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共死穴]
悠悠南山下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死穴

   
   作者:安裕

   
   2012-11-7日
   


   
   一九七二年,美國總統尼克遜訪問中國,這是二戰後第一位訪問中國的美國在任總統,這年也是大選年,尼克遜對手是民主黨參議員麥高文。這場選戰,尼克遜雖是在任總統,但卻無主場之利,因為美軍和南越阮文紹政府軍在越南節節敗退之際,麥高文提出要美軍撤走的政治訴求,爭取連任的尼克遜及共和黨面臨極大壓力。同年,華盛頓水門大樓的民主黨總部發生竊聽事件,警方拘捕五名與共和黨競選團隊有關的男子。尼克遜顯然亟欲在選戰年打出一副好牌壓倒民望極高的麥高文,他有個想法:訪問紅色中國。
   
   
   訪問紅色中國比訪問蘇聯更困難。美蘇有外交關係而美中沒有,蘇共領袖赫魯曉夫到過美國訪問,尼克遜當時以副總統身分接待赫魯曉夫。政治競選和廣告行銷很大程度是二而一的事,尼克遜要求的是「石破天驚」的外交舉措,他想起了中國——難度及稀有度都遠比訪問蘇聯高。美國面對的難題是,重視面子的中共絕不會公開要求「美帝」來訪,但中共極其恐懼並痛恨台灣獨立,且對美國一直有所懷疑,覺得華府是台獨幕後黑手。
   
    
   這是極為微妙的外交戰,美國有需要拉近與中共的關係,因為尼克遜要大選連任,因為要聯中抗蘇;中共有需要拉攏美國對抗北方巨人蘇聯。本來這是家家有求的牌局,但美國抓住中共的死穴——台灣獨立——由此欺身直進,換來中共默認美國勢力留在亞洲,一直至今。
   
   
   族裔及地方獨立都是中共的夢魘,在這骨節眼,中共往往要一種比聯合國憲章更穩妥的保證,而往往有了這種保證後是更多的保證要求。在過往極長的一段時間以至到現在,台灣獨立這個課題是中共與外國交往的主要交涉內容,目的只有一樣:要求對方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幾乎可以說,只要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政府以及不支持台灣獨立,萬事有商量,否則撕破臉皮在所不惜。類似新聞常有見報:某國主辦國際活動,同時邀請海峽兩岸參加,可是只要看到台灣一方掛出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或自稱中華民國,中共小則施壓主辦方面撤旗及刪除中華民國稱謂,大則即時退出活動。導演李安在半自傳《十年一覺電影夢》曾有一段﹕一九九三年的四十三屆柏林影展,大陸和台灣的官式稱呼令主辦當局頭大。最後評判團對李安的《喜宴》和大陸導演謝飛的《香魂女》給了同分,主辦當局很小心,如履薄冰,怯怯的問評判團主席張藝謀,張說一同得獎,「所有中國人都會高興」,這才出現雙冠軍的皆大歡喜結局。
   
   
   美國畢竟是世界霸權兼帝國主義,看穿中共對國內任何地方獨立的不安,於是力點就壓在這之上。一九七二年二月尼克遜訪北京,第一天會晤毛澤東,尼克遜想從毛澤東身上就台灣問題和越南局勢套出幾句話,但毛很厲害,沒有正面回應,「只想討論哲學問題」。不過,毛後來向美國來客露了對台灣的態度,「其實我們的交誼,比你們與他的交誼更長」,這裏的「他」是指蔣介石。周恩來再加一段,「一般來說,我們稱呼他是蔣幫,他們叫我們共匪,反正我們就這樣罵來罵去」。
   
   
   
   看穿中共 又食又拎

   
   
   尼克遜不得要領,第二天二月二十二日,尼克遜和基辛格與周恩來實務會談,談了四個鐘頭。尼克遜搶佔話語上風,甫開場即提出基辛格上次訪華的五點對台灣原則。尼克遜是律師出身,進退有致,先放出美國的五點立場,而且每一點都把話說到中共心坎。根據美國在九十年代末解密的部分文件,這五點足以被台獨人士認為「台灣被出賣」的證據。這裏把「被出賣」加上引號,是因為美國留了後,在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後殺中共一個措手不及,就像廣州俗話說的「又食又拎」——「食」是以中共最渴求的美國反對台灣獨立為餌,讓在越南敗得灰頭土臉的美國留在東亞;「拎」是美國依然把台灣操控在手,繼續以此敲打中共,直至今天。
   
   
    這五點原則堪稱近代外交精華所在,值得研究中美關係以及台獨、「港獨」人士細心琢磨。尼克遜先說,「基辛格博士上次來的時候,曾提出我們同意的五項原則,我完全贊成這些,總理可以相信我們,不管我們在其他議題有何說法」(and the Prime Minister can count on that no matter what we say on other subjects)。
   
    第一點原則: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只要我能控制我們的官員,「台灣地位未定論」就不會有人再說。
   
    第二點原則:我們不曾也不會支持台灣獨立運動。
   
    第三點原則:我們在逐漸撤出台灣時,我們會盡其所能,阻止日本進入台灣(discourage Japan from moving into Taiwan)。
   
    第四點原則:我們支持任何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方法,也不會支持台灣政府以軍事手段重回大陸的企圖。
   
    第五點原則:我們希望能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我們知道台灣問題是關係正常化的障礙,我們會努力設法達成此目標。
   
   
   台灣《中國時報》華盛頓特派員傅建中指出,這些解密檔案,有小部分還未完全消密,在尼克遜的五點原則,第三點即阻止日本進入台灣的一條,原文的下半部未有公開,正是因為所有對話內容都公開,唯獨這半條保密,肯定是一步後。這五點原則粗中有幼,綿裏藏針,單是前言那句「總理可以相信我們,不管我們在其他議題有何說法」就是一個大窟窿,只要周恩來同意美方五點原則,美國在外邊講什麼地區局勢天下大勢甚至中美關係,中國都只可以根據這段話「相信美國會恪守原則」而不能發作。至於第一點「只要我們能控制我們的官員」更是陰險,等於暗示美國總統不能控制官員,而由得他們再提「地位未定論」,這又是暗招。根據美國憲法,外交權屬總統,國務卿極其量是執行總統指令的高級官員,尼克遜這番話留有後手明顯至極。
   
   
   
   尼克遜 江山歸我取

   
   
   這五點原則,對一九七二年剛從林彪墮機的文革亂局中清醒過來的中共是天跌下來的大禮,尼克遜到北京前的四個月,中共加入聯合國,正式擁有國際舞台地位,西方國家開始與台灣斷交轉和北京建交。把台灣趕出國際社會以及斷絕其「中國」法統是中共最主要目標,次要目標是阻止失去國際人格的台灣走向獨立。這既是趕狗入窮巷,卻又不許狗回頭撲咬,倘沒有美國合作,單是阻止台灣獨立這環便很難達致,如今是尼克遜捧出五點原則願意媾和,中共很難不喜出望外。尼克遜見一計已售,接下來就是戲肉——由於中共當年力促美國退出亞洲,而美國剛在前一年的一九七一年與日本延續《安保條約》,引起日本社會巨大反彈,中共也有遙作聲援。尼克遜開出底牌,「美國可以退出日本海域,但有其他國家從中得利。中美兩國對日本的軍國主義都有痛苦的經歷,我們希望能讓日本從過去的軍國主義特質中產生永遠的變化,如果美國對日本的影響力減弱,我們將無法保證這種變化」。
   
   
   尼克遜這番話,只有梟雄才能說得出,那是「江山歸我取」的謀略。雖然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索羅文(Richard Solomon)寫過一部專門解構中共談判行為的《Chinese Negotiating Behavior﹕Pursuing Interests Through 'Old Friends' 》,但真正談判高手是美國人。尼克遜訪華距今足四十年,當年在談判桌上的主力在世的已不多,但美國那時要的東西,一直一件不漏長存至今,包括美國仍然留在亞洲,而且留在亞洲的美軍,某程度比四十年前更強大,駐日美軍航母從常規動力升級至核動力,打破日本的核禁忌。中共雖然也得到美國的某些承諾,包括台灣仍未獨立以及中美建交,然而,尼克遜在一九七二年會談中留的尾巴,在一九七九年給中共一記悶棍﹕美國當年元旦與中共建交,四個月後,美國國會以國內法通過《台灣關係法》,卡特總統迅速簽署生效。《台灣關係法》強調美國應視台灣與其他主權國家(foreign countries, nations, states, governments, or similar entities)擁有同樣待遇。美國一九七二年中美會談時,留給自己的延後利益這時才讓中共了道兒,原來支持「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的不是別人,正是美國。
   
   
   
   中共著了美國道兒

   
   
   因此,當中共對「港獨」如斯緊張兮兮,循歷史觀照視之,這是中共吃過美國苦頭後的過敏,不值得大驚小怪。四十年前,台灣仍在蔣介石的高壓統治下,電視上說台語被視為大逆不道,推動台灣獨立的下場往往比裏通共匪更慘,那時的中共已先天下之先防止台灣獨立。從韜略來說,尼克遜看到這是中共死穴,假情假意反對台獨阻止日本進駐台灣,換來中共加入反蘇統一陣線;當蘇聯江河日下,美國就通過實質支持台灣脫離大陸的《對台灣關係法》。美國對中共的研究,比中共對自己的研究更精準深入更能直面自己,因為中共無法跳出反台灣獨立的框框,對外政策一旦遇上台灣問題便處處受制。美國向李登輝發出訪美簽證,中共暴跳如雷,要舉行導彈軍演;美國政客說一句反對台灣獨立,中共便如獲至寶笑不攏嘴。這種施壓於一點而令中共受制的國際政治力學,是美國獨家,別無分店。中共新班子上場,外界期許習近平是政治強人,這點須待時日驗證,但美國肯定會馬上求證「台灣獨立」這招是否仍然頂用,暌諸十二年前初上任的小布殊也提過「美國保衛台灣論」,中美再度過招之日可期。
   
   
   
   2013年3月27日, 轉載自《安裕週記》
   
   
   

此文于2013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