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我要求解除软禁——我的软禁记录【130302】]
孙文广文集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 2003/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 2003/9/20
·江泽民论“民主”2003/9/28
·跟毛泽东学慷慨——评百万签名索赔日本 附录:《耿飚回忆录》2003/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200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九2003年10月7日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200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0月19日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2003年11月1日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关注杜导斌之二2003年11月1日
·网络英雄杜导斌——关注杜导斌之三 2003/11/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关注杜导斌之四2003年11月5日
·签名维权学香港――关注杜导斌之五2003年11月9日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2003/12/11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再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1月16日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3/12/17
·好斗的毛泽东(上)──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200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 200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三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8
·国共内战溯源——四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五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1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评论毛泽东之(1) 2003/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2003-7-2
·伟哉 香港人——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大游行 2003/7/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二2003-7-7
·香港——大陆的明灯——有感于香港反23条游行之三2003/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四2003/7/15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2003/01/19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声援刘荻之四2003/3/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2003年2月7日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2003年2月26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2003.1.2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2003年1月18日
*
*
2004年文章
·致刘荻40112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二校)40113
·“毛热”声中 有不谐音40203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希特勒与毛泽东40229
·该给地主翻案40303
·支持蒋彦永为六四学运正名40308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310
·向李锐先生讨教40314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315
·修宪 回到了清末民初40316
·百年祸国第一人40317
·千古罪人毛泽东40327
·劳驾代我签个名40328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40331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40401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40416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的责任4041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4052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2004-5-27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528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40529
·希特勒与毛泽东40601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602
·致刘荻2004年10月12日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六评毛泽东2004-5-27
·劳驾代我签个名——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二 2004年3月29日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声援丁子霖 纪念六四15周年之三2004年3月31日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纪念六四15周年之四2003年4月1日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2004-4-16
·百年祸国第一人——五评毛泽东2004/5/8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六评毛泽东2004/5/14
·关于欧阳懿案的感想和建议2004/5/17
*
*
2005年文章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 2005-1-17
·该给赵紫阳开追悼会--悼念赵紫阳之22005-1-18
·评新华社报导赵紫阳逝世--悼念紫阳之三2005-1-19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五2004-5-29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2004/7/5
·该给地主翻案04年7月号
·希特勒与毛泽东——七评毛泽东2004/7/29
·《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前言2004-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要求解除软禁——我的软禁记录【130302】

   从2012年5月至今,我已被软禁9个多月。楼下每天都有公安的人和车,他们对我的行动有很多“不准”,侵犯了我的人身自由权利,我要求解除软禁。
   
   (一)软禁侵犯我的行动自由权利
   
   软禁中对我的规定包括:不准外出会见朋友,不准去泉城广场、英雄山广场,更不准去北京,不准出国,也不准去台湾看望我90岁的哥哥,我是中国人,但是至今我也没有申请到中国护照(纽约时报杰安迪2月23日有过报导)。


   
   2012年6月18日,倪文华要我去他家,会见外地朋友,几个国保紧跟着我硬是阻止了会见。
   
   2012年6月28日我找机会摆脱国保,电话约几位朋友在八里洼一个小饭店相聚。我到饭店20分钟后,大批国保乘几辆警车包围饭店,将我押回山大,并找在场的朋友谈话、恐吓。
   
   2012年7月1日不准出门,不准去餐厅,不准外出购物。
   
   2012年7月19日,我用同样方式,约朋友在泉城酒店见面,结果十几个国保用同样方式,将我押回山大。有人估计这两次约会遭破坏,是因为国保用电话窃听或电话定位,确定了我们的位置。
   
   2012年9月3日与老伴一起去吉林,为岳母去世十周年扫墓。济南三个国保跟随,到长春机场时当地公安派车、派人昼夜监控三天。
   
   2013年1月11日,维权人士李红卫劳教释放,国保不准我和朋友们一起到看守所接她出来。
   
   2013年1月14日,倪文华先生为李红卫设宴接风,几次电话约我前去参加,但都遭到国保的阻拦。
   
   2013年2月27日,解金玉小店开张,他在89年六四支持学生运动,判刑六年,被兵工厂开除工职,刑满至今没有正式工作,去年刚成婚,为了生计,他们在茶叶市场西侧的闫千户小区,开了家“秀玉川味快餐店”(秀玉两字分别取他们夫妻两人名字的最后两个字),我和朋友相约去祝贺开张,考虑到公安会横加阻拦,所以我先乘公安的车去齐鲁医院看病,然后绕道去快餐店,结果被国保发现,遭到强力阻止、恐吓,扬言一定要去就送派出所, 我说“这是侵犯人身自由权利”,去派出所必须有传唤证,面对两个壮汉,争执不出结果,我最后只得妥协:要求他们将我送到金玉的快餐店门口,把祝贺横幅和200元礼金送给他,并立刻返回。最后他们答应送我过去,但不准我下车不准与金玉见面,由他们的人把礼金转给解金玉。后来我才知道,当天店里店外来了约十个国保,严阵以待。一场朋友的聚会贺喜因此泡汤了。
   
   返回学校的路上,我对押送我的国保说,你们今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违法的,我还告诉他,最近禹州截访,设立黑监狱,结果 10个人被判了刑。我希望他小心,最好不干国保,换个工作。
   
   回来以后我才知道,国保们给解金玉送去了两个花篮(就是图片上放在门口的花篮)和1000块钱,看来国保们在打压维权者的同时,还想用金钱来稳住过去的 “反革命分子”。
   
   (二)软禁中国保“服务”很周到
   
   自从去年5月已被软禁9个多月。前7个月,十个人昼夜轮流值班,白天一般2-3人,后来改成早7点到晚7点值班,今年2月5日,我用下午7点之后无人值班的时间,参与了十九个人的欢迎李红卫劳教光荣归来的聚会。并发表了网文照片和视频,次日警方马上将值班时间延后两小时,到晚上9点,8个人轮流值班。
   
   软禁中我可以坐公安的车,在公安人员的陪同监视下外出购物、游泳、看病。执行任务的国保们,通常态度和蔼,出门搀前扶后。“服务”也很周到,只要出门,都要坐他们的车,形影不离。即使到宿舍对面银行取钱,几步路也要坐车,到校园餐厅买饭也坐车,至于外出购物,去游泳都是车送车接,因病住院也有人陪。楼下门口用公安站岗。于是山东大学有人调侃:你知道山大哪家最安全?答曰:孙文广家,你知道山大那个楼最安全?答曰:8号楼孙文广住那里,门口有公安站岗,小偷绝对不敢进门。
   
   有人说:孙文广享受省长待遇。有个行家说:不对,省长最多2个专职警卫员,政治局委员才有一个班的警卫,意思是我的警卫待遇相当于政治局委员。有人很羡慕我,不管什么时候出门都有车坐。监管人员也常对我说:“我们是来伺候您的,我值班,你别惹事(指出席聚会,上广场,去北京)”。我经常被国保他们的热情和周到的服务感动。但是如果这一切只是为了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那么我宁愿不要那些待遇,还我人身自由更好。
   
   我要求解除软禁,还我人身自由。
   
   2013年3月2日 于山东大学 电话: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2013/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