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相對論”般的思想 《紅樓夢》般的文字]
石三生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相對論”般的思想 《紅樓夢》般的文字

   
   《中國網路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九州評論•之二百八十五
   
     一個偉大的作家,一定會耐得住寂寞。為名為利,都很難寫出傳世的佳作來。曹雪芹十年著一書,寫到字字泣血,方成就流芳百世的《紅樓夢》;太史公若無宮刑之恨,只怕也難閉門寫出“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史記》來。
     


     顧曉軍先生就是這樣一個耐得住寂寞的大作家、大思想家。說他耐得住寂寞,是因他以青年時期就展露的鋒芒---八十年代上央視黃金時段如履平地之才華,以師從王願堅等前輩大家之名望,以備受共和國第二次授銜時唯一一個女大校、時任總參文化部部長李靜的情有獨鍾,以深得中國散文詩學會會長柯藍的寵愛的際遇,待到一朝因故沉寂,便一頭紮入民間、足足沉寂了近三十年。
     
     顧曉軍先生當然是甘願沉寂的。如若不然,與他一起在北戴河吃過螃蟹的國家領導人尚且健在,謀個前程,豈不是易如反掌?更何況他還是當年的“南京反標事件”的主幹將,作為打倒“四人幫”的先鋒,于党國功莫大焉。
     
     誠然,顧先生若是個腹中其實草莽的作家,任其再沉寂三十年、哪怕沉寂一生,都不可能累積出終將名垂青史的佳作來。但,很顯然,他不是這樣的庸碌之輩。他沉寂在人生的穀底、拋棄了紅塵功名利祿的誘惑,是因為他看透了當代中國文學的虛偽,他要獨辟一條崎嶇的道路、探尋中國文學的復興夢。
     
     這個夢---就是要“關注自己的國家在發展進程中,人民在其中的作用、地位、利益。”
     
     這個夢---就是要“親近小人物、關注他們的命運與艱辛。”
     
     我認為,顧曉軍先生做到了!已經有千千萬萬的人們都看到了這一點。自他在網路上複出,一篇《嘗試一夜情》、單是轉貼被點擊上千萬次的就不只一帖;文學愛好者們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紛紛聚集到顧曉軍先生周圍,新浪網天下第一圈---網路作家圈由是誕生。而顧先生沉寂了近三十年的醇漿也如井噴般一發而不可收,轉眼、他的各類題材的大作已經超過了三千篇。
     
     顧曉軍先生無疑是個愛國者,他對中國的愛,甚至已經超越了愛自己的生命。在《我以死進諫,我深愛的中國》中,我們可以看到顧曉軍先生為了一個巴東弱女子---鄧玉嬌,為了她能得到公正的處理,情願以自己正當盛年的生命,換取一個普通老百姓多半會碌碌無為的一生。
     
     從顧曉軍先生狂挺鄧玉嬌一事中,我們看到了一個有血有肉、敢愛敢恨的作家。有人說,顧曉軍先生對魯迅先生的質疑是嘩眾取寵。此論大謬!殊不知,果然魯迅先生的精神就是批判、就是敢愛敢恨。顧曉軍先生此舉,不正是魯迅先生批判精神的繼承嗎!
     
     有人說,顧曉軍先生的小說充滿著“情色”。孔夫子尚有“食色性也”之論,一代又一代的人生輪回中,若無了情、色,我們這些高級的靈長類豈不是要與低級動物同日而語?就連被割了蛋的太史公,為大漢修史,還不忘了杜撰一個劉邦的老娘與天龍交媾的瞎話呢。好色者,從顧先生的筆下看到了男女之歡;重情者,從顧先生的筆下看到了世態炎涼。而我,看到的卻是顧先生筆下對人性、對自由的張揚與謳歌,這不正是人類千萬年來生生不息的源泉嗎!我相信,這也是顧先生希望讀者透過情色的表面能悟到的文學的本意。
     
     顧曉軍先生的文學,選擇了一條截然不同于曾經共事於總參文化部的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的道路---莫言以虛幻、以純粹的臆想構造了一個無論是過去還是將來,都不會存在的高密東北鄉;而顧先生卻是以現實、以對人性與生俱來的本能的張揚與刻畫,用他那如史、如畫的筆意,記錄下了我們這個時代。我相信,再下去兩三個世紀,人們會以史詩般的眼光來探尋顧曉軍先生描繪的今日中國;可那時,對莫言先生今日被譽為模仿了十八世紀拉美魔幻主義的文學,大概會寥無興致了。
     
     顧曉軍先生的文學是奇特的、空前的,他的短篇小說,一改前人遵循構思奇特、情節具備、結尾出人意料的原則,他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情節的刻畫上。顧先生的小說,很多似乎沒有結尾,甚至讀者開始就能隱約知道故事的結局。如《俺就願意當婊子》、《掙錢養家》等,但當你讀後掩卷沉思,會忽然明白作者沒有給出的結局,恰恰是最切近生活的結局,是會千萬人讀就會有千萬個答案的結局。
     
     如果說,日本作家星新一虛幻的避世小說是二十世紀的世界短篇小說之王。那麼,毫無疑問,顧曉軍先生將成為二十一世紀寫實主義的開山鼻祖。以後或許會有模仿者,但以前,從沒有一個小說家敢冒這麼大的風險---直接把真實的生活複製到筆下。顧曉軍先生是在用他的文學記錄下這個充滿謊言的時代的真實!
     
     顧曉軍先生不但善於刻畫蠅營狗苟的普通百姓的生活。歷經近三十年的沉寂,他還累積起超越了盧梭的“平等、自由、博愛”的思想。順著顧先生的“公正第一”的思維,我們會豁然明白今日西方社會的種種弊端與缺陷,明白了人類社會不斷地走向文明、進化才是不二的真諦。顧曉軍先生總結出人類社會與有俱來的“公正第一”的價值觀,無疑與愛因斯坦當日發現“相對論”同樣足以改變人類的文明進程---一個運用於自然科學,引發了人類科學技術的突飛猛進;一個若運用於人類社會,相信我們人類社會的文明將一躍千里。
     
     【石三生 2013年4月8日星期一 16:02 中國•濰坊】
(2013/04/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