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曾节明文集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我看温家宝、李克强最近是昏了头,居然批准盛光祖一伙提出的铁路私有化方案,这恰如一百多年前载沣批准盛宣怀的铁路国有化方案,于是,百年后中国“保路运动”再兴,历史惊人地相似。红朝今日的“铁路私有化”与满清当年的“铁路国有化”形式不同,本质一样:红朝的“铁路私有化”是以出卖铁路给资本家经营的方式,变相掠夺中国纳税人和铁路职工数十年来的血汗积累,赖掉当局的社会责任;满清“铁路国有化”是赤裸裸剥夺国民投资铁路的本金,然后把抢来的铁路卖给外国资本家。
     于是广大铁路人当然起来了,根本不用民运“敌对势力”和“西方反华势力”动员。与八十年代不一样,今天的中国人不会主动为了理想而献身,但为了自己的利益,却可以拼命。可想而知,今后大规模的群体事件,根本无须组织者。
   


     刘路网友认为今天的保路运动不必要,刘路的理由是:国有的东西与公众利益不相干,私有制是先进生产力,铁路本来就应当私有化。刘路据此提出:“与其保路,不如保江”,因为“保江”(即保护黄浦江不受死猪等污染,引申为保护生态环境),因为“保江”关乎公众利益。
   
     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其一,铁路系统的广大职工,也是公众,他们的利益也是公众的利益;他们的抗争、支持他们抗争,与维护公众利益并行不悖;
   
     其二,国有产业与公众利益并非不相干。国企固然有贪腐低效等痼疾,但国企在一些领域的存在,改善了贫困人群和贫困地区的境遇。中国铁路客运和货运一直以来较低廉的运价,创造的社会效益是不可否认的,如果中国铁路一直搞的是私有制,那么贫穷地区和西部地区的铁路将缺乏投资和经营,它们与东部地区的差距就会更大,民众的旅行也会更加昂贵。
     公有制企业具有低效、僵化、腐败的弊端,而难以创造高的经济效益,因此“国进民退”是错误的、落后的;但全面私有化也是错误的,因为资本家最大限度追逐利润的天性,私营企业本能地忽视社会效益、也不愿承担社会责任,因此,着眼于公益的产业,如教育、医疗、环保等行业,决不能搞全盘私有化,否则就会出现病死医院不收治、天才苗子得不到培养(因为缺钱)等可悲现象。
     刘路等人误以自由主义和私有化就可以解决中国的问题,“一私就灵”,喜欢引用英国自由主义政客柏克的名言来指导中国转型,殊不知,中国与英、美何其差别巨大!中国是一个威权主义传统根深蒂固(以官本位为标志)的国家,经过共产党六十多年统治的毒害和扭曲,人心大坏,现在的中国大陆民众许多都是烂货、刁民、无赖...儒家早已式微,中国人又普遍不信宗教,在现在仇恨弥天、危机四伏的情况下,若没有国家和政府力量的稳定和疏导,放手全面搞私有化,中国必成人间地狱,比现在还要惨,不信走着瞧。国有企业,就是国家政府力量在经济中的存在。
   
     根据中国国情和现状,中国转型绝对不能效法英美模式,而应该师从德国和法国,走带有威权色彩的宪政道路,经济上搞混合经济,今后的中国政府,决不能搞破坏经济、煽动民族内讧自残的马克思主义,也不能搞动听却行不通的美、英右派模式,而只能在左、中、右三根弦上跳舞,本着基督救世的精神,珍惜中国民族中的诸种健康力量,严防马列毛势力和西方右派在中国的汉奸买办代理势力复辟。
   
     其三,从策略上来说,否定新时期“保路运动”也是很不明智的。中国铁路系统有几十万职工,而且有串联的便利条件,能够形成全国性的群体性大运动。在现今中南海“维稳”经验丰富、手段灵活、设施完备的情况下,一地的群体性事件不足以动摇政权,甚至不能改变当局的政策,只有“全面开花”,才能使中共军警应接不暇,激化中南海内部矛盾,诱发倒戈的转机,从而造成破局。
     事情的发展已经说明:没有自下而上的激烈反抗,中共统治集团连微小的改良也不愿改。习近平、王岐山推动的废除劳教制度改革,本来是大快人心的体制改革,在中南海顽固派和贪官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下,居然搞成偷偷摸摸的“鬼子进村”,这充分地说明了此点。
     因此,要想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就唯有搞乱中南海,中南海不大乱,专制是不会垮台的。铁路系统的“保路运动”,就有着搞乱中南海的巨大潜力,民运异议人士应该十二分地支持和参与才是。
     刘路等人说:保路者打着马列毛旗号,因此不值得支持。这种看法,是文学青年的看法。支持新“保路运动”,不等于支持马列毛主义,而是支持搞乱中烂海。中烂海乱起来,是一切理想能够实现的前提,无论是改良、改革还是革命...只有中烂海乱起来,胡德平才有机会、薄熙来才有机会、刘晓波才有机会、徐文立、魏京生、王军涛...才有机会、异议人士才有机会、基督徒才有机会、李大师才有机会......
   
     同理,民运异议人士支持薄熙来也不等于支持毛泽东主义。胡平先生以薄熙来高举毛泽东为由,挺胡温打薄的优秀政论写了一大箩筐,但都经不起两句话检验:
     薄熙来乱了谁的套?中烂海的和谐与稳定,有利于谁?(难道有利于中国反对派,抑或有利于“人民”???)
       
     现在保路运动火山爆发,这次是红朝铁路大臣盛光祖亲手引爆的,在也怪不得“敌对势力”。习近平、李克强自以为只要不搞戈尔巴乔夫式的改革,就可以高枕无忧,殊不知在胡温强拆“新政”逼反良民万千的今天,推行铁路私有化,等于是用“经济改革”大锯,断自己所坐的树枝。
     最后奉劝习近平、李克强一句:天意难违,红旗早晚得落地,你们的“新民主主义”,在胡正日、江核心、俞表哥、刘骗子之类的围堵下,根本行不通...你们与其做亡国之君相,不如做开国之伟人。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 曾节明 写于2013年三月十六日傍晚于春寒纽约州
(2013/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