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编辑]
藏人主张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编辑

    《藏区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袁紅冰


   
   
   
   “異教徒”在火刑柱上燃燒的身體,照亮了中世紀的千年黑暗。二零一二年以來,數十位藏人男女,點燃他們英俊秀麗的生命,為自由的真理而獻祭;那一團團在悲風中狂舞的金色烈焰,照亮了當代東亞大陸中共極權鐵幕下的黑暗。
   
   
   
   藏人抗爭中共暴政,追求自由的當代英雄史詩已歷半個世紀。知識分子神聖的天職之一,就是用思想使追求自由的英雄史詩,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政治意志,升華為一個民族的魂魄。《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一書證明,她的創作者承擔起了藏民族知識分子的天職。書的作者筆名學懂。
   
   《藏区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的原名曾叫作《開天闢地》。其意在於,二零零八年藏區高山大岭、草原河川之間如火如荼的抗爭暴政運動,是一次精神意義上的“開天闢地”。反抗的藏人不僅展現出對自由、民主和人權生死熱戀,而且把吐蕃復國的意志刻在時代的額頭之上。這意味著,從此之後,自由西藏運動不僅以宗教信仰自由為訴求,而且將在更廣闊的精神價值領域中,表述藏人對自由的理解。
   
   任何反抗暴政的現實運動,如果不能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政治意志,將很快被歷史遺忘。在中共暴政試圖用專制鐵幕和豪華的謊言埋葬事實真相的情況下,就更是如此。學懂則承擔起為自由西藏運動鑄造生命哲理與政治意志,鑄造復國之魂的天職。就此而言,學懂堪稱當代藏人的智者,也無愧於民族智慧之鏡的稱謂;《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則是關於藏人自由命運的智者之書。
   
   西藏流亡政府原總理桑東仁波切留下兩項消極的政治遺產。這兩項政治遺產使死於中共暴政的百萬藏人冤魂黯然神傷,欲哭無淚。
   
   首先,桑東仁波切為藏人的反抗運動設立了一個荒謬的限制,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尋求真正自治”。超越半個世紀,數十萬藏人翻越雲際之上的喜馬拉雅,走上流亡之路;百萬藏人為反抗暴政的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而作生命的血祭,根本原因就在於以憲法為法律之王的中共專制惡法之內,只有奴役,沒有自由。桑東仁波切卻要在極權專制的法律鐵牢中,尋求以自治的方式獲得自由,豈非與虎謀皮,水中撈月。
   
   中共暴政把國家恐怖主義發揮到極致,對境內藏人的反抗實施殘酷鎮壓。桑東仁波切卻把同中共暴政的談判視為最重要的政治活動,相當程度上忽略了對境內藏人反抗暴政運動的支持和援助。桑東仁波切顯然不懂一個常識:沒有人民對暴政的抗爭,就沒有自由;自由從來不會來自於暴政的恩賜。
   
   桑東仁波切的第二項消極政治遺產表現為,在他離職前的安排下,西藏流亡政府改稱“行政中心”。稱謂的改變意味著重大的政治退化——西藏流亡政府由此從領導全體藏人追求民族自由的政治組織,退化為只管理流亡藏人行政事務的機構,最多只能算一個人權團體。
   
   在追求自由的藏人心目中,無論他們死於刑場上,還是凋殘於鐵牢布滿血鏽的陰影下,或者消失於苦役犯的命運之路上,西藏流亡政府的存在,都是他們心中希望的聖火。然而,桑東仁波切不顧普遍的反對,在西藏自由命運艱難時刻,親手熄滅了希望的聖火。他為什麼這樣冷酷?
   
   然而,天祐藏人。就在桑東仁波切的消極的政治遺產,使“自由西藏”運動走入困境的時刻,學懂的著作《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卻開啓了通向另一片廣闊天地的思想之門。這個事實也表明,無論桑東仁波切這些遠離西藏的人如何思想和行為——我在這裏所說的“遠離”是思想和心靈意義上的,而不是指肉體;肉體即使遠離故國萬里,心靈也可以同故國同呼吸共命運——雪域高原上反抗暴政的運動,都將同自由的風一起,日夜浩盪,直至西藏自由理想的實現。因為,西藏境內的藏人已經有了自己的智者和智者之書。
   
   半個世紀前,達賴喇嘛尊者引領藏人走上流亡之路,開創了自由西藏運動。這條艱難困苦而又勇敢高貴的命運之路,既是走出中共暴政的政治法律鐵牢的自由之路,也是回歸心靈的神聖之路。達賴喇嘛尊者可稱為當代的摩西,無論對於藏人、漢人,或者全人類,都是如此。因為,中共暴政不僅奴役藏人,而且奴役中國人,同時,也正以極權主義的全球擴張,威脅人類的自由命運——中共暴政是當代世界的萬惡之源。
   
   二零一一年,達賴喇嘛尊者宣布放棄政治權力,從而走下權力之巔。千古之時,佛走下王座,贏得了真理,成為聖者。當代,中共千萬貪官污吏都在為獲得和保住權力而日夜焦慮,并生活在血腥陰謀中,達賴喇嘛尊者卻離開了權力。尊者走出權力殿堂的腳步,同釋迦牟尼走下王座的腳步一樣,都通向不朽的宇宙精神。
   
   達賴喇嘛是藏傳佛教的聖者,而藏傳佛教又是藏人心靈的歸依;達賴喇嘛尊者將守護藏人聖潔而高貴的心靈,他是藏人的民族之魂。以學懂為象征的當代西藏智者——我願把他們視為一個群體,會成為藏人自由意志和政治戰略的表述者,藏人反抗暴政的史詩將在充滿智慧的自由意志和政治戰略引導下,贏得未來的祝福。

此文于2013年04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