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匣子说话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黑匣子主义认为,习近平内部谈话《我还能怎么样?》,真乃活灵活现且恰到好处地勾画出了作为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体制的末代匪首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嘴脸啊!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我还能怎么样?


——习近平内部谈话


   
   

刚出版的《前哨》杂志曝光了习近平的内部讲话,据各方面信息判断,可靠性极高,对认识习近平的执政方向很有帮助。


習近平「我還能怎麼樣?」的內部談話


   
    今天我的談話,不是講話,所以就要作為正式文件傳達了。當然,在這個資訊時代,我們黨的內部消息,還是會很快被傳播到外界的。比如說,前一段海外網絡媒體,就有篇關於我和德平大哥的談話錄嘛。
    今天,開門見山,我想說說,就是這個總書記的職務,並不是我刻意追求的,而是全黨賦予我的責任。胡錦濤同志出訪日本的時候說過一句話:「不是我要做這個國家主席,是全國人民選我當的。」
    其實,我這個總書記,也不是我自己要做的,也是全黨幹部群眾選我,要我做的。
    這個擔子重啊,不好挑啊。我年輕的時候在陝西農村插隊,就明白一個道理,偏挑子難擔。一邊輕一邊重,就不好挪步子了,搞不好是要栽到溝裏的。所以嘛,大家對我要有個了解,有個理解,有個諒解。
    我為什麼一方面說,要依法治國,法律至上,要維護憲法尊嚴呢?但為什麼我又要提毛澤東同志的那些革命精神呢?
    我難道不知道,這些專政理論,和依法治國其實是有些矛盾的嘛。但我不得不這樣啊。我要搞好黨內的平衡、國內的各個階層和思想領域的平衡啊。我現在只能八面玲瓏,都不得罪了。別看我是個堂堂的總書記,但我其實是在討好各方的。他們喜歡聽什麼,我就分別說什麼話。這叫作進什麼廟,燒什麼香。至於這些是不是有些矛盾,有些淩亂,暫時就顧不得了。老中青,左右中,我都得哄着攏着啊。這關係到全黨的穩定大局和國內的穩定大局嘛。
   
    黨內形成既得利益勢力
   其實我是很難做的,大家都知道,目前我們共產黨的黨風有些不正,一些領導幹部形成了既得利益勢力,這影響了我們黨和人民群眾的關係。但我作為黨的領導人,既然是各級黨員幹部推選的我,那我就不能吃裏扒外。
    但如果過度侵害人民群眾的利益,對我們中國共產黨的長遠利益也是不好的。所以,我也要做做樣子,說要打老虎,不過黨內的同志們放心,你們絕大部分人都會平平安安的。但這個打老虎戲還是要唱的。老百姓一鼓掌一叫好就成了。這個智慧,可能底層的一些黨員幹部還不明白。
    現在,黨外一些輿論,說我會是中國的戈爾巴喬夫。這個,我可以說,全黨選我做這個職務的,就已經了解我,也會對我放心的。我不會做中國的戈爾巴喬夫的。也有些人懷疑我會走老路,走極左的路子,其實也是個誤會。德平同志是我的老大哥了。我父親和胡耀邦老書記也是至交了。胡耀邦老書記當年不是也要重走紅軍長征路的嗎?我想,我就是要緬懷下我們黨當年革命鬥爭,奪權的精神和歷史。這不算是一個懷舊吧?
    有些人影射我們,說我們是試圖迴光返照。我們不要理睬他們。
    我們的黨也八十多歲了,人上年齡,就會懷念過去的青春激情歲月。我現在還經常夢到在陝西鄉下的歲月。
    我的父親一輩子不用左的運動整人,我也不會的。但黨內、國內還很多人崇拜毛主席,我就需要照顧這些群體的情緒。我們的黨,現在的國內外形勢並不太樂觀。
    我們的國際上的好朋友越來越少了。卡扎菲、查韋斯、一天天少下去了。朝鮮也很成問題啊,他們打着核子試驗的牌,試圖和美國眉來眼去。過去毛澤東同志時代,我們和蘇聯老大哥翻臉,我們也和美國搞過乒乓球外交嘛。結果,沒多少年,蘇共就垮台了。對朝鮮,我們還是要一如既往地援助的,就是怕他做白眼狼,兩頭吃啊。過去十年的大外宣,效果並不太好。花了很多錢,但換來的是冷嘲熱諷。大內宣,網絡輿論引導隊伍,現在也呈現了一些負面的效果。
    對於釣魚島問題,大家也知道,那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我得靠這個強硬的姿態來樹立我在國內的威望啊。但我們的軍隊,是不是真能打,打了能不能適應現代戰爭的技術和強度,這個也沒底。特別是如果在美國參戰的高技術複雜條件下的大規模戰爭,我們如何應對國內外壓力和危機?這個需要全黨全軍認真學習思考。
    對於改革問題,特別是政治體制改革的問題。其實,這個是比較抽象的。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到了我們這個位置,考慮問題就不同了。
    大家知道我在黨內要求多學習蘇共失去政權的歷史教訓,當年赫魯曉夫上台後,他批判斯大林的專制和殘暴,結果台下就有人當場質問他:「您當時做了什麼呢?」赫魯曉夫嚴厲地說,剛才是誰問的,請到台上來。
    結果那個人悄無聲息了。赫魯曉夫接着說:「當時我就和你現在一樣。」
   
    大當家要照顧方方面面
    所以,大家要理解我的難處,我這個大當家的是要照顧方方面面的。左了會出偏,右了也會出問題。重慶的薄熙來事件就是個表現。有人攻擊溫家寶老總理,其實溫家寶的難處也在於此啊。他在這個位置,在我們這個體制內,他也只能做到這樣了。難道讓他做趙紫陽第二嗎?那首先會引起黨內組織和意識形態的分裂啊。作為一個老黨員,一個黨和國家的領導人,溫家寶同志只能這樣做了,我認為這已經很不錯了。
    如果我現在放棄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就會導致黨失去這方面的領導發言權。而如果我現在不公開說要依法治國、要尊重憲法權威,那對很多人來說,也是一個弊端,對我們黨的領導地位來說,也是個不好的作用。
    所以,你們說我能怎麼辦?我只能這麼辦。我們需要先維持着目前的局面。至於未來會如何變化,我們現在還沒有準備,我們也看不到一個清晰的變化局面。不要以為我在這個總書記的位置上,就什麼都能一言九鼎,就能真正掌握乾坤了。其實,我就是個各方利益的權衡維繫者。
    我就是個大掌櫃的,我只是個大掌櫃的。如果我違背了我們的黨的、黨的各級幹部的整體利益,我就會被趕下台的,今天給予的,明天也一樣會拿走。我們黨過去有些有理想的前輩,比如陳獨秀啊、張聞天啊,但他們的黨內結局都不太好。趙紫陽同志就不用說了。他是個挑戰體制的唐吉訶德。我不會那麼做的。全黨也不會讓我那麼做的。我還能怎麼樣?
    政治體制改革的問題,是個大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們要端正、糾正不良的黨風政風,就需要調整我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而唯物論,就會導致人失去真正的信仰,而追求功利享受。這是相輔相成的。大家都知道我習近平經常引用毛主席的講話。
    老三篇,是我青年時代倒背如流的。其中毛主席就非常推崇那個愚公移山的精神。
    我們的黨,就是靠的愚公移山的精神,長期不懈地鬥爭而奪取了政權的。但這個愚公移山的故事,其實不可深究的。
    我們是唯物主義的政黨,我們的理論是從西方國家,從俄國人那裏學來的。但愚公移山是個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產物。而且有唯心論、有神論的性質。愚公移山的故事,其實不是愚公移山,應該說是天帝移山。因為故事裏原文是講最後是愚公感動了天帝,天帝派大力士把山一夜間就移走了。這就是唯心論,有神論了。
    毛主席當年是作為一個這樣的人世間的救世主的身份的。現在我們不提倡搞個習近平夫婦訪問俄羅斯人崇拜了。
    怎麼辦? 這說明我們的理論本身是有矛盾的。我們一方面唱國際歌,世上從來沒有救世主,一方面又說毛主席是大救星。我們一方面靠愚公移山的精神革命造反奪權,一方面我們又否定了民族文化和精神信仰。我們是不是太矛盾了?或者是不是有些無知了呢?我們還能怎麼堅持不懈我們的黨的事業,鞏固我們歷盡艱難困苦奪來的政權呢?
    就是說,我們現在存在理論和體制等各方面的信心的缺失。但我們現在找不到更好的理論和體制。我們也不能輕易改動。蘇共垮台的經驗教訓,就是戈爾巴喬夫首先改革了黨的意識形態和理論,結果一發而不可收拾。王岐山同志推薦大家讀一本書,關於法國大革命的。就是這個教訓。政治體制改革,一旦放開一個口子,就很難回頭,很難控制了。到時候,我這個總書記是不是能做,黨的領導地位是不是還能保持,就都很難講了。所以,不是我們不改,而是確實不能改,不敢輕易地改。誰敢擔這個責任呢?鄧小平時代,試圖改,結果都出了大問題,「六四」至今還是海內外反共勢力攻擊我們的藉口。趙紫陽同志自己也因此下台了。帶來的是什麼呢? 現在的形勢還不如鄧小平同志時期啊。不是說國內的輿論和人民群眾的覺悟,而是黨內的風氣還不如過去。江澤民和胡錦濤兩位老書記時代,也對這個問題是擱置的。今天我看時機一樣不成熟的。現在的國內外形勢,只能保守療法。我們能維持現狀就不錯了,就很不容易了。所以,我只能講三個自信,其實就是不能動啊。至少現在是動不得的。
    黨的理論,意識形態,和我們的道路、制度是關聯的。黨要管媒體,這個目前動搖不得。有人說南方報業的事情是劉雲山和廣東宣傳口的意思,其實那也就是我習近平的態度。這三個方面,人心動搖了,就難辦了。所以,理論,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我們現在還是要灌輸宣傳的。否則,一旦放開一點,到時候就全面被動了。
   
    我自己不願意有這樣的局面出現,全黨也不會讓我這樣做。
   
    最近山西的那個老女代表,我們就要給她拍電影宣傳,說明我們不在乎那些黨外和海外的風言風語的。
    我們共產黨要做什麼,有我們的核心價值和邏輯的。我們繼續要學雷鋒,就是要加強集體主義,就是要反對自由主義。鄧小平同志說過黑貓白貓論,我們其實過去和現在,都不是真正靠本本,而是靠現實主義。
    當然,我們會不會因此失去長遠的歷史大視野,而失去我們的地位和正面價值呢?
   
    打老虎只能是揚湯止沸
   
    現在也有很多人批評我們的發展模式的弊端。但這個和我們的體制、我們理論,或者我們的統治權是關聯的,我們不能放鬆,不能妥協的。既然理論、道理和制度不能變,那麼,黨員幹部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也就變不得了。所以,我和王岐山書記說打老虎什麼的,也只能是揚湯止沸。所以王岐山書記也說了,目前是治標嘛。什麼時候開始治本呢?就是我說的,也許要等到我們的理論和道理、制度都開始面對真正調整的時候。但到時候是不是為時已晚呢?我認為還是應該讀讀王書記推薦的那本書,舊制度和大革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