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编辑]
藏人主张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编辑

    《藏区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袁紅冰


   
   
   
   “異教徒”在火刑柱上燃燒的身體,照亮了中世紀的千年黑暗。二零一二年以來,數十位藏人男女,點燃他們英俊秀麗的生命,為自由的真理而獻祭;那一團團在悲風中狂舞的金色烈焰,照亮了當代東亞大陸中共極權鐵幕下的黑暗。
   
   
   
   藏人抗爭中共暴政,追求自由的當代英雄史詩已歷半個世紀。知識分子神聖的天職之一,就是用思想使追求自由的英雄史詩,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政治意志,升華為一個民族的魂魄。《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一書證明,她的創作者承擔起了藏民族知識分子的天職。書的作者筆名學懂。
   
   《藏区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的原名曾叫作《開天闢地》。其意在於,二零零八年藏區高山大岭、草原河川之間如火如荼的抗爭暴政運動,是一次精神意義上的“開天闢地”。反抗的藏人不僅展現出對自由、民主和人權生死熱戀,而且把吐蕃復國的意志刻在時代的額頭之上。這意味著,從此之後,自由西藏運動不僅以宗教信仰自由為訴求,而且將在更廣闊的精神價值領域中,表述藏人對自由的理解。
   
   任何反抗暴政的現實運動,如果不能升華為自由的哲理和政治意志,將很快被歷史遺忘。在中共暴政試圖用專制鐵幕和豪華的謊言埋葬事實真相的情況下,就更是如此。學懂則承擔起為自由西藏運動鑄造生命哲理與政治意志,鑄造復國之魂的天職。就此而言,學懂堪稱當代藏人的智者,也無愧於民族智慧之鏡的稱謂;《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則是關於藏人自由命運的智者之書。
   
   西藏流亡政府原總理桑東仁波切留下兩項消極的政治遺產。這兩項政治遺產使死於中共暴政的百萬藏人冤魂黯然神傷,欲哭無淚。
   
   首先,桑東仁波切為藏人的反抗運動設立了一個荒謬的限制,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尋求真正自治”。超越半個世紀,數十萬藏人翻越雲際之上的喜馬拉雅,走上流亡之路;百萬藏人為反抗暴政的文化性種族滅絕政策而作生命的血祭,根本原因就在於以憲法為法律之王的中共專制惡法之內,只有奴役,沒有自由。桑東仁波切卻要在極權專制的法律鐵牢中,尋求以自治的方式獲得自由,豈非與虎謀皮,水中撈月。
   
   中共暴政把國家恐怖主義發揮到極致,對境內藏人的反抗實施殘酷鎮壓。桑東仁波切卻把同中共暴政的談判視為最重要的政治活動,相當程度上忽略了對境內藏人反抗暴政運動的支持和援助。桑東仁波切顯然不懂一個常識:沒有人民對暴政的抗爭,就沒有自由;自由從來不會來自於暴政的恩賜。
   
   桑東仁波切的第二項消極政治遺產表現為,在他離職前的安排下,西藏流亡政府改稱“行政中心”。稱謂的改變意味著重大的政治退化——西藏流亡政府由此從領導全體藏人追求民族自由的政治組織,退化為只管理流亡藏人行政事務的機構,最多只能算一個人權團體。
   
   在追求自由的藏人心目中,無論他們死於刑場上,還是凋殘於鐵牢布滿血鏽的陰影下,或者消失於苦役犯的命運之路上,西藏流亡政府的存在,都是他們心中希望的聖火。然而,桑東仁波切不顧普遍的反對,在西藏自由命運艱難時刻,親手熄滅了希望的聖火。他為什麼這樣冷酷?
   
   然而,天祐藏人。就在桑東仁波切的消極的政治遺產,使“自由西藏”運動走入困境的時刻,學懂的著作《土鼠年和平革命——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卻開啓了通向另一片廣闊天地的思想之門。這個事實也表明,無論桑東仁波切這些遠離西藏的人如何思想和行為——我在這裏所說的“遠離”是思想和心靈意義上的,而不是指肉體;肉體即使遠離故國萬里,心靈也可以同故國同呼吸共命運——雪域高原上反抗暴政的運動,都將同自由的風一起,日夜浩盪,直至西藏自由理想的實現。因為,西藏境內的藏人已經有了自己的智者和智者之書。
   
   半個世紀前,達賴喇嘛尊者引領藏人走上流亡之路,開創了自由西藏運動。這條艱難困苦而又勇敢高貴的命運之路,既是走出中共暴政的政治法律鐵牢的自由之路,也是回歸心靈的神聖之路。達賴喇嘛尊者可稱為當代的摩西,無論對於藏人、漢人,或者全人類,都是如此。因為,中共暴政不僅奴役藏人,而且奴役中國人,同時,也正以極權主義的全球擴張,威脅人類的自由命運——中共暴政是當代世界的萬惡之源。
   
   二零一一年,達賴喇嘛尊者宣布放棄政治權力,從而走下權力之巔。千古之時,佛走下王座,贏得了真理,成為聖者。當代,中共千萬貪官污吏都在為獲得和保住權力而日夜焦慮,并生活在血腥陰謀中,達賴喇嘛尊者卻離開了權力。尊者走出權力殿堂的腳步,同釋迦牟尼走下王座的腳步一樣,都通向不朽的宇宙精神。
   
   達賴喇嘛是藏傳佛教的聖者,而藏傳佛教又是藏人心靈的歸依;達賴喇嘛尊者將守護藏人聖潔而高貴的心靈,他是藏人的民族之魂。以學懂為象征的當代西藏智者——我願把他們視為一個群體,會成為藏人自由意志和政治戰略的表述者,藏人反抗暴政的史詩將在充滿智慧的自由意志和政治戰略引導下,贏得未來的祝福。

此文于2013年04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