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姜维平文集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黄奇帆不愧为是薄熙来的高徒,以前“薄泽东”得势时,他一付摇头摆尾的奴才相,现在则表面上宣誓效忠新主子,骨子里却自以为高明,继续玩弄两面派手法,他不敢也不想平反重庆的冤假错案,释放狱中蒙冤者自由的梦想,为了笼络人心,却搞出挂羊头卖狗肉的小把戏,想重新把千疮百孔的民企玩弄于股掌之上,以欺骗中南海高层,也迷惑老百姓的眼睛,这一性格特点,集中地表现在近期的一次重要会议上,我不揭穿他就对不起读者。


   
   据华龙网3月31日报道,重庆市最大的民企航母---重庆市渝商投资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渝商投资集团)正式揭牌成立。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范照兵,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庆育,市政协副主席童小平等领导出席成立大会。会上,重庆七家银行与渝商投资集团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授信额度超过1500亿元。这一空前的盛况似乎意味着重庆天晴了,过去政府对民企的政策有变,黄奇帆要拨乱反正,安抚民心,稳定民企就业的积极性,进而开启国营民企双赢的新局面。
   
   但如果这样想就彻底地错了,黄奇帆之所以这样大张旗鼓地“拉郎配”,目的是做戏和造势,一方面他要宣称自己与薄有别,不歧视而反倒厚待民企;另一方面要掩盖他们不想正视现实,不想纠正冤假错案的阴谋,黄市长只不过是变换了花样而已,过去是“黑打”,现在是明骗,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民企像一个没有自主能力的小姑娘,打过几巴掌,再拉过来给个甜枣吃,总之,不把它和国企放到一个水平线上平等对待,执掌政府九大融资平台的黄奇帆,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高手,逗得民企老板找不到北。
   
   官媒的报道说,渝商投资集团被称为重庆民企航母,自去年12月正式筹建以来,共募集资本金30,786亿元,69位股东是来自重庆各行各业的民企老总。其中不乏金科、宗申、力帆、陶然居、隆鑫等知名企业,及在渝的各商会。据悉,金科实业集团弘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最大股东,出资5亿元,占16.267%。今年2月22日,企业首届股东大会选举产生了黄红云、左宗申、刘达平等13位董事会成员,及9名监事会成员。大会还推选出黄红云担任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左宗申、刘达平担任副董事长;陈先琦担任第一届监事会主席,严琦任副主席。
   
   我注意到了名单里少了一个特殊人物季钲翰,他原是中翰集团的老板,真是一朝天子臣啊,当年他与薄王的关系如胶似漆,不仅是谷开来宴请的佳宾,而且是向王立军公开发出致敬电的“警风监督员”,王立军把徐明引荐给了他,他从雷政富手里也拿到了“大蛋糕”,但如今“大隐隐于市”,他忽然不见了踪影,但愿他别被抓进去,凡是老板入狱都会带来社会问题:一部分人的就业机会没了,社会如何安定?那么,重庆“黑打”,毁掉了多少在民企工作的员工的梦想,这一点黄奇帆不想认真考虑,他找直径走近道,丢掉季钲翰而搞来新典型,带动其他不明真相的老板,继续给政府搞形象工程。
   
   官媒的报道说,“我们将力争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200-300亿元,2020年超过1000亿元。”渝商集团董事长黄红云表示,未来,渝商投资集团经营范围,将主要集中在金融、产业等领域。“目前已经在着手的项目包括入股三峡银行。”黄红云表示,虽然主要经营团队还在建立,但实际工作已经在开展,正在着手项目,包括组建产业基金、私募基金、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等等。成立大会上,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三峡银行七家银行与渝商投资集团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授信额度超过1500亿元。
   
   其实,这都是空头的许愿,额度是什么?是画个巨大的烧饼给民企充饥;数字是什么,是官员手里的橡皮泥,根据上级的需要随时可变,黄奇帆利用公权力,把这些民企捆绑在政府的战车上,已经违背了民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特点和优势,政府只需少折腾,力争不折腾,就会使重庆的民企经济繁荣,但黄奇帆想说明的是,以前“黑打”只是波及一小部份老板,大部份还在健康发展,而如今我们再优先扶持,更上一层楼,但所谓“民企航母”不过是假大空的典型,一点实效也没有,七大银行也是逢场作戏,只要不赚钱,没有抵押物,它能贷款给谁?贷了,错了,赔了,黄奇帆敢担责任吗?
   
   这使我想起2009年8月24日,重庆召开的市公安英烈英模家属代表座谈会,王立军在会上可劲地忽悠,他利用公安另搞一套,又是“国宾护卫队”,红雨衣,蓝精灵,又是女骑警,装甲车,等等,建立警察英烈救助基金,也是他别出心裁的小花样,实际上,包括民企在内的企业平时都已缴了税,警察就是税收养得啊,没必要也没理由再搜刮民脂民膏,但王立军是吃了豹子胆的公安局长,误以为薄熙来在中南海能成为后起之秀,就全力打造警察的地方武装,而这一切首先需要钱,王立军搞得这一“警察英烈救助基金”由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发起设立,首批就募集捐款1亿零70万元人民币,信托管理期限为10年,每年通过市场运作方式产生的基金收益,将全部用于救助英烈家属及因公伤残民警、特困民警等。王立军表示,该基金的建立还为在历年公安工作中、特别是在此次打黑斗争中因公伤残的民警或特困民警提供了一个坚实的经济保障,也标志着公安机关“从优待警”工作取得历史性突破。
   
   但仔细想一想,这笔钱不是小金库,是啥?花钱谁说了算?还不是王立军一只笔,它不仅可以凝聚发财心切的民警,而且可以吸引全国各地来掏金的官商,比如,逢年过节请客送礼的,以慰问警察或家属亲友的名义列支,这一件事就是贪腐的无底洞啊。不管如何讲,民企都是这笔钱的捐款大户,你不捐,王立军眉头一皱就给你打成“黑社会”,财产一夜间充公不算,还得坐牢,你捐了就成了跑龙套的季钲翰,昨是今非的命运等着你,总之,当时的“基金会”和现在的上述“航母”都是一回事,都是黄奇帆拍脑门,想当然的一念火花,只要我们回看黄与王当年站在直升机下,与众警察的合影,就会醒悟:权力过于集中,官场必是黑暗,某一个权势者都会因一念之差或心血来潮,而使脆弱的民企老板一秒钟变成穷光蛋和阶下囚。
   
   实际上在我看来,薄熙来的倒台给政府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契机,仿照胡耀邦平反所有的冤假错案之义举,化解多年来执政党与民众的矛盾,焕发出全民改革开放继续前进的积极性,这等于找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就重庆来说就是全盘否定薄王路线,彻底揭穿所有的黑幕,把真相原汁原味地告诉人民,争取人们的谅解,接着,再提出这样的口号:先富起来的要保护,后富起来的要跟上,这样一来才能大家心情舒畅,穷人和富人共赢,但可惜,由于薄熙来的罪恶远远没有全部揭露,老百姓还迷迷乎乎的,中南海高层还担心重庆动荡不安,债务缠身,就不得不让黄奇帆继续掌舵,而孙政才不过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履新后被艳照事件推着走,忽左忽右的,至今也不敢学习胡耀邦,去寻找改革的“红利”,红利在哪里,就在人心上。
   
   试问,如果没有当年胡耀邦平反冤案的勇气,把国人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中国能搞改革开放,创造今天的经济奇迹吗?试想,重庆的地方政府曾被薄王绑架,公检法变成了枉法追诉的工具,文字狱泛滥成灾,公安局把数以千计的民企老板打成黑老大,把数以亿计的私有财产充公或以追缴的名义私吞,数以百计的人死于非命,这一举世震惊的“二次文革”,不仅仅使一些家庭妻离子散,使一些先富起来的民企倾家荡产,而且更重要的是,在人们的心灵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我在多伦多遇到许多民企老板,为了他们的安全,我从未披露他们的故事,但可以直言他们移民的原因:担忧过去得到的一切忽然失去,基于目前的政治体制,他们不敢讲出心底的话语,所以选择了用脚投票,他们背井离乡地带走了大笔资金,我不想罗列网络上那些令人困倦的数字,只想说,像黄奇帆这样的“挂羊头卖狗肉”的办法,不能真正地拢络民企之心,更不能恢复原有的信念,还是面对冤假错案堆积成山的现实,给人家平反吧,平了还可以统治几年,不平就可能随时社会裂变,一旦海潮来临,航母就是怒涛里的火柴盒,黄奇帆啊,你追王立军出逃时累大了,也该休息了。
   
   2013年4月6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4月6日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
   作者更多文章请看www.jiangweiping.com
(2013/04/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