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也谈经济危机]
徐水良文集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关于“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为本”
·再评伪改良主义的“一股就灵”
·胡锦涛温家宝和中共当前面临的抉择
·作好准备,迎接巨变――新年献辞
·关于“三农”问题(代序)
·关于银行股份制改革问题
·反对台独
·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随感
·中国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扑朔迷离的海外民运圈
·穷困潦倒的中国异议人士
·反共不等于爱国,但爱国必须反共
·祖国、国家和国家的各种含义
·抓紧时机,平反六四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经济危机


(读李佐军博士《2013年中国经济大萧条》随笔)


   

徐水良


   

2013-3-1日


   
   
   看了一部分,太长,没有看完报告全文。
   
   迄今的经济学家,他们的经济学,都是建立在经济决定论错误理论的基础上,以自由民主社会理想化的市场经济为模式,不考虑市场经济以外的因素,不考虑非经济因素对经济的巨大作用,因此搞出来的都是或多或少书呆子气的理论。
   
   这种理论,到了非自由民主社会、非市场经济或者市场经济因素远不如非市场经济因素作用大的中国,主流经济学家搬用这种经济理论,就显得荒唐。中国主流经济学家成为特权官僚私有化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和帮凶,遭到中国广大民众的痛恨,也完全是预料之中的符合规律的事情。
   
   其实,在中国,中共掌握枪杆子,继续坚持极权专制制度。中国是不是会产生自由资本主义条件下的经济危机,并不决定于自由市场自由经济,因为中国是中共极权专制下的官僚垄断权贵资本主义,不是自由资本主义。
   
   中国会不会产生经济危机,产生什么性质的经济危机,不是取决于市场,而是取决于权贵们的决策,以及广大民众与权贵阶层之间对这种决策的矛盾和博弈。
   
   在公有化大抢劫大掠夺阶段,毛泽东的大跃进,就是人为决策制造的经济崩溃,造成几千万人死亡的特大经济危机。但枪杆子在手,实行极权专制,这种经济危机的损失,不是由政府承担,因此并没有造成政府的崩溃(按经济决定论逻辑,经济是基础,政治包括政府是上层建筑,经济崩溃,上层建筑的政府必然崩溃。)政府甚至没有受到任何震撼性冲击。相反,这种崩溃的损失,完全由民众承担,使得全体民众除了忍饥挨饿之外,付出了几千万条生命。
   
   从三反五反、统购统销、公私合营、集体化、公社化到文化大革命制造的经济危机,无一例外,都是此类模式。
   
   2008年国际金融海啸造成自由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大危机,迄今影响着全世界的经济。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像中共极权国家那样,采取增发货币加大投资等国家强有力的政治干预政策,把经济海啸的影响降到最低。但是,全世界国家,几乎没有例外,都采取了增发货币加大投资等政府的干预政策,来应对这个问题。而这些都是违背许多经济学书呆子理论的。这种政策,尤其不符合保守主义原教旨资本主义经济学家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理论教条,当然更不符合茅于轼这类中国式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简单化极端化的理论教条。
   
   事实上,从30年代经济大萧条开始,全世界都不得不采用政府干预的政策,来解决经济危机。这种干预,当时见效最迅速的,也是极权专制的纳粹德国。
   
   本人从1970年代以后,曾经一再论述,经济危机是自由资本主义的产物。自由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到30年代经济大萧条进入顶峰,以后逐步降低。而一旦进入国家强力控制经济的时代,经济的失衡,不再是市场经济的事情,而是国家干预的失策或错误决策问题。你可以把这种国家干预造成的经济失衡,包括中共建政以后的历次危机,说成经济危机,但它们全然不是旧的自由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
   
   2008年的金融海啸和经济危机,是美国的自由资本主义和国家干预失策的双重作用产生的。也就是房地产市场经济和房地产保险公司的不法商人,拼命推动房地产的投机热潮,而代表国家干预经济的联准会,没有加以遏制,相反却以自己的利率、货币和其他经济政策,鼓励这种投机,以制造繁荣假象和泡沫,最后才造成泡沫的破产,金融海啸的产生。
   
   早在2004年,华人媒体和房地产市场商人拼命鼓吹房地产只会涨不会跌,我就一再对相信这类宣传的朋友说:这是欺骗,任何商品都有涨有跌,房地产也不例外。过去曾经有过房产跌幅超过一半的时候,今后也可能产生。但我没有料到房地产业商人和联准会的鼓励,会使房地产泡沫连续那么多年,上涨那么大的幅度。如果没有2008年危机发生以后政府干预救市,房地产的跌幅,将会是惊人幅度。但也因为政府的干预,房地产市场,迄今没有回复正常状态。
   
   回头再说中国经济失衡或危机问题。
   
   作为非自由民主国家的专制国家、只有部分市场经济而政府强烈干预市场和经济的中国,如果产生经济失衡或者经济危机,那只能是政府的决策失误造成。2008年以后政府过分强烈地加大投资,干预经济,这已经是一种决策失误,它必然造成目前和今后不得不采取相反的补救措施。不过,尽管问题严重,但今后产生怎么样的后果,仍然取决于政府决策,以及政府与民众的矛盾和对抗。
   
   在中共专制国家,中共掌握枪杆子,有枪杆子保护,中共不会让政府破产。一般情况,也不会如李佐军博士说的让银行破产。在这种情况下,专制政府的习惯,就是用进一步增发货币的办法来解救危机,并用进一步增发货币的办法来刺激经济。但增发货币又会引起通货膨胀,一方面提高居民的消费品价格,另一方面使居民储蓄贬值,实际上也就是掠夺居民的工资和储蓄存款,两者都会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中国政府过去曾经的应对策略,就是限制居民使用自己的储蓄存款,以减少市场流通货币,延缓通货膨胀速度。但无论如何,这种经济失衡或危机的后果,最后都不是由政府承担,而是转嫁给居民来承担。通过增加提高居民消费品价格和货币大规模贬值来掠夺居民工资和存款,让居民来承担其后果。限制使用存款,不过是限制居民使用自己存款的权利,使通货膨胀暂时不过分激烈而已。这时,如果民众不加反抗,如果政府决策不再失误,那经济危机就会被政府通过转嫁危机损失给民众的办法,来逃避。
   
   通过三十年通货膨胀,现在的一元人民币,只值三十年前的几分钱。三十年前的居民存款,90%多被政府和银行掠夺了,这种掠夺,数额巨大。
   
   自由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往往表现为通货紧缩;而中共的经济危机,从大跃进到今天,往往表现为通货膨胀。
   
   至于政府的企图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得逞,取决于民众的反抗程度。如果中国民众反抗强烈,那么,对于中共,这将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反抗如果非常激烈,那中共有可能直接动用枪杆子来解决。
   
   因此中国问题的解决,中共专制的崩溃,不能只看经济,还是取决于民众与中共的矛盾和对抗。
   
   就国际历史范围说来,现在的资本主义不得不背弃原教旨资本主义,以及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和中共社会主义的严重危机,都说明人类最后必须放弃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走人本主义道路,迈向人本主义社会。未来社会,既不会是全盘公有化,也不会是全盘私有化;既不会是全盘计划化,单一计划经济,也不会是全盘市场化,单一市场经济,而是以人为本、根据实际情况实际需要确定的公有私有、计划市场两条腿走路的方针。
   
   李佐军博士报告的开头部分,说的是事实。由于房地产泡沫的阶段性破灭,房地产掠夺资源的减少,包括出卖土地的收入和居民购房能力的限制,房地产方面掠夺收入的减少,和工商税收的减少,而同时,却是还债数额的增长,此外,还有一个李博士报告没有讲的问题,就是贪腐消耗的增长,中共政府必然陷入一轮财政危机,必然要加大其他方面掠夺的强度,必然加深自己与广大民众的矛盾。中共必然陷入让经济财政危机爆发、还是加强掠夺加深与民众的矛盾来解决经济和财政危机这种尖锐的两难选择之中。对此,我们拭目以待。
   
   事实上,对于上面提到的贪腐消耗,中国的实际情况,贪腐消耗的数额,远大于中国经济调控等因素使用的数额。这是任何经济学教条都没有的情况。2011年以前11年中,光是洗到海外的黑钱,就有3万7千9百亿美元,远远超过当年4万亿人民币的调控金额。其中2011年一年洗钱6千多亿美元,就已经相当于当年的4万亿人民币的调控金额。2012年一年,非法洗钱到海外的数额,更超过一万亿美元,超过当年4万亿人民币投资的50%以上,加上更多还没有送到海外的贪腐金额,数量肯定惊人。
   
   4万亿人民币是投资,今后多少会产生一些经济效益;而偷运到海外的钱,却几乎纯粹是中国经济的失血。事实上,不仅是送到海外的钱,而且大部分贪腐的钱,都是消耗性的,不是生产性的,大部分是失血性的。这些送到海外的钱和大部分贪腐的钱,对中国经济的失血性破坏作用,远远大过投资和其他许多经济因素。
   
   1990年代,本人就认为,中国经济具有相当明显的贿赂经济贪腐经济造假经济诈骗经济等等非法经济的特点,现在贿赂经济贪腐经济的特点特别突出。过去的经济学理论没有研究中国这样严重情况,但研究中国经济,却不得不研究此种情况。不研究此种情况,就无法真正了解中国的经济,就不是符合中国实际的经济学理论。
   
   有网友提到李佐军博士报告中说到他的《人本发展理论》与我的新人本主义理论会否撞车的问题。我不知道李博士的人本概念,与我二十几年来提倡的人本主义和新人本主义理论的人本概念是不是一回事。但无论如何,有人去关心和研究人本这个问题,应该是一件好事,不存在撞车之类的问题。
   
   
   附一篇过去的旧文: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徐水良
   
            2008-1-23日
   
   
   2007年,中国的货币贬值,通货急剧膨胀。通货膨胀手段,已经成为中共及其官僚太子党掠夺人民财富的一个重要手段。
   
   由于通货膨胀,现在人民币的购买力,几十元才相当于七十年代甚至八十年代的一元钱的购买力。也就是说,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居民存入银行一元钱,如果不考虑利息变动因素,则本金现在只剩下几分钱了,其中的绝大多数,都被中共及其官僚太子党资本家掠夺了。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7年国民经济运行数据,200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246619亿元。2007年全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了4.8%。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字,截至11月末,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存款余额为38.55万亿元。
   
   根据上面的数字,我们来估计计算中共及其官僚太子党和其它资本家,通过通货膨胀,掠夺了中国居民的多少财富。因为缺少其它数字,估算是象征性的,可能会与实际有相当差距,并且为简便起见。我们忽略比较次要的因素,只计算主要因素。并以美元计算。以现在大致汇率7.3人民币兑换1美元计算。
   
   国民生产总值:246619元/7.3=33783亿美元
   
   无疑地,国民生产总值的绝大多数,必须变成收入,包括工资(工资据说大约占GDP的一半左右),也包括税收等国家财政收入等等。通胀4.8%,也就是中共和资本家少付4.8%(按通胀后的币值计算)。或者按通胀前的币值计算,也就中共和资本家少付[100-100/(100+4.8)]100%=4.6%。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