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韓寒與死豬]
石三生
·重庆警方击毙周克华正走向娱乐化
·警方今天的神勇须归功于昨日的无能
·艾未未的行为艺术与薄熙来的人体标本
·重庆演戏累死狗 中国银行忙打劫
·王立军或已被审 哈根斯去向成谜
·温家宝走马浙江省张德江佯攻歌乐山
·中国毛左与日本右翼及钓鱼岛
·媒体预先得知周克华将被击毙
·重庆用疑似周克华没死的方式辟谣
·张德江再封歌乐山 周克华生死两茫茫
·谷开来判而不死 周克华亡后始乱
·陈子河造谣成名周克华死成闹剧
·周克华阴魂不散谷开来精神错乱
·薄谷开来到底检举了谁?
·北大也患有精神障碍?
·周永康主管政法委五年断不了一个案
·苏湘渝联袂庆功 周克华死成传奇
·薄谷开来检举立功的时间奥秘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中纪委沉默不语北大丑闻化乌有
·王牌军的妙计与现实
·都是反革命习近平与顾晓军竟天上地下
·我将与十八大共进退
·杨达才是个好局长 邹恒甫是个准无赖
·安监局话音才落攀枝花矿难来袭
·顾晓军分身有术 石三生笔惊四方
·魂系北大 梦消清华
·我无耻我下流我将领导中国
·等不及了
·我呆我傻我征服了世界
·三代表诅咒我生孩子没屁股
·阳光卫视与杨澜竟如此下流
·时局变幻党叵测 顾粉团蒙冤难雪
·党不该诱骗善良的人“犯罪”
·感谢中宣部制止了我的犯罪企图
·陈平福案假戏真唱为哪般
·陈光福颠覆案的破腚
·致诺贝尔奖评委的公开信
·党没有思想不是人民的错
·人们为何都热爱骗子
·颜昌海骑驴找驴不知自己是汉奸
·陈平福罪有应得 颜昌海徒有虚名
·顾晓军主义哲学中的“封建”思想
·左右都是一家人颜昌海窝斗孔孙
·Open letter to jury Nobel Prize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三封信
·Caused the third letter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可怜颜粉百多万更无一个是男儿
·保钓与爱国及转基因与女特工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顾晓军归隐 焦国标登场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诺贝尔奖及其它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四封信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让我们一起对着世界喊:噢...公正!
·感谢韩寒;一个不够!
·从李庄漏罪案到诺贝尔奖得主
·为什么公正是第一价值观
·中国人猜中了莫言获诺贝尔奖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第二封信
·Open letter to the King of Sweden
·致瑞典国王的第三封信
·莫言与顾晓军的差距
·瑞典国王的特使回访石三生
·致瑞典国王的第四封信
·论《打倒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陈瞎子明修栈道 莫言偷袭诺贝尔
·诺奖丑闻缠身 莫言臭名远扬
·致瑞典国王的第五封信
·感谢顾晓军先生及热爱公正的人们
·公正始来 漫天雪飞
·马悦然为何爆料山东文化干部行贿
·致《外交政策》:顾晓军才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领先全球
·致外交政策:思想家需要前瞻更须影响力
·莫言获奖橙子虚 顾晓军拒不领情
·To “Foreign Policy”: Gu Xiaojun is worthy and Fully deserve thinkers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是普世价值
·To Foreign Policy: “the public impartiality is the first values” is
·马悦然唯利是图 文学奖难免龌龊
·致外交政策:请全球思想家激辩"普世价值"
·为何马悦然与诺评委主席嘴中尽是谎言
·To Foreign Policy: Please caused global thinkers heated debate "univer
·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争讼案之终结篇--国家赔偿
·致外交政策:草泥马是国骂是垃圾不是思想
·权外交政策莫学纽约时报继续出洋相
·马悦然何不劝莫言扮山东文化干部?
·问外交政策:思想是什么?
·马悦然曲线求饶 张一一甘做伪使
·Asked "foreign policy": What is the Thought?
·问外交政策:你们真关心中国人的命运吗?
·Asked Foreign Policy: Do you really care about the fate of the Chines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懂得忏悔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韓寒與死豬

   
   《中國網路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九州評論之二百八十三
   
   一時心血來潮,想關心一下黃浦江的死豬問題,怕拾人牙慧、就百度了上海代筆聖人“韓寒、死豬”來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
   


   百度網頁“韓寒、死豬”,看到的是“韓寒作為死豬已不必打了”、“死豬不怕開水燙”、“如果韓寒也可以成為青年領袖,那死豬也可以上樹!韓寒吧”、“低級!趣味,死豬一統韓吧。韓寒吧”等等。看得我雲裡霧裡,只好換個方式,百度新聞總該比較靠譜吧?
   
   於是,又百度新聞“韓寒、死豬”,第一條:“韓寒 百度新聞人物”,與死豬不達邊;第二條:“眾星憶張國榮 韓寒:謝謝你風雨內都陪著我”,似乎與一個“死”字聯繫上了;第三條:“韓寒曬歪騎拖拉機照 調侃:一直想當摩托車手”,與死豬簡直是牛頭不對馬嘴;第四條:“韓寒,還是賽你的車”,就更不但與死豬不搭調,就連與活豬都沒什麼關係了。
   
   不過,好像百度知道很不好意思,最後提醒我:“去網頁搜索 韓寒死豬”。看起來這百度還是缺乏先見之明,竟不知我是先搜索了網頁後,再來百度的新聞。
   
   沒看到自己想看到。說不得,石三生我就要對黃浦江的死豬事件發表一下看法了。就讓韓代筆拾我牙慧好了。
   
   看新聞,黃浦江死豬事件是由來已久。別說是上海人有口福了,少說、中國也有數億遊客都曾經品嘗過黃浦江水摻雜了死豬味道的淡淡的甘甜吧?誰讓南京路上每日都有數十萬人如織呢。幸好我石三生這幾年與濰坊市政府爭訟,窮困潦倒,06年之後,就再未跨過長江半步。估計,那死豬湯,我是沒口福品嘗過了!
   
   看到這死豬事件竟然越鬧越大,以至於與致命的禽流感都牽涉在一起。我就有些不明白了---韓寒能跑到四川什邡為一個子虛烏有的鉬銅項目搖旗呐喊,能竄到南通一個不知猴年馬月才能污染到黃浦江的王子紙業大鬧。這麼多年了,那嘉興的水都污染成臭不可聞的黑河了。韓寒怎麼會充耳不聞、一點消息都不知道呢?難道說,以韓代筆之赫赫威名,那黃浦江上游、南通之上兩岸的稠密人口中,就沒有一個韓寒的粉絲嗎?就沒有一個韓粉關心過一點人事兒嗎?真愛韓寒,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日復一日地喝死豬湯呢?
   
   百思不得其解中,就想起了顧曉軍先生的一句話:“80後讀80後的書,能不腦殘嗎”。是了,想必那長江上游,是有著無數的韓粉的,甚至,不排除韓粉親自將死豬扔進黃浦江中的可能。
   
   于韓粉來說,扔掉死豬,實在是順理成章。因為從韓寒的思想中,能吸取到的,除了造假就是虛偽,不勞而獲更是人生的最高境界。社會無所謂公正與否,他人健康關我屁事?人生得意,那不都是靠騙來的嗎?
   
   2007年,顧曉軍先生在接受TOM論壇絕對隱私版人物專訪時,曾經說過:“中國文學的滑坡乃至沉淪,是顯而易見的。”他要扛起復興中國文學的大旗。可惜天不從人願,顧曉軍先生以曠世之才,卻終究是在有關方的打壓封殺之下,將這從網路上崛起的復興夢,交給韓寒之流。
   
   中國的文學沉淪了,中國社會的浩然正氣又豈能不隨波逐流?多麼令人感歎,僅僅6年,崛起於網路的中國文學的精英們,已經幸福地喝上了免費的豬肉湯!誰能說,這其中沒有中國當代主流文學的功勞呢?
   
   當文學殿堂成為了一些騙子的發祥地時,期望社會公德能獨善其身,無異於白日做夢!正如余秋雨大師一邊寫著人生格言,一邊做著齷齪的勾當一樣。當文學連自身都無法救贖時,沉淪就是在所難免的了!
   
   嗚呼,死豬已死,中國文學會復興嗎?真不知吾師顧曉軍先生散步到長江之畔時,眼前浮現出黃浦江上那成千上萬的死豬壯觀的陣容,會做何感想?
   
   【石三生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 10:50 中國•濰坊 】
(2013/04/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