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自由与枷锁]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与枷锁


   卢梭有一句名言:“人是生而自由的,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曾有很多人,就凭这句话,把卢梭当作自由之神,拜倒在其脚下。可是,这些人忘记了、或者根本没听说过,在卢梭写出这句话时,在其一百年前,英国哲学家洛克早就在《政府论》中写下了名句:“人生而自由”。英国曾有位罗伯特•菲尔麦爵士,撰文鼓吹“君权神授”,维护君主专制,宣称“人类不是天生自由的”;当时的洛克愤然而起,在其名著《政府论》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人们宣告:“人生而自由”,“人类天生都是自由、平等和独立的”,“人类天生是自由的”,“一切人自然都是自由的”,等等。洛克针对的是罗伯特•菲尔麦爵士,那么,卢梭又是为什么要在“人生而自由”后面再加上“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难道,他要告诉人们,“自由”与“枷锁”,二者始终结合在一起而密不可分?我们无法确定卢梭的话是否针对洛克,但至少可以带着这个疑问,去考察一下他们两人各自的自由观。
   
   洛克谈到“自然的自由”和“社会的自由”,卢梭也谈到“自然的自由”和“社会的自由”。让我们来对照一下他们的论述。
   

   洛克这样写道:人类的自然状态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他们在自然法的范围内,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办法,决定他们的行动和处理他们的财产和人身,毋需得到任何人的许可或听命于任何人的意志。”(《政府论》下)这里强调:“在自然法的范围内”。
   
   洛克还写道:“自然状态有一种为人人所应遵守的自然法对它起着支配作用;而理性,也就是自然法,教导着有意遵从理性的全人类:人们既然都是平等和独立的,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或财产。”(《政府论》下)这里强调:自然法起着支配作用:不得侵害他人。
   
   洛克进而写道:“人的自然自由,就是不受人间任何上级权力的约束,不处在人们的意志或立法权之下,只以自然法作为他的准绳。处在社会中的人的自由,就是除经人们同意在国家内所建立的立法权以外,不受其它任何立法权的支配;除了立法机关根据对它的委托所制定的法律以外,不受任何意志的统辖或任何法律的约束。所以,自由并非像罗伯特•菲尔麦爵士所告诉我们的那样:‘各人乐意怎样做就怎样做,高兴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而不受任何法律束缚的那种自由。’处在政府下的人们的自由,应有长期有效的规则作为生活的准绳,这种规则为社会一切成员所共同遵受,并为社会所建立的立法机关所制定。这是在规则未加规定的一切事情上能按我自己的意志去做的自由,而不受另一人的反复无常的、事前不知道的和武断的意志的支配;如同自然的自由是除了自然法以外不受其他约束那样。这种不受绝对的、任意的权力约束的自由,对于一个人的自我保卫是如此必要和有密切联系,以致他不能丧失它,除非连他的自卫手段和生命都一起丧失。”(《政府论》下)
   
   他又写道:“自由,正如人们告诉我们的,并非人人爱怎样就可怎样的那种自由(当其他任何人的一时高兴可以支配一个人的时候,谁能有自由呢?),而是在他所受约束的法律许可范围内,随其所欲地处置和安排他的人身、行动、财富和他的全部财产的那种自由,在这个范围内他不受另一个人的任意意志的支配,而是可以自由地遵循他自己的意志。”(《政府论》下)
   
   按照洛克的论述,人们应该把握如下要点:其一,人的自由,不是指没有法律准绳而“想怎样就怎样”的权利,如果允许这种自由权利,那么“谁能有自由”?其二,人的行为(不是“人的权利”),必须受到约束,在自然状态下,受自然法的约束,在社会状态下,受法律的约束,这种情况下,人的行为处于约束的状态,不应该处于自由的状态;其三,人的自由,是指其行为不受约束的权利,但因为人的行为(不是“人的权利”)必须受到约束,所以,只有在“理应受到的约束”以外的情况下,人们才能享有自由的权利;其四,由法律来划认定自由,人有接受约束的义务,人有享受自由的权利,法律是一条准绳,划定了义务和权利的范围,在法律划定的范围,自由作为一种权利,是“不受约束”的权利,是“按照我自己的意志去做”的权利,是不该受到干涉的权利;其五,不论是自然的自由还是社会的自由,都是“不受绝对的、任意的权力约束”的权利,对任何人来说,在任何时候都“不能丧失它”。
   
   再来看看,卢梭是怎么论述的。他写道:“人类由于社会契约而丧失的,乃是他的天然的自由以及对于他所企图的和所能得到的一切东西的那种无限权利;他所获得的,乃是社会的自由以及对于他所享有的一切东西的所有权。为了权衡得失时不致发生错误,我们必须很好地区别仅仅一个人的力量为其界限的自然的自由,与被公意所约束着的社会的自由。”(《社会契约论》)
   
   “这个社会公约一旦遭到破坏,每个人就立即恢复了他原有的权利,并在丧失约定的自由时,就又重新获得了他为了约定的自由而放弃的自己的天然的自由。这些条款无疑地也可以全部归结为一句话,那就是:每个结合者及其自身的一切权利全部都转让给整个的集体。”(《社会契约论》)
   
   “为了使社会公约不致于成为一纸空文,它就默契地包含着这样一种规定——唯有这一规定才使其它规定具有力量——即任何人拒不服从公意的,全体就要迫使他服从公意。这恰好就是说,人们要迫使他自由。”(《社会契约论》)
   
   “唯有道德的自由才使人类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因为仅有嗜欲的冲动便是奴隶状态。而唯有服从人们自己为自己所规定的法律,才是自由。”(《社会契约论》)
   
   “人是自由的,尽管是屈服于法律之下。这并不指服从某个个人,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我所服从的就是另一个人的意志罢了,而是指服从法律,因为这时候我所服从的就只不过是既属于我自己所有、也属于任何别人所有的公共意志。”(《纽沙代尔手稿》)
   
   “正义和平等的法则对于那些既生活于自然状态的自由之中而同时又屈服于社会状态的需要之下的人们来说,全都是空话。这种完全独立和这种毫无规则可言的自由,……也终归是一件根本性的坏事,……它缺少那种构成为全体的各部分之间的联系。大地上可以布满人类,而他们之间却没有任何交通;我们可以在某些点上互相接触,却没有任何一点可以把我们结合起来;每个人在别人中间始终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想着自己。”(《日内瓦手稿》)
   
   从卢梭的论述中,可以看出以下几点:其一,卢梭说的“自然的自由”也就是“天然的自由”,是“对一切东西的那种无限权利”,也就是说,是不受任何准则的束缚而对“一切东西”可以“想怎样就怎样”的权利,这与洛克的观点相对立;其二,卢梭说社会的自由是“被公意约束的自由”,“自由是指服从法律”,“服从公意就是自由”,这也与洛克的观点相对立,洛克说社会的自由是指“服从法律规定的约束”以外“不受约束”的自由权利;其三,卢梭认为,自然(或天然)的自由与社会的自由二者势不两立,自然的自由是为所欲为的自由,是“毫无规则可言的自由”,是“正义和平等的法则”之大敌,必须使人“丧失”它,代之于“被公意所约束着的社会的自由”。丧失了自然的自由即得到社会的自由,恢复了自然的自由就丧失了社会的自由。这与洛克的观点相对立,洛克认为,自然的自由和社会的自由,都是须臾不可丧失的权利(所以,卢梭设计的社会契约,规定每个人必须把“一切权利全部都转让给整个的集体”,“一切权利”中包括“天然的自由”,只有剥夺或抽除它,才能得到社会的自由);其四,洛克认为,在约束(义务)与自由(权利)之间,应该以法律作为准绳划出界线,但在卢梭那里,约束与自由、服从与自由、迫使与自由等等,是同一回事,是一致的,“迫使他服从”恰恰就是“迫使他自由”,关于这一点,还可以从卢梭另外两处文字来证明:
   
   在《社会契约论》中,卢梭写道:“在热内亚监狱的大门上和船奴的锁链上,都可以看到Libertas(自由)这个字。这样的办法,真是又漂亮又恰当。事实上,唯有各国为非作歹的人才会妨碍公民得到自由。在一个把所有这样的人都送去做船奴的国家里,人们便会享有最完美的自由了。”还写道:“政治体的本质就在于服从和自由二者的一致,而臣民与主权者这两个名字乃是同一意义的相关语,这两种观念就结合为公民这一名称。”卢梭似乎很善于使用所谓“辩证的”方法,在意义相对立的概念之间“揭示”出“一致性”或“同一意义”,譬如,监狱与自由,锁链与自由,服从与自由,迫使与自由,自由与枷锁——“人是生而自由的,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都有“一致性”和“同一意义”。
   
   由上看出,洛克和卢梭的自由观存在着重大的根本的区别,为了更透彻地理解这种区别,有必要先对“自由”这个词作一番说明。
   
   自由这个词,可以在不同的场合使用,其所指也有不同的含义,必须清楚地加以区分,如,自由指一种行事状态,自由指一种权利,自由指一种理想,自由指某种意志,自由指某种必然性,等等。这里就其中两种场合作一番说明,其一,一般来说,这也是从自由这个词的“字面意义”上来使用的场合,一看到自由这个词就马上理解为“不受约束”,这是把“自由”一词用来描述人的行事(行为)状态,指人不受约束地按自己的意愿而行事的状态,譬如,“在宽阔的草原上自由奔驰”,“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等等。与自由这个词相反的词是“约束”,约束就是不自由,自由就是不受约束。使用自由一词的第二种场合——其二,是把“自由”一词用来论述人的权利的场合,自由这个词即指一种权利,譬如,“人生而自由”,“争取自由”,“言论自由”等等。洛克和卢梭在著作中所写的“自由”,就是指“自由权利”。权利当然有法律意义,法律就是对人的行为制订出的公共规则,就像用一条界线把各种行为分出两种情况,一种是必须受约束的行为,这时人们应该承担约束的义务,另一种是可以不受约束的行为,这时人们应该享有“不受约束”的权利亦即自由的权利,并说:“我有权这样做”。所以,用来描述行为,自由指不受约束的行为状态,用来论述权利,自由指不受约束的权利;不过应该强调,当我们说“自由是不受约束的权利”时,必定是指由法律划定的事情上享有不受约束的权利,并不是指“在一切事情上”都享有自由。如果自由是指“在一切事情上”享有“想怎样就怎样”的权利,就意味着,有权为所欲为,有权侵害他人,其结果就像洛克所说的,“谁能有自由呢?”所以洛克否定了罗伯特•菲尔麦爵士所说的那种自由(权利)。不过,法律一旦划定了某项自由(权利),那么,在法律规定的事情上,每个人都有“按我自己的意志去做”的权利,这种自由(权利)亦即“不受约束”的自由。譬如,言论自由,是指一项权利,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以外,可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受约束;只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以内,不允许“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应受约束;言论自由作为一项权利,必定是由法律划定的,一旦划定就是不受约束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