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这里没有“公民”]
匣子说话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这里没有“公民”

   


   
    GT:这里没有“公民”

   

黑匣子主义认为,是啊!“重要的是公民联合、参与精神、公民社会。”——但根本的问题恰恰是,大陆中国并非公民社会,又哪来的的“公民”呢?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通过法律的抢劫——答《公民论坛》问

   
   

   
   滕 彪

   
   
    《公民论坛》:年度一次的“两会”盛宴即将结束,主要国家机关负责人的新老交替也已经正式完成,按官方说法所有这些都是人民代表选举或人民代表决策的结果,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充分体现。请问您作为国家公民,这种“民主选举”或决策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您的意志?如果您是“被代表”的话,应该怎样扭转这种现实?
    答:完全是虚伪的民主,无法代表人民。 两会的发言,很多是笑话;通过的法律,很多是抢劫。 只有争取真正的宪政,才能改变这种稀里糊涂被代表的状况。
   
    《公民论坛》:3月6日,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在全国政协记者招待会上回答《纽约时报》记者有关“你们是否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参与多党竞选”的问题时,回答说:“我们按照这种政党制度跟执政党经过几十年的合作,已经尝到了目前这种政党制度的甜头”,您是如何理解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的“甜头”的,能否简评一下?
    答:万主席无耻之尤。 所谓“甜头”,其实是“骨头”,中共控制民主花瓶党派的财源、成员发展、刊物和各种活动,其领导者也是中共派去的,甘于啃“骨头”的奴才。
   
    《公民论坛》:3月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工作报告”中再次肯定了现行制度的优越性,强调“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而在2009年3月的“两会”期间,这个委员长就提出了著名的“五不搞”观点(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如果吴邦国的观点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和现代化进程构成现实威胁的话,甚至对执政党本身会造成较大危害的话,您能否就此观点谈一下自己的认识?
    答:吴邦国的僵化观点一点也不奇怪,专制者都是用屁股思考的。当然,长远地看,这些说法和做法既误邦国,也误自己。
   
    《公民论坛》:3月12日,新当选的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政协闭幕会的讲话中说:“要始终不渝地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更加坚定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重复了吴邦国“绝不照搬”的老调,请问您对此有何评论?
    答:同上。愚民政治之声,不新鲜。
   
    《公民论坛》:申纪兰是唯一连任12届的全国人大代表,被讥讽为“活化石”或“万年国代”。面对民间舆论质疑,山西省委宣传部长辩护说:“若不让申纪兰当选,反对声更大”。而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也公开为申纪兰辩护说:“作为正厅级干部,她保持了人民本色,谁能做得到?这是我们的骄傲和自豪。这就是我们理直气壮的理由。”请简评“申纪兰现象”。
    答: 申纪兰这个国家级小丑,时刻提示人们所谓民主的虚伪性。申纪兰是不断攀登无耻高峰的中国荒诞政治背景下的必然产物。
   
    《公民论坛》: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小琳(李鹏之女)在接受采访时回应关于自己身份的争议,她表示:“一个人的出身很难选择,但自己也是一步一脚印的努力”,请您简评一下李小琳的“努力”。
    答:其实我们不能否认抢劫犯也是需要努力、也需要一定才能的。 她不需要明说“我爸是屠夫”,但谁敢不给钱哪。
   
    《公民论坛》:3月5日,温家宝在做完《政府工作报告》后有一个“三鞠躬”的动作,至此,温家宝已正式谢幕。体制内外各级人士对于温家宝的评价存在重大分歧,您能否为温家宝十年理政做个简单评价。
    答: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公民论坛》:在两会召开期间,著名维权人士刘s沙因探望刘*b夫人刘*女士而被警方打伤在派出所(耳膜洞穿),请据此简谈中国人权问题的严重性。
    答:问题是没有人权的问题。
   
    《公民论坛》:最后一个问题,1998年10月,朱镕基领导的国务院就已经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上签字,但此后李鹏和吴邦国领导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始终不予批准。执政党和全国人大的这一不负责任的行径引起了民间人士的强烈不满。在今年两会期间,一批良心人士、法律人、学者和维权人士共同发起了声势浩大的签名运动要求全国人大批准该国际人权公约的生效。而在此前,7000多位国家公民联署声明要求高官公布财产。请问您是否签署了相关“呼吁书”?并据此谈谈中国的希望究竟在哪里?两会之后的中国又将走向何方?
    答:我都签了。 五年前问我在公盟就和人一起写了一个关于国内法与此公约的差距的研究报告。 我对这类签名的看法是,不重结果而重过程。重要的是公民联合、参与精神、公民社会。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2013/04/01 发表)

此文于2013年04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