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槟郎文集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槟郎
   
     谁把利涉桥改成了
     文正桥?利于涉河多实诚;
     什么文正便是摆起架子,
     徒待先生神笔来剥皮探真。
     此时,桃叶渡徒其名,
     先生的纪念馆门可罗雀;
     而夫子庙前人流摩肩接踵。
   
     文木先生,三百年过去,
     一切都变了如这座桥。
     而不变的是孤愤,
     弥漫在流传的文字里,
     唤起一段已逝人生的光彩。
     让异代的我来怀念知音,
     同是安徽老乡啊客寓秦淮。
   
     为什么如此诗文妙笔,
     却不能中举如范进?
     因为不愿入太宗皇帝的彀,
     本性爱自由胜过富贵与功名;
     因为太随性而不愿受束缚;
     因为所有人都趋之若鹜,
     而我们偏要不屑与炎势同伍。
   
     万千人同声骂你颠憨,
     齿冷你的以书易米常饥寒。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隐逸,
     清高洁守只能与贫贱作伴。
     吴敬梓啊,我与你冬夜漫步,
     出南门进西门绕城可足暖;
     或者泛舟东水关作万古纵谈。
   
     你平生最爱王冕的淡定,
     心中更有阮籍嵇康的忧愤;
     看透专制与文教的合谋,
     犹怜各色名士挣扎于伪与真。
     我欣赏杜少卿的随性风流,
     漠视祭泰伯祠的隔膜民众,
     还是末世四大奇人最称我心。
   
     六朝金粉随江水入海去,
     秦淮河亭却是不朽的丰碑。
     随意地成了所谓文人,
     偏偏又是斯文中的另类,
     这是我们共同的不幸!
     却更使狂士升入更高境界,
     把庸侩世道绘成一部儒林外史。
     2013-4-29
(2013/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