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半空堂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王亚法

   今天和朋友一起经过唐人街,看见几个老人在牌楼下闲聊,在嘈杂的话语声里,我想起了一件旧事。 那是一九八九年南半球的夏天,我刚来澳洲不久,和所有初来澳洲的华人一样,空余时就逛唐人街,寻找乡音,找人闲聊,消磨光阴。 就在这牌楼下,有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正在回忆抗战旧事,话语中无不流露出有家归不得的痛楚,我在旁边听了一会,插嘴道:“如今共产党已经既往不咎了,你们可以回家乡看看嘛!” 不料其中一位个子不高,体态臃肿的老人,愤怒地捣动着手中的拐杖说:“共产党不把抗战的历史的事说清楚,我是不会回去的!” 我惊愕了,不知哪里触动了老人的神经,使他失态。 老人余怒未消,继续说:“你们共产党说,抗战是你们打的,我们国民党是从峨眉山下来摘桃子,抢占胜利果实的,扯蛋!” 那时我刚到澳洲,虽然对中共的本质有所了解,但长期受蒙蔽教育,脑子里的流毒,尚未消除,我说:“许多书上不是都这么写的嘛。” 我的回答,引起了老人们的哄然共鸣,他们几乎一致地指责,长期篡改历史者的无耻和可恶。那位捣动拐杖的老人接着说:“我是一个军人,参加过淞沪大战和台儿庄战役,亲眼看到许多弟兄,在身边倒下,和我一起参军的老乡有二十多个,就几个弟兄命大,活着从战场上回来。我发过誓,共产党不讲清楚这段历史,我坚决不回去,回去对不起那些弟兄的英魂!” 老人声色俱厉,继续道:“听说你们把台儿庄的烈士纪念碑推倒了,把上面烈士的英名磨掉了,这么瞒天过海,就能证明抗战就是你们共产党打的吗!” 我无语,我所受的欺骗教育,在历史的当事者面前显得孱弱无力,无可辩解,尽管我被他冤屈地指责为“——你们共产党”。 不过那时我年轻,和当今的五毛们一样,不服输,想找些话茬为自己扎面子。我看过电影《沙家店粮站》,就以此说法:“不管怎么说,你们国民党失去民心,就像在沙家店战役中,把老弱病残的老百姓推在前面,你们国军躲在后面……” 没等我说完,捣动拐杖的老人霍地站起来,拐杖几乎挥到我的脸上,气愤道:“小年轻啊,你被蒙骗啦,我就是国军三十六师的军人,开战前我就离师长不远,看见他端着望远镜,端视许久,抹着眼泪对大家说,弟兄们,前面黑压压的全是老百姓,共军把老百姓挡在前面,这仗怎么打呀,咱们撤吧,回去挨枪子我挡……” 就是这一次,我认识了那位捣拐杖的老人,他叫彭中流,是个书法家,那时悉尼华人会写毛笔的不多,彭中流算一个,唐人街的许多店铺的招牌都是他写的。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关于抗战的真实历史,基本有了分晓,至少那个说谎造假的,手抱琵琶半掩面地不弹老调了。前些年,流落海外的不少国民党老兵纷纷回乡探亲,可是彭中流没有回去,据说他没有赶上时机,在此之前已经过世了。二十多年来,我无数次地经过唐人街,留意牌楼下休闲的老人,旧去新来,不断地在变换。而唯独不变的,只有那座牌楼,雄姿不减,依然屹立在那里。二〇一三年四月三日

   

   

(2013/04/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