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4月2日,住在大连的商界名人于云盛,电话中对我形容说,像两只兔子一样,薄熙来和谷开来,蹦哒了许多年,最后终于自己跳到了锅里,锅的水正在沸腾,他的下场没有悬念,不过早晚而已,可能越晚判决会越重,有海外舆论仅把这场粉碎薄谷贪腐杀人的重大历史事件,曲解为内斗和诬陷,甚至编造王立军是杀人凶手的离奇古怪的故事,这表明他们对中国不了解或另有商业企图,作为一个与薄谷没有个人恩怨,对谷又了如指掌的今年已90岁的老人,他的形容可能有玩笑和调侃的意味,但没有几个人能做出象他这样的,对薄谷入木三分,力透纸背的公正评价。
   于云盛在体育界和商业界,都曾是全国级的风云人物,但年事已高,身体多病,目前几乎足不出户,不过,一套海外卫星电视系统,既消磨了他的时间,也打开了他的眼界,我深知他将不久于人世,故每隔一两天就与其“煲电话”,时间长短不一,却绕不开薄谷事件的主题,针对海外最新的一波文商的奇谈怪论,于云盛说,读者大部分是通过文人的笔触所行而了解真相的,由于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信息不对称,如同雾里看花,谁的妙笔生花好看,谁就有读者,如果是懂英语的人,再鸟语花香的,玩点小骗局,忽悠老外,不仅能误导读者,还可以赚大钱,但欺骗不了知情者,因为人是有思想性格的,做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不论怎么编故事,无法掩盖薄谷的恶行和本质。他对谷开来杀人深信不疑,并举出以前的性格特点进一步分析。
   海外有报道说,谷开来没杀人,是王立军栽赃陷害的,而且说胡锦涛是薄熙来的最大支持者,于老板认为,从大连发生的一些他亲身经历的事件看,没人会左右谷开来,相反,她是一个非凡的具有操控他人行为能力的,很有城府的强势女人,甚至薄熙来有许多事都听她的指挥,从这个意义上讲,谷是他的真正的幕后“军师”,所以,薄熙来在2009年的“两会”上曾不打自招:打黑时,谷开来曾给了他有力的法律咨询。于云盛列举了一件事,它发生在90年代初,但时过境迁,印象却不褪色。
   有一段时间,作家赵渝撰文揭露马俊仁造假,这其实在大连开发区的“马家军基地”不是什么新闻,让小女孩过早地强力运动并服用中草药之类的补品,这很不正常,但薄谷对赵渝非常生气,为了造势,为了名利双收,谷开来声称要替马俊仁打官司,闹得沸沸扬扬,还举办了一次起诉前的所谓理论研讨会,于云盛说,其实是为了让企业家赞助而已,他是被邀请的老板之一,共20多人,王某某也参加了,他自称忙而先发言,过后就走了,于老板说,他忙啥,没有薄谷给他优惠政策,他能批到廉价的地皮吗,即然来了,就应当至始至终地听会,别显得比别人高明,谁不知道谁?在会上,于云盛和许多人都讲了话,谷开来却坐在那里,目不旁视,一言不发,主持者是大连《东北之窗》杂志的领导袁某,他是前台表演的,而操控他的是谷开来,她只听不讲,这最符合她的一贯的思想性格:在大连,她大小事都插手,既要名也要利,即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既想恐吓作家赵渝,又深知证据上打不赢,但忽悠它一下,先骗取个好名声再说,这样以来,一可以告知外界,她没贪污受贿,她的华衣美食是通过办律师所赚的;二是可以给不知真相的老百姓一个好印象,她为马俊仁主持公道;三是恐吓京城的反对派,告诉他们,你们别利用文人和《中国作家》杂志来大连搅局。
   于云盛说,怎么样,老马现在养“藏獒”了吧,他离开了“政治骗子”就无所作为,他是否搞了兴奋剂,只有他自己最知道,没有惯于造假表演的薄谷,他早就倒了。于老板当时在会上直言地批评了谷开来,他说,你让老马再培养出来一个王军霞,就不必起诉一个文人了,赵渝就是写了那么几件事嘛,也没打骂马俊仁,该当何罪啊?。。。。。。后来,薄谷没敢动赵渝,不是因为他们从善如流,而是当时官职太小,权力不够,不得不虚张声势一下,反正谷律师已名利双收了。如此而已。
   据大连许多知情者透露,于云盛也证实,谷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但又是场面上寡言少语的女子,一身名牌,举止优雅,顾盼含蓄,但她回到家里可不禁言,有什么事,薄没听她的,她就大吵大闹,有时两人吵得不可开交,邻居不堪噪音,谷就找《大连日报》的老记马某出面协调,而马某也参加了上述这次会议,她是金县人,与谷是铁姊妹,为鼓吹薄熙来不遗余力,曾把友好广场的“水晶球”捧得神乎其神,薄很满意,下令报社奖励她一套房子,在沙河口区的科学家公寓,这事大连新闻界人人皆知。
   于云盛笑出了声,他说,就是这么一个处处插手政治和人事的谷开来,怎么可能任由王立军操控?早在1988年,薄熙来当宣传部长时,谷就亲自干预人事,大连文联的许多重要岗位的干部,比如,某某协会主席,秘书长什么的,没有她的力荐,如何上任?连薄瓜瓜学习陶艺,都得谷亲自打电话给邢某,强令人家免费教授,而她也叫画家张某某指导她画山水写意,你看她是什么人?薄熙来当了市长,她更是猖狂,她几乎囊括了大连所有的大生意,为今天的垮台埋下了定时炸弹,这个“定时”就是薄一波的离世,靠山没有了,反对派虎视眈眈的,他能不进监狱?许多大连人都认为,薄如果不离婚,一直和原配李某某在一起,不会出这么大的事,是北大“第三者插足”的“小三”毁了薄的事业,当然,主要还是薄家父子多年作恶多端的报应,象谷这样的女人,西方叫“控制狂”,她那么强势,那么有心计和手腕,怎么会叫小小的一个重庆公安局长牵着鼻子走呢,如果王能控制局面就不必夜奔成都美领馆,于云盛说,一个人犯什么事都有两个依据:思想性格和事出有因,海伍德早在90年代初,就在大连甘井子区七贤岭一家贵族学校教书,谷聘他当保姆和家教,给了他发展的机会,也勒紧了他的脖子,谷把他请回家,是为了保守秘密,转移财产和培养后代以及恩及子孙,而在重庆,事败在即,她必得密谋杀其灭口,这一点都不奇怪,也符合情理,王立军挨了耳光,变成醒悟后咬伤主子的“藏獒”,“藏獒”救了中国,马俊仁晚年干这行,也是天意。
   至于那些靠抄袭和谎言而出名的“中国问题专家”,说胡锦涛支持薄熙来,薄为了取悦于胡而“唱红打黑”,针对这一观点,于云盛说,他不了解内情,但知道薄多年来对共青团派抱有成见,恨之入骨,他举例说,有一次在市政府开会,他当场以不做笔记为借口,把长海县的领导王某某赶出了会场,而不久后又逼其离职,为什么?因为他与原市委书记,共青团派的于学祥关系密切,纵观薄熙来在大连整肃的那些官员,无一不是共青团派出身的,所以,说胡和薄是一路的,实在离谱,他们私下谈话什么的,没什么奇怪的,哪个政治局委员和省委书记不和他谈,那能说明什么呢?这纯是庸人之见,不过,这样用英文编造也好,一是可以满足西方某些政客对中国的曲解和诋毁的心理;二是可以标新立异,掏傻老外的腰包,赚点小钱;三是免于资金雄厚的薄瓜瓜纠缠,说不定还能赏点银子。
   一辈子做生意的于老板说,当然每个文人都可以发言,他的反驳也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真相只有看原始卷宗,或实地调查才行,目前新闻不自由,司法不独立,也没办法知道全部的真相,但法院认定谷开来杀人,根据以前她的表现,他是坚信不疑的。尤其是谷在庭审时讲得“三个尊重”太妙了,这正是集中地表现了她的思想性格,如同别人收钱,他认为是贪腐,而自己受贿是正当收入一样,别人杀人要判死,她密谋杀人却理应免死,因为他们是“红二代”,江山是父辈打的,拿钱和杀人都心安理得。
   于老板还说,至于讲中共内斗,肯定是有的,主要是共青团派与太子党派之间较量,这就是“大锅”,水在沸腾嘛,就是互相明争暗斗,薄谷象山兔子一样,人家锅都煮沸了,他们还在疯狂地蹦,最初在滨城蹦,后来在山城跳,最后在2012年初,“扑嗵”一声蹦进大锅里啦,不论文人们如何忙乎,水也不会凉,习近平能不记取华国锋的教训吗?他再憨厚也不是傻子,薄熙来死定了,判刑或轻或重而已,兔子是跑不了的,就他两口子那样的性格,不用判10年,5年就气死啦,随后,他放声大笑,我被笑声感染。
   他又说,以前出差去香港经常看到一些东抄西摘的书,都是精神垃圾,文商赚了大钱,但丢了人格,你不走这条路是对的,司马迁说过,自古富贵而名泯灭,不可胜记,书是传世的,要老老实实地写,不可钻大陆与香港制度有别的空子而违法乱纪,那样做以后必倒大霉,和贪官一样,文商吃进多少都得吐出来。你不是做生意的人,你是战士啊,不然,我于云盛不会在你坐牢时,一个月给你汇三百元钱,你不死也是天意,你写点别的吧,中国急需的不是文商,而是秉笔直书的勇士,你反对薄熙来,不要反对中国,不要和那些文商同流合污,好之为之吧,于是,我把更多的关注目光转向了社会弱势群体。
   另据悉,有杂志为证,首次报道薄谷杀人事件的是原香港《亚洲周刊》驻中国特派员王建民创办的《脸谱》和《新维月刊》,白纸黑字,岂能被上述文商的谎言所遮掩?至于文商所言“数十次电话得到什么第一手材料”,更不足信,中共对海外电话严密监控,谁人不知,谁会用电话送猛料?还是收敛一下吧,别硬着头皮充当“反薄英雄”或独家猛料获悉者吧,历史是用血和泪写在地上的,于云盛就是见证者之一,纸写的谎言救不了薄谷,他们已经被牢牢地钉死在耻辱柱上,等到中国民主化那一天,不仅更多的有关薄谷的丑闻会见诸报端,而且,大陆人人都可以办杂志,办网站,谎言制造者们更得露馅,更多以前以笔名发表文章的人,就会纷纷站出来起诉抄袭者和揭穿欺世盗名的骗局,他们也会蹦到锅里,相信这一天必将到来。
   2013年4月4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4月4日首发
   姜维平网站『www.jiangweiping.com』4月4日转发,它媒转发请注明出处。

此文于2013年04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