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熊飞骏的博客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熊飞骏

   

   “智囊”这个名词中国人应该不陌生,不但“智囊”不陌生,连“智囊团”这名词也耳熟能详。

   中国沿续至今的官僚集权专制社会起自2200年前的秦帝国。官僚集权专制国家的“智囊”分体制内和体制外。我国的第一大体制内“智囊”是秦帝国二任帝胡亥的太监兼宰相赵高。

   胡亥登上皇位后,被他视为“老师”和“超级智囊”的赵高向他献上了三条“如何巩固权力”的锦囊妙计:

   一、杀光皇帝家族的绝大多数男人,尤其是亲兄弟一个不能留,这样就没有人有资格和胡亥竞争皇位了。另外知晓宫庭黑暮的莫过于公主,为了防范小皇帝矫诏夺位的宫庭阴谋外泄,必须杀光皇帝所有的姐妹。对付美丽公主不劳皇上动手,交给我赵高就行了。于是赵高把十多个美丽公主剥光衣服,亲手把她们一一鞭打至死,陈尸街头任乡里小儿偎亵凌辱。太监不能享受美女,就要想方设法亲手毁掉。

   二、年轻皇帝资历威望和知识经验都不足以胜任皇位,亲自接见文武大臣处理政务不但太累太烦,而且在回答大臣提问时难免出洋相让下属瞧不起?最聪明的办法莫过于长年幽居深宫和大臣隔绝,在大臣面前制造高深莫测的神秘感。到于起草诏书办理公务这些吃力不讨好的麻烦事,就交给我赵高代劳好了。皇上只管呆在深宫享受美酒佳肴泡N奶即可。

   三、先帝重用的能臣名将,因为个个拥有杰出才干,必然睢不起他这个“文不能提笔武不能挂刀”的小皇帝,所以都是皇帝的“敌对势力”,应该全部杀掉!

   …………

   胡亥被赵高的“忠诚”和“超级智慧”感动得一塌糊涂,全盘准奏!

   于是皇帝的兄弟杀光了!姐妹杀光了!家族男人杀光了!忠诚良将杀光了!秦帝国的墙基掏空了!

   赵高代理皇上君临天下了!皇帝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有赵高这样的“超级智囊”在朝中出谋划策,就不用担心天下不乱了,半年不到全国“群体性事件”就风起云涌。

   赵高对付“群体性事件”的高招就是“高压维稳”,不敢和“不要命的叛军”较劲就拿胆小怕事的小民百姓出气耍威风,结果把更多的平民逼到叛军那一边。

   本来孤立分散的反叛力量在赵高的“激励保护”下象滚雪球一样快速发展壮大。

   庞大的秦帝国本来是“撼山易撼秦家军难”的铁桶江山,在“超级智囊”赵高的折腾下不到三年就土崩瓦解。

   最后的时刻来临时,赵高为了贿赂向首都进军的刘邦叛军,居然杀掉皇帝向刘邦请功?

   …………

   赵高这个体制内“超级智囊”在外人看来无疑很“损”很“邪恶”;可在体制内的皇上眼中却很“忠诚”很“精明”?

   这就是官僚专制体制的最大“自我否定因素”!拆台者掘墓人越看越“忠诚”?真正的爱国志士则越看越象“敌对势力”!

   一个国家的“智囊”本来不分“体制内外”的,利国利民的好建议无论来自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统治者都应该虚心接纳;可官僚集权专制国家却自然分出了“内”和“外”,高官显贵习惯倾听“体制内智囊”的意见,把他们当“自己人”,就算是祸国殃民亡国破家的“阴损招数”听上去也很顺耳。

   中国历代专制王朝基本上都是这类好使“阴招”唯恐天下不乱的“体制内智囊”和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腐败官僚折腾垮的!农民起义和外族入侵只不过是在“智囊”“贪官”们掏空帝国墙基的基础上踢进决定性的一球。

   …………

   昨天无意中看到了一篇文章《“***智囊”透露出的中国政改思路》,某“大智囊”的“高见”让人想起了那个久远的朝代。

   “在中国要实行政治改革,必须要抓住三点:第一,是要坚持中国近代史选择的根本性政治制度,包括政协制度,在此基础上实行存量优化,而不是另起炉灶。第二,是补天补台还是拆天拆台,应该补共产党长期执政,八个民主党共同参政的“天”,而不是去拆除这个“天”。 第三,我们提出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人民当家做主与依法治国,那么是坚持三条还是三者选二?这也是关键。

    ……中国要深化改革,必须牢牢抓住这三点。抓住了这三点,就抓住了改革的要害和方向。

   我不想在此对这类“智囊高见”说三道四,我只想说的是这个“高招”不过是60年的老生常谈,根本没有任何“新意”,更无一丝一毫“创见”!六十年的“理论基础”已经把上述“三点”重复了千百个来回,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都是“把老三点坚持到底”的!

   既然没有任何“新意”和“创见”,还打什么“政治改革”名义啊?先前一直坚持的“三点”那么好,还提什么“改革”?

   一个堂堂的“***智囊”绞尽脑汁提出的居然是先前重复过千百次的“老套路”,这样的“智囊”还够格吗?是不是酒囊饭袋啊?

   众所周知“老套路”解决不了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新问题;解决不了贫富悬殊,三公腐败,裸官移民,色官猖獗,豆腐渣工程,环境污染,毒食品泛滥,社会溃败;平息不了愈演愈烈的“群体性事件”……还提“老套路”有必要吗?一边高呼“深化改革”,一边要坚持“老套路”?这不是左手和右手过招吗?

   奉劝这样的“智囊”省点心好不好?别再给可爱的祖国招祸了!中国是我们的“家”!不是“旅馆”!要珍惜啊!

   那些胸怀天下心系苍生希望走出困局的统治精英,是不是也该跳出圈子,听听“体制外智囊”的意见?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和“旁观者清”可是大中华的古老智慧啊!

   二0一三年三月八日

(2013/03/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