国伦敦的读者提供的中英对照的译本,是这样说的:In November 2011, Old Harrovian Neil Heywood was murdered in a hotel room China, allegedly poisoned with cyanide by the wife of one of China’s rising political stars, Bo Xilai. The killing of the 41-year-old from southwest London shook the foundations of the most populous country in the world.
   2011年11月,有哈罗德贵族学校资历的、来自英国伦敦西南部的、41岁尼尔•海伍德被谋杀在中国的一个酒店的房间里,这件谋杀案,被声称为中国崛起的政治新星之一薄熙来的妻子,用氰化物下毒所为。这个指控使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基础产生了动摇。
   
   在我看来,中国的统治基础有两点内容,一是执政党的人事安排,一个是社会各个阶层的矛盾纠结,前者早在薄谷事件引发前就已在中共高层达成了共识,即“习李体制”,也就是说,共青团派与太子党派已有了协议,薄熙来早已边缘化了,否则他不会被下派到西南一隅重庆,而后来的一切有些偶然性,但基本上是薄谷思想性格演变发展的必然结果,由边缘化到徹底毁灭表明国家的基础非但没动摇,而且得到了明显的巩固,英制片人的谎言和偏见,已经被事实所打破,成为了笑谈。换言之,法院指控谷开来杀人,只是一件影响较大的普通刑事案件,与国家的统治基础没有什么关系。
   
   谁预计薄熙来任副国家副主席?
   
   由于我的英文水平所限,只能依据英国这位热心读者的中文译本,进行分析,如果没有错误的话,他提供的下文非常有趣,它是这样写的:Bo Xilai, who had been widely expected to become China’s Vice President, and whose father was a found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as ousted and faces a criminal inquiry. His wife, Gu Kailai, a multi-millionaire lawyer, was convicted of the murder, in a trial that lasted just one day. Guagua, their British-educated son, who had counted Heywood as a personal friend and counsellor, is today in hiding – allegedly pursued by secret agents of the Communist state.
   
   薄熙来,已被广泛预计将成为中国的国家副主席,他的父亲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已经被罢免了职务,而且面临刑事指控的谷开来,他的妻子,一个千万富翁的律师,经过短短的一天的庭审,已经定罪为谋杀犯。薄瓜瓜,是他们受过英国教育的儿子,也是海伍德的朋友。海伍德是他的私人(海外)顾问,(薄瓜瓜)据称现在由于受到中国秘密特工的追捕,已经躲藏起来。
   
   这是天大的笑话,不妨查阅所有的海外媒体,在薄熙来倒台之前,由于他在重庆的精彩表演,许多人充满着幻想和期待,包括不明真相的底层民众,和司马南,孔庆东之类的文人,但即便是铁杆的“保薄派”,也没人预测薄熙来将任国家副主席,只是那时有不少人预见他任政治局常委和国务院副总理,或政法委书记,英国制片人凭什么说他被“广泛预计将成为中国的国家副主席”?这一结论是哪来的,制片人和导演都曾来多伦多与我长时间对话,我讲过薄的一定范围内的影响力和政治野心,但谁告诉他们,人们“广泛预计薄能成国家副主席”的?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杜撰,就是无知的胡说八道。
   
   事实非常清楚地表明,即使是在人生事业的顶峰上,薄不过才是一个政治局的委员,虽然他父亲是中共元老薄一波,但胡温习李都远远地排在前面,他是坐了政治局的最末一把交椅的,何来副主席的“预见”?假如谷开来不杀人,薄还在政治局,也无法进一步执掌习近平的副手,只能说他有这种狂妄的野心,并无这种人事安排,英制片人危言耸听,故弄玄虚,是为了他们设计的剧情做铺垫:仿佛是一场虚构的谋杀案,葬送了薄熙来国家副主席的政治前程,这太夸大和离谱了,我认为薄谷多年贪赃枉法,既使没有王立军事件,也必然倒台,因为小错变大错,大错变罪恶,以前没遭清算是其父的“遮阳伞”没倒,而2007年之后其父已死,他们必将毁灭,或早或晚而已。
   
   
   谷开来谋杀海伍德并不奇怪
   
   以下的奇文继续写道:As everyone scrambled for an explanation, a series of increasingly lurid stories emerged. They portrayed Heywood as a spy, swaggering around Beijing, driving a Jaguar with personal 007 number plates, a linen-suited philanderer who had seduced the politician’s wife and then tried to blackmail her. She was portrayed as 'Dragon Lady Gu', who lured Heywood to a tryst in a remote city where his whiskey was laced with cyanide.
   
   (这个新闻)被每一个人争先恐后地(相传),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一系列耸人听闻的故事。海伍德被神气活现地为一个在北京(活动的英国)间谍,而且公然地在他的捷豹汽车上悬挂一个007车牌。一个䘭胯的花花公子勾引政治家的妻子,然后试图勒索她。(谷)被绘声绘色地描绘成“太上老君",引诱海伍德幽会在一个偏远的城市,(用)下了氰化物(毒药的)威士忌酒(将海伍德杀死)。
   
   对于海伍德是不是英国间谍,我不知道,对于她是否谋杀了英商,我认同安徽法院的指控和判决,虽然我也认为审判不太透明,想必隐藏了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但不是她没杀人的证据,而是更多的薄谷贪腐和枉法的大量线索,因为中共的专制体系,没有独立的司法审判,把这一个完整的案件,与薄熙来,王立军,“四大金刚”分开审理,像盒子一样,先设计了一定的面积,然后对其罪行进行了缩水和稀释,再装进这个盒子,以便统治者能承受得起,这就是谷开来庭上大讲“三个尊重”的原因,如同王立军及“四大金刚”都放弃上诉一样,他们深知做恶的罪行远超越了法律条文,总之,不是对立派诬陷了谷开来,而是保了她一条小命,这是看在中共元老薄一波的面子,就这一意义上讲,审判不尽如意。
   
   由于制片人的采访受到了一些限制,由于信息的不完整,也由于西方媒体的偏见,我们看到了无知和狭隘:海伍德早在90年代初就来到大连掏金,先在大连市甘井子区七贤岭一带的学校任教,后被人推荐当了谷开来为儿子请的英语家教,那时谈不上谁勾引谁,他们是相处非常密切的生意伙伴,也是“两面派”家庭名利双收的目击证人,所以,2007年之后,由于共青团派对薄熙来的担忧和抵制,海伍德变成了薄家挥之不去的幽灵。对英商来说,他发财的欲望和胃口越来越大;对谷开来来说,她对先生的上升而危险的仕途越来越焦虑和躁动,他们由朋友变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所以,薄谷谋杀海伍德顺理成章,而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则是为这一事件找到引爆点,也增加了一点戏剧色彩。
   
   
   官商勾结不是新闻
   
   英制片人的自卖自夸的文章还说:Her husband, Party bigwig Bo, was revealed as a political piranha, who had consumed a legion of enemies, rising to within a whisper of becoming Vice President of China. Their son, rich kid Guagua, was described as having been chauffeured in red Ferraris between a succession of ever-wilder parties on both sides of the Atlantic while his dad campaigned on a back-to-basics austerity platform. Millions of pounds had allegedly exchanged hands in shady business deals between Bo, his wife and the victim. For the first time the inner machinations of the world’s most secretive state had been revealed for public perusal - and what could be seen was ugly.
   
   据透露,谷的丈夫、中共政要薄(熙来),作为一个政治食人鱼,消灭了大批的敌人,并被传为即将升为中国国家副主席。他们的儿子、桀骜不驯、富有的薄瓜瓜,驾驶着红色的法拉利跑车,(这个)穿梭在大洋彼岸的红色政权(未来)接班人,而他的父亲薄熙来正在发起提倡下乡劳动接受再教育、节俭生活运动。据称,薄和他的妻子与海伍德有数百万英镑的暗箱交易,世界上非常讳莫如深的国度首次泄漏内部阴谋,供公众研读,(让人们)看到了它是如此丑陋。
   
   
   显然,英制片人又在夸大其辞,故出惊人之语,从大量的官方反腐的报道中,可以找到浩如烟海的案例,都类似于薄谷夫妇,许多高官不仅与商人勾结,而且大都成了“裸官”,自己在体制内利用权力敛财,而家人却移居海外和转移非法所得,所以,不能说“讳莫如深的国度首次泄漏内部阴谋”,只能说这次涉及的官员是政治局委员,也是中共的太子党,更具轰动效应而已。看来,制片人要展示的不是贪官的问题,而是“中国的丑陋”,这就把薄谷隐藏了起来,把“国家”的概念推到了前台,难道薄谷及其对立派官员能代表一个国家吗?这表明制片人要利用这起谋杀案来攻击中国,其主题和偏见指导她寻找了虚假的所谓“证据”,试问,仅凭薄谷海外交际圈子里的几个人的言论,就能以偏概全地得出“有人诬陷谷开来的结论”吗?那么,如何解释谷开来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的话语?她自己认罪服法,如何了得?如果真的是冤枉的,她本身又是学法律的专家,为什么不提出上诉呢?她为什么还要“立功表现”,争取免死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