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熊飞骏的博客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熊飞骏

   专制崇尚“只要目标高尚就可不择手段”。

   宪政坚守“就算是众所周知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也必须经过公开、公正、公平的审判才能定罪”。

   

   专制王朝缔造者并非都天性邪恶,多数早期都具有相对高尚的奋斗目标。

   现代极权专制的始祖,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罗伯斯屁尔是一个疾恶如仇的绅士,希望建立一个人人平等个个自由的理想社会。

   红色导师列宁对沙皇专制视若仇寇,执政前是坚定的反专制斗士,处处表现得与专制誓不两立。

   毛泽东在延安曾对美国民主赞不绝口,对国民党一党专政深恶痛绝。上世纪四十年代上半期,毛领导的党在《新华日报》上刊发的歌颂美国民主,抨击一党独裁的系列文章,其境界之高剖析之深连今天最杰出的民主精英也难得与之比肩。

   柬埔寨红色高棉的领导人波尔布特的梦想是建立一个没有社会腐败和人性堕落的纯洁社会。

   …………

   无论是罗伯斯庇尔、列宁;还是毛泽东、波尔布特,其早期奋斗目标都不乏正义高尚的成分。

   但他们在追求高尚目标的过程中,却普遍采用了“不择手段”的方式。

   “不择手段”是打开潘朵拉魔盒的万能钥匙,革命红旗招来了嗜血恐怖的恶魔,结出了与高尚目标完全相反的苦果。

   

   罗伯斯庇尔第一个发明了后世的专制统治者普遍采用的“人民敌人”一词,用以命名他认为导致社会腐败不公的人。

   至于如何认定“人民敌人”,罗伯斯庇尔这个曾经著名的律师,居然认为公开公正的司法审判太麻烦,主张摒弃法律手段,通过权力人物的“主观判断”来给嫌疑人定罪。

   结果很多真正的爱国志士和社会精英都被“主观认定”为“人民敌人”。

   至于如何处置“人民敌人”,罗伯斯庇尔一样认为流放、监禁太麻烦费事,对“断头机”则情有独衷。于是包括美丽皇后等弱女子在内的“人民敌人”全送上了“断头机”。

   法国精英阶层在“断头机”下整体倒下了。

   最后罗伯斯庇尔自己也给送上了“断头机”。

   “为自由而战”的罗伯斯庇尔,创造了法国历史上最黑暗也最没有自由的恐怖社会。

   列宁的“不择手段”则达到了叛国卖国的地步!为了打倒沙皇专制,不惜和俄国的敌人德意志结盟,在俄德两国处于你死我活的战争时期,充当德国间谍,拿着德国提供的巨额资金,在国内培植专门从事内部颠覆的第五纵队,从背后打祖国的黑枪。列宁夺取政权后,为了酬谢德国并腾出手来集中力量对付与自己不一致的同胞,在《布加列斯特和约》中把包括整个乌克兰在内的全部西部疆土慷慨奉送给德国。

   极端憎恶专制的弗拉基米尔.列宁,缔造了俄国历史上最为独裁专制的恐怖社会,专制程度比沙皇严重十倍;破坏深度则百倍于沙皇专制。

   曾经在延安盛赞美国民主,痛责一党专政的毛泽东,一样走上了“不择手段”之路,最终创造了一个“逢美必反”和“党领导一切”的官僚盛世,不但全盘继续并发扬了国民党的专制作风,还摧毁了延续几千年的地方精英自治传统,把官僚专制触须延伸到社会的每一个细胞。

   波尔布特这个毛主席的好学生,“不择手段”登峰造极,居然用“消灭城市”和“灭绝生命”的方式来“纯洁”柬埔寨社会,在执政的三年时间消灭了柬埔寨近三分之一的人口,知识分子杀得只剩下10个医生,号称东方巴黎的首都金边则成为真正的鬼城。

   波尔布特的纯洁社会目标不但没达到,反而把先前长期处于地下状态的大鬼小鬼全放出来了,流氓,恶棍,嗜血者因为杀人有功晋升为社会领导者。

   

   …………

   民主宪政国家缔造者早期目标也许并不怎么阳光高尚。美国建国者不但没有“解放全人类”的高贵动机,连“为国为民”都羞于说出口。参加费城制宪会议的代表最为关心的主题居然是“如何限制权力”;“为人民服务”和“富国强兵”则只字未题。

   为了有效限制公权力,美国先贤特别看重“程序正义”,不但追求的目标要正当;为达目标所采取的手段也必须阳光合法。

   掌握公权力的政府和官员是最有能量“不择手段”的,造成的破坏和灾难也远大于流氓恶棍等刑事犯。坚守“程度正义”就能有效防犯“公权力作恶”,堵住了大灾难的源头。

   一个国家社会只要“公权力”没有作恶的机会,社会就会循着良心轨道向前发展,离公平正义的目标渐行渐近。

   世界上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因为“不择手段”的缘故,离“没有饥饿贫穷人人平等互助互爱”的共产主义社会渐行渐远;相反那些坚定反“共产主义”的成熟资本主义国家,人民却普遍享有“共产主义”的生活水准。

   …………

   也许有人会说:那些专制独裁元首,在执政之前对人民许下的美丽诺言都是存心骗人的?他们心底压根儿就没想到“为国为民”,只有个人的一己私利。

   我想说的是:不只是专制独裁元首说话会骗人;民主国家的公职竞选人对选民的许愿难道就句句真心实意吗?

   一样不会!

   但只要这个国家坚守“程序正义”,善于骗人的官员也无法作恶,就得努力兑现当初的竞选诺言,否则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国家领导人只要有“不择手段”的空间和机会,就算当初纯洁得象天使,最终也会堕落成危害国家和人民的魔鬼。

   在黑社会猖獗的特色中国,前两年重庆“打黑”够振奋人心的吧?可因为不择手段玩刑讯逼供,真正的黑老大穿上了警服挥舞起警棍,没有多少官僚背景的无辜民营企业家则进去了。反美打黑英雄最后居然跑进了美国领事馆?

   

   在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惨绝人寰的生命灾难后,中华大国民依旧认识到“不择手段”的危害,这才是转轨期中国的真正风险!

   

   

   

   

   二0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

(2013/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