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陈破空文集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习近平上任,大谈“中国梦”,包括“强军梦”。解释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又拆解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但,所有这些语句、词汇,六十多年来,国人耳熟能详。老生常谈,老三篇而已,并无新意。老百姓关心的倒是,他们的权利、尊严、福祉,究竟有何保障?如果没有,中华民族则远未复兴。
   


   习近平的权力自信
   
   谈“中国梦”的同时,习强调“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并自称有三个自信
   :“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然而,邓小平说:“摸着石头过河。”何来理论?邓小平又说:不管黑猫白猫,不问姓资姓社,不争论。何来道路?至于制度,举凡中国弊端,如官场腐败、贫富分化、环境污染、假冒伪劣、道德沦丧,哪样不是制度之祸?理论空白,道路迷失,制度癌症,自信何从而来?
   
   对习近平个人而言,倒是有一个自信:权力自信。身为太子党,接共产党大位,似乎理所当然;由擅长权谋的江泽民推出,江系暂不至于威胁习的权力;而不善权谋的胡锦涛,已经裸退,胡派也再无构成危害。应该说,习上任,游刃空间远比当年上任的江、胡来得宽、来得大,岂能没有几分权力自信?观习近平,无论说话,走路,举手投足,都远比胡锦涛显得自信,也更比当年上任之初的江泽民显得自信,
   概因其权力来路不同。
   
   值得品味的一个细节:两会结束时,习近平对胡锦涛“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特地转身回头,带头向胡锦涛鼓掌致意,胡则起身,鞠躬致谢。那一刻的胡锦涛,表情严肃得可怕,几乎是哭丧着脸,而对应的,习近平也表情严肃,竟无丝毫在那种场合应有的笑容。习、胡二人均毫无笑意的场面,反映了他们内心世界的紧绷,进而反映,胡裸退,并非心甘情愿,极可能是遭逼宫而逼退。其幕后,权力斗争的惨烈与残酷,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个中真味。
   
   中国梦,帝国梦还是宪政梦?
   
   习近平唱“中国梦”,或许是他自己的构思,或许出自幕僚的设计,无外乎是要换一套语言,以示习时代与胡时代的不同。胡锦涛任内,主唱“和谐社会”,然而,十年下来,中国社会,不是更和谐了,而是更不和谐了,警民冲突不断,官民对抗升级。原因在于,胡所言“和谐”,是要民众放弃抗争,顺从官府;而民众所理解的和谐,是期待官府让步,顺从民意。如此南辕北辙,十年荒废。“和谐”二字,沦为笑柄。
   
   如今,轮到习近平,提“中国梦”,官民双方也出现不同解读。官方的解释,就是“富国強兵”、“船坚炮利”;民众的解读,就是权利平等、机会平等。一个“帝国梦”,一个“宪政梦”,官民分野,再度南辕北辙。十年之后,哪一个梦成真?
   
   其实,已经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习近平,何须为中国规划一个巨大而空洞的梦,而再荒废十年?只须牢记他父亲习仲勋的梦:不仅要推行经济改革,还要推行政治改革,最要紧的一点,平反六四,实现全民和解——习仲勋以反对邓小平的六四屠杀而著称。
   
   李克强是胡温混合体
   
   李克强,团派的硕果仅存,历经险象,才终于坐上总理宝座。3月17日,人大闭幕,李克强首次以总理身份举行记者会,笔者从电视上,从头至尾,通观了这场记者会,蓦然发现,李克强,就是胡锦涛与温家宝的混合体,他的语言表述和肢体语言表述都已直观呈现。李克强讲话,如胡锦涛一般,频繁发出“啊”、“啊”之声
   ,诸如“刚才啊”“我们啊”表明,他在追随胡锦涛的几十年间,不由自主地,受到胡说话方式的传染。动作则很像温家宝,动不动半举起一只手,不动,或前后招晃,以示强调;有时,把一只手或两只手猛往胸口方向插,以明心志。
   
   从外观看,只有一样东西属于李克强自己:笑脸。那是文革后经高考升入大学的“
   一代骄子”特有的笑脸。胡几乎不会笑,温则只会苦笑。李的笑脸,使他比胡、温更具现代表征。因而,记者会上,李比胡表现更灵活,比温表现更自然。无须死记硬背,也无须造作抒情,没有背诵卖弄古诗古词。由此,大略可以判断,李克强,不如胡锦涛保守、死板,不如温家宝感性、虚荣,介乎二者之间。笔者从前推测,如果整个领导层趋于保守,李也将乐得保守,无所作为;如果整个领导层倾向改革,李则不会成为改革阻力。一句话,随大流。这是李积数十年之为官心得。
   
   晚清遗训:祖宗之法不可变
   
   新科委员长张德江,在人大闭幕式上讲话,有这么一句:“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与其说他在强调法制,不如说他在警告新领导人:不得有改变现行制度的丝毫存念!晚清遗训:“祖宗之法不可变。”作为江系铁杆、保守派大将,张被推上政治局常委和人大委员长的高位,就是来起监视作用的,监视习李施政,死保江系既得利益。
   
   新任政协主席俞正声,强调:“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 在政治局常委一级中,必须持续有人发出这种强硬之声。上一届是吴邦国,这一届,这个角色分配给了俞正声。联想到俞正声的胞兄俞强声叛逃美国,俞正声出此言,或也有避嫌和表忠之意:虽然我哥哥叛逃西方,但我本人坚决反西方。又联想到中共官员大量转出家属、子女和财产,俞的这种强调,俨然一语双关:可以把中国官员的财产搬到西方去,但绝不能把西方的制度般到中国来。说出来的话,只是半句而已。
   
   另一名保守派人物、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两会期间,这名左王正襟危坐,不苟言笑,面色沉重。坊间盛传,江泽民原意,要将国家副主席一职,分给刘云山。但因习近平坚持,国家副主席一职,归于李源潮。去年十八大,因江泽民、李鹏两老联手作梗,李源潮未能入常,临门饮恨。习的坚持,是对李的安抚,也是对刘的抑制。
   
   寄望十九大?天晓得
   
   至于王岐山,他已经以推荐法国作家托克维尔的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彰显了他的不改革之志。意思是,当权者越改革、越开明,越容易招来革命。维持现状、对老百姓保持高压,才是上策。这位手握反腐大权的中纪委书记,却被曝在美国加州拥有价值不菲的两栋豪宅,置于其妻或妻妹名下。
   
   张高丽,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第一副总理,实际作用,就是监控李克强施政。
   这是江泽民特意安插到国务院的桩脚。在李克强举行的记者会上,坐在李身边的张,全场表情冷漠,意态阴森,一副不服气的形状,凶神恶煞,近乎杀气腾腾。人们不会忘记多年前泰山上的那一幕:江泽民坐上八抬大轿,张高丽步行紧随。张是江的马仔,李是胡的门徒,以张制李,预示:江胡恶斗,还将在国务院延续。
   
   盼望中共自我改革的人们,在无望和无奈之际,已经把目光从十八大挪开,转向五年后的十九大,他们期待:本届七个常委中,有五个老迈,到十九大,就会退下来
   ,代替这帮保守派老朽的,或将是相对年轻而具有改革色彩的新人。然而,如果现行体制不变,依然由老人来挑选新人,天晓得,挑出来的,不会是新左派、新保守派?
(2013/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