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陈破空文集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习近平上任,大谈“中国梦”,包括“强军梦”。解释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又拆解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但,所有这些语句、词汇,六十多年来,国人耳熟能详。老生常谈,老三篇而已,并无新意。老百姓关心的倒是,他们的权利、尊严、福祉,究竟有何保障?如果没有,中华民族则远未复兴。
   


   习近平的权力自信
   
   谈“中国梦”的同时,习强调“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并自称有三个自信
   :“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然而,邓小平说:“摸着石头过河。”何来理论?邓小平又说:不管黑猫白猫,不问姓资姓社,不争论。何来道路?至于制度,举凡中国弊端,如官场腐败、贫富分化、环境污染、假冒伪劣、道德沦丧,哪样不是制度之祸?理论空白,道路迷失,制度癌症,自信何从而来?
   
   对习近平个人而言,倒是有一个自信:权力自信。身为太子党,接共产党大位,似乎理所当然;由擅长权谋的江泽民推出,江系暂不至于威胁习的权力;而不善权谋的胡锦涛,已经裸退,胡派也再无构成危害。应该说,习上任,游刃空间远比当年上任的江、胡来得宽、来得大,岂能没有几分权力自信?观习近平,无论说话,走路,举手投足,都远比胡锦涛显得自信,也更比当年上任之初的江泽民显得自信,
   概因其权力来路不同。
   
   值得品味的一个细节:两会结束时,习近平对胡锦涛“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特地转身回头,带头向胡锦涛鼓掌致意,胡则起身,鞠躬致谢。那一刻的胡锦涛,表情严肃得可怕,几乎是哭丧着脸,而对应的,习近平也表情严肃,竟无丝毫在那种场合应有的笑容。习、胡二人均毫无笑意的场面,反映了他们内心世界的紧绷,进而反映,胡裸退,并非心甘情愿,极可能是遭逼宫而逼退。其幕后,权力斗争的惨烈与残酷,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个中真味。
   
   中国梦,帝国梦还是宪政梦?
   
   习近平唱“中国梦”,或许是他自己的构思,或许出自幕僚的设计,无外乎是要换一套语言,以示习时代与胡时代的不同。胡锦涛任内,主唱“和谐社会”,然而,十年下来,中国社会,不是更和谐了,而是更不和谐了,警民冲突不断,官民对抗升级。原因在于,胡所言“和谐”,是要民众放弃抗争,顺从官府;而民众所理解的和谐,是期待官府让步,顺从民意。如此南辕北辙,十年荒废。“和谐”二字,沦为笑柄。
   
   如今,轮到习近平,提“中国梦”,官民双方也出现不同解读。官方的解释,就是“富国強兵”、“船坚炮利”;民众的解读,就是权利平等、机会平等。一个“帝国梦”,一个“宪政梦”,官民分野,再度南辕北辙。十年之后,哪一个梦成真?
   
   其实,已经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习近平,何须为中国规划一个巨大而空洞的梦,而再荒废十年?只须牢记他父亲习仲勋的梦:不仅要推行经济改革,还要推行政治改革,最要紧的一点,平反六四,实现全民和解——习仲勋以反对邓小平的六四屠杀而著称。
   
   李克强是胡温混合体
   
   李克强,团派的硕果仅存,历经险象,才终于坐上总理宝座。3月17日,人大闭幕,李克强首次以总理身份举行记者会,笔者从电视上,从头至尾,通观了这场记者会,蓦然发现,李克强,就是胡锦涛与温家宝的混合体,他的语言表述和肢体语言表述都已直观呈现。李克强讲话,如胡锦涛一般,频繁发出“啊”、“啊”之声
   ,诸如“刚才啊”“我们啊”表明,他在追随胡锦涛的几十年间,不由自主地,受到胡说话方式的传染。动作则很像温家宝,动不动半举起一只手,不动,或前后招晃,以示强调;有时,把一只手或两只手猛往胸口方向插,以明心志。
   
   从外观看,只有一样东西属于李克强自己:笑脸。那是文革后经高考升入大学的“
   一代骄子”特有的笑脸。胡几乎不会笑,温则只会苦笑。李的笑脸,使他比胡、温更具现代表征。因而,记者会上,李比胡表现更灵活,比温表现更自然。无须死记硬背,也无须造作抒情,没有背诵卖弄古诗古词。由此,大略可以判断,李克强,不如胡锦涛保守、死板,不如温家宝感性、虚荣,介乎二者之间。笔者从前推测,如果整个领导层趋于保守,李也将乐得保守,无所作为;如果整个领导层倾向改革,李则不会成为改革阻力。一句话,随大流。这是李积数十年之为官心得。
   
   晚清遗训:祖宗之法不可变
   
   新科委员长张德江,在人大闭幕式上讲话,有这么一句:“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与其说他在强调法制,不如说他在警告新领导人:不得有改变现行制度的丝毫存念!晚清遗训:“祖宗之法不可变。”作为江系铁杆、保守派大将,张被推上政治局常委和人大委员长的高位,就是来起监视作用的,监视习李施政,死保江系既得利益。
   
   新任政协主席俞正声,强调:“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 在政治局常委一级中,必须持续有人发出这种强硬之声。上一届是吴邦国,这一届,这个角色分配给了俞正声。联想到俞正声的胞兄俞强声叛逃美国,俞正声出此言,或也有避嫌和表忠之意:虽然我哥哥叛逃西方,但我本人坚决反西方。又联想到中共官员大量转出家属、子女和财产,俞的这种强调,俨然一语双关:可以把中国官员的财产搬到西方去,但绝不能把西方的制度般到中国来。说出来的话,只是半句而已。
   
   另一名保守派人物、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两会期间,这名左王正襟危坐,不苟言笑,面色沉重。坊间盛传,江泽民原意,要将国家副主席一职,分给刘云山。但因习近平坚持,国家副主席一职,归于李源潮。去年十八大,因江泽民、李鹏两老联手作梗,李源潮未能入常,临门饮恨。习的坚持,是对李的安抚,也是对刘的抑制。
   
   寄望十九大?天晓得
   
   至于王岐山,他已经以推荐法国作家托克维尔的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彰显了他的不改革之志。意思是,当权者越改革、越开明,越容易招来革命。维持现状、对老百姓保持高压,才是上策。这位手握反腐大权的中纪委书记,却被曝在美国加州拥有价值不菲的两栋豪宅,置于其妻或妻妹名下。
   
   张高丽,以政治局常委身份,兼任第一副总理,实际作用,就是监控李克强施政。
   这是江泽民特意安插到国务院的桩脚。在李克强举行的记者会上,坐在李身边的张,全场表情冷漠,意态阴森,一副不服气的形状,凶神恶煞,近乎杀气腾腾。人们不会忘记多年前泰山上的那一幕:江泽民坐上八抬大轿,张高丽步行紧随。张是江的马仔,李是胡的门徒,以张制李,预示:江胡恶斗,还将在国务院延续。
   
   盼望中共自我改革的人们,在无望和无奈之际,已经把目光从十八大挪开,转向五年后的十九大,他们期待:本届七个常委中,有五个老迈,到十九大,就会退下来
   ,代替这帮保守派老朽的,或将是相对年轻而具有改革色彩的新人。然而,如果现行体制不变,依然由老人来挑选新人,天晓得,挑出来的,不会是新左派、新保守派?
(2013/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